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不由己 第二卷 从新开始 第十八章 军训风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69/


我平时表现的很庸懒,对什么事情都不在乎,但是,当机会在面前划过,我会迅速的抓住他。——题记


你知道吗 爱你并不容易 这需要很多勇气 是天意吧 好多话说不出去 就是怕你负担不起 你相信吗 这一生遇见你是上辈子我欠 你是天意吧 让我爱上你才又让你离我而去 也许轮回里早已注定 今生就该我还给你一颗心 在风雨里飘来飘去都是为你 一路上有你 苦一点也愿意 就算是为了分离与我相遇 一路上有你 痛一点也愿意 就算这辈子注定要和你分离——张学友《一路上有你》


坐在开往军训基地的专车上,任窗外的风将长发吹乱,挡住自己的眼睛,我也只是呆呆的看着外面的景色。


“好,再唱一个!”车里的女生喧哗着。我欣赏景色的心情被打断,顺着声音看去,一个长的很帅气的男生清了清喉咙,开始唱张学友的《一路上有你》。


说实话,他唱的非常好听,女生们都围在他周围,认真的听。是她,我看到昨天晚上那个女孩,她和所有其他女同学一样,穿着绿色的军装,带着军帽,但是,豪不能掩盖住她出众的相貌和身材。


车终于开进了军训基地,那个男生也停止了买弄自己的歌喉。提着行李下了车,我迫不及待的靠在车边,点燃了香烟,津津有味的抽了起来。孟文斌凑了上来,低声道“我看见昨天那个女孩了,她和咱们是一个系的。不过那个小白脸挺烦人,要不是我改了脾气的话,早上前抽他几嘴巴子”


“是吗?”我露出了邪邪的笑容。


“你不能不这么笑吗?真他妈的吓人。”胖子也点了颗烟,我们在女生厌恶的目光下悠然的享受着尼古丁对身体的侵蚀。


“集合!”一声尖锐的哨声过后,一个洪亮的声音让嘈杂的人群安静了下来。


在学校领导和军训基地团长讲完话后,各班班长领着大家来到了寝室。


“咱这班长好象比我们都小。”李飞不停的在重复这句话。


“俺叫李铁住是你们的班长,大家军训这三周必须按我说的做,这是军队,一切都要服从命令!”我们的铁住班长在大家放好行李后开始了训话“现在,我先教你们整理内务,以后,你们的内务必须和我今天做的一样,不然,有你们的好看!”


班长拆开了李飞的行李,把他的被褥拿到床上,开始演示。


“班长,您先歇会儿,抽根烟。”隋晓很讨好的递给班长一支烟。把他哄好了,大家都好过。


李铁住看了一眼烟盒,一摆手“不抽,我只抽万宝路,以后,要是给我烟,记住了。”


隋晓很尴尬的拿着烟,一副不知所措的被晾在那里。


我从兜里掏出万宝路,抽出一支,走到班长面前,说“住子,你看这个行吗?”


班长伸出手,笑了笑“这还差不多。”


“可是,我的烟只给人抽!隋晓,给。”我把烟递给隋晓,顺手拿过他手里的烟,自己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淡淡的烟雾“别给脸不要。”说完,我拎着自己的行李,来到一个空床前,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


班长匆匆的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我们的寝室。


“陈天,你疯了,第一天就把他得罪了!”你知不知道宁可得罪阎王也不可得罪他,以后有得你受的,李飞很关心的说。


我继续低着头整理自己的东西,王捷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把行李往我的上铺一扔,窜了上去。好身手,我暗想。


军训开始了,我们从站军姿开始,每天在烈日下挥洒着汗水。


李铁住总是挑我的毛病。训练场上,总会出现这么一幕,在所有的同学都在树阴下乘凉喝水的时候,我独自站在那儿,或是一个人一圈圈的跑着;中午晚上吃饭的时候,我一个人站在食堂门前,唱着嘹亮的军歌;在我回到寝室的时候,被子一般不会在床上,而是孤单的躺在门口的土地上。无所谓,这点儿委屈算什么,我毫不在意。


三连一班有个刺头兵,军姿站不到位,军歌唱不认真,内务整理的最差,他叫冷寒。很快,这个光荣的称号在全基地成了大家训练后的笑谈。


没想到,又出名了,我无奈的笑了。


“隋,实在不行和班长认个错吧。”孟文斌劝我。


接过王捷递过的烟,我笑了笑,“不可能,就凭他,我陪他玩到底!”


“我去找团长!”隋晓说了句,就向团长的办公室方向跑去。


“拉住他!”


隋晓跑的真快,王捷没追上。


开始训练踢正步了,这个动作对身体的协调能力和体力都要求很高。李铁住常常是让我们所有人保持一个姿势5 分钟,而别的一些班长也就让自己的同学保持1 分多种。而我,更是在大家都休息的时候,一个人踢着正步从操场的这边走向那边。每当路过女生休息的方阵时,总能听到许多开心的笑声。操!无聊。


“隋”午休的时候,我独自躺在训练场的树阴下正在休息,一个悦耳的声音打破了四周的沉寂。


是她,我赶快从地上跃起,傻傻的对她笑了笑,“你怎么这时候来了?”


“我把水杯落在那边了。”


“哦。”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你也是财政的吧?”


“恩,我在B 班,你是哪个系的?”


“真巧,我们是一个班的。”


“是吗?哎,为什么你总挨罚啊?”


“我笨呗,总是做不好动作。”我不喜欢对女孩诉苦。


“呵呵,努力吧。我去拿水杯了。”说完,她转身要离开。


“你叫什么?”我几乎是喊出来的。


“欧阳雨。”


“知道了,你快去拿杯子吧,一会儿就该集合训练了。”


“那我走了。”


欧阳雨,名字象人一样的与众不同,一样的美丽而充满气质。


下午的训练是痛苦的,9 月初的北京郊区没有一丝的风。


“你这傻逼,什么腿怎么抬的这么低!”李铁住冲隋晓吼道。


“你是解放军,怎么骂人啊!”隋晓不服的回嘴。


“谁再做不好,我可用皮带抽脚了啊!”李铁住没有理隋晓的抗议,解下武装带,拎在手里,对我们所有男生威胁道。


“啊!”隋晓一声惨叫,捂着腿倒在了地上。


“我都说了,你还不给我好好做动作!不打你是……”


“我操你妈!”李铁住的话还没说完,王捷已经冲了上去,揪住了他军装的衣领。


“反了你了!”李铁住一把拉住王捷,抬脚就踹。


王捷微微一侧身,躲过了这脚,李铁住挥拳砸在了王捷的脸上。


当王捷冲上去的时候,我也解下了自己的武装带。


“狗逼的!死吧!”我武装带的铁扣带着风准确的击中了傻逼班长的后脑,他有些茫然的回过头,我不等他转过身,一脚蹬在他的后腰上。王捷被他一拳打的已经躺在了地上,嘴角流着血。


见到了血,我的眼睛红了,再次挥起武装带,抡向了他的脑袋。不愧是当兵的,李铁住低身躲过这一皮带,一下窜到我面前,用一个标准的抱摔把我狠狠的扔在地上。我的头和水泥地来了个亲密接触。就在他还想继续攻击我的时候,我听到李飞和孟文斌同声喊道“打丫挺的!”我们班的同学都效仿我,解下武装带,一起冲了上来,把李铁住围在中间,我躺在地上看的很清楚,十多条武装带的金属扣在烈日的照耀下,带着耀眼的光芒落在了李铁住的头上、身上。


训练场乱了,别的班长看到自己的战友别学生围攻,都上来拉架,有的还乘机打了孟文斌他们。


“隋,咱们系的女生来看你们了。”李飞对躺在床上的我喊道,他的眼里透出羡慕。


王捷、我和隋晓都没有说话,到是那些一哄而上的男生在不断的吹嘘自己当时的英勇。


“很疼吗?”欧阳雨问我。


“没什么。”我的头一直晕晕的,胃里还有点恶心,我们的解放军战士搏击真的很厉害。


“怎么能打教官呢?还很野蛮。”欧阳雨有点失望的说“军训还怎么合格啊你们?”


“是这样的。”表态能力巨强的李飞不放过任何与漂亮女孩说话的机会,开始给她们讲起我的军训历史。


“你们好好休息吧。”一个女生神看着我,“我们先回去了。”


“小心点儿。”欧阳雨用很小的声音对我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