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李远强今天晚上总算是见识过了刘云培养出来的超级强悍的游击队,这些家伙平时一个个笑眯眯的,没想到发起狠来比日本人还要厉害。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全歼一个满员小队的鬼子,李远强自叹自愧不如,如果有一天给他一个师的兵力,只怕可以和刘云的顶头上司——林师长不相上下了。

几个干部聚在了一起开始讨论游击队的去向,接下来到底是战还是撤退,这引起了干部们的激烈争吵,刘云力主再战,而其他的连级干部都强烈反对,李远强没有作声,在一边观察他们的争论,虽然李远强也很赞同刘云的意见,但是也害怕战士们的体力坚持不住。

对于这次鬼子如此重视的运输队,刘云当然很想亲自看看车上里面究竟是一些什么,而且自己的体力还没有消耗得太多,那么干部和战士们就没有理由偷懒。

刘云左右一看,四周全部是反对声,可惜这些干部们即使是再反对,今天也必须“军阀”一次,这种稍纵即逝的战机役后很难遇到的。

在一片反对声中,刘云缓缓的站起来,斩钉截铁的说道:“这件事情不要多说了,战士们再苦再累也必须连夜行军,这个鬼子车队必须消灭,各个连的连长、指导员要做好同志们的思想工作,只要过了这个节骨眼,你们的要求我可以全部满足,不过我的丑话说在前面,谁的连队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问题,嘿嘿!”冷笑几声后,锐利的目光依次在几个干部的身上扫来扫去,干部们的反对气势被强行压了下去。

李信“腾”的站起来,非常生气地说道:“这次作战我们战死三十多个人,伤五十多个人,实力差不多去掉了四成,这个仗还怎么打?赵延到现在还昏迷不醒不知死活呢!”

刘云冷笑着说道:“再大的伤亡也必须打完这一仗,部队的确有伤亡,可是我们可以汇集桃林镇的兄弟队伍一起作战,他们有六十多个人,有三挺机枪,我们还有松炮没有使用,到时候骑兵队也可以参战,你不要只看到困难。”说完对着其他干部说道:“打完这一仗,人员和武器全部都会给你们补充,哪个连打得好就哪个连优先补充,打得不好的撤职。”

李信没有再说什么了,再说下去非要吵起来不可,不过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李远强开始充当救火员,说道:“刘营长这也是仿效古人的千里奔袭嘛!呵呵!”

李信摊开双手说道:“补充兵员难道不要钱吗?抚恤金难道不要钱吗?”

刘云张开了嘴巴说不下去了,后勤的事情自己很少管过,不过倒是知道后勤已经越来越吃紧了,思考了片刻,说道:“你们先不要着急,到时候上面会拨一部分军饷下来的。”

李远强心里一阵嘀咕,指望上面拨军饷?你以为是国军的部队,如果上面看中了你的这块地皮,只怕还会反过来到你这里抽一些油水走,当然,这些心里话是不能说出来的。

刘云站起来平静的问道:“在座的各位同仁可是害怕日本人的刺刀?”干部们都默默地看这刘云没有作声,刘云又对着几个干部深深的鞠了一躬,说道:“你们既然都不说话,哪就代表不怕死,那么就请跟随我和鬼子浴血一战,这次我要亲自上战场拚刺刀。”

几个干部都是刘云提拔起来的,听到刘云至真至诚的话后,一齐站起来,连声说不敢,王打铁无奈的笑着说道:“刘营长既然要玩命,那么大家少不得要陪你共赴生死了。”

奔波了几个小时后,陈容带着的后勤组上来了,他们接过了游击队抬着的担架,游击队的战士稍作休息后,吃了一点饭后又立刻出发了。陈容得到消息:游击队全歼了一个满员的鬼子小队,脸上虽然没有什么波动,对着刘云望了望,心里的思绪却在翻滚,是刘云指挥的李大哥指挥的?

天已经亮了,大冢彪雄还是没有等到来接应他的军队,可是现在已经不能等了,再等下去,车里面的东西就非臭掉不可,而小野早就派出了骑兵到泰安县去联系了,可是到现在都没有人回来,好像那些家伙统统骑马摔死了,回不来了。

吃过早饭后,小野决定继续护送运输队,直到到达泰安县为止,虽然他手下的那些鬼子兵一万个不情愿,但是鬼子的大部队还是上路了。

马常青在晚上截杀了两个鬼子的传令骑兵,本来以为蓟县的那个鬼子中队会回去,可是没想到他们居然一路护送了下去,看样子他们似乎要将车队护送到泰安县。

山上,马常青看着远处的鬼子中队,眉毛紧紧地皱了起来,身边站着铁思明,自从他和康富加入游击队后,骑兵得很多训练都交给他们两个人了,铁思明看见马常青担忧战局,给马常青献了一策,说道:“马队长,我们不如将路上的那些路碑给毁去,让那些小鬼子迷路。”

康富听到这句话后,灵机一动,补充道:“不如我们将前面的那些路碑统统调换过来。”

加藤仁次郎抬头看了看山间盘曲的土路,真得很想早一点到达目的地,他的目光在地上寻找着,不久,就看到了地上的县界分界标,加藤长吁了一口气,总算是快到了。

小野觉得过了县界标很远了,怎么还没有看到县城呢?大冢彪雄很反感小野的部下,他们对“皇军的圣战”如此不负责任,那么好吧!不需要他们的护送,车队一样可以到达泰安县,反正已经距离目的地不远了。

大冢彪雄坐在汽车里面对小野招了招手,等到小野来到他的面前之后,对小野说道:“小野君,你们辛苦了,就到这里吧!你们都回去吧!前面就会很安全了。”

小野觉得还是送到泰安县比较放心,正准备推辞一番,一边的大角和加藤连忙使眼色,小野犹豫了片刻,要说的话又吞回肚子里面去了。片刻后,车队独自上路了,小野终究还是不放心,和带队的鬼子中队长在山顶上守候了半个多小时,一直到车队的影子都看不到后才打道回府。

马常青的侦骑发现鬼子分兵后,大喜,一扫来回奔波的疲倦,马常青甚至亲自骑马奔波数个小时来到了刘云的身边汇报情况,很快,马常青就可以如愿率骑兵队参战了。

鬼子车队终于“落单”的消息传到各个干部的耳朵里后,大大小小的干部们立刻开始动员战士们,这次,李远强逮到机会第一个给战士们鼓劲。

在活地图的冯汶帮助下,游击队迅速的制定了战斗计划,这次鬼子兵全部是靠汽车机动的,所以关于怎样打汽车成了一个讨论的话题,要在鬼子兵从汽车上跳下反抗之前给与他们重大的杀伤。可惜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的武器配置情况,这不能不说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

中午,鬼子的车队距离泰安县也就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了,如果是汽车,那还不要一个小时,顶多半个小时就可以到达,为了让鬼子降低速度,让游击队有更多的时间布置和休整,钟天祥早就带着队员们在车队前进的方向布置了路障,甚至还将仅有的一些手榴弹埋在地下当地雷使用,虽然没有给鬼子们造成什么伤亡,但是却让大冢彪雄非常的“反感和厌恶”,这些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土匪”难道不能当面决一雌雄吗?

大冢彪雄命令各个车辆之间保持车距,快速通过山区,不要理会骚扰,不得下车反击,机枪手不定时的扫射丛林密集的地方,各个小组保持高度的戒备。

刘云正在对李向阳进行早期培训,早知道这个野小子居然有这么一手绝技,哪里还会浪费这个人才?说来也怪,李向阳一但端起了步枪,立刻就没有了那种浮躁的脾气。刘云在一边拍了一下脑门,这极有可能是作为特种兵的那种先天潜质,今天算是捡到宝了,我要用最残酷、最严厉的方法训练这个小子,我要让他的单人作战能力超过我,哈哈!

李向阳端着步枪打了一个哈欠后,眯着眼睛对刘云问道:“大哥,我好累,可不可以睡觉。”

刘云手里拿着一根棍子,听到这话后,立刻在李向阳的屁股上狠狠地抽了过去,喝道:“不行!你忘记你的血海深仇了吗?嗯?你再说这种偷懒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李向阳羡慕的看了看睡的打鼾的小五,又可怜兮兮的对刘云说道:“我不是已经杀掉了那几个日本人吗?我的仇已经报了,我好想睡觉,今天就到这里好吗?”

刘云再次毫不客气的一棍子抽打在李向阳的屁股上,喝道:“胡说!你的仇报了,那么千千万万被鬼子屠杀的中国人,他们又由谁给他们报仇?日本鬼子都该死!”

李向阳还想再说什么,刘云接着又是一棍子打在他的屁股上,李向阳一痛,不敢作声了。

李远强虽然不知道刘云为什么突然对李向阳感兴趣了,但是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安排战士们的休息;观察阵地构思包围圈;设置雷场;建立野战医院等等等到这些事情忙得差不多了,李远强还觉得不放心,考虑着是不是应该让刘云看看,这些布置是不是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上午,钟天祥带队伍赶过来了,他们非常疲倦,走到宿营地后连饭都没有吃就一头栽倒在地上沉沉睡去,桃林镇游击队员和大青山游击队员的鼾声此起彼伏响成一片。

中午,鬼子的车队如期达到游击队的包围圈外围,马常青的骑兵队也飞快的赶回来了,刘云在山头上远远的看到马常青的骑兵队赶回来了,也急忙下山迎接,这次作战骑兵队功不可没,必须好好的表扬一番。

马常青跳下马笑着向着刘云走过去,骑兵队的队员们难得的看到了马常青的笑容,刘云看到马常青黢黑而布满油腻的脸,知道这个小子一宿没有睡觉。快步上前,一把握住马常青的大手,欣慰地说道:“常青,辛苦你了!”又转身对其他的队员们喊道:“同志们,你们都辛苦了,我和政委对你们圆满完成任务表示非常满意。”

大冢彪雄坐在最前面一辆汽车上,转过一个弯后,一块巨大的石头当在路前,开车的鬼子兵大声的咒骂起来,一把推开车门,对着身后的运兵车喊了起来,这也不知道是第几块石头了,这些“支那土匪”实在是让人厌恶,几个鬼子兵跳下车吃力的推开了石头。

大冢彪雄用手摸着身边的车门,车门上有一个弹孔,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留下的,走了这么远,更不知道为什么还没有到达泰安县,大冢彪雄闭着眼睛思考了一番,总觉得前面有一个巨大的陷阱。不久,前面的路障被清除了,大冢彪雄手一挥,命令加速前进!

山顶上,刘云和李向阳又趴在草丛堆里面,刘云正在对李向阳进行最后的培训,说道:“你现在已经是一个神射手了,记住:当一个神射手只是第一步。你要知道,战场上有很多敌人,但是你要首先寻找出那些军官、机枪射手等等这些威胁很大的目标,快速判断和查找敌人的军官以及其他关键目标,这就是你现在要实现的第二步目标。”

李向阳抬头问道:“那么第三步是什么?”

刘云笑着摸了摸李向阳的脑袋,说道:“第三步就是潜伏,怎样保护自己不被消灭。”

李向阳又问道:“怎么潜伏?现在这个样子算不算?还有第四步是什么?”

这次刘云没有回答他,而是在他的屁股上狠狠地抽了一巴掌,然后说道:“你先把基础作好了,以后的我会教给你。”又回头对小五说道:“这次你给他上子弹。”

小五满脸委屈,本来李向阳是他的“小弟”,现在却反而变成了“大哥”,刘云对李向阳严肃地说道:“以后不准你打别人的胸口,优先打敌人的脑袋。”又用手指指自己的头接着说道:“头部才是最致命的,知道了吗?我要走了,等一会儿我要下去参战,如果鬼子军官和机枪手没有被消灭,看我不揍你,”又对这小五说道:“你给向阳当观察员,负责他的警戒,安排狙击阵地,如果你把事情办砸了,我要你‘连坐’,你们两个人统统都要关禁闭。”

在小五和向阳目瞪口呆的时候,刘云飞快的离开了,李远强的布置还没有来得及看呢!也不知道有没有缺陷,刚才被这两个小鬼耽搁了不少的时间。

大冢彪雄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巨大的撞击声,急忙命令驾驶兵停车,将头伸出来一看,原来是最后一辆汽车被山顶滚下来的一块巨石砸中了,看样子还有士兵受了伤。

几个鬼子发现了山顶上搞“破坏”的人,纷纷叫起来,一路上实在是受够了这种窝囊气,鬼子兵纷纷对着山顶进行射击,机枪手也架好机枪开始搜索目标,大冢彪雄压住就要爆发的怒气,走到最后一辆车察看情况,还没有走两步路,一块巨大的石头“哗啦哗啦”的从山顶上滚了下来,“嘭”的一声巨响,又是一块巨石将自己所乘坐的最前面一辆车的发动机砸得粉碎。鬼子的车队顿时陷入进退维谷的两难境地,兵车上的鬼子兵也纷纷跳下了车。

刘云敏锐的目光捕捉到了大冢彪雄,这个鬼子军官应该就是他们的最高指挥官,端起枪瞄准了大冢彪雄正准备结果他的性命,“砰”另一座山头的李向阳抢先开枪了,和大冢彪雄走在一起的另一个鬼子军官被打死,大冢彪雄立刻躲到车底下去了。

刘云不得不转移了一个目标,打死了一个鬼子机枪手,心里却在奇怪,这个小队的鬼子哪里来的这么多军官?那些汽车里面到底是一些什么?

游击队并没有马上发动攻击,而是不断的用冷枪“点杀”着鬼子,因为他们有汽车做掩护,而且机枪也不止两挺,居然每辆车有一挺机枪,八辆车就有八挺机枪,游击队贸然冲上去,必然死伤一片,这种赔钱的买卖刘云才不会做呢!

大冢彪雄从车地下钻出来,抬头一看,四周的山上出现了不少脑袋,危险!被包围了!原来这些人千方百计的骚扰车队,就是为了疲惫整个车队的帝国士兵,虽然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但是看情况却知道他们现在想一口吃掉我们!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