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飘飘传奇 第一部:龙飘飘之金剑寒梅 第十章 初涉江湖 (下)

反恐刀王 收藏 0 6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4/



沈丽正要解释,却闻到一阵淡雅的香气传来,那香味很独特,似是檀香又似麝香,给人的感觉很清爽很圣洁,却是一名走近前来的女子身上所发,沈丽一瞅来人,神色一喜,急忙站起来,跑到那女子身边,握着她的手高兴地道:“花季妹妹,好久不见了啊,你怎么会来这里?我们在这里碰面,真是好巧啊!”


龙飘飘忙抬起头仔细打量了那女子一番,少女十六七岁,玉雕般的脸蛋,使人乍一看见就有一种空山欲雨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小巧的鼻子,嫣红的小嘴,细长而略弯的秀眉下一双眼睛清澈而明亮,犹如一口清潭却又深不见底,乌黑的头发随意挽在头上,横插着一只普通的银钗和一朵造型怪异的珠花,显得朴实而平淡,优美高挑的身形,凹凸有致。这些本都不算什么,沈丽的美便与她不相上下,但也不至于让龙飘飘觉得心动,他受过的专业训练使龙飘飘对美女等外界诱惑很有抵抗力,可这女子的圣洁气质却给龙飘飘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她那不可亵渎的气质,直追龙九莼,让龙飘飘莫名心跳了一下,心下暗道:“叫花季吗?名字不错啊,记下你了!”


花季早就注意到龙飘飘坐在沈丽的对面,心里虽有点惊讶但也不去理会龙飘飘,只是亲切地对沈丽道:“沈姐姐好啊,我们真的好久不见了,足有一年了吧,我很想你呢。”声音清脆,有如空谷莺啼,和沈丽那充满磁性,热情洋溢的声音比各有千秋。但龙飘飘却觉得这话的音调显得过于平和清静,也不见带一点重逢的喜悦,但凭这声音,龙飘飘心中便已判断出花季与沈丽的性格截然不同,这个花季个性淡泊冷漠,很有点超脱世外之感,虽不知什么原因,但这一定和她的成长环境有关。沈丽接下来的话证实了龙飘飘的猜想完全正确。


“花爷爷身体还好吧?有三年没见到他老人家了,很是想念呢,还记得小时候我们趁他睡觉时放青蛙到他鞋子里面,花爷爷还赏了我们每人几大板呢?……”沈丽好久没见到花季了,很是兴奋,一见面就拉着她的手问东问西的,花季却只是淡淡的应答,龙飘飘何等聪明,早从沈丽的问话中听出两个信息:一是花季无父无母只有个爷爷,花季之所以个性冷淡,很大原因是因为无父无母之故,隔代的疼爱,远比不上父母细腻体贴,花季有什么心事肯定不爱跟爷爷讲,就这么憋在心里,慢慢淡去,久而久之,便养成了这种对一切事物都显得淡泊冷漠的个性;二是花季的爷爷非常宠爱花季,花季成长的日子肯定过得舒适安逸,因此花季除了个性比较冷淡外,毫无忧郁压抑的神色,她给人的感觉是平和灵秀,而不是冷漠无情。所以这两个推断应该成立,龙飘飘想到这暗自点了点头。


花季早注意到沈丽对面的那个男子盯着自己看了好久了,本想发作,但沈丽姐姐肯和他一起坐,那人肯定不是一般人,可能是沈丽姐姐新交的朋友,可不好折了沈丽姐姐的面子,心头念转只得轻轻问沈丽道:“沈姐姐,这个人是谁啊?”


沈丽故作神秘的道:“你猜猜看?”她要求龙飘飘猜心猜出了兴趣,见花季问话不禁想要花季也用猜的。


花季微微一笑,怪声问道:“哦……莫不是你意中人?”


沈丽脸红了一下,摇了摇头道:“胡说八道,不对。”


花季早将她神色看在眼里,低声戏道:“我明明见你脸红了的,天下谁都知道我们沈大女侠是个豪气干云的女英雌,从来也不作小女儿态,今日初露媚态,肯定是春心动了,对不对!”


沈丽的脸这回完全红了,揪住花季便饱以一顿粉捶,边打还边用传音入密的武功骂道:“好你个花季妹妹,才一年不见嘴巴子就这么刁钻了,竟敢取笑我,看我不打死你……他哪里是我的意中人啦,只是刚认的武林朋友罢了,还说什么春心动了,一个大姑娘家的,也不害臊……走啦,我们先坐下,免得别人面子上不好过。”然后拉着花季坐到龙飘飘对面,自己却坐到龙飘飘右手边。


花季心里动了动,沈姐姐虽说不是她的意中人,但依平日她的为人看,不是熟人绝对不会靠得太近,眼下这人自己没见过,肯定认识不久,沈姐姐愿意坐在他身边,一定是对他是青睐有加。但她望向龙飘飘发现龙飘飘还在盯着自己看,心里不由有点疑问:“沈姐姐怎么结交一个这般无理轻浮之人呢?”思忖间,脸上不由明显露出了不高兴的神色。

沈丽看他俩的表情觉得有趣,格格一笑道:“你们两个不要老是眉来眼去的好吗?当我这个大活人不存在吗?”


花季的脸倏地红到耳根,转头娇叱道:“沈姐姐,你这是什么话嘛,是他无礼老盯着我看,我又没有看他,你怎么说得这么难听啊!”


龙飘飘听了按着桌沿哈哈大笑起来,沈丽本要顶一句:“你没看他?那你怎知他在看你呢?”但被龙飘飘的笑打断了,只好恨声的质问龙飘飘道:“龙大哥你笑什么啊,打断我的话了呢!”


龙飘飘止住笑道:“对不起,啊,我只是想起你等下要说的话会羞到这位花季姑娘逗笑我的,所以才提前笑了,免得等一下花季姑娘以为我是个轻浮之人!”


沈丽和花季均是一愣,花季没好气地道:“怎么听都听不懂你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等一下的话?什么羞到我逗笑你?你到底在说什么?”


沈丽却明白了,乐道:“你知道我要说的话?我不信,你倒是说说看!”


龙飘飘轻轻地点点头道:“说是没问题啦,但是我说出来,花季姑娘可不准生气,不然我就不说了。”


花季有点迷糊了,嗔道:“关我什么事,你们两个弄什么玄虚就弄吧,可不要扯到我身上来啊!”


沈丽却急不可待道:“我保证她不生气,你快说。”


龙飘飘不语,只是询问的望向花季。花季气恼地道:“我让你们弄糊涂了,算了,算了,你就讲吧,我反正不明白你们两个到底想怎么样,惹到我的话,我可就不客气的啊,话我说在前面咯。”


龙飘飘这才道:“那好,我就说了啊,沈丽妹妹,你刚才要说的话是不是‘你没看他怎知他在看你?’”


花季明白了,原来龙飘飘是想表现他的读心术呢,无聊,但是他难不成真能猜到人心里在想什么?不知道沈丽姐姐是不是想说这句话,也许是这个家伙瞎编的!可当她看向沈丽发现沈丽那吃惊的脸色时,不由一怔,难道她真的想说这句话?


龙飘飘瞧了瞧两人的表情,暗自得意,心道:“心理战第五课,察言观色,省时度势,防范威胁于未然。呵呵,活学活用,对付你们这种小女孩还不是小菜一碟?”嘴里却问道:“怎么样,我猜得对不对?”


沈丽呆了呆才咋舌道:“哎呀,龙大哥你快成……了!”她本要说人精的,那是她和花季逗趣时常用的词,但觉得那两个字用在龙飘飘这个大哥身上有点不太恭敬,便临时略过了。


龙飘飘笑道:“成什么呢?你想说人精?”


这回不只沈丽傻眼,连花季都有点惊讶,她心里刚刚才说完这两个字呢,看来这人真有点门道嘛!


沈丽笑道:“这么厉害那你倒是猜猜花季妹妹是怎么想的?猜到了我就真的服你了。”


龙飘飘眼珠一转,戏道:“猜到了就叫我三声飘哥哥,猜不中这次我请两位妹妹的客,我来付账,如何?”


沈丽一口应承。


龙飘飘盯着花季,一字一顿道:“你刚才是不是在想‘这个人倒真有点本事’对不对?”


花季看见龙飘飘一脸得意的样子,心下有点不爽,暗道:“想占沈姐姐便宜,休要让你得逞了!”于是淡淡地道:“错了,我是在想你到底是谁,叫什么,哪一路的。”


沈丽拍掌道:“哈哈,龙大哥你错了,要请客付账啦!”


龙飘飘毫不在意的答应了,望着花季轻轻一笑道:“谢谢花季妹妹赏脸。”见花季一脸莫名其妙,又补充说道:“让我有机会同沈丽妹妹还有你这个新认识的妹妹同桌吃饭,相互认识啊。”


花季这才明白,龙飘飘是想和自己套近乎,借请自己吃顿饭,骗了个妹妹叫去了,不由暗暗心惊:好厉害的算计,无论自己怎么答,他都有便宜赚,这是个设好了的套子,就等自己往里面钻了,而且这个套子还是两头连着的,进也是进,退一样也是进。

沈丽微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吃吃的冲花季笑道:“怎么样,中人家计了吧。他这个人鬼得很呢,说他答错也中计,说他答对也要中计,随便一个不小心就会上他的当,他知道你不会说他答对的,就设好圈套等着逮你呢。”


花季狠狠的盯了龙飘飘一眼,冲沈丽嗔道:“还不是因为怕他占你便宜才被他算计的,你还好意思笑我,真是那个什么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呢。”


沈丽还想再狡辩什么,龙飘飘却站起来,双手向下压了压,打圆场道:“好啦,好啦,都是自己人嘛,开开玩笑也就算了,有什么好争的,都是大哥我的错,要不我请你们吃百宜羹,就当是向你们赔不是好吗?”


沈丽微怔,道:“御厨名菜,不便宜噢……”


花季却在生气,嘟着嘴,板着脸,故意刁难道:“那我不管,他自己说请的,反正我就要吃百宜羹。不然你就别想称我妹妹。还有啊,你什么来路,名号等等统统报上来,我得替沈丽姐姐好好琢磨琢磨,免得她上了你的贼船,被你卖了,还傻傻的替你数银子!”


沈丽听了微微一讶,花季的性格很是温柔贤淑,言行一向颇为文雅恬静的,难得今日一反常态,刁蛮任性起来了呢!


龙飘飘忙一本正经地回答道:“回花季妹妹的话,本人叫做龙飘飘,家中无亲也无朋,永丰城北住,二十岁,还没定过亲,没武功,有点小钱,喜欢在酒楼听武林逸事,心愿是游遍天下美景,吃遍世间佳肴,结交武林朋友……”就在他像竹筒倒豆子般数着家珍时,沈丽含笑念着阿弥陀佛,一手在胸前做着佛印,一手持根筷子敲着碗,打断他的话道:“南无阿弥陀佛,龙大哥,你大发慈悲,放过花季妹妹吧,你又要念经了,也求你饶了我吧,我会笑死的,你就放过我和花季妹妹的耳朵吧……”


花季初见他们搞怪,自然忍不住笑了,一发不可收拾,眼看笑得就要断气了,嘴里的话已经断断续续起来:“啊哟……求你们了,快……快停一下啊,我要笑断气……气了。”


龙飘飘忙打住,沈丽也忙打住,过了半天花季才平静下来,一手扶着桌边,一手擦着眼泪道:“哎呀,我真服了你们这对活宝了,一唱一和的,想害死我也不要用笑的方法啊,好毒辣呢。”


沈丽听了觉得心里怪怪的,这话怎么好像有点奸夫淫妇的意思呢,一看花季那一脸贼笑顿悟道:“好啊,你拐着弯子骂人啊。”起身就要去捶打花季。

龙飘飘这回却不知花季到底怎么骂人了,怕沈丽再问自己会出丑,忙起身道:“你们两姐妹慢慢聊,我去吩咐厨房做份百宜羹,马上就上来,先失陪一会了。”说着就往楼梯口走去,花季待他走远才问沈丽道:“他是什么人,你怎么认识的啊?他那眼睛老是在我身上瞟来瞟去,不但无理分明是个无德浪子嘛,你怎么交这种朋友啊?”


沈丽一脸奇怪神色地问道:“咦?你刚才没听他自己说?”


花季脸泛笑意道:“刚才只顾去笑了,哪里听得那么多啦,更何况谁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整个一个武林浪子的样儿。”


沈丽闻言正色道:“那你可看走眼了,此人绝对不简单,虽然眼睛贼一点,但有一点你大可放心,他这个人人品绝对没问题。说他是武林浪子倒没错,他就是在浪迹江湖,但他是个英雄浪子,而不是你一口一个的无德浪子。依我看呐,当今天下也找不出几个真正英雄了得的人物,龙壁岩龙大伯算一个,他呀,也算一个!”


花季心中好奇心大起:沈丽对此人赞不绝口,难道他真有这么优秀?要不要问问沈姐姐具体情况呢?沈丽见她脸色惊疑不定显然是不太相信了,便把自己和龙飘飘的认识过程挑重要的详细地讲给花季听,花季含笑听完不由也有些相信了,一个没有理想抱负的江湖浪子是绝对说不出那番道理的,但她还是不太肯定的问道:“沈姐姐,你说他是不是故意说那番话讨你欢心的?”


沈丽微一皱眉,不满花季这么讲,颇有微词地道:“不管是不是故意的,反正我相信他!”


花季叹了口气,不再说话,就这样静静的坐着直到龙飘飘回来。龙飘飘见两人神色不太对劲,像是在搞冷战,忙朗声道:“两位女侠,小的已点好菜了,一会就来,既然哥哥我已经自我介绍了,沈丽妹妹不如介绍一下花季妹妹吧?”


沈丽就着坡下台阶,点点头应声道:“既然大哥问起,小妹自当为你介绍了。”

轻移秀眸感激的望了望龙飘飘才道:“她是武林前辈妙手飞花花无垠花老英雄的孙女,比我小几个月,我们从小便认识的。”


龙飘飘见花季没个反应,忙问花季道:“你们没约好在这里见面?那花季妹妹你来这里干嘛?”


经过沈丽那番解说,花季心里也不再排斥龙飘飘,神情又恢复到先前的淡然,虽然对沈丽刚才的话有些在意,但人家主动开口下了台阶,自己还有什么好郁闷的呢,都是好姐妹啊!于是淡淡的回答道:“没什么,我只是听说寒梅山庄明年要举办武林大会,派了人到南宫世家传了讯,说今年要在聚星楼发第一批武林帖的,便特意来此处撞撞运气,看能不能赚个帖子,被邀去参加大会长长见识而已。只是呆这好些天了,一直都没瞧见寒梅山庄的人来发帖。”


沈丽听了,握着花季的手担心地道:“你一个人在这里呆了好些天了?下次可不要这样了!你生性柔弱,心眼又不多,还是个菩萨心肠,也从来没单个儿闯过江湖,当心被坏人骗了,将你拐了卖到青楼里去呢?还是和我呆在一起安全些,不要独自在这个江湖上打滚了!”


龙飘飘刚好举杯自饮,听了沈丽的话被酒猛的呛了一口,差点没咳掉半条命,一张脸涨得通红,心里暗暗称奇:这个沈丽还真是什么都能说啊。


花季见状愣了一下,看着龙飘飘那一幅吃到苍蝇的样子,不由玉脸发烫,叱责沈丽道:“你看你怎么说话的?伤到妹妹我的心不要紧,莫要惊死无关的人呢!”


沈丽调皮的吐了吐舌头道:“是他少见多怪嘛,习惯了就好了!”


龙飘飘又是一咳,拍了半天胸脯。见花季和沈丽都在惊奇地望着自己,才苦笑了一下,抹着嘴感叹道:“没事,没事,就像沈丽妹妹说的,我只是一时不习惯,习惯了就好了。”心下却道:“沈丽啊沈丽,你可真够野的,这样的话都说的出口,唉,不过比起先前骂那些个笨蛋的话来还算好了,啧啧,当真是我少见多怪了。”也不再去看她们两人,低头喝起闷酒来。


花季望了望沈丽,两人俱是偷偷一笑,花季使了个不要理龙飘飘的眼色,问沈丽道:“小妹来这里是为找那个发武林贴的人,沈姐姐和寒梅山庄这么熟肯定不用帖子了,那又为什么而来呢?”


沈丽偷瞟了一眼龙飘飘,心道:“我要找的人倒和他一样不会武功呢,可武林中不会武功的人这么多,我都不知道要去哪里找他才好呢。”于是有些黯然地回答道:“我也是为找一个人来的……对了,妹妹知道那个送帖子的人是谁吗?我帮你找啊。”


花季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是谁,但听人家说送帖子的是‘偷月手’那偷儿,寒梅山庄说帖子放在他那可以大为放心,绝对丢不了。但到现在我都没有看到他半个影子,可能传言有虚,以他的个性,他会早早的来这个地方转悠的,可我在荆州找了三日了,均不见那个家伙半个人影,看来是没什么希望了。或许他有什么事耽搁赴不得南宫家主之约也说不准,你也知道,那家伙常年官司不断的。”


沈丽叹了口气,似在回忆道:“他若不来,天下之大他到处去得,以他的轻功,天下谁也别想找到他。就像我要找的人一样,莽莽江湖,要找一个人何其难也!”


“看来这个偷儿她们都认识,说不定她们与那偷儿的关系还挺不错呢!”龙飘飘暗暗地想道。


花季也是一叹道:“是啊,好在能在这里遇到沈姐姐,要不然小妹只得很遗憾地回家去了。”


沈丽脸上露出一丝不解道:“以你的家世,寒梅山庄没可能不准你进去的啊!再说那个龙情不是认识你的吗?”


花季脸色微微一冷,不屑地道:“还不是寒梅山庄故作神秘,说什么这次聚会事关武林大运,为防野心盟奸细,没有帖子的一律不得入内!”


沈丽心里一震:“难道是因为怕那个人再去捣乱?可不给帖子有什么用,杀人夺帖的事在江湖上时常有发生的,靠个帖子保证得了什么呢?真是不知道龙伯父怎么想的。”


沈丽想到这里不由有些心烦,望着桌子独自深思去了,不再理会龙飘飘和花季,花季也没什么心情再讲什么,自顾自的拿出一把小凿子,修起指甲来。


龙飘飘被凉在一边,像个傻子般左看看右瞧瞧,心里边暗自感叹道:“唉,这两人情绪怎么这么低落呢,哪像什么武林侠女啊,我还是给她们提提神吧。”

他捏起一双筷子,一边敲着杯子一边轻声吟唱起来。


…………每次总想弃剑远去…………


…………唤在千山外…………


…………孤星的呼唤…………


…………只有天地依稀明白…………


…………从没有见过冰山…………


…………人说那儿有天蓝…………


…………烈酒喝不醉…………


…………鹰击长空肩上飞…………


…………一剑荡平阴山的墓碑…………


………一骑独行万里的骨灰…………


…………一场大雨淹没的功罪…………


…………西出阳关人不再回头…………


…………江流千山东…………


…………小舟从此终…………


…………听好风长吟…………


…………望美人如梦…………


…………不看明月雄关…………


…………不留飞燕玉环…………


…………相逢谈笑如狂…………


…………别时沽酒在肩上…………


…………喝罢黄河之水天上来…………


…………酒醒杨柳残月且偷欢…………


…………喝罢笑傲江湖祭沧海…………


…………雁渡寒潭有几只能回…………


……


沈丽和花季闻龙飘飘轻唱之言均是一震,收起涣散的目光,去注视龙飘飘的脸,那是一张平静的笑脸,没什么特别,但沈丽和花季都感觉得到,那平静的笑脸掩饰着一颗狂热的心,那颗心是执着的,藏着向往雄鹰般搏击长空的抱负,即使宝剑出鞘却已锈,美人留芳却已成枯骨,酒仍烈但已经唤不醒浇不热冷去的身体,他也依然无怨无悔。沈丽和花季心里升起一阵阵的豪气,龙大哥这不是歌以咏志,激励自己不要气馁嘛?是的,绝对不能放弃,一定要找到那个家伙,可不要辜负了龙大哥这一番好意了。


沈丽痴痴的看了龙飘飘一会儿才道:“龙大哥,你这个人真了不起,若非亲耳所闻,小妹实不敢相信刚才那些话出自一个不会武功的人之口,小妹一定要试试看龙大哥是不是真的没武功,你那番话简直就是一个武林绝顶高手的自白之言嘛!”


龙飘飘暗道不妙,忙摇着双手道:“千万不要,我真的没武功,你们和我比试会害死我的。”


花季抿嘴一笑却不搭话,只是含着微笑看着龙飘飘,心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脸上的笑容变幻不定。


沈丽却不依不饶地娇声道:“不管嘛,小妹一定要试试嘛,午膳之后我们便去比试好吗?这荆州城外有处好地方,那里叫翠峰林,是个比武的好场所噢!”


龙飘飘百般推脱无效,沈丽就是不依,龙飘飘无奈,只得苦笑道:“那你们要手下留情啊!”


沈丽调皮地抿着嘴耸了耸小鼻子,和花季对视一眼,笑道:“那要看到时候是什么情况喽,你要是藏私,我们可就不客气了,你若是老实的露出绝活,我们便手下留情,怎么样?”


龙飘飘见没办法推托只好答应了,不一会儿菜就上来了,其中便有一份用唐三彩中最出名的火云罐装着的百宜羹,且不说里面的百宜羹有多名贵,单就这个罐子,就知这个菜价值不菲,花季感动地道:“龙大哥你干嘛这么破费啊,花季刚才说的都是气话呢。你怎么当真了?”


龙飘飘大方的抬手每人递上一颗明珠道:“花季妹妹不要客气了,这顿饭大哥还是请得起的。大哥身无长物,也没什么好东西送你们,这些小玩意和这桌酒菜就当是哥哥的见面礼好了,下次见面大哥再给你们带一些很好玩的玩意,这次这点小心意你们就勉强收下吧!”


沈丽一看那明珠,心里一跳,好像有些似曾相识一般。龙飘飘刚好瞥见她眼睛里掠过的那一丝异光,心下一个念头一闪而过:沈丽该不会是在寒梅山庄看过龙九莼的珠子吧?若是那样就大为不妙了。情急生智,龙飘飘连忙继续说道:“两位妹妹可不能推辞哦,这珠子可不一般,大哥我可是花了不少心思才从别人那弄到这么两颗,很珍贵的呢。当初人家还不肯给说是要送……”他故意像想起什么一样,猛的停住话,改口道:“是我半买半抢强弄过来的。我们既如此投缘当然是宝剑赠英雄,明珠配美人了,此去塞外若得异遇,以后再见面,说不定还有什么更好宝物带回给你们呢。”


他这话一说,沈丽又不能确定他是不是龙姐姐说的那个人了,但从龙飘飘的话里她可以肯定龙大哥是认识自己要找的那个人的。这正是龙飘飘高明之处,他知道事到如今,说自己和这颗珠子纯属买卖关系谁也不会信的,所以他必须制造一个假象,就是让人觉得这珠子是他从别人手里千辛万苦弄到的,而那个给他珠子的人和他关系还非同一般,要不然也弄不到,这样既能洗脱自己的嫌疑,还能不动声色地将事件轻轻带过。

沈丽要找的人自然是龙飘飘了,还是寒梅山庄她那引为知己的姐姐龙九莼请她帮的忙,好在龙九莼只跟沈丽说了龙飘飘的样子和不会武功的特点,其他的一概没透露,要不然龙飘飘早就露陷了,如不是他拿出这两颗和龙九莼珍藏的一模一样的珍珠,沈丽怎么也不会把龙飘飘和那个轩辕贾联系到一起去,他们太不相同了,龙九莼嘴里的那个人傲气冲天,总是一副心事重重忧郁无边的神情,身形也很瘦。但眼前的龙大哥,虎背熊腰,很是壮实。他的神情更是快活得不得了,虽然眉宇间也似有那么一丝忧郁,但比起龙姐姐所说的心有千千结相去天远。不过有一点倒是完全吻合,那便是他们都自称不会武功。所以沈丽想试探龙飘飘是不是深藏不露的心情便变得更加迫切,吃什么都不探味道,反而花季因心无所虑,正好仔细品味了一番美味佳肴,那一脸的高兴样,就像一个小孩子吃到一串冰糖葫芦那么开心,虽然那冰糖葫芦其实并不怎么好吃。


沈丽本来是想追问那珠子的来历的,但贸然去翻人家家底总是不好,何况自己不久前才教训过龙大哥,自己现在哪里好意思开口,那不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吗?所以她打定主意先忍到和他比试完武功之后再说。


龙飘飘见沈丽的表情知道她已不太怀疑自己了,忙暗暗庆幸。要不是这几个月一路走一路吃,身体得以恢复强壮,今天想不被怀疑都不成了,不过呆会儿她试自己武功,自己可得尽全力施展独孤九式了,一定要打消她对自己有无武功这仅存的怀疑才好,不然待沈丽回去和龙九莼一探讨相信那经不起推敲的谎言立即就会被拆穿的,而只要沈丽说自己会武功,龙九莼即使再聪明也绝对不会把两个人连系起来想的。

一顿饭时间就这样被各怀鬼胎的人消磨过去。龙飘飘领她们结账下了楼,在无数人的羡慕目光注视下,三人轻行漫步出了城,来到城外西边的翠峰林,龙飘飘四顾一看,这里山虽不高但却黛青,水虽不深但却清亮,丝丝林风撂起人的衣裳,送给你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的确是个比武的好地方,龙飘飘略有感触道:“青山有幸埋忠骨……”


沈丽忙呸呸呸的打断他的话道:“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啊,作不得数的!”边说边转过身去轻轻地捶了一下龙飘飘的胸口。


花季也皱着眉头道:“龙大哥,比武还没开始,你就乱讲话,真是该打呢。”


沈丽也不知为什么心里突然涌上一种不安的感觉,每次这种感觉出现的时候总会出事,因此她止住步道:“不要去了,龙大哥,我看今天我们还是不要比了,小妹心里突然觉得很不安,感觉好像会有什么事发生呢。”


龙飘飘却不想错过这个洗脱嫌疑的机会,他现在知道沈丽找的人肯定是自己,虽然很想知道她找自己到底是什么原因,但也不敢问,怕引起沈丽的联想和注意。有过第一次被人围捕的经历,这次他可不敢大意了。在学成绝世武功前,是绝对不敢透露半点自己的真实身份的。若让野心盟的人知道自己便是在雪山上破坏他们计划的人,肯定会引来杀身之祸。所以沈丽提出休战,龙飘飘反而不同意了。沈丽拗不过龙飘飘,只好继续带他往前走,直走到谷地深处那块空旷的大草坪上才停。


沈丽一来到这里就觉得很不安,恳求龙飘飘道:“龙大哥,小妹还是觉得我们今天不要比的好!改日再战好吗?”


花季早就知道沈丽有预知危险的特异本领,不由附和道:“龙大哥,你就听沈姐姐的,不要再坚持了!下次比也一样嘛!”

龙飘飘捡起一根树枝,不以为然的道:“两位妹妹无需顾忌什么,不就比个武嘛,龙大哥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真实实力好了!一起上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