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六十三章 对决

六指君1 收藏 40 45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六十三章 对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大冢彪雄摸了摸那个被打死的少佐的颈部动脉,脸上的肌肉一阵阵的抽筋,少佐已经被他们死了,山上的这些人该死!

大批的鬼子纷纷跳下车准备迎战,大冢彪雄从车的另一侧钻出来,四处一阵张望,几个战士在鬼子的视线里露出脑袋,大冢彪雄也寻找到了冲击点,他发现刘云所在的山峰人数最密集,判断出这里就是重心所在,大冢彪雄拔出指挥刀对着山上一声嚎叫:“杀咯咯!”

鬼子军队训练有素,他们的士兵都是向指挥官军刀所指的方向冲锋,如果想要让鬼子士兵受到严重的心理打击,那么就先除掉他们的指挥官。

游击队的兵力比较分散,而且战士的数量也并没有达到压倒性的优势,也就只有二比一的样子,即一个鬼子对付两个战士,但是鬼子有八挺机枪,火力比起游击队要强大得多。

大冢彪雄集中了大部分的兵力对着刘云所在的山峰冲过来了,这倒不是刘云的隐蔽工作做得不好,而是刘云故意吸引他们向上仰攻。

鬼子开始攻击后,马常青急躁不安的来回走动几步后,看了看远处的一棵枯树,默默的念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战?”至于那些骑兵队员们倒是没有马常青那么亢奋,大半个晚上没有睡觉,现在一个个都躺在地上休息。

刘云将准星死死的盯住了一个冲在最前面的鬼子下级军官,“砰”的一枪,那个鬼子军官的前脚刚刚跨出去,后脚一软,整个人向后摔倒在地上,指挥刀摔出去老远。

李向阳则找到了跟在后面的大冢彪雄,稍微一瞄准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枪响,子弹带着热量轧入大冢彪雄的右边脸部,大冢彪雄正在快速的奔跑,突然只觉得脸上一阵发麻,用手一扣,扯下一小块带着骨头的皮肉,“啊噢”大冢彪雄爆发出一声惨叫。

鬼子冲锋的时候,他们的几个机枪兵一边冲锋一边射击,对游击队的阵地泼来雨点般的子弹,战士们被压制得抬不起头来,眼看他们就要冲到山顶上来了。

游击队虽然也有三挺机枪,但是可没有鬼子那么多子弹来压制他们的火力,战士们将步枪的刺刀上好了静静的等待着。

鬼子们如果没有遇到抵抗,他们只需要短短的几十秒钟就可以冲过这个山坡。

看到这种情况,李远强立刻下令一个战士扳倒一棵枯树,对面山头的战士们看到后立刻跳了出来,钟天祥呐喊着率领战士向山脚下鬼子车队冲击过去,几个留守的鬼子机枪手立刻调转机枪,刚刚架好机枪,刘云的子弹就射过来了,刘云一边快速的射击,一边寻找李向阳可能的着弹点,希望这个小子不要陷入教条化的圈圈中,这个时候不能再纠缠鬼子军官了,而是山脚下的那些机枪手。

率先冲上山顶的鬼子才刚刚露出头,游击队的一挺机枪发怒了,一阵猛烈的扫射,跑在前面挤成一堆的十几个鬼子当场被密集的火力打死打伤,战士们的步枪紧跟着又是一阵齐射,跟在后面冲上来的鬼子被当头一棒打了回去,他们甚至连伤员都来不及抬回去。

被火力逼回半山坡的大冢彪雄顾不得疼痛,想不到他们的火力如此猛烈,今天是死是活全靠拼死一战了,狠狠地挡开给他包扎伤口的鬼子兵,将跟上来的几个机枪手安排在前面压制“土匪”的火力,又亲自冲到了最前面,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冲入他们的阵地。

虽然大冢彪雄试图冲在最前面,但是还是有鬼子兵跑到了他的前面主动地给他当挡箭牌,山脚下几个鬼子机枪手发现山上需要增援,也立刻抱着机枪拼命的往山上跑。

一个鬼子迫击炮手对着山上发射了一发炮弹,没想到山的地势太高了,炮弹落到了山坡上,这个操炮手不得不转移目标,将倾斜的炮口对准了钟天祥带领的游击队员们,装填手立刻取来一颗炮弹,正准备给迫击炮装弹,却突然头一歪,手中的炮弹掉在了地上,接着人也斜斜的倒了下去,刘云击毙了装填手后,又开枪打死了操炮手,鬼子的炮火支援熄灭了。

钟天祥带领的游击队员们几乎没有遇到多大的阻力就到达了汽车边,那些鬼子汽车司机还试图反抗,都被队员们一一击毙,其他的队员甚至还发现、击毙了好几个鬼子军医,倒是那些在山脚的几挺鬼子机枪很讨厌,他们让游击队员们只能在车体的一侧活动。

大冢彪雄带着人冲上了山顶,这次,鬼子四挺机枪将战士们压得抬不起头来,一个鬼子掷弹手将一颗榴弹送入了战士们堆里面,在巨大的声中,战士们牺牲了三个人,还有几个失去了战斗能力,一挺机枪也哑巴了。

游击队的阵地与鬼子的冲锋部队已经非常的接近了,战士们甚至可以看见对方鼻孔里的鼻毛,李远强在默默的等待着最佳突袭时间,而这个时候身边的战士们已经开始躁动不安起来。

在鬼子堆里面,那个鬼子军官(大冢彪雄)总是和别的鬼子重叠在一起,几秒钟后刘云暂时放弃了击毙这个鬼子军官的打算,转而将枪口对准了那几个讨厌的几个鬼子机枪手。

钟天祥带着游击队员们和车队边留守的鬼子争夺空间的时候,有一些子弹打到了这些车辆上,和那些一目了然的运兵车不同的是,有两辆车好像装着一些不同的东西,否则子弹打上去不会发出那种奇怪的闷响声。

鬼子大部冲上山顶后,李远强一声断喝:“打!”剩下的两挺机枪立刻泼过去一阵弹雨,大冢彪雄焦急的看着被扫到一边士兵,吼叫着指挥鬼子兵加快速度冲入他们的阵地,跟上来的机枪手也架好了机枪,向着游击队的阵地展开了对射。

游击队为了节约子弹,步枪没有开火。

李向阳依然在不紧不慢的杀伤山脚下鬼子的有生力量,山脚下的留守鬼子本来就不多,十几分钟后,一身是血的韩湖吼叫着用刺刀挑死了最后能够站着的一个鬼子。

大冢彪雄已经发现了身后传来的异状,但是这个时候却不得不忍痛背弃山脚下的那些士兵,现在必须全力消灭山顶上的敌人,任何犹豫都是错误而致命的。

李远强又下令将山上的一棵枯树扳倒,李信和王打铁带着一连和三连从埋伏的草堆里跳了起来,呐喊着冲从鬼子的侧翼。

二连在正面狙击,毛四一看见鬼子的冲锋队型距离阵地不过四十多米了,一声吼道:“打!”战士们的步枪纷纷开火,冲在前面的鬼子被打倒了七、八个,鬼子兵也毫不示弱的抬抢还击,而且他们的冲锋速度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四十米的距离只需要短短的几秒钟就可以进入游击队的阵地。毛四一开始着急了,大声的催促身边操作松炮的战士,吼道:“你个王八蛋,你在下崽吗?快点!快点点燃引线。”

那个炮手是三连临时调过来的,他没有料到毛四一如此的心急,松炮如果点早了,起不到任何作用,为了让毛四一安心,炮手不得不装模作样的划燃了火柴。

几秒钟后,鬼子冲到了阵地三十米的地方,双方经过第一轮步枪的对射后,伤亡都差不多,三连吃亏在人少,鬼子吃亏在全身暴露着冲锋。毛四一狠狠地一拳砸在炮手的身上,这个混蛋误事。

几秒钟后,鬼子的冲击前锋已经到了十米外,战士们爬起来给步枪安上了刺刀,然后等待着松炮发威之后再冲上去肉搏。

“轰!”松炮响了,紧接着又是一声“轰”的巨响,另外一门松炮也响了,鬼子前锋如同被狂风刮起来的玩具娃娃一样,被打得肢体破碎并被向后抛得老远。

十几个跑得快的鬼子当场被打死,身后跟着的一片鬼子受了伤,鬼哭狼嚎喊成一片,中国的这种土玩意还是蛮厉害的!鬼子受到这种沉重的打击后,冲锋的嚎叫声嘎然而止,几乎呆立当场作声不得,等到都差不多清醒过来了以后,如同推倒多米诺骨牌一样密密麻麻的趴倒在地上,大冢彪雄反应的最快,这个时候硝烟还没有散去,正是冲锋的最好机会。

“杀咯咯!”大冢彪雄一声嚎叫,再次冲到队伍的最前面,刘云的步枪立刻捕捉到了大冢彪雄,正要开枪的时候,毛四一端着步枪从阵地上一跃而起,大声呐喊着带着二连对着鬼子冲了过去。大冢彪雄看出毛四一是一个头目,军刀立刻指向了毛四一。

李远强下令将山上最后的一颗枯树扳倒,早已按捺不住的马常青立刻翻身上马,一十一匹战骑呼啸而出,他们和李信同时在两边侧翼夹击鬼子兵。

刘云“钉”死了大冢彪雄,一扣扳机,“吧哒”一声轻响,步枪居然没有子弹了,仔细一想,子弹都给了李向阳,扫兴的叹了一口气,想起自己夸过海口要参加肉搏的呢!站起身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快步向战场跑过去。

片刻后,大冢彪雄和毛四一狭路相逢。寒光一闪,大冢彪雄的军刀闪电般的向毛四一的头上削去,毛四一的三八步枪要比军刀长得多,架开了大冢彪雄的军刀后,沉重的枪托砸向大冢彪雄的胸口,大冢彪雄侧着身体闪开了毛四一的攻击,然后飞起一脚,将毛四一一脚踢倒。

毛四一挨了一脚后气得哇哇大叫,刚刚翻身,就看到大冢彪雄山着寒光的军刀砍了下来,“不好!”毛四一一声惊呼,正在惊呼的时候,一个战士用步枪架住了大冢彪雄砍下去的军刀,一个鬼子兵看到有机可乘,一刺刀捅死了那个救驾的战士。

毛四一大怒!吼叫着跳起了,端着步枪再次向大冢彪雄刺来,大冢彪雄根本不和毛四一拚力气,稍微后退一步,等到毛四一一枪落空、力气用尽的时候,马上快速地向前跨出一大步,满脸血污的脸上带着残忍的笑容,手中的军刀画出一道白光快速的削向毛四一脖子。

来不及躲闪了,看着狰狞面孔的鬼子军官,毛四一闭上了眼睛,这次要死掉了吗?

刘云一脚将毛四一踢得老远,好险!大冢彪雄的军刀在毛四一的脖子上划出了一道血沟,鲜血慢慢的渗出来了,毛四一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这倒不是因为疲劳,而是受惊过度,直到一个战士跑过来扶起毛四一,毛四一才艰难的站起来,拍拍脑袋后,又端着步枪继续参加战斗,作为领导,即使是受伤了也要参加战斗,否则,二连的士气非垮了不可。

马常青的骑兵队虽然发起进攻的时间最短,但是依靠战马的速度反而在李信的前面进入战场,马常青对着身后一声大喝一声:“展开!”然后将自己的速度徐徐降低,马常青身后的十骑快马一鞭赶了上来和马常青并肩而行,整个骑兵队展开成一个“一”字型冲向鬼子。

侧翼的鬼子发现了马常青的骑兵队,他们在极端恐惧当中,纷纷举枪向骑兵们瞄准射击。骑兵队付出了两人的伤亡后,剩下的骑兵如同一柄尖刀一样狠狠地戳在鬼子队伍的后腰上。

马常青低着头偶然看到刘云也在参加肉搏,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大哥不用“点杀”了?虽然在思索,但是手底下却并不慢,手起刀落将一个小鬼子的脑袋砍了下来,其他的骑兵队员也吼叫着出手砍死砍伤一溜外围的鬼子兵。

鬼子兵被骑兵队猛烈的冲击后吃了大亏,冲在后面小鬼子不得不停下脚步采取守势来抗衡骑兵的冲击,整个鬼子队伍被拉成了两头粗中间细的纺捶形。

那一边李信的一连和二连和和鬼子兵侧面交锋了,刚刚接触的瞬间就发出很大的刺刀撞击声、刺刀刺入肉体后发出的沉闷搅拌声和哀号声。

李信手中的两把驳壳枪左右开弓,打死打伤七、八个鬼子兵,一个鬼子伍长发现了正在偷袭的李信,可惜机关枪不能在这个敌我纠缠的时候使用,而手中的三八式步枪又没有这种连续火力,一怒之下瞪着通红的眼睛带着四、五个兵向李信扑过来,李信身边的三、五个战士立刻上前阻击,血腥的白刃战后,李信身边的战士只有一个没有受伤,而李信的肩膀还是被那个鬼子伍长拼死挑伤,李信骂骂咧咧的给驳壳枪装上子弹,抹了一把汗水,狗日的!刚才不知道子弹打完了,差点就要把命留在这里了。

刘云对面的那个鬼子军官——大冢彪雄抹了抹额头上流出的血水,狰狞的面孔上露出一丝丝疯狂。对于格斗,刘云自认为这个世界上能够胜过他的人还不多!这倒不是刘云故意要和大冢彪雄比划一番,而是身上没有带驳壳枪,自己的枪械子弹全部是小五代管。

大冢彪雄一声吼叫,高举着军刀从正面向刘云劈了下来,刘云也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和人拼力气的蛮夫,稍微后退一步,大冢彪雄的军刀从刘云的鼻子尖尖前划了下去,刘云连眼都没有眨一下,等刀风过去了以后,快速的往前面跨出一步,步枪上的刺刀闪电般的刺向大冢彪雄的胸口,大冢彪雄虽然手中的军刀来不及收回,但是他也飞快的将身体一侧,刘云的刺刀也落了空。

两个人的身体几乎挨到一起的时候,刘云冷不防用肩膀在大冢彪雄的胸口上狠狠一撞,大冢彪雄受不住力,向后面摔了一个四脚朝天,军刀一时没有握住摔了出去。

大冢彪雄伸出一只手迅速抹掉头上大量冒出来的鲜血,另一只手已经伸向腰间的手枪,才咬着牙齿从地上快速爬起来,眼前就突然晃过一道白光,接着就觉得喉咙一紧,好像插入了什么异物一样说不出得难受,接着一阵剧痛传来,意识也渐渐的模糊起来。刘云走到大冢彪雄的尸体旁边拔出自己的匕首,对尸体发出一声冷笑。

一个战士捡起大冢彪雄的军刀,一刀砍下了他的脑袋,然后用军刀挑着他的脑袋举了起来,对着战场大声的喊道:“鬼子军官死了!我们胜利了。”

钟天祥收拾了山脚下的鬼子后,立刻带着游击队往山上冲击,鬼子兵已经陷入了四面受敌的重重包围,等待他们的将是全歼!

小五对李向阳喊道:“快!快点打那个机枪手,还有那个鬼子的伍长,你倒是快点呀!”

李向阳被小五吵得不厌其烦,一脚踢开了小五,干掉了一个机枪手,枪口就对准了和刘云正面拚刺刀的鬼子。

从端起步枪打狙击的时候起,李向阳就没有了浮躁,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那个时候,父亲带着自己埋藏在雪堆里打麋鹿,为了不惊动警觉性极高的麋鹿,父子两个有时候不得不在雪堆里藏上个把小时,而麋鹿现身的时间非常短,如果不能一击而中,亲亲苦苦潜伏在雪地上受苦受累就白费了,连哭都没有地方哭。

刘云端着步枪刚刚和一个鬼子对上,还没有拉开架势,就被人开冷枪打死,刘云不得不重新找了一个对手,这次还是一样,那个鬼子的脑门上又被人开了一个洞,不用说,这些都是李向阳的功劳,刘云对着李向阳所在的制高点笑了笑,这个小鬼头,是在拍我的马屁还是向我示威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