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此恨不关风和月



现实生活中喜欢以貌取人,网络生活喜欢以名字取人,一个好的网名可以愉悦自己,可以魅惑他人。所以取网名,三个字:慎,慎,慎。


几度苦想冥思,几宿辗转反侧,终于找到一个精妙无双的好名字: 漫解花语。世人喜花者多,惜花者寡。而我喜花惜花,更懂花,算不算天地一妙人?“漫解花语”一出,是天地当惊,鬼神当泣了吧。(厚颜一笑)


其实取这个名字,只是因为我曾为风为月,加上这花,正满足了我管溺于风花雪月的心情。不知道是谁研发了网络,但是由衷的感谢他,是他成就了我的另一种人生。如果没有网络,我只是个为油盐柴米奔波忙碌的女子,尘满面,鬓如霜。因网络,因文字,我这么平凡的女子也可以飘逸如风,馨香如花,晶莹如雪,柔媚如月。(翩然一笑)


面对风花雪月四字,不得不提提论坛里两位如花似月的朋友。一个是且听风吟,一个是凉月如眉。


且听风吟,单看名字就是一阕词,一个伫立风中侧耳听的女子总叫人瑕思无限。有幸看过听风几篇文章,文风清新温婉,言词简约老道,看似顺手拈来,却也丝丝入扣,颇有寄北风韵,一看就知道她也是寄北的推重者。寄北是红袖添香里的一个奇女子,文章纤媚空灵,把婉约推向了极至。如果机缘巧合,她会是当今的席慕容。爱煞寄北,她优雅的一个回头,恐怕我早已自惭形秽的化为顽石了。虽没有见过听风真颜,单都是寄北粉丝一点,便可惺惺相惜了。



凉月如眉,名是一幅画。凉月也是个文字功底颇好的女子,只是文风不是我偏好的风格,所以印象不深,她的声音倒是常在耳边响起。凉月的嗓音优柔而丰盈,歌声润泽甜美。第一次听她的歌声是在朋友家,她一番细吟慢唱,把那首《独上西楼》演绎得柔情暗涌,蜜意横生,痴痴切切,叫人三日不知肉味。


我常叹息说:“文不能如风,歌不能如月。”这一叹里有“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更有一份花事了后的薄凉。其实风也好,月也好,花也罢,即便我们在网络风情万种,暗香轻浮,于人隔屏而笑的人,不过是一段佚名的传奇,一场风花雪月的事罢了。 (敛眉一笑)


此恨不关风和月。


想那两位朋友看到我的这段文字,一定恨得牙齿痒痒,有踢我两脚而后快之感。我且收了心住了笔,留下一串笑声,远远逃离吧……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