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 藏不住的深情 作者:左晴雯

sghgiaeee 收藏 13 184
导读:[转贴] 藏不住的深情 作者:左晴雯

正文 第一章



“可琪!可琪,你在哪襄?”方以姿温柔而带点焦急的唤道。


“妈,我在这儿,我看天气那么好,就想到院子里走走。”宋可琪柔柔的说道。


“嗯,也好。小心点,别太逞强,不舒服就大声叫我,知道吗?”方以姿万般爱怜


的叮咛。


“我知道,你别这么紧张嘛!我很好,没事的,真的,妈。”宋可琪企图安抚满眼


忧色的方以姿,自飞机失事以来,已经过去三个多星期了,然而,末家夫妇对这个死里


逃生的女儿似乎心有余悸,深怕稍有闪失,女儿便会被死神召去般。


“嗯,你去吧!妈帮你弄些果汁。”望着像彩蝶般飞向庭园的女儿的背影,方以姿


眼眶一片湿濡。


也难怪她会如此患得患失,焦虑不安。这次飞机失事,原本以为母女从此天人永隔,


没想到心爱的女儿受幸运女神特别眷顾,成为少数生还者之一——


想到这儿,方以姿再度泣然泪下,她实在太高兴了。


神啊!我感谢你对宋家的眷顾,你既然救了我女儿,就请你别再夺去她的生命。方


以姿衷心的祈祷。


尽管宋可琪记忆全失,对过去的种种完全没有记忆,但这些都无关紧要,最重要的


是,她的女儿活着回到她身边了,单是这样,她就心满意足了。


而且医生也说过,宋可琪的失忆是因头部遭受严重撞击而引起的,她随时有可能回


复记忆,所以,对于宋可琪的失忆,末家夫妇并不在意,他们深信宋可琪终有一天会记


起二十多年来的种种。


想想,在医院醒来之后,宋可琪疯狂的哭喊她不知道自己是谁,当然也认不得他们,


但是一个星期后,她很平静的面对现实,毫不怀疑的接受了他们是她双亲的事实,直到


今天,也不过三个多星期,心爱的女儿已能很自然的和他们相处。方以姿破涕为笑。


“对呀!我该高兴才是,可琪不但活着回来,而且恢复记忆也是指日可待,我应该


尽力帮助她才是。”方以姿一边自言自语的说着,一边走向餐厅。


宋可琪漫步在花丛间,心中不停的思索着许许多多的事。


从飞机失事以来,已经过了三个多星期,她依然想不起任何事情。连自己叫宋可琪,


父母是谁,都是由宋明云夫妇口中知道的。


当然,她绝不怀疑宋明云夫妇是她的父母这个事实,因为没有陌生人会为毫无血缘


关系的人掉了那么多眼泪的,何况当她被紧抱在他们怀中时,她是那么激动、幸福而热


泪盈眶,那份感动,只有亲子天伦间才会拥有。


“唉,别再想了,就听爸妈的话,顺其自然吧!”她放弃强拾记忆的努力,在喷水


池边坐下。


蒙蒙的水滴柔柔的洒在她颊上,令她顿感舒畅,尤其在这炽热的午后,更是别有一


番快感。


水滴顺着脸颊滑下她的颈项,沾湿了她的衣襟,但她沉浸于这片沁凉中,一点也不


以为意,只是闭起双眼,让水滴恣情的洒落。


半晌,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宋可琪如大梦初醒般回过神。她轻盈的转动身子,


一头乌绢般的长发顺势飘扬,更抖落了缤纷的水滴,那模样彷佛雾中仙子般吸引人。


宋培风一阵心悸,目光紧紧的锁在她那微红的脸上。


“你……”宋可琪起身,向前踏了一步。一阵目眩,令她不能自主的向前倾倒。


在千钧一发之际,宋培风一个箭步将她抱个满怀。


宋可琪还来不及说什么,便在他的怀中昏了过去。


“可琪!可琪,你醒了吗?可琪!”宋可琪眼睛一张开,便看见满脸忧色的方以姿。


“妈……”她虚弱的低唤一声。


“太好了,没事了。”方以姿连忙拭去泪水。


“妈,对不起,我又让你担心了。”宋可琪罪恶感丛生。


“傻孩子,跟妈还说这些。”方以姿万般疼惜的轻抚她的脸颊。“来,喝杯柳橙汁,


我刚榨好的。”宋培风一声不响的坐在沙发一角,视线一直集中在宋可琪身上。


“妈,刚刚救我的那位先生呢?”方以姿愣了一下,便露出笑容。“培风,你过


来。”


“可琪,妈跟你说,这位是……”


“我叫宋培风,是你的哥哥,可琪。”宋培风的语气中夹杂着各种情绪。


宋可琪看了方以姿一眼,然后定定的望着宋培风,轻轻柔柔的说:“原来你就是哥


哥,对不起,我记不起来,不过从现在起,我不会再忘记你了。”“呃,当然。”面对


如此温柔、和颜悦色的宋可琪,宋培风显然不大能适应。


从小到大,他和宋可琪便水火不容,形同陌路,宋可琪从未给过他好脸色看,他也


未曾善待过宋可琪。


然而,眼前的妹妹竟然万般柔情的向他甜笑。若非他知道她失去记忆,他真会以为


眼前的这个女孩,只是一个面貌和宋可琪酷似的陌生人。


“培风,你妹妹现在失去记忆,你可要对她好一点呀。”方以姿提醒宋培风,她这


双儿女一向合不来,连她这个做母亲的也无可奈何。如今,她只能期望宋培风对失忆的


宋可琪能够温柔一些。


“我……”


“妈,你为什么这么说呢?哥哥一定会疼我的,他刚刚不就扶了我一把,是吧!”


宋可琪一脸无辜,天真的问道。


“是呀!妈,可琪是我唯一的妹妹,我自然会善待她的,你放心吧!”宋培风发现


自己似乎不再厌恶宋可琪了。


方以姿相当欣慰,但愿这次事件,能令他们兄妹之间的隔阂就此打开,相处融洽。


这是身为人母的心愿。


宋培风躺在床上,两眼盯着天花板,脑中不断浮现下午在喷水池边见到宋可琪的那


一幕。


那时,他确确实实心悸了一番,因为宋可琪那动人的神采。


“哦,天啊!我是不是病了,竟对久未谋面的亲妹妹感到心跳不已?!”宋培风自


嘲道。


“我一定是太累了。”他为自己的不合理行为找到适当的理由。“没错!一定是长


时间的飞行令我感到疲倦,精神不佳,才会如此反常。”叩!叩!叩!门被轻轻的敲响。


他还来不及响应,宋可琪的声音便在门外响起。


“哥哥,我可以进来吗?如果你还没睡,我想和你聊天,可以吗?”宋培风跳下床,


迅速的打开门,宋可琪甜美的笑颜它印入他的眼帘,他的心再度悸动“进来吧!”他竭


力掩饰自己激动的情绪。


宋可琪卷卧在沙发上,怀中还抱了一个大*枕,那模样实在可爱极了,宋培风看得


有些发呆,笑意悄悄的爬上他的嘴角。


“你想和我谈什么?”


“唔……”宋可琪眼珠子调皮的转了一圈,“我……妈告诉我,你这一阵子因公出


国”


“是呀!你出事时,我正好在莫斯科,又有要事在身,所以不能立刻赶回来,其实


我心里很担心你的。”宋培风有些心虚,当他乍闻宋可琪的恶耗时,他真的伤心吗?他


感到有点自我嫌恶。


“我知道你对我好,爸妈也对我好,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快点恢复记忆,才不会老


是给你们添麻烦。”可琪有些沮丧。


“可琪,”他坐到她的身边,将她轻轻的搂在怀中。“你千万则这么想,我们是一


家人,相互照顾是应该的呀!如果今天我们立场对调,你会怎么做呢?”“我当然会尽


心尽力的照顾哥哥,直到哥哥恢复记忆。”可琪不暇思索的冲口而出。


“这不就结了吗?”


“哥,你真好!”可琪依偶在培风怀里撒娇。


他轻柔的抚触她细柔的发丝。他心里相当明白,现在他之所以能如此柔情万千的对


待可琪,全是因为失亿的可琪是如此的甜美可人,令人怜爱。若是以前那个刁蛮跋扈的


可琪,他铁定不会有这份心情如此善待她的。


“哥……”


“嗯?”培风有几分陶醉。


“妈妈说,我们兄妹以往感情不好,是真的吗?”望着她那对剪水双瞳,他更加爱


怜。“可琪,我不想瞒你,就像妈说的,我们以前的确处得不好,但那已经是过去式了,


我们都别再追究。从现在起,我会好好待你,做个好哥哥,好吗?”“嗯!我也会做个


好妹妹。”可琪的笑容天真又无邪。


培风更加疼爱眼前这个可人儿,他在心底发誓,从今而后,他一定要加倍对可琪好。


宋培风坐在办公桌后,瞪着桌上的公文,有点发愣的笑着。


“哥,开车小心,晚上记得早点回来吃饭哦!”可琪的叮咛,到现在还回荡在耳畔。


培风的笑意更深了。


一个星期下来,他发现自己愈来愈疼爱可琪了。连他自己都感到讶异,面对失忆的


可琪,他竟能前嫌尽释的善待她,对她倍加宠爱。


培风知道自己没这么宽宏大量,他很清楚今天他能如此打从心里的疼爱可琪,完全


是因为可琪失忆后性情大变的缘故,她从任性刁钻,转变为温柔体贴。


可琪的性情大变,连宋明云夫妇都感到震惊不已,若非医生说过,这种因失忆而性


情转变的案例亦普经发生过的话,他们真会以为眼前的可琪,只是酷似可琪的另一个人


呢!


“总经理,二线电话。”


“哦,接过来吧!”培风集中精神继续工作,毕竟,他能有今天的成就,绝不是因


为他是公司的小开,而是凭他的能力挣来的,因此,他的敬业精神自不在话下。


何况,他可不想因发呆而耽误公事,弄到得留下来加班,延迟了回家的时间。


这个星期以来,他每天准时回家报到。回到家,可琪张开双臂,柔柔的环住他的颈


项,给他一个甜甜的下班吻,那是他一整天最期待的事。


想到这儿,他嘴角泛起一股笑意,更加速进行手边繁重的工作。


墙上的咕咕钟叫了五声,宋可琪迫不及待的往庭院跑去。


“妈,我到大门口等爸爸和哥哥!”语毕,可琪便一溜烟儿跑走了。


“这孩子!”方以姿倚在门边,眼底尽是笑意。


原本她和宋明云还担心这封向来不合的儿女,会如往常般互相漠视对方,没想到两


人竟相处得如此融洽。尤其是宋培风,他竟转变为极端疼爱妹妹的好哥哥。


当然,温柔婉约的可琪着实惹人怜爱,方以姿和宋明云对转变后的可琪,也比以往


更加的疼惜。


方以姿笑着走向餐厅,从冰箱取出下午和可琪一块儿做的果冻。


可琪在大门旁来回踱步,虽然她知道宋明云和宋培风回到这儿,少说也要半个钟头,


但是她实在想快点儿见到培风,所以每当咕咕钟叫了五声,她便忍不住跑出来等候爸爸


和哥哥的归来。


可琪知道自己是打从心底喜欢宋培风,和他在一起令她相当快乐,内心还有一丝莫


名的兴奋。


她实在不明白,失忆前的自己怎么会那么排斥宋培风?


“可琪,可琪,你在发什么呆呀?!”宋培风的呼唤声,将她从神游的世界中拉回


来。


“哥,你回来了!”她一定神看见他,便蹦蹦跳跳的朝他奔去。


宋培风将她悬空高举,在原地绕了一圈又一圈。


可琪银铃般的娇笑和宋培风快意的大笑,交织成一幅幸福的景象。


宋明云在一旁看着儿女嬉戏,亦感染了年轻人的好心情。


“唔……”可琪在培风颊上轻轻的琢了一下,培风才将她放下。


“哪,可爱的玛格丽特,配你最适合了!”宋培风和往常一样,从车内拿出一束馨


香,放进可琪的怀中。


“谢谢哥哥!”培风笑了,对他而言,可琪甜美的笑容就是最好的报酬。


“晚安,可琪,愿你有个好梦!”宋培风确定可琪已沉睡,便轻轻的在她额头上烙


下一个吻,又欣赏了她甜美的睡容片刻,才悄悄约为她关上房门,离开她的房间。


在经过书房时,他发现门缝间透出亮光,于是他旋开门把进去。


“爸,妈,你们怎么还没睡?”宋培风发觉他们的神色有些怪异。


“你来得正好,我和你妈正在伤脑筋呢!”宋明云似笑非笑的说道。


“阿琪睡了吗?”方以姿不忘问道。


“她正在作好梦呢!对了,你们到底在谈什么?”末家夫妇互看了一眼,然后,宋


明云开口道:“你还记不记得高伟桀?”“美倩的哥哥嘛!”宋培风这才想起,自他从


莫斯科回国以来,一直未和女朋友联络。


可以说,他根本忘了高美倩的存在,这一个多星期来,他心底、脑海里尽是可琪的


影子。


“也是可琪的未婚夫。”宋明云提醒他。


“未婚夫?!”宋培风像挨了一记闷棍,一颗心直往下沉。


未婚夫?是了,高伟桀是可琪的未婚夫。


他竭力平复翻搅不已的心湖。这段时间,沉浸在和可琪建立愉快的和谐关系中,令


他忘了可琪有未婚夫这个事实。


不,应该说,在可琪失忆前,他根本对她的事漠不关心。


“我和你妈现在最担心的是,该如何对可琪提起高伟桀。”


“高伟桀怎么说?”宋培风发现自己潜意识在排斥这个男人的名字。


“伟桀他……”“对呀!既然他是可琪的未婚夫,可琪出事以来,怎么从未见过他


来探望可琪呢?!”宋培风咆哮道。对于高伟桀的无情无义,他是高兴胜过愤怒的,虽


然他不愿意承认。


“伟桀是和可琪搭同班飞机回来的……”


“那……”宋培风发觉自己此刻竟期待罹难乘客名单上有高伟桀的名字。


“伟桀和可琪一样,幸运的获救了,但却一直处在意识不明的昏睡状态,到现在还


躺在医院里。”方以姿有些感慨。


宋培风知道不应该,但他确实希望高伟杰永远沉睡不醒,这一生都别再出现在可琪


眼前。


“我和你爸怕失亿的可琪再受刺激,所以一直未把高伟桀是她的未婚夫一事告诉她,


连高伟桀是谁,现在在医院的事,我们都没让可琪知道。”“我完全赞成你们的作法,


可琪确实不宜再受刺激。”宋培风说这话,可是百分之百出自肺俯。


“问题是,这几天伟桀的情况似乎好转了,医生说他可能会恢复意识,当然这是好


事,只是……我们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告诉可琪才好。”宋培风思付了片刻,“爸,妈,


关于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明天我去找美情问个明白,再决定怎么做,你们还是先瞒着可


琪。”“也好,那就交给你了。”“放心!我和你们一样疼爱可琪。”宋培风的语气坚


定,听来有些慑人。


高伟桀,你休想抢走可琪!宋培风像在念咒一般,他根本不打算接受高伟桀是可琪


的未婚夫这个事实。可琪是他的宝贝妹妹,谁也别妄想能轻易的自他身边夺去可琪,作


梦都别想!


他的眼底闪过一抹强烈的独占欲。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