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 英雄的时代 作者:脉搏奔流

sghgiaeee 收藏 3 18
导读:[转贴] 英雄的时代 作者:脉搏奔流


正文 第一章 破城之夜


这一夜,月明星稀。


三十二天的血战,在这一夜都变得不再重要。蒙古士兵如潮水般的涌入了城中,火光闪烁,仿佛是欢庆的火光。战斗仍在继续,血还在流,士兵百姓都选择了战斗,因为战与不战都是一死,当然选择战斗,可心中的那一丝生存的幻想都已抛去。


王想却没有这种想法。十天前他就开始准备,准备城破时的抉择。一个人生命才最可宝贵,他当初怀着理想加入军队,他痛恨蒙古人,他勇敢的战斗,但他从来没有感到恐惧,死亡仿佛一直离他很远,他甚至都没有受过伤。


可是这一次他却感到了死亡,死亡的气味。这一次的围城,他们再没有了援军,蒙古军队这一次的进攻是不计损失的狂攻,而且似乎绝对不准备撤退了。而城里的战士们,百姓们已经疲倦了,不仅是身体上的疲倦,更多的是心理的疲倦,蒙古人生来仿佛就是会打仗的,而他们确是被迫才拿起了武器。


王想有了恐惧,他一度很迷茫,但很快他就有了决断。无论如何他都要活下去,他还有许多理想没有实现,功成名就,娇妻美妾,他都想要。更重要的是他不甘心失败,败在蒙古人手下。


李巨的眼里有了泪水,他没想到会真如王想所说的一样,城破之日会这么快,“王想,我们失败了,城破了!”一个人的梦想破灭了,付出了这么多人的努力,鲜血,仍然没有守住城。


王想厉声道:“别哭了!现在跟着我,争取杀出城去。”他知道自己现在一定要果断,现在只有前进,一定要冲出城去!他一挥手,李巨和身后的二十几个士兵就紧跟着他一起冲向了南门。


王想飞奔而行,一路高喊着:“挡我者死!”蒙古士兵早已经多数由汉人构成了,所以他并不怕敌人听不懂,巷战仍在继续。


王想手中的长刀翻飞,一刻终的时间已砍倒了十几名敌人。


他们一行二十余人前进的很顺利,很快就已经接近南门了,众人的情绪不禁高涨起来,毕竟生命很重要,可以生又有谁会选择死呢?


如果没有听到那一声惨叫,他们就不会停下,那样或许他们可以比较轻松的冲出去。可是,所有人都对这个声音很熟悉,这是陆芸的声音,所有人的梦中情人,陆太守的千金的声音。就在不远处,她正被几名蒙古士兵凌辱,所有人都愤怒了。


陆芸是他们心中的梦想,每次庆功时听到她的歌声,看到她飘逸的舞蹈是他们最愉快的事情,而一亲芳泽却是没人敢想的。


可是今天却被蒙古士兵凌辱,谁能视而不见?


王想已飞奔而去,长刀闪动,已削去了在一旁嬉笑的一名蒙古士兵的首级。


李巨手中的刀已掷了出去,正中那个刚刚站起的蒙古军官,战士们纷拥而上。一个人到了极度愤怒的时候就有了无穷的力量,只不过眨眼之间,凌辱陆芸的人都已死去。


王想俯下身子,想把陆芸扶起来,可是目光所及,陆芸的身子已满是伤痕,更糟的是她的衣衫早已破碎,而王想却有了一丝犹豫。


出人意料的是,陆芸伸出了手,搭在了他的手上,“扶我起来!”她的声音已经沙哑,不再是以前那样的柔声软语,仿佛就是命令。


王想看见她眼里的泪珠在滚动,他不想看她的眼睛,但是他知道她已经可以活下去了,因为一个不想活下去的人不会像她这样,这是他的直觉。


她颤颤的倒在他的肩头,所有的人都没有看她,每个人都不忍心,在他们心里,她是女神,可今天却是这样的结局。


王想终于平复了心情,“小姐,随我们一起出城吧。”


就在这时,李巨惊呼一声:“不好冲过来一群蒙古人!”死亡又逼近他们,一名蒙古将领带着数十人奔向他们,战士们已迎了上去。


陆芸的身子已倒在了王想的怀里,他感到她的泪水滚落在了他的衣上,“带我走,我要活下去。”她的声音很轻,却敲打在他的心中,她想活下去,这一句话已仿佛把他的心融化,他大声道:“我背你走!”他负起她,转身就走,李巨也慌忙跟了上来,“王想,兄弟们还在战斗!”


“我要让小姐活下去!”王想的声音很大,他要让他的兄弟们听见,他知道战士们会战斗下去,为了陆芸。


这一夜,王想第一次受伤,是他的心,他离弃了他的战士,可他不后悔,因为她活了下来。



正文 第二章 结拜兄妹




天亮了,他们终于感到了安全。此时他们已奔到了城外数十里的山谷之中。


在一棵大树之下,三个人一起倒了下来,放松了全部身心,静静的躺着。直到有了阳光,大家沐浴在阳光之中,也有了暖意,才坐了起来。


王想这才发现陆芸的手仍搭在自己的手上,可是刚才似乎一点也没有觉得。他用手握住了她的小手,他想给她一点温暖,一点力量。


李巨扶着树慢满站了起来,向四周望了望,“没想到我们一口气跑到这里了。”


王想感受到她的目光,她始终注视着自己,眼里只有依恋,他知道此时自己已是她的依*,“李巨,现在我们终于安全了。”


“你叫王想?”她开口了,声音却很平和,“我以为我活不到今天的,如果没有你们——”


李巨愤然道:“可惜我们去晚了——”瞬间,他就闭住了嘴,他知道自己有触动了她的伤心之处,他不禁想打自己,“小姐,我——”


“李巨,你是叫李巨吧,没什么。”她居然给了他一个温柔的笑。


王想叹了一口气,“李巨,你去四周看看找点吃的吧,她一定饿了。”李巨点点头,转身走了。


“我还好。”“让他去吧,我没想到你和我一样,都有很强的求生意志,换一个平常的女孩,早就死了。”他也给了她笑容,他此时觉得有那么一点的温馨,如果是几天以前,他也不会想到自己可以握住她的手,更不会想到自己可以担当照顾她的责任。


“我爹死了。就死在我的面前。”她垂下了头,泪水又已滴落。王想揽她入怀,“哭吧,哭出来吧,不要太坚强了,小姐。”他抚着她的秀发,听着她的哭泣。


夜晚很快就又来临。李巨摘来了一些果子,出乎意料的是打到了一只野兔,王想点起了一小堆树枝,生起了火。李巨将烤好的兔腿递给了陆芸,“小姐,吃一点吧。”


“谢谢你。”她吃得很香,王想与李巨也吃得很香。


王想吃完以后,,轻声说道:“我有话要说。”两人都注视着他,“小姐,今天你已哭过,我想告诉你,希望你从此以后坚强的活下去,忘记昨夜的事情,我知道就算我们不再提起,你也不可能忘记,但你一定要向前看,你还有长久的未来,我相信你可以!”


“我会的。”陆芸用手理了理发梢,“我选择活下去就会把它忘记!”


李巨也开心地笑了,笑的很大声,“太好了,小姐太好了!”


陆芸侧过脸向他眨了眨眼,“你们可不可以不要叫我小姐了。”李巨一楞,“为什么?”


“乱世之中,哪有什么小姐,如果没有你们我早已死去,说句难听的,换过来我喊你们一声爷也不过份。”她说的很认真。“小姐,你怎么这么说!”李巨已拜倒在地,“我李巨得与小姐如此说话已是昔日梦中才有的福分,在我们心中,小姐就好似仙女一样。”


“仙女,是吗。”她轻声说道:“昨夜,若不是我的美丽,我也活不到你们来救我。”


王想也不禁有些感慨,陆芸说的何常又不是事实呢,长说红颜薄命,可不是红颜在这乱世之中要想长命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李巨,你听她说的吧,我们已生死与共,就不要太客气了。”


“是。”李巨添了几根树枝,火更旺了,每个人的脸都通红的。


一阵沉默以后,王想问道:“今后我们该怎么办?”他把目光投向了陆芸。


“我,——”陆芸不禁涌起无尽的悲哀,自己的路在何方,乱世之中一个弱女子只能依*男人的力量,以前自己高尚的地位现在看来好似梦幻一般。她要为自己找一个依*,她猛地双膝下跪,“现在我已孤苦无依,希望二位兄长怜我,惜我。”说得很凄楚。


李巨有些慌乱,他慌忙想扶其她,陆芸却执着的不肯,“请二位兄长答应我。”


王想心里的滋味很奇怪,并不全是悲楚,他知道从此以后她的命运已托在自己与李巨的手上,他也跪了下来,“好,芸儿,我答应你,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妹妹,我的小妹,我保证只要我活着就要让你快乐,给你安全幸福!”


李巨也跪了下来,“我也是。”他的眼前已经模糊,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这么重要,他要让她回复以往的快乐,他伸出了手握住了陆芸的小手,却没有一点点的紧张,仿佛她就是自己的小妹。


王想仰望天空,“苍天在上,我王想与李巨陆芸结成异姓兄妹,从此生死与共,永不背弃!”


陆芸有了幸福的笑容,她知道她又有了依*,现在她觉得好轻松。


又是一个早晨,却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王想找到了一个山洞,三人坐在洞口商量着未来的去向。李巨说道:“我们不如就在这里住上一段吧,外面现在还是很乱的。”


陆芸也有一些心动,这里虽无人烟,却有一份宁静,一份安全。


王想心里却不太平静,他知道李巨的话是很有道理,可是他却不想放弃自己的理想,生命岂能在深山中蹉跎。“如果你们相信我,就和我一起走,乱世之中,我很想建立一份功业,大好山河我们怎能放弃,血债总要血来偿!”这一刻他充满神采。


陆芸这一刻已经痴迷,原来自己从未注目的一个人居然有如此雄心,如此让人激荡。



正文 第三章 发财之路


他们走出了山谷,感受着微风与暖日的照耀,李巨大步向南走去。


王想一把拉住了他,“二弟,走错了!”他指一指北方,“我们应该向北走。”


陆芸有一些茫然,李巨更是大声叫了起来,“老大,你搞没搞错,北面可是已经全被蒙古人占领了,我们难道要去自投罗网不成?”王想大笑了起来,“那我想问你一句,二弟我们为何要向南走?我想向南走的话,不用几日,我们就全要饿死。”


陆芸有些不解,“为什么?”李巨却已点头,“这倒是,我们三个人吃饭是个问题。”


“所以我们要向北走,那里虽然已是蒙古人的天下,百姓们却多半已逃向南方,或已被蒙古人屠杀,但我们却可以有钱拿,有饭吃。”


“哈哈!高。大哥,我现在真的佩服你了。”李巨也笑得很开怀,“那我们这一路岂不是一条发财之路了。”“正是一条发财之路。”


陆芸也笑了,虽然只是抿嘴一笑,却有着可人的娇羞,两人不禁都有些痴了。


“大哥,二哥,你们怎么这么看我。”陆芸看见了他们的目光,更有些不好意思,一扭身,避开了他们的目光,心里却很开心,又有哪个女孩不在意别人的注目呢?


这一路,竟是异常的顺利,他们在第一个小村里就收获颇丰,首先是他们在一个大户的家里找到了一箱白银,接着打开这一家的粮库,这里的粮食足够一百人吃上两年,一下子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李巨有些惋惜的说:“可惜,粮食我们拿不走。”


王想沉思了一会,“二弟,小妹,我想我们要去找一些人了。”二人把质询的目光投向他,“我一直想建立功业,说实话一直都没有付之于行动,现在我想去招一批人,组成我们的军队,属于我们兄妹的军队。”他又有了神采,陆芸发现此时的他完全不似往常平凡的他,或许这正是他给自己安全感的原因吧。李巨轻声道:“可这附近哪有什么人烟了。”


“这倒不用担心,我准备到官道附近等,溃散的士兵,还有从更北方逃来的难民应该还是有一些的,前几天他们反倒不太敢向南跑,因为蒙古军队在前进,我想会有人响应我们的鼓动吧,李巨,你这几天就在这里照顾小妹和钱粮。”


陆芸将自己的手放在了王想的手中,“大哥,你一定会成功的。”就这短短的一句话,让王想备受激励,“谢谢你,小妹,我会努力的。”


只不过两天的工夫,王想就寻到了二十名战士,都是些普通的年青人,却都是对蒙古人有着切齿仇恨的人,王想只需略一解说,他们就已倾心投入。


王想知道吸引他们的不仅仅是去报仇血恨,更重要的是给他们的生命指明了方向,至少目前他们生存有了保障,他们所以向南逃亡也只不过是想活下去而已,可是他们却知道他们再也快不过蒙古铁骑。


这一天,夕阳将逝,王想准备离开了。就在这时,李潮出现了。


王想的眼前感觉一亮,因为李潮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高大的身材,一身纯白的长衫,潇洒飘逸,王想心中都不禁有一些羡慕。


李潮看见了王想,他哈哈大笑,他喜欢大笑,大笑能表达他的洒脱,能昂扬他的斗志。


“你在这里等人?”他目光直视王想,眼前这个身着宋军军服的年轻人虽然并不潇洒英俊,但却给他一点压迫感,因为他眼里夺目的神采。


“当然,我在这里等有志于挽国家于存亡之际的年轻人,只是不知道你是不是?”


“哈哈,那我可能不是呀。”他耸耸肩,“老兄,你是朝廷的募兵官?”


“不是。”


“那你好奇怪。”李潮迈着四方步,从王想的身边度过,轻声吟唱了起来,“万里山河空悲切,惟有自己快乐才重要。”


王想也转过了身,“兄弟,我也要走了,不如一起去喝一杯。”


“好啊,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如果我对富贵荣华很感兴趣,你说我是不是你想找寻的人呢?”李潮回身拱手:“在下李潮,潮水之潮。”


“在下王想,王者的理想,我想我们是同道中人呀。”王想也拱手回礼。


“那就好,世上又有几人不是为了自己的私益呢?”李潮拍了拍肚子,“看来今天可以吃一顿好的了。”


“可又有几人似李兄弟你这般直接,不带伪装。我可一贯都是以民族国家存亡的大义相说,感动大家的。”王想一指右侧的小道,“随我来吧。”


“有个请求,请称我为先生,李先生,我虽有些许武艺,但我始终是个书生。”


“那你也别喊我老兄了,请唤我一声将军。”王想满是笑容,神采又现。


“你是将军吗?如果仅仅是你的志向,那是不是有点太小了呀?”


“不小了,乱世的将军可能是最吃香的了吧,我若做的了将军,我必不许天下有谁敢违我将令,天地之间我为至尊。”


“哈哈,好男儿!王将军,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