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15/

第八十七章厮杀在赤峰阵地上的官兵

漫步云端

自从1932年日军占领了东北三省全境后,并建立了仇名招著的伪满州国,然后竟然宣布热河是“满州国”的土地,长城是“满州国”的边界。所有在上述地区的中国军队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撤出,否则就要接受伪满州国的领导。日军的这一举动,顿时遭到了东北人民的强烈反抗,各地义勇军起义不断,但是由于缺乏统一的领导,均被日军血腥的镇压了。因此到了1932年年底,东北三省境内,除了我军与少量东北军驻守外,其余的地区已经看不到国民政府的正规军存在了。为了彻底解决东北境内的国民党军队,日军经过了一年多的准备,于1933年1月3日(民国二十二年),大举进攻热河。

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东北三省后,为割断东北抗日部队与关内的联系,扩大并巩固伪满洲国的疆界,进而蚕食华北,决定由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信义指挥包括精锐的第5师团、第7师团、第9师团、第16师团、第108师团、第109师团、第116师团、混成第1、第2旅团、骑兵第4旅和航空兵、海军各一部约34万余人及伪军3万多人,300多架飞机,120多辆坦克,1000多门火炮。企图攻占热河、古北口以东的长城一线,伺机进占冀东。国民党政府在中国共产党、全国人民和国民党内爱国人士一致要求抗日压力下,由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代理委员长张学良(3月12日起由何应钦接替)指挥,先后调集14个军20余万人,企图保卫热河和依托长城阻止日军进关。这样一场规模空前的阻击战就要爆发了.......

“跑步前进!要快!”

“通讯员,给高炮团发电报,命令他们注意防空!”

国防军第4步兵师沿着大道向赤峰赶去。刚才陈名华接到司令的电报:

国防军第4步兵师师长陈名华,接到命令后马上将承德防线交给第二装甲师乔清晨部布防,指挥你部火速增援驻守在赤峰的国防军第7步兵师,他们那里正遭受到日军大约4个师团、600多门火炮、100多辆坦克的猛烈进攻,情况非常的不妙,现命令你部昼夜行军,务必于明天凌晨按时到达!

接到命令后,陈名华明白胜败就在时间上,自己甚至于来不及集合全部的部队,随即就命令第12步兵团跑步前进,其余部队随后集结跟进。夜越来越深了,陈名华带领部队跑在最前面。

日军这次南下分兵两路,一路负责攻占热河,另一路从锦州出发绕过热河,进犯长城一线。为了顺利突破各个阵地,日军采取了各个突破的战术,首先一路集中优势兵力对凌原、赤峰两地进行集中攻击,使热河的解放军不能迅速对长城各关口进行有限的支援,同时另一路则采取快速突破长城守军的防线对从侧翼对热河驻军进行夹击。

“王参谋命令各团以连为单位散开,记住无论付出多大代价,一定要给我守住阵地。援军已经从各个方向赶来,命令部队只要还有一个人就要一定要给我守住!否则军法处置!”国防军第7步兵师师长黄浩(由本人的朋友飞翼达物资有限公司总经理黄浩担任)趴在地图上,头也不抬的说道。

“是!”

“王参谋等一下!”

“师长!我看这样不行啊!要是照这样打下去,还有等援军来,我们自己的部队就会和鬼子拼光了!部队拼光了,我们还怎么守,要是阵地丢了,我们怎么向首长交代呢?我看可以命令部队以排为单位进入阵地作战,充分发挥我军的火力优势在阵地前依托坚固的防御工事大量杀伤敌人,这样做既可以保存我们的有生力量,又可以大量的消耗敌人!”

“我看你这个法子还可以,就按你说的办!”正在为如何应对敌人进攻

“王参谋!传令下去,各部以排为单位进入阵地作战,充分发挥我军的火力优势在阵地前依托坚固的防御工事大量杀伤敌人,另外叫他们尽量避免与小鬼子进行肉搏战!谁要是把阵地给我丢了,我拿他事问!”

“是!”

“老彭呀!日本人这次来者不善呀!”

“是呀!根据情报显示,日军这次集中了12个师团还有伪军3个师,近38万人的部队向我们根据地进攻,看来敌人这次是势在必得,想一举拿下我们,然后继续南下或者继续向根据地腹地进攻!但是我想敌人前者的可能会更大一些,所以我们一定不能让敌人得逞!”

“政委,我同意你的看法,看来我们要做两手准备!”

“是呀!形式不容乐观呀!刚才陈师长给我发来电报,他们现在正在来赤峰的路上,一天后他们就会赶到。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情况正在向好的方面发展。现在我们南有国防军步兵第四师和第二装甲师,北有安青山师长的国防军第八师、李鼎铭师长的国防军第九师,而且司令还特意从根据地派了主力部队来支援我们,现在王震雷师长率领第1装甲师、杨维恒师长的步兵第四师、王赞臣师长的步兵第五师、王子修师长的步兵第八师,而且如果情况恶化,司令还可以把近卫坦克第一军投入战斗!虽然我们现在很困难,但是我想小鬼子比我们还困难,。而且用不了多久,我们和日军的实力就会发生巨大的变化!现在关键就是我们如何守住这致命的24小时!”

“是呀!光是这些主力部队就够日本人受的了!好了!政委,你留在作战室里指挥战斗,我上21团的阵地去看看,他们那里是敌人重点进攻的目标,伤亡一定很大,我这次去想把师警卫营带去。”

“不行!还是我带警卫营去吧!你是一师之长,怎么可以随便到前线去呢?万一你有什么意外,叫部队怎么办?我看还是去!”

“老彭别争了,你负责全线指挥,我走了!”

“师长!......”

“连长!小鬼子冲上来了!”

“有多少敌人?”

“大约2000多鬼子,还有30多辆坦克、装甲车和大约1000多骑兵,鬼子的炮兵火力也很猛,打得我们头都抬不起来!”

“朱排长,你马上带部队进入阵地,注意要减少伤亡,我去组织炮兵对敌人的炮火进行火力压制,但是效果可能不会太好;另外要注意节省弹药!”

“是连长!”

“连长!敌人飞机来了!敌机来了!”

“各排注意防空!”

命令刚刚下达,40多架涂着红膏药的日军重型轰炸机对着我军的阵地开始了俯冲进行轰炸。40多架轰炸机一架接一架的俯冲投弹,我军的阵地陷入一片火海,在我军高射炮的猛烈打击下也有6架敌机也拖着黑黑的浓烟坠落到地上,但是这些并不能阻止日军的疯狂进攻,日军的炮兵不断的向我军防御阵地上倾泻着大量的炮弹,尤其是扼守日军进入热河的必经之路--刘和村。日军集中了120多门大炮不断的向刘和村轰击,2000多步、骑兵和坦克部队联合发起攻击。

“张连长!张连长!”22团三营的营长方棋桐跳到表面工事已经被日军炸得面目全非的阵地上,但是却没有看到2连的一个官兵,莫非二连全都阵亡了,但是一想又不太可能,才一个上午怎么就这样了呢?

“二连长!张得发!”方棋桐在战壕中呼叫,然而,无论他多大的声音,敌人大炮轰击的爆炸声掩盖住了他嘶哑的呐喊。

“营长!你看!”紧跟着他的三连连长王爱民朝左前方的敌炮兵阵地一指,“那里是敌人步兵运动呢?还是二连长他们呢?”

方棋桐连忙举起望远镜透过猛烈的炮火注意到,有一队300多人的部队正在炮火中窜梭着。从衣着来看,是自己的部队。

“是二连长他们,他们好象是冲敌人的炮兵阵地出击的,你快命令你连的一排和炮兵排立刻进入阵地,帮助二连的炮兵排守住这个阵地,同时对二连长他们进行火力支援,我带另外2个排去支援二连长!”

“营长,还是我去吧,你留在这里指挥后续部队!”三连连长王爱民连忙拉住方棋桐。

“争什么!你没有看到司令员的电报吗?军人就是要寻找机会杀敌报国,就是死也死得象条汉子!”方棋桐说完一会手枪,“二排、三排跟上,增援二连,捣毁敌人炮兵阵地!”

此刻,二连长张得发上尉并不知道营长已经带着2个步兵排增援上来。他带部队已经冲到离敌人炮兵阵地仅仅100米的草丛中隐蔽起来了。只见他揭开手榴弹的盖子,又望着100多门各型火炮,按照火炮的射程远近,排成了5个大小不等炮兵方阵,此时100多门火炮正不断的向我军防守赤峰的阵地倾泻炮弹,一门门火炮喷吐着火舌,日军的炮兵光着膀子来回搬运炮弹。见此情景,张得发忙对左右的三个排长说到,“一排负责左面那个野战炮方阵,二排负责中间的步兵炮和榴弹炮的组成的方阵,三排负责右面的迫击炮和山炮组成的方阵,记住每三个人包打一门炮,然后其余的人给我打敌人守卫炮兵阵地的步兵,要充分发挥我军的火力优势杀伤敌人!”

“上!”士兵们异口同声的一吼,跃身向敌人炮兵猛冲!

“机枪火力掩护!迫击炮班把迫击炮架在这里,压制敌人的火力!”很快,从后面赶上来的6挺重机枪,12挺轻机枪、2门迫击炮组成一道密集的火力支援网。对站在炮位上而且没有任何遮挡的日军炮兵不断的扫射,同时方棋桐率领二排向日军的步兵阵地发动攻击。

“打!”一排手榴弹准确而密集的投进了敌人的炮位,在爆炸声中,日军的炮兵被炸得血肉横飞,顿时就有十几门大炮被炸哑了。鬼子的炮兵一律配有轻武器,他们一看炮兵阵地遭到攻击,就知道是中国军人冲近了,于是连忙抓起放在地上的步枪就打!

日军的炮兵部队指挥官是龙云大佐,当他一听到外面阵地上响起密集的枪声和爆炸声,就知道自己指挥的炮兵阵地遭到了解放军的突袭。他马上拿起指挥刀冲去指挥所外。

龙云大佐走出指挥所外,看到自己的炮兵被手拿轻武器的中国军队追在背后一顿扫射,大批手无寸铁的炮兵倒在了中国军队的机枪下。看到这里,龙云大佐不尤得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因为这是自己辛辛苦苦才训练出来的部队,没有想到才打了一仗就全完了,这时他想到了负责掩护自己的步兵大队长合田大尉,因为如果不是他的步兵没有保护好自己的炮兵,那么自己的部队也不会败得这么惨,。

“合田大尉,合田大尉,你的步兵到底在干什么?你是怎么掩护我的炮兵的!”

“合田大尉!你这个混蛋,你到底躲在那了!快给我出来!”

“报告大佐先生,合田大尉在刚才被冲进来的中国军队用手榴弹炸死了,而且负责掩护炮兵的一个中队伤亡过半,现在正在向后撤退!”一个浑身是血的步兵少尉军官跑进来向龙云大佐报告。

“混蛋!步兵都死光了吗?我现在任命你为步兵中队的指挥官,顶替合田大尉的职务,马上给我指挥部队进行反击,要不然被中国军队这么追着打,我们早晚要完蛋!命令部队不许后退,我将亲自负责督战,谁要是敢后退一步,我就军法处置!”

“嗨!大佐先生!我坚决执行你的命令!”那个步兵少尉立刻提着枪指挥部队就地防御,并爬在一挺轻机枪旁边指挥射击。

张得发看到一个日军机枪手借助大炮的掩护,正在拼命对我冲击进行扫射,张得发毫不犹豫的举枪就打,顿时机枪就哑了,他正要起身向前冲,“哒哒哒.....”的机枪声又在炮位上响起。张得发知道敌人的弹药手接替了机枪手的位置,并且变换了射击位置。

“刘旦华!”

“连长!我在!”

“你马上把敌人的机枪手给我打掉!要快!另外注意点射对我军有威胁的机枪火力点!”

刘旦华是位优秀的狙击手,他原是吉林长白山上的猎人,打得一手的好枪法,今年48岁了。我军在沈阳抗日的时候,他就从吉林赶来,死活都要加入我军上前线打鬼子。部队看他岁数大了,想叫他回家安居乐业或者去狙击手学校当射击教官,可是他却非要上前线,而且还跑到师部大门口大声呐喊:“鬼子都打到家门口,按安什么居乐什么业?”经他这么一闹,这下子部队想不要都不行了!终于部队收下了这位老头兵,刘旦华放下猎枪背起狙击步枪,带着两条训练有素的猎犬加入部队,因其射击技术过硬,就让他与其他一些射击技术同样过硬的战士组成了狙击手班,任命他为班长,并在战场上专门打死日军的机枪手或是军官。

“是!连长!你就放心吧!小鬼子跑不了!”说完,趴在地上,眼睛一眯,三点一线,将瞄准镜上的十字牢牢的锁定在那个机枪手上。“砰!”的一声枪响,敌人的机枪顿时哑了!

“好你个刘旦华~!真有你的!你就在这里寻找目标,多打他几个,回去我给请功!”

“是!连长!你就看好吧!保证一枪一个小鬼子,把他们直接送回东洋老家!”

“哒哒哒……”刚才已经哑火的大年十一式重机枪又鬼叫起来。张得发爬在一个土堆后面一看,原来大约80多个鬼子在一个少尉的指挥下,从后面冲了上来,并枪毙了几个正准备向后撤退的散兵,阻止了已经濒临崩溃的防线。

“机枪!给我机枪!”张得发立刻对着旁边的机枪手大声的喊道。

“哒哒哒……”张得发从旁边的机枪手手里拿过机枪,直起身子,对着正在跑进阵地的日军增援部队就是一阵扫射。十几个正在跑进阵地的鬼子顿时被打死,剩余的鬼子队型也混乱了起来,纷纷趴在地上举枪射击。看到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张得发抱着机枪一个横滚就躲在一边,继续射击。

“迫击炮!把鬼子的火力给我压制中!手榴弹!投!”张得发一边射击一边下着命令。

四发迫击炮炮弹呼啸着落入了趴在地上射击的日军,顿时掀起一片血雨,还没有等他们反映过来,十几手榴弹又冒着白烟落在了他们防守的掩体后面,顿时鬼子兵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机枪掩护!弟兄们跟我冲!”张得发将机枪交给旁边的机枪手,并命令他继续射击,而他自己则挥舞着驳壳枪带领部队冲了上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