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华抗战风云录 第二部抗日烽火第七卷长城抗战 第九十章 攻击最前沿

漫步云端风云大陆 收藏 26 100
导读:新中华抗战风云录 第二部抗日烽火第七卷长城抗战 第九十章 攻击最前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15/


第九十章攻击最前沿


漫步云端




清晨,清凉的微风为这个炎炎的夏日带来一丝丝凉意,此刻,日军20师团40旅团旅团长山下奉文少将咬着牙圆睁着双眼,盯住一个大尉:“说,快说,你跑回来干什么?”


这大尉是日军骑兵中队长小原一明,只见他垂着头,金丝眼镜掉在地上都不敢拣起来。


“久野少佐!”


“到,将军阁下!”久野少佐急忙从军官队列中出列,“久野少佐等待您的命令!”


第108师团师团长佐腾一郎白了他一眼,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当他的目光又落到另一个中尉的身上时,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海村清!”


“将军阁下,运输大队大队长中尉海村清到!”海村清中尉赶忙出列道。


“你!”佐腾一郎指着海村清中尉的鼻子问道:“说,你的弹药车还有粮车是怎么被烧,被毁的?”


“将军阁下,这件事必须……”


“必须什么?必须交待清楚?”佐腾一郎截住他的话说。


“我……我……”海村清中尉只好如实报告战斗的经过。


原来,海村清中尉下午将装满粮食、弹药的车队带到白台子左侧时,天色已晚,这时122.1炮兵阵地的日军炮兵指挥官给海村清中尉送来急信:


海村清中尉,我炮兵阵地山炮中队急需山炮炮弹,粮食和其它食品。请于明天清晨准时送到。帮助你押运的警备部队太少,请你速将车队全部开进我的炮兵阵地内,以防中国军队的偷袭……


“怕死,怕死鬼!只有怕死鬼才把车队开进炮兵阵地。我的后勤警备队有足够的力量反击任何敢于偷袭我车队的中国军队!”海村清中尉看完信后,对炮兵指挥官的通讯员大大虚火。


目送走炮兵指挥官的通讯员,海村清中尉反复观察了一下停下来的运输大队,炮弹车、子弹车、手榴弹车、地雷车、迫击炮车、粮食和其它食品车全部都混停在路上!他命令两个小队的警备队分别占领车队两翼的高地后,就走到路边跳到一辆车上大声道:“诸君原地休息,汽车全部熄火,骡马则栓在车队旁边的树林里,有警备队守着,大家安心休息,,明早好赶路!”


夜深人静,这些日本兵进入了梦乡,被抓来赶骡马车的中国马夫也夹杂在他们中间睡着了。


半夜时分,海村清突然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惊醒,紧接着两翼警备队的防区响起一连串的爆炸声,海村清立刻明白发生了情况,忙大声呼叫:“敌人!敌人!赶快反击!快反击中国军队的偷袭!”喊叫做他抱起车上的一挺轻机枪正要扫射,运输车队的两头响起轰隆声,车队上空的天际映红了。海村清正发愣,少尉小西联夫跑过来大声道:“中尉先生,我车队两头弹药车被炸,堵住撤退的路口,中国人已经冲进来正在炸毁我车队的卡车……”


“警备队,快警……”


“警备队脱衣服睡在帐篷里,被中国军队的大刀队全收拾了……”


“轰轰轰……”一连好几颗手榴弹分别投上了他俩背后装满迫击炮弹和手榴弹的卡车上,巨大的轰鸣声截断了少尉的话,海村清也这种突袭的爆破声炸倒、震昏。当丝丝凉风再吹拂着他时,他从昏死中清醒过来,吃力地挣扎着想起来,但双腿像灌铅一样重,抬不起来,他意识到是一件东西压住了下半截身子,伸手一摸是带有温热液体的身体。这时,又一辆弹药车爆炸,借助爆炸的火光映照他认出,压住他下半截身子的是少尉小西君,他如同一只赖皮狗一般瘫软。


“小西,小西君……”


刚才的弹药车爆炸,一块手榴弹弹片飞过来击中小西联夫少尉的背后,弹片又从前面穿出来,将这小子的胸膛开了一个大窗子,心肺肝一下子全炸了出来,如果不是他挡住这块弹片,那么死去的就是海村清中尉了。


中国军队冲过来了,借着爆炸的火光,海村清中尉可以清晰的看见中国军队开始将装在汽车上的迫击炮、轻、重机枪、炮弹、手榴弹等各种军用物资向后方搬运。然后将汽油洒在已经搬空的弹药车和食品车上,再每辆车上扔一颗土早燃烧弹,立时整个车队在巨大的爆炸声中行成一条火龙。


海村清中尉将这一切都收入眼底,但他无能为力,当他从死尸中挣扎着爬起来时,中国军队已经向122.1高地的日军炮兵阵地攻击,他忙朝三家子、机枪阵地、迫击炮阵地、骑兵阵地望去,全是爆炸的火光映红了天……


烧毁海村清中尉运输车队是22团一营营长于学忠率领的突击队干的。为了给死去的弟兄们报仇,于学忠营长好不容易才从团长那争取到这个夜袭日军阵地的任务。今天白天激烈的战斗,使于学忠一个1000人的步兵营到天黑的时候仅剩下不到300人。但是即便是这样,于学忠还是说服了团长将这个任务叫给自己,为了完成任务,于学忠将营里的伤员全部送到后方医院,然后将部队编成一个260人的步兵连,每人配备一把大刀十颗手榴弹,并补充了机枪及子弹。


当于学忠营长率领他的步兵连穿梭在树林中时,日军的122.1炮兵阵地、骑兵阵地传来巨大的爆炸声,于学忠明白,这是22团三营的营长方棋桐率领的部队已经和敌人干上了,他来不及思考,指挥弟兄们对眼下的敌人运输车队下手了!他先命令部队把敌人驻扎在车队两翼的警备队全部用大刀干掉了。


“营长,敌人的押运队全部被干掉了,现在弟兄们正在从鬼子的车上搬运迫击炮、轻机枪、手榴弹、子弹等战利品!”


“长官!敌人驻扎在不远处的骑兵中队增援来了!”


驻守炮兵阵地2公里远的一个日本骑兵大队,看到运输车队这边大火冲天,就知道中国军队突袭了运输车队,赶忙派出一个骑兵中队增援。仇人见面份外眼红,于学忠营长大喊一声:“大刀砍马腿,机枪扫射!手榴弹、迫击炮开火!全体大刀迎战!”


“营长,师长率领部队增援上来了!”有人向于学忠营长报告。一场厮杀,敌人增援的骑兵中队不知道中国军队虚实,又怕中伏击,只好边打边溃退回原来的阵地……


海村清中尉将目击战场的情况向师团长佐腾一郎中将和众军官报告完,又哭喊着补了一句:“将军阁下,当时我从昏死中醒过来。若是骑兵部队拼命抵抗不撤退,我们的损失不会这么大!”


“混蛋!”佐腾一郎中将狠很一耳光打在海村清中尉的脸上,“你要是听了122.1炮兵阵地指挥官的话,把车队和警备队开进高地,兵多力量大,中国人不会敢偷袭122.1高地,那么炮兵阵地和运输车队也就不会损失。现在司令官阁下亲自追问事情的始末,你说,这不是你的罪过是谁的罪过?”


“将军阁下,是有这种可能,但也许只是推理,我们集中到122.1高地,中国人不是也会集中更大的兵力突袭吗?把失败的责任全部强加在我的身上是不公平的!”


海村清争辩道。


“放肆!”佐腾一郎中将嚎叫着一挥手,“拉出去!枪毙!”


“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我是大日本帝国的英雄,我为大日本帝国……啊…….”


“啪!”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整个指挥室又恢复了平静。


“小原大尉!”佐腾一郎走进他,“都看到了吧?”


“将军阁下,当时我增援部队遭到中国军队大兵团部队的迎头阻击,在敌人情况不明的情况下,各阵地又多处受到攻击的情况下,我不敢贸然出击,为保持兵力才退回原阵地。如果我当时执意前进增援,也许会全军覆没!”小原一明大尉急忙为自己辩解,“我恳求将军给我一次立功的机会!”


沉默没有表态。


“将军,我也恳求您,把有罪的军官送到战场上,跟他们一个立功的机会!”久野少佐走上前小声进言。


佐腾一郎白了久野少佐一眼没有表态,小原一明大尉的生死操纵在他手里。众军官也为小原一明大尉的命运捏着一把汗。



“经过昨夜的激战,我方可以说是少数惨重,我军前沿三个师团的战线上共有3个炮兵阵地、1个骑兵阵地、2个机枪阵地和一支运输车队遭到支那军队的袭击。仅我们师团就损失一个了一个炮兵阵地,12门迫击炮,4门榴弹炮、4门山炮,还有一个运输车队。运输车上的新运到的36门迫击炮,40挺轻机枪,12挺重机枪、一万枚手榴弹、50万发子弹、4万发炮弹以及一大批粮食均被支那军队毁坏,这些都直接影响到我们师团今天的作战。刚才司令官阁下亲自发来电报通知我,如果今天再突破不了支那军队的阵地,就我们自裁谢罪吧!所以,今天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突破中国军队的阵地,所以我迫切的希望诸君在今天的战斗中可以奋勇杀敌,突破支那军队的阵地,为大部队进军赤峰扫平道路!所以拜托诸君了!为天皇陛下而战!”佐腾一郎说完对着屋里的大小军官鞠躬说道。


“嗨!为天皇陛下而战!”众军官一起喊到。


“半个小时后,各部按照预定方案展开攻击!务必在今天下午突破中国军队防守的阵地!”


“嗨!愿为天皇陛下效劳!”


一场激战在所难免了……

拂晓,经过了短暂的休整,日军从三面向我军阵地发起了攻击,而敌人的进攻重点还是放在了热河的门户--刘和村阵地。天刚刚透亮,日军就集中了500多门火炮,40多辆坦克和30多辆装甲车向刘和村阵地发起了集团攻击,成排的炮弹落在刘和村及其两翼的阵地上,一时间阵地上浓烟滚滚,硝烟弥漫,整个阵地的上弥漫着呛人的火药味,每一寸土地就落下了近6发炮弹,几乎把刘和村阵地上的土翻了个边,当日军排着密集的队形向刘和村阵地发起冲锋时,却遭到了我军战士顽强的阻击,我们的战士从残破的工事中冒着日军密集的炮火不断的用机枪、手榴弹将冲锋的敌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成片的日军被机枪、手榴弹击中,数十辆坦克也中弹起火或是压中了我军埋设的地雷而被炸毁,敌人的第一攻击在我军战士顽强的防守下,丢下了1500多具尸体、20多辆坦克、装甲车后被迫撤退了。但是半个小时后,日军又重新组织了第二次更为猛烈的进攻,这次日军用冲击速度相当快的骑兵打头阵,然后用密集的炮火为骑兵的前进扫平道路。在炮火的配合下,日军一个联队3000多名骑兵从各自的隐蔽阵地旋风般的杀向中国军队的阵地。


“营长!敌人骑兵上来了!”


“距离多少?”


“1400米!”


“告诉战士们,一定要在敌人进入500米之后才能射击,而且给我瞄准敌人的战马打,轻重机枪负责打马,冲锋枪负责点射敌人的骑兵,迫击炮给我调整好方位,到时候按照已经设定好的诸元给我齐射!”


看到日军的骑兵正在不断的向阵地迫近,600米、550米、530米、520、510、500米。


“听我口令,准备......打!”


顿时我机枪阵地上枪声、爆炸声响成一片,排着密集阵型的日军骑兵成批的倒下,但是后面的却越过死者,继续向我军阵地冲锋,这时,铺天盖地的火箭炮从远处射来,立刻在冲锋的日军骑兵前构成了一道仿佛可以吞食一切的火力网,很多疯狂冲击的日军骑兵纷纷想收住脚,但是战马冲击的速度太快了,惯性直接把他们送入了那道可怕的火网中。仅仅10多分钟,600多骑兵在顷刻间就不复存在了。剩下的2000多名骑兵,还是顶着子弹往上冲,但是在密集的机枪子弹和炮火的打击下,能冲上中国军队阵地的了了无及。一直在后面观战的第9师团指挥官板源只将和第108师团的指挥官佐腾中将不由得冷汗直冒,拿着望远镜的双手也在不停的颤抖,刚才的情形他们都看到了,板源中将难以置信的看着刘和村阵地,那个小小的阵地上已经被自己的炮火不知道翻过多少变了,原本以为阵地上已经没有人了,可是当冲击部队一冲到中国军队的有效射程之内,一大群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出来的、衣杉褴褛的中国人依托简陋的工事,以密集的火力大量杀伤自己的部队,刚刚就眨眼的工夫,自己半个联队的骑兵就这样全部报销了,这种情况自己从来都没有遇到过,额头不由得出现了一丝冷汗,到现在自己才明白,为什么第108师团在开战仅一天就伤亡过半,如果要是照这样打下去,自己的部队也会和第108师团一样,想到这,板源转身对站在身后的作战参谋说道:


“马上给坂垣征四郎司令官阁下发电报,电文如下!”


尊敬的中将阁下,我大日本帝国陆军第9师团与1月4日拂晓对扼守在刘和村阵地的中国军队发起了疯狂的进攻,然而中国军队占领有利地形,对我冲击动用了威力强大的火炮,我师团组织了3次冲锋均告失败,共伤亡4500多人,现请中将阁下将第109师团调拨我师团指挥,同时请空军派出大批轰炸机进行轰炸,然后我师团将与佐腾中将指挥的第108师团、厚木中将指挥的第109师团同时对刘和村阵地发起冲击,一定能一举拿下刘和村阵地,为大部队进军热河扫平道路!


“将军!还有别的吗?”


“没有了,就照这个给坂垣征四郎司令官阁下发去!另外命令部队准备出击,只要空军一到,就命令他们出击!不得有勿!”


“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