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华抗战风云录 第二部抗日烽火第六卷根据地的发展 第八十五章 江西围剿

漫步云端风云大陆 收藏 21 11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15/


第八十五章江西围剿



作者:漫步云端


从1932年冬开始,国民党赣粤闽边区"剿匪"总司令部陆续调集近40万兵力,组织对中央苏区的第四次"围剿"。其部署是:以第18军军长陈诚指挥的蒋介石嫡系部队12个师为中路军,担任主攻任务;蔡廷锴指挥的第19路军和驻福建省部队共6个师又1个旅为左路军;粤军第1军军长余汉谋指挥的广东省部队6个师又1个旅为右路军,分别担任福建和赣南、粤北地区的"清剿",并策应中路军行动;第23师为总预备队。另有4个师又2个旅分布在南城、南丰、乐安、崇仁、永丰等地担任守备。第3、第4航空队以南昌为基地,支援作战。中路军约70个团16万人,编成3个纵队。第1纵队指挥第11、第52、第59师,向宜黄、棠阴地区集中;第2纵队指挥第10、第14、第27(后任守备)、第90师,向抚州(今临川)、龙骨渡地区集中;第3纵队指挥第5、第6、第9、第79师向金溪、浒湾地区集中,并以一部出资溪;第43师为预备队。1933年1月底,蒋介石到南昌亲自兼任赣粤闽边区"剿匪"军总司令,指挥这次"围剿",决定采取"分进合击"的方针,企图将红一方面军主力歼灭于黎川、建宁地区。这一次,国民党吸取并总结了前三次围剿失利的教训,以主力向鄂豫皖、湘鄂西、湘鄂赣三个红军根据地进攻,以解除红军对武汉的威胁。由于鄂豫皖根据地的红军领导人张国焘和湘鄂西根据地的领导人夏彝的‘左’倾错误的指挥,这两个红军根据地反围剿失礼。面对鄂豫皖、湘鄂西的红军被歼灭,极大的鼓舞了蒋介石一鼓作气消灭中央红军的决心,但是一时间不知道去那里找那么多的兵力来。


这时何应钦站出来给蒋介石进言道:“委员长,前些日子,属下受命前往绥远去传达您的命令,在这个过程当中,属下发现这个西北抗日前线总司令兼第三战区总司令的手中竟然有不下十几万的精锐部队!”


“哦?当真?你真的看到了第三战区有这么多兵力吗?要知道他们可是连续与日本人大战了好几场,现在应该是元气大伤,而且绥远地处西北,兵员、装备、粮草补给困难,他们不可能这么快就恢复元气的!”蒋介石有些不相信的说道。


“委员长!属下说的句句属实,因为属下从其他方面等到了准确的情报,第三战区的确在与日本人几次交锋中元气大伤,但是他们的行动却得到了全国民众的大力支持,许多学生、工人、手工业者、商人纷纷到绥远发展,为绥远带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使得第三战区的部队可以迅速的恢复战斗力!”何应钦看到蒋介石疑惑的眼神,就知道他已经有点相信自己说的话了,只是还不太确定自己说话的真假,于是又添油加醋的将自己在包头看到的情形描述了一边。


“真的吗?你确定你上报的情况都属实吗?要知道慌报军情可是大罪!”蒋介石炯炯有神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何应钦问道。


“请委员长放心!属下说的句句是真!请委员长明间!”何应钦一看到蒋介石那好象可以看透一切的眼睛,心理就突突起来。自己这次给绥远扣帽子,主要还是因为上次他去绥远传达命令时,那个姓英的小子居然什么表示都没有。要知道就以自己的身份,到那个战区去,那个战区的长官不亲自陪同自己啊,然后在自己走了之后送给自己一些特产及黄金什么的拉拢自己。然而就在自己幻想这次绥远之行一定好处多多的时候,没有想到,结果是每天三菜一汤就把自己打发回来了,因此,当蒋介石正在为没有兵力而发愁的时候,自己就把想到了这个借刀杀人的计划。


“委员长,你可以想想!现在绥远的情形可是水涨船高,气势逼人。再加上他们与日本人的几场较量中略有小胜,也使得他们的野心也空前的膨胀,难不保他们会想独立为王。而委员长现在可以就此机会来试探一下英桐嘉和他的第三路军对您的效忠程度。如果他们接受了您的命令,那么就是表示他们是完全服从委员长您的调遣,真心为党国服务。如果他们推脱不来,那就表示他们心里一定有鬼,到时候委员长就不得不防他们了!而且英将军的第三路军号称十五万大军,因此委员长空有十几万雄师不用启不浪费,而且东北的日军也没有什么行动,何不调英将军的第三路军来江西剿共前线呢?”何应钦的一番话可以说是说到老蒋的心坎里去了。其实蒋介石早就想调西北的第三路军来江西剿共前线,但是一直苦于没有借口,更重要的是他不希望看到我军的壮大,因此想接此机会削弱我军的实力,于是在听到何应钦的一番鼓动之后,立刻命令部下给我拟草了一份电报:


桐嘉吾弟,近来可好,不知东北之日军有何动向,现在国军在江西前线正节节胜利,但是苦于兵力不足,无法一举消灭朱毛共匪,现特请卿速派3-4个师的兵力到江西剿共前线配合中央军进行围剿,忘卿能克服一切困难,火速发兵!


收到蒋介石的电报后,我并没有感到意外,因为自从蒋介石对江西的红军发动军事围剿之后,我就密切的注视着江西的一举一动,现在蒋介石不但没有损兵折将,反而还将鄂豫皖、湘鄂西根据地的红军歼灭,应该说在战略上他已经去得了先机,但是现在去让自己派兵参加剿共,目的在明显不过,就是想借机削弱自己的实力,然而他的如意算盘却打空了,即使他不叫我派兵我都会早借口向江西派兵的,现在老蒋既然亲自开口了,我也不能让他失望呀!于是我他回了一封电报,电报上说,我军已经准备好了向江西派兵的部队,但是由于军费不足,无法那时出发,还希望蒋委员长速速将军饷运来。最后蒋介石无奈,立刻用飞机给我运来了300万大洋,四百根金条作为军费。


7月中旬,国民党解决了鄂豫皖、湘鄂西、湘鄂赣三个红军根据地后,又集中主力向中央红军的聚居地江西进攻,这次国民党军队忠实的贯彻了蒋介石制定的“分进合击,长驱直入,外线作战,猛进猛打”的作战方针。这十六个字是蒋介石经过前三次围剿失礼后,针对毛泽东的“敌退我进,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进”的游击方针研究出来的新战法,第一次应用就解决了鄂豫皖、湘鄂西、湘鄂赣三个心头大患,现在蒋介石坐在武汉的剿共指挥部里喜滋滋的盘算下一步该如何把自己心中最大的心患给除掉。一方面蒋介石命令部队加紧围剿,缩小包围圈,一方面给我发电报催我出师剿共,为了保护根据地的胜利果实,经过考虑,我觉得现在不易与蒋介石翻脸,因此我以解放军第2步兵师加上国防军第1、第2两个步兵师组成远征军南下福建配合国民党的行动。当然我并不是真的为老蒋卖命,而是另有打算。这次派兵去江西有三个目的,第一是锻炼部队,增强部队独立作战的能力,第二是想借此机会到江南趁机发展壮大自己,如果条件允许还可以建立一块根据地,而且最好是能占领一块靠近海岸线的,可以为日后的海军提供军事基地。第三就是如果时机允许的话,就要与从上海抗日前线调到福建剿共的由爱国将领蔡廷凯、蒋光鼐率领的十九路军取得联系,并邀请他们加入我军,所以这次南下任务异常艰巨,我不但为加强了三个师的火力,而且还为三个师每师配备一个T-34/85中型坦克营、一个M-5使都华轻型坦克营,并携带大批的生产设备随部队南下。这次南下江西的总指挥由解放军第二步兵师师长蒋玉武担任,统一领导国防军第1、第2两个步兵师作战。蒋玉武原是东北军中校作战参谋,在九一八事变后,被我军收编,在沈阳保卫战表示出色,作战勇敢、指挥有方,因此我特意提拔他进入军事指挥学院学习,半年后毕业进入野战军第2步兵师担任师长。第2步兵师是在沈阳保卫战中成长起来的队伍,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原东北军的士兵,也有少量21世纪的军官和战士,现在他们大多担任连长或者营长等职务,帮助蒋玉武师长管理部队。国防军第1、2两个步兵师是我军进行军事改革后组建的第一批部队,组建时间虽然不是很长,但是经过强化训练,部队的武器装备、战斗力各方面都不比野战军差,作战能力紧次于野战军,士兵多数是由刚刚解放过的新兵组成,初级军官全部由军事指挥学院毕业的学员担任,中、高级军官则有21世纪的营、连军官担任。经过补充,3个师的总兵力达到了近5万人,坦克162辆,汽车1520台、火炮486门!


7月29日,随着一声汽笛声,火车缓缓开动,满载部队和军用物资的13列军列依次使出站台,前往他们的目的地广东。通过平汉铁路,经过四天的长途跋涉,8月2日,火车抵达了福建省省会福州。在那里我军受到蔡廷凯、蒋光鼐两位将军的热烈欢迎,因为上海一战,两军相互配合共同抵御外敌,节下了深厚的友谊,而且我军的战斗力也给蔡廷凯、蒋光鼐两位将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他们从抗日前线被调到内战前线,但是他们并没有就此放弃抵抗,而且他们的心还是深深关注着国内的发展局势。这次听到我们要来前线,特意为我们准备了接风宴,以此来感谢我军上次在危难的时候帮助他们。就在我军抵达后不久,蒋介石的发来电报催我军随19路军北上,并将我们编入十九路军的战斗序列,同时命令我们从南面想江西发起攻击,配合北面的24、50、77师,东面的第6路军、第87师,西面的第5、18、49师对江西的红军展开全面围剿。但是我军和19路军以部队刚到还没有准备好为理由拒绝出兵,同时不断的发电报向蒋介石要军饷、武器和弹药,并暗示,如果政府不给,两军就无法按时出兵配合。进入9月初,蒋介石的各路讨伐大军节节胜利,而且我军和19路军两军急需的粮饷也已经补充完毕,在讹诈了老蒋三万支步枪,300挺捷克轻机枪,400万块大洋之后,部队开始缓缓向江西移动了。之所以没有在拖下去,主要是怕在拖下去就会引起蒋介石的怀疑。所以最后两军决定同时出发,为了方便指挥,我军3个师全部归19路军指挥,但是那只是名义上的,真正有情况发生了,两军还是互不干扰,各自指挥。9月中旬,国防军第2步兵师在师长陈芳芝的带领下向广东省与广西两省的交界处运动,并派人到各地查访地形。国防军第1师留一个团与19路的一个师共同驻守福建,其余部队向江西进发。


10月初我军协同19路军齐头并进进入江西境内,其它各路围剿大军也分别向江西围拢,红军的根据地一天天在缩小,而且形势也不容乐观。进入江西后,我们两军就分开行动,由于19路军的官兵不愿意打内战,因此部队进展异常缓慢;而我军则是早晨出发,日落而息,每天仅前进10公里,多一步也不走了,就在原地宿营。


在武汉剿共前线指挥部的蒋介石得知情况后,不断的下令催促我们两军加快行军速度,但是我们两军心里都各自有各自的想法,所以只能口头上应付应付蒋介石而已。进入红军根据地后2师师长蒋玉武按照我的吩咐,派部队中为数不多的侦察员出去与红军进行联系,而自己呢则还是每天以相同的速度前进,由于速度太慢,再加上江西地形多丘陵多水田,不利于坦克和重型火炮的运动,因此坦克和炮兵部队及车辆部队只能全部停在江西与福建的交界出待命。


10月11日,派出去联络的人终于有了消息,得到这个消息的蒋玉武欣喜若狂,因为这就意味着自己的下一步计划就可以顺利的展开了,而自己也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很快,负责联络的人就带来中央红军的联络代表,红12军的军长罗炳辉。蒋玉武没有想到对方派来联络的人竟然是一军之长。


因为当蒋玉武派出的联络员在红军根据地转悠的时候,这些侦察员虽然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手,但是在一边红色的海洋当中还是难以逃脱人民的海洋。于是在进山不到三天的时间里,几个侦察员相续被当地的赤卫队给缴了械。由于先前有命令不许他们开枪,同时让他们进入根据地之后尽量暴露自己的行踪,否则这些经过严格训练的侦察兵不会那么轻易的就被发现的。

因此当侦察员说明此次的来意之后,赤卫队的队员不敢怠慢,于是一层一层向上通报。最后毛泽DONG和朱DE听到这个消息后,两人都感到怀疑,因为这样的事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再加上他们正在准备调动兵力想我们这一路缓缓前进的部队消灭一部分,让我们知难而退,但是没有想到我们的部队除了每天固定前进的距离外,就是没有分兵突进,而且还派了大量的部队去保卫后卫补给线,这让他们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于是就在他们商讨该如何解决我们的时候,我军派出送信的联络员被带到了红军的指挥部。


就在我军联络员被送去指挥部的路上,该任何面对这个问题上,让毛泽DONG和朱DE两人的看法有些分歧,但是大体上不禁相同,就是看情况后在决定。如果对方真的是来帮助红军的,我们不能对人家太冷淡,但是如果这是对方为了消灭自己而使的一个阴谋,那么自己也要作好万全的准备,因此为了更好的摸清情况,于是派离我军最近的红军第一方面军第一军团12军的军长罗炳辉与我们联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