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四十三章 作茧自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日本海,俄罗斯海域。

天空,浓墨色的乌云黑压压的涌向海面,似乎要将大海给压垮,老天爷在这里施它“倾盆大雨”的法术。七级左右的海风,裹挟着海浪层层叠叠的汹涌向前,扩散开去,消失在远方的海平线。海鸟早已不见踪影,平日里在这打捞作业的俄罗斯船队,也消失得无影无踪。狂暴的海面之下,仅十几米深,就像换了一个世界。这里的鱼群悠闲自在的游动,丝毫感觉不到海面的风暴。如果不是偶尔路过的鲨鱼,鱼群会永远的如此悠闲。

忽然,一个巨大的黑影出现在深海,强烈的探照灯,硬生生的撕开了一片亘古的黑暗。鱼群慌乱起来,四散逃避,纷纷躲进珊瑚礁或是沉船的残骸中。海胆、比目鱼、龙虾等等海底生物,纷纷埋进沙子中,以此来保护自己。

不久,黑影停了下来,三只六条腿的金属怪物,打着探照灯,拖着长长的电线,出现在海底。它们路过海胆、比目鱼、龙虾等生物藏身之地时,未做任何的停留,仍然坚定不移的向前开去。海底的居民们发现,这黑影虽然巨大,但对它们的生存,似乎没有任何的威胁。于是鱼群重新聚集了起来,表演起让人叹为观止的“行军”;海底的生物,翻开沙子,或用尾巴或用粗腿,奔赴各自的觅食之地。

这个巨大的黑影,很显然是一艘潜艇,而那长着六条腿的金属怪物,就是水下机器人。黑影上像块痔疮的旗帜,向海底的阴暗处表明,这些东西属于日本。看它水滴形的艇体,不难判断出这是日本的“春潮”级潜艇。

1980年,日本决定建造战后第三代水滴形潜艇——“春潮”级。技术水平直接瞄向九十年代。到1997年时,计划建造的7艘“春潮”级全部制造完成。

相比先前的“夕潮”级潜艇,“春潮”级最大的特点是,采用了世界上最先进的隐身技术。艇体表面或涂了一层消声涂层或敷设了消声瓦。(到底是消声涂层还是消声瓦外届无从得知。)另外,潜艇最大的噪声源,螺旋桨也得到了革命性的“进化”。采用了7叶大侧斜低噪声螺旋桨,这种桨叶是由减振合金材料制成的,使得螺旋桨的工作噪声降低到了一个惊人的水平。“春潮级”潜艇的噪声到底降到了何种程度?日本公布的数据是110分贝以下。这个数据显然是保守数据。然而,既使这个保守数据也让人非常吃惊。因为110分贝是潜艇噪声的一个分界点。只要低于这个数据,这就表明其潜艇的隐身能力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而中国,这样低噪音的潜艇一艘都没有。原因在于,无法制造出高精度的螺旋桨,而俄罗斯又不肯出售,更别提美国人了。这也是中国潜艇,很少跳出第一岛链的原因。

这片海域是海盗船被炸毁的地方。日本人对他们意想中的中国“生化战士”极为垂涎,趁着今天,天气恶劣,俄罗斯海军不敢出动之时,用潜艇加水下机器人,进行打捞,希望有所收获。为了获得一个“标本”,他们可以不惜任何代价。至于,其中的风险,他们顾不上了。至于,侵犯了俄罗斯的主权,他们更不会考虑。在日本人的眼中,只有实力,才是唯一需要考虑的东西。实力的强弱是日本人态度变化的唯一准绳,只要实力比他强,为其当狗也愿意,如果实力比他弱,他就咆哮《XX不配当日本的竞争对手》。俄罗斯这个脆弱的巨人,显然是后一类。

大的碎片已经被俄国人打捞走了,剩下的都是一些小的东西,许多都隐藏在沙泥之中。日本人感兴趣的是人体碎片,但这些人体碎片,已经腐化,有的甚至进入了鱼腹。打捞起来,很困难,但在先进的水下机器人面前,这点困难不算什么。每当水下机器人,找到一片,潜艇上的日本人,就会高兴好一阵,数小时后,当风暴停息之时,机器人总计打捞上了上百块。日本人得以心满意足的离去。

不过,他们注定要失望了,铁血战士不在这艇潜艇上,不可能从这上百块人体碎片中,找到任何一片比较特殊的人体组织。

数日后,化验报告出来。

这些人体碎片,属于98个年龄在二十五岁到四十五岁之间的男性,为雅利安蒙古人种。他们生前都很强壮,肌肉纤维粗大,骨质排列均匀细密……

结论,这些人生前都接受过多年的军事训练,应属职业军人。未见特殊之人体组织,……

冒着巨大的风险抢着打捞来的东西,毫无价值!

日本人贼心不死,再度派出潜艇。

……

小泉经过思考,心中隐隐认为,“主干”每次接见自己时,总是背着光,室内光线阴暗,这样做的目的应当是为了便于驾驭下属。人类对于未知的神秘的东西总是报以敬畏的态度,黑龙会组织庞大,成员众多,又不能像政府那样,搞光明统治,以德服人,从而达到统治目的,只好实行恐怖统治。要人生畏,当然不能让下属看清自己的面貌,只有看不清楚,才能更让人恐惧。这一点小泉深有体会,在看清楚“主干”的真面目之前,他对“主干”极是害怕的,看过之后,心中多了些亲切感,但那种害怕也随之散去。后来,向水田长老求教时,这种想法得到了证实。水田以此为切入点,因势利导,又给小泉上了一堂“驭人课”。小泉从中受益颇多,按下不表。

几天之内,小泉看人的态度发生了转变。尤其是对宫琦的看法,从前他认为宫琦胆小,愚昧,又缺乏武士应用的“就死”精神。现在他觉得,宫琦受辱后不死,正符合,“主干”要着重培养的“柔韧”精神。面对失败,众人的凌辱,能够顽强的抗住压力,争取翻身的机会。

正当小泉改变态度,准备去见宫琦时,又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宫琦剖腹了!

如果当日,小泉应邀而去,那么宫琦也就不会自杀了,可是,小泉没有。这让宫琦的最后一点希望都破灭了,在得到石原总监发出的命令,撤消宫琦的一切职务之后,宫琦终于顶不住压力,不得不用剖腹向东京市民谢罪。

这是,自东京恐怖袭击事件以来,日本政届,自杀的最高级的官员。

小泉,后悔莫及。

宫琦的自杀,让小泉更加迫切的感受到了,改变日本民族性格缺点的急切性。

……

一边是愁容惨淡的日本,另一边却是欢天喜地的中国。

且不说,中国人是如何如何的高兴,单论龙居士个人,他这几天从早笑到晚,洪亮的笑声,经常震得秘密基地里的尘土簌簌而下。他比一般的国人更加高兴啊,因为,他已经知道了子明他们没事,乘坐与海鲨号类似的海王号逃到了公海上。从此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了。

龙居士知道,他们不便回国,只得令他们去了印尼。配合鲨鱼他们在印尼,为龙居士制定的“雀鸠计划”的实施,作先期准备。当时,很多人以为,去印尼不过是暂避风头,谁知这一去就是十六年,直到十六年后,才回到满目疮痍的中国。

另外,从日本购来的大批机器,也运到了X市四大机器厂。这些机器,都是龙居士精心挑选的关键性的设备,因为,吞日集团给东京灾民送去了大批救灾物资,这搏得了日本人的好感,因此日本政府特别放宽了限制,可以说是花钱买到了从前买不到的好东西,对中国的意义,可谓价值惊人。龙居士急于回去组织工作,使每一样东西,都尽快,尽可能大的发挥作用。先前拖拖拉拉的超级战士训练计划,也就跟着加快了进度。虽说,如此,龙居士还是假公济私的组织了一次战斗机训练,从老式的歼七,一直到苏二七。这么短的时间,学员们,不可能完全学会开战斗机,但龙居士学会了,这让军委人的很是吃惊。

“立正!”龙居士吼道。

“叭!”整齐划一!十个学员所组成的一排,散出发千军万马才有的威严气势。

今天这个日子不同寻常啊,是超级战士特训结束之时。各军区的司令全都赶来了,就连中央军委的几个头头,都无一缺席。“超级战士”的毕业典礼,因为极度机密,所来的人,最低军衔也是中将。龙居士注意到,影子没有穿军服,看不出他的军衔是什么,但不论是中将还是少将,全都对他毕恭毕敬,隐隐的将他围在核心。可见其地位之高。

负责后勤工作的王少将,为了给领导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安排了精彩的汇报表演。

对于陆军,传统的军事五项,最能体现出军人的素质。学员们发挥超人的体能,在各位首长们面前,表演出另人瞪目结舌的成绩:①200米标准步枪射击,人人都打了满环;②500障碍跑(20个障碍物),如猎豹般闪过。眨眨眼就完成了。③50米实用游泳(4个障碍物),也比世界纪录快了近一倍;④投弹,指哪投哪,在三百米内,误差不超过一米;⑤8公里越野跑。越野车没有回来,人却先回来了。

首长们见之自是大喜,影子甚至亲自跑到战士们面前,拍着他们结实的胸脯道:“虎狼之师啊!这样的超人,要是有得一个师,我看飞机、坦克、大炮、军舰,全都用不着了。”

国防部长笑道:“您老又贪心不足了……”

“都盼了几十年了,我们终于有了自己超级王牌,高兴啊……”过后又道:“龙少校现在这十人与你相比若何?”

“报告首长!他们太强了,训练之前,我就敌不过他们十个。现在更不行了。”

“一比五你能胜吗?”影子进一步问道。

“不行,首长。”

“一比三呢?”

“也许何以试试。”龙居士觉得奇怪,首长怎么突然问这个?

“龙少校,你在隐藏实力啊!”

影子的话虽说得轻,落入龙居士耳中,不缔于雷庭之音。

“报告首长,每一个‘超级战士’我都是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训练的。他们每个人的实力,至少相当于我的三分之二。他们的体能指标,是我先前训练的‘铁血战士’二倍!他们的身体的强度,相当于钢铁,可不畏枪弹!”

“真的吗?”白影掏出手枪,指着上官传恩的胸膛,问,“可以开枪吗?”

“可以!”龙居士道。

“呯呯呯——”影子连连勾动板机,但见硝烟弥漫,黄澄澄的子弹壳,纷纷跳了出来,落在地上,叮叮当当。再瞧上官传恩,眼皮都不眨一下,子弹打穿了他的军服,留下数个弹洞。众人见之,无不惊骇。

“呯——”最后一发子弹,射往龙居士的胸膛。

虽说出其不易,但龙居士的反映何其惊人,如果他想躲完全可以躲开,又或者,调用精神丝编织防弹衣,那么这子弹跟本不可能打到他身上。不过,龙居士为了证明自己,没有隐藏实力,只得硬挨这一枪。

“都把衣服脱了验伤!”

“是!”

上官传恩,弹头全都镶在他的胸前的肌肉里,卡住了,仅弹头进入,大半截弹头都露在外面,有丝丝血迹流出。显然是皮毛的轻伤,不会影响到战斗力。

国防部长,摸着弹头笑道,“如果我们的战士每个人都这样,防弹衣都不用了。”

哈哈哈……

龙居士和上官传恩一样,弹头卡在肌肉中,但没有任何的血迹流出。从身体强度上来讲,上官传恩的强度和龙居士是一样的。只不过,龙居士的身体经过了精神力的二次改造,稍稍强上一点,所以没有任何的血迹流出。

影子见状,满意的点点头。

北京军区司令突然说道:“北京是首都,我们军区最重要,我看,这十个战士就放到我们那吧!”司令一边说,一边眼巴巴的望着影子。

他这一讲,众将军猛然醒悟,开始了抢夺起来。

东北军区司令:“我们军区,是老工业基地,北面有俄罗斯威胁,东西有日本,还有美国的海外驻军,担子更重,无论如何,不能少了我的一份!”

南京军区司令:“长三江是中国经济的龙头,大上海难守易攻,东海舰队那几艘破船,难堪大任,万一发生战事,美日必从上海登陆,我们最需要!谁跟我抢,我跟谁急!”

广州军区杨司令:“南洋群丑,我就不说了。但龙居士是我发现的人才,现在下了金蛋,怎么着也不能忘了我的举荐之功。”

新疆军区司令:“你们都别和我争,咱的担子才叫重,疆独、蒙独、藏独……哪个不叫人闹心?我需要一只铁拳,砸碎他们的非分之想!”

……

这下可好了,一干中将,上将,扛着多颗金星的将军,为了争夺“超级战士”闹得不可开交。就差没真人PK了。

影子呵呵笑着,并不在意将军们的争夺。

国防部长力排众议道:“都别争了,这十个人,由国防部直接管辖,各军区如果需要,打报告上来,可以暂借!”

他这一说,众军区司令全都闭上了嘴。国防部长,位高德重,谁也不敢驳他的面子。但有人例外,谁啊,中南海保卫局。

“现在是和平时期,将‘超级战士’放到军队里,只会埋没人才。只有放到我局,才能最大的发挥作用,一方面保卫中央首长的安全,另一方面可执行特别任务,完成许多曾经想做,却做不到的事……”

保卫局的头头,话还没说完,众将军已将拳头伸了过去……

唉呀——

杨将军审时度势,暗想,在这么多上将面前,这些超级战士恐怕轮不到我了,不防明智一点,主动退出竞争。微笑道:“我退出!不过,求首长一件事,龙居士借我用一个月!”

他这一说,众将军立即明白,纷纷骂他奸诈,争抢的目标跟着改变,将龙居士围在中间,动手就抢,有的抓手,有的抓脚,要不是龙居士身体强惊人,只怕是被将军们给分尸了。这个说,去我们军区吧,飞机、坦克、军舰,爱怎么玩,就怎么玩……那个说,只要你肯来,什么条件尽管说。更有利诱的,……少将、中将军衔任你挑,什么?军衔不是我能定的?把我的军衔让给你行不行?……

场面混乱之极,众学员目瞪口呆。

谁也没想到,原来平素威严的高级将军,集中在一起,竟是这样的表现!常年积累的畏俱倏地散去,亲切感油然而生。当然,无论如何,军人的纪律他们还是一丝不苟的遵守着,虽心里惊骇,但外表看来仍是纹丝不动,挺立如松。

影子一边呵呵笑着,一边看着将军们表演闹剧,脸上全是慈爱的神色。等到差不多了,这才笑道:“龙少校去哪,由他自己决定!”

龙居士面露难色。心中暗道,真是欲速则不达啊,为了早日离开这里,去忙X市的事,提前将“超级战士”训练出来了,结果被影子认为,自己潜力还没挖尽,还继续打着自己的主意。如果答应了某位司令的要求,那么,接下来,只怕是没完没了……

影子见龙居士半晌不语,怎不知他的想法?也想不过分为难他,为其辩护道:“龙少校刚训练了十个超级战士,很辛苦了,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诸位就别为难他了……”

影子一锤定音,众人情绪低落,再无人说话。只有杨司令面露喜色。龙居士可是在我的辖区,只要他得以空闲,还会少得了广州军区的超级战士吗?到时候,怎么的,也得逼他给我弄出几个。不过,接下来,影子的命令,让杨司令也焉下了脑袋。

“龙少校!”

“有!”

“现在我宣布中央军委的决定!一、即日起提升龙居士为中校。二、即日起,未经中央军委的准许,不许训练‘超级战士’或是进行任何强化人的动作,否则以叛国罪论处!三、‘超级战士’单独编制,番号‘龙组’隶属中央军委。”

“啊!”龙居士心凉了半截。

“龙组听令!”影子没去看龙居士的表情,继续宣布命令。

“有!”

“任命王国斌少将为龙组组长。所有龙组成员,必须坚决无条件的服从王少将的命令,否则格杀勿论!”

“是!”

“鉴于龙中校对于国家无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下面我宣布龙组成立以来的第一个任务。龙组必须二十四小时保护龙中校的安危,必要时,不息一切代价!”

“是!”

龙组整齐而响亮的回答震得龙居士头脑发昏。

作茧自缚,苦也!

真没想到,无数小说中描述的龙组,原来是自己训练出来的!为了完成影子的任务,同时也为了表明,自己的一颗红心,龙居士对这些人的改造可是不折不扣的,不但对每个人全身的肌肉和骨骼进行了强化,而且内脏各器官也没有放过,毫无疑问属于龙将军级别的改造,但比龙将军级的改造更加的细致!每个人,可谓实力强横。这十个人的实力,加在一起,龙居士也只有俯首投降的份。

也曾想过,影子会如何使用这十个人,但没想到竟是龙居士最不愿看到的一种。

听完影子的一连串命令,众将军也是百味杂陈,原来“首长”早就定好了调调,自己争什么争啊?杨司令背后有冷汗冒出,幸亏龙居士没有答应到自己的军区去,否则,自己得挪挪窝了。

一时间,现场鸦雀无声。

影子扫视了众人一眼,见个个禁若寒蝉,叹了一口气,问龙居士道:“你不高兴?”

“报告首长,没有!”

“多多少少你还是会有一点的!”影子威严而冰冷的面部表情慢慢化去,“龙中校,中央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现在的你,做事易冲动,为了防止你再闯大祸,只好这样了。你的本领通天,没人能治得住你。但本领通天的孙猴子,也是在套上紧箍咒之后才最终修得正果的是不是?”

“感谢首长厚爱,这一切我都能理解!今后,请首长多监督!我现在也很为自己做过的事后悔——我太冲动了,首长!”

“你能理解就好!”影子春风拂面,“能够识大体,这说明你成熟了,但这还不够,必须在此基础上学会忍耐,如此下去,你的前途必定无可限量!”

“感谢首长的教诲!”龙居士眼皮一眨,两行热泪,滚滚涌出。

“好!好!好!”影子一连说了三个“好”字,满是欣慰。

啪啪啪,诸位在场的将军,鼓起掌来。

不过——

龙居士的眼泪是咸是淡,只有他本人才清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