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华抗战风云录 第二部抗日烽火第七卷长城抗战 第九十三章 三个师团的覆灭

漫步云端风云大陆 收藏 20 124
导读:新中华抗战风云录 第二部抗日烽火第七卷长城抗战 第九十三章 三个师团的覆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15/


第九十三章三个师团的覆灭


漫步云端



“将军!板源将军在赤峰前2公里的地方遭到中国军队的顽强阻击,现请求增援!”一个大尉从外面浑身是血的从外面跑进来。


“什么?板源将军的部队进攻受阻?”


“是的!板源将军的部队在离赤峰2公里的地方受到中国军队顽强的阻击,而且我师团四面都出现了中国人的军队,另外据前线的士兵报告,中国军队出现了身穿绿色军服的新部队,并且装备有坦克等重型武器。”


“什么?绿色军装的新部队?”


“是的!据前线的士兵讲,这支部队的士兵装备精良,训练有素,作战勇敢,而且我们的坦克无法击穿他们的坦克的装甲,反而他们的坦克却轻易的击毁我军掩护的坦克。现在部队正在节节败退中,部队的伤亡很大,已经有2个骑兵大队,1个步兵联队被歼灭了!”


“完了!一切都完了,支那军队已经把最精锐的部队投入战场,我们已经完了!我们没有希望了!”


“将军!你怎么了呢?板源将军正在等你派援军呢!”大尉急忙说道。


“报告将军!厚木将军在刘和村阵地受阻,遭到对方大量坦克和火炮的攻击,部队伤亡惨重,并请求您速派援军!”又一个少佐从外面跑了进来。


听到这,佐腾不由得冷笑了两声,既然事已至此,那么自己就别无选择了!


“命令部队马上向刘和村方向前进,支援厚木将军的第109师团,告诉部队,无论如何都要占领刘和村阵地!”


“将军!那板源将军那里怎么办?他还等着将军您给他发援兵呢?”


“我那还有兵发给他,都是他轻敌才使得我们陷入了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能不能活着出去还是未知数,还有功夫管他!”


“快,马上命令部队出发,晚了就来不及了!”


“连长!敌人又上来了!”


“准备战斗!快!进入阵地!”


二连连长张得发挥舞着驳壳枪指挥部队进入阵地。自从接到反击的命令后,张得发就指挥撤到坑道中的二连和三连的2个排在炮兵和装甲兵的掩护下,迅速占领了并收回了全部表面阵地,将日军撤退的道路彻底的堵死了。整个战斗才进行了17分钟,就全歼敌人2个步兵中队,共700多人。刚刚占领阵地不久,日军反扑的部队就上来了,自己率领部队在坦克和大炮的率领下轻易的打退了敌人的进攻,紧接着外围的日军和被包围在包围圈内的日军就对刘和村的阵地发起了规模更大的进攻。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信义在得知自己的三个精锐师团被中国军队包围的消息后,立刻派第7、第9、第11三个师团展开救援,但是一切都晚了,刘和村阵地已经被我军军牢牢的控制在手里。为次,双方在阵地上展开了激烈的拉锯战,刘和村的多处阵地都几次易手,我们的战士为了不让敌人前进一步,拼死抵抗,面对装备精良数倍于我的敌人,他们没有退缩,反而端着寒光凛凛的刺刀无所谓惧的迎面冲了过去。刺刀拼断了,他们就抱住敌人摔打,用拳头、用牙齿,直到他们认为是时候结束了,他们就拉响了身上的手榴弹,有的战士牺牲时还紧紧的抱住敌人不放,有的直到临死还保持着战斗的姿势,阵地上许多班、排都拼光了,但是就是这样,面对敌人数十次疯狂的反扑,刘和村阵地还牢牢控制在我军的手中。下午4时整,五颜六色的信号弹一颗接一颗,我军从四面八方向包围圈内的敌人展开最后的攻击!


“将军!我们已经被支那军队包围了,佐腾将军并没有派援兵来,而是带兵撤退了!”


“什么?佐腾这个懦夫,我一定饶不了他!”板源恶狠狠说道。当看到作战室内的大小军官都用畏惧的眼睛看着自己时,板源又恶狠狠说道。


“看着我干什么,还不马上收拾东西准备撤退!难不成待这里等死吗?”


板源一行人骑着战马快速向刘和村方向跑去,但是已经晚了,我军王赞臣师长的步兵第五师、王子修师长的步兵第八师已经从他们的背后和两翼围了上来,而且埋伏在赤峰的左翼由杨维恒师长率领步兵第四师,埋伏在右翼的由陈名华师长率领国防军第四步兵师及王震雷师长的一个装甲团也将、第9、第108师团两个师团分割包围起来进行歼灭战,而第109师团却被牢牢的栓在刘和村阵地上。


混乱的战斗在夜间继续进行着,由于我军占据了有利地形,并且在兵力和火力上优于日军,使得日军几次联队规模的企图趁天黑突围的计划被击溃了。这几次突围不但消耗了日军最后一部分重型武器及弹药,就连士兵手中的步枪子弹也仅仅够维持每名士兵不到10发的地步。而夜间的战斗,使得第9师团指挥官板源师团长阵亡,第109师团指挥官厚木师团长重伤,敌人兵力的损失超过了4万多人,所有的重型武器、坦克火炮以及后勤的滞重全部丢失。剩余的三万多名日军残余的部队被分割成数十块分割在方圆几公里的范围内。由于战斗在夜间,部队为了防止不必要的伤亡和误伤,在晚上10点左右下令停止了进攻,将敌人牢牢的压缩在几个地域动态不得。


第二天拂晓6点整,部队经过半个小时的炮火准备之后,向残存的日军发起了最后的进攻!上午九点半左右,日军第9、第108两个精锐师团主力被全部歼灭,随后王震雷师长的第一装甲师、杨维恒师长的步兵第四师、陈名华师长的国防军第四步兵师三个师,除了了留下少量部队打少战场外,其余的部队对第109师团展开围歼,12时27分,战斗结束,日军企图侵犯热河的三个主力野战师团被全歼。


整个战役于下午13时55分全部结束,此役我军共毙伤俘敌人8.4万人,其中击毙包括日军第9师团指挥官板源中将、第109师团指挥官厚木中将在内的83215人,俘虏包括第108师团师团长佐腾少将在内的1578人,共击毁日军坦克、装甲车136辆,缴获坦克、装甲车164辆,火炮1578门,汽车455辆,战马7000多匹,步枪6.8万枝,轻机枪2349挺,重机枪895挺,子弹200万发......我军共有21589人阵亡或负伤,其中阵亡14874人,负伤6715人,损失T-34中型坦克8辆,火炮178门,步枪7432枝,冲锋枪3895枝。这次战役中国防军第七步兵师战斗减员1.1万人,在理论上说这个师已经全军覆没,但是就是这样,敌人还是没能从他们防守的阵地上通过。另外解放军第一装甲师伤亡3784人,第四步兵师伤亡2072人,第五步兵师伤亡1588人、第八步兵师伤亡2376人,国防军第四步兵师伤亡4850人。


由于日军三个主攻师团被全歼,造成进攻热河的计划严重受阻,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信义不得不下令停止进攻热河的计划,但是另一路进攻国民党防守的长城各关口的日军,却进展顺利,交战主要在以下地区和要隘进行:



山海关、九门口作战 1月1日,武藤为保障主力迅速攻占热河、长城,令山海关守备队和伪满洲国国境警察队制造榆关事件,鸣枪挑衅,反诬为中国军队射击,并通牒中国守军撤出山海关,被拒绝后,日军第8师第4旅在航空兵和海军各一部支援下,于2日向山海关中国驻军第9旅第626团发起攻击。该团奋起抗击,至3日下午伤亡过半,奉命撤退,山海关陷落。4日和6日,日军进攻榆关附近五里台、石河的第9旅阵地,受挫。10日,日伪军攻占九门口,守军第15旅退守石门寨。15~16日,日军进犯要隘石门寨未逞,转入对峙。其间,东北抗日义勇军数千人曾反攻九门口,以牵制日军行动。



冷口、滦东作战 3月4日,日军混成第14旅一部占领冷口。6日,中国第32军一部发动反击,一举收复冷口。12~24日,混成第33旅进攻界岭口,第53军一部顽强抗击与反击,阵地失而复得,转入对峙。21日,第53军第116师一部守备之义院口被日军占领。3月27日,武藤下令进攻滦东。中日双方军队随即在滦东各要点展开激战,反复争夺,第57军防守的石门寨、海阳镇于4月1日和4日被日军岩田支队等占领;第32军防守的冷口、建昌营于11日落入日军第6师之手;第53军防守的界岭口也于12日告失。其间,第40、第67军奉命由马兰关、古北口等地驰援滦东。4月14~17日,何应钦令第32、第57、第53军撤守滦河西岸,抚宁、昌黎随之陷落,双方隔河对峙。此时,日军担心入侵关内引起国际干涉,19日武藤下令进入关内的部队立即撤回长城线。守军乘机跟踪追进,至29日收复迁安、卢龙、昌黎、抚宁、北戴河等地。


古北口、兴隆作战 3月5日,第67军一部奉命占据古北口外马圈子、黄土梁阵地,阻日军西进,当日晚起遭日军第8师第16旅进攻,激战至9日夜退守古北口一线阵地。10日,第17军第25师进至古北口加强第67军二线阵地。11日,日军第16旅集中兵力在炮兵队、飞行队和战车队配合下,向古北口猛攻。守军英勇抗击与反击,损失过重,至12日古北口失守,第25师退守南天门一带阵地。13日,由第17军第2师接替第25师防务,次日第83师投入战斗,击退日军后,双方对峙。4月21日起,日军第16旅在飞机十余架、坦克30余辆、大炮数十门支援下,分三路进攻南天门附近八道楼子、田家庄、界牌峪阵地,局部工事被摧毁,守军伤亡惨重,仍顽强抗击。24日,第16旅得第4旅一部增援后,向南天门正面及其两侧阵地猛攻,并施放烟幕掩护坦克、步兵多次冲锋。守军第2、第83师、骑兵第1旅、炮兵第4团顽强抗击,激战至28日,由南天门撤守磨石山、大小新开岭、北香岭、丰城庄之线。日军继续进攻,第17军3个师在上述地区以及笔架山、南香峪等地苦战13天后,于5月13日撤至密云。至此,中国军队在古北口以上万人的伤亡代价,抗击了武器装备占优势的日军近70天。其间,第26军于4月27日包围进至兴隆县城的日军1个营,攻击三天未克,后因日军增援被迫撤退,于5月14日奉命占领九松山预备阵地。


喜峰口、罗文峪作战 3月9日,日军混成第14旅一部攻占喜峰口口门,当天刚接防的第29军第37师第109旅第217团,在王长海团长率领下实施反击,毙伤日军百余人,夺回该口门。在日军不断反扑下,王团因众寡悬殊,伤亡500余人,被迫撤退,该口门复被日军占领。10~11日,第37师与进攻喜峰口第二道关门及两侧高地的日军混成第14旅展开肉搏战,两侧高地多次易手,双方伤亡惨重。日军遂以一部守关门,主力集中长城北侧待机。11日夜,第29军乘日军疲惫之际,以约2个旅的兵力采取迂回夜袭战术,绕至敌后,重创日军,摧毁其火炮十余门。此后在第38师一部配合下,经五昼夜正面抗击与迂回敌后作战,终于迫使日军停止进攻,在喜峰口和董家口、铁门关、潘家口等地对峙。日军进攻喜峰口失利,遂以第4旅于17日由快活林进攻罗文峪、山嵖峪,在该地防守的第29军暂编第2师顽强抗击与迂回反击,激战三昼夜,阵地易手十余次,日军不敌而败退。至4月8日,日军混成第14旅和骑兵第4旅各一部,复在飞机、重炮支援下猛攻喜峰口附近的老婆山、孩儿岭、摩天岭、滦阳城、龙井关等守军阵地,激战六天,均被第29军击退。但因11日日军突入冷口,第29军腹背受敌,奉命于13日撤离喜峰口,继续担负兴城镇、潵河桥至罗文峪一带的守备任务。15~21日,在潵河桥、南北团汀击退企图渡滦河西进的日军。


中国军队4月下旬收复滦东后,关东军以此系中国军队“挑战”为借口,武藤于5月3日下令入关作战。此时,热河日军西进占领察哈尔省(今分属内蒙古、河北)的多伦和沽源。7~10日,日军第6师等部复攻占滦东,并于12日由滦县、迁安、兵河桥等地突破滦河守军防线,向平津方向进击。守军第29、第32、第53、第67军等部奉命节节后撤。13日,古北口日军第8师占领石匣镇,19日占领密云。21~23日,第59军在怀柔牛栏山抗击由密云向北平进逼的第8师,也未奏效。至23日,日军先后占领冀东的丰润、迁安、遵化、唐山、玉田、蓟县、三河、香河、平谷、密云、怀柔等县市。守军退至平、津附近。日军从南、东、北三个方向对北平形成威逼态势。25日,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代委员长何应钦派军使至密云向日军求和,双方停止军事行动。31日,双方代表在塘沽签订了使中国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在事实上承认了日本占领东北三省和热河,并把冀东置于日伪势力范围之内。长城抗战历时80多天,仅国民党方面第l7、第29、第32、第53、第67军就伤亡1.8万余人,日方仅死伤2400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