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不由己 第二卷 从新开始 第十七章 美好的大学开始了

飞月 收藏 0 0
导读:身不由己 第二卷 从新开始 第十七章 美好的大学开始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69/


所有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卸下了心里的包袱,我度过了一个美妙的暑期。


再漫长的假期总有结束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又长高了。


靠,这个学校真小。交了学费,我只花了10分钟就把整个学校转了一圈,只好无聊的回到了宿舍。


我们是四个人一宿舍,刚来的时候,其他三个人都没到。我推门进了屋,看到他们都来了,在客气的互相寒暄着。


“你也是这个宿舍的吗?”一个身高不到170 带眼睛的男生问。


“是,”我看了看他们三个“我叫陈天。”


“你的名字真酷。”小眼睛说“我叫李飞,他是王捷,哎,你叫什么来着。”


你真够贫的,我暗自打量着这个带眼镜,真的很难看出是小李飞刀。


“我叫孟文斌。”那个胖胖的家伙憨厚的说道。


比猪头还胖,我心里笑了。


接下来,我们开始了毫无意义的互相询问,无非就是些什么你从哪毕业的,高考分数是多少,有没有女朋友啊……


通过聊天,我发现李飞是最贫的,那个王捷长的很标志,话不多,从不会主动问别人什么,孟文斌是从郊区来的,感觉很沉稳、朴实。


“陈天,你以前有过许多女朋友吧。”李飞关心的问。


“没有,我对着毛主席发誓:我可是特老实的同学,连女生的手都没拉过,特纯洁”在我得知他们没有一个来自南城的时候,我决定,把从前的一切,都深深的埋葬在过去。


“靠!看你的样子,我还以为你是老手呢,没想到和我一样。”李飞失望的叹息道。


“咱们从现在开始也不晚啊!”我安慰他。


孟文斌有女朋友,是高中时候的同学,真没看出来,这形象还会有女生喜欢,王捷很沉默,只是说自己现在正在追求一个女孩,是外校的。


“抽烟吗?”我掏出烟,问他们。


王捷和孟文斌接过我递上的烟,“我不会,谢谢。”我越发看不上他了。


很快,小小房间里烟雾缭绕,李飞被呛的忍不住咳嗽起来。


一起吃过晚饭,王捷和李飞回宿舍了,我和孟文斌一起在学校遛弯。


“陈天,你好象不喜欢李飞?”


“恩,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吧。”


“大家要一起住四年呢,互相包容点好。”孟文斌接着说“我高中的时候就是住校,很多人,一开始你看不惯,接触时间常了,就会发现他的优点。”


“好,谢谢。”我亲热的拍拍他的肩膀。


“你笑的很邪。”这个胖子的眼力很不错。


“是吗?你没发现对面的女生宿舍没拉帘吗?”


“我靠!果然不错啊!”胖子的口水流了一地。


“嘿,二楼的美女,把窗帘拉上,这儿有个胖色狼在偷睽你们。”我忽然大声的喊道。


女生楼探出许多的脑袋,盯着我们。


“就是你们屋”我用手指着一个女孩嚷道,她是这些里最漂亮的。


“操!孙子!想泡妞也不能出卖兄弟吧!”胖子捶了我一拳。


“大哥,你都有女朋友了,给我个机会啊。”我小声向胖子解释,接着大喊道“这流氓叫孟文斌。”


哈哈哈哈,女生楼传出许多开心的笑声,那个漂亮的女孩也笑了。


“这个英雄帅哥叫陈天。!住在2 号楼35号,是财政系的………”孟文斌倒是挺仗义。


“大哥,大哥。”我流着泪拉着胖子“你是我亲大哥,走,我请你吃饭。”


“别跟我装孙子,我刚吃的最多了!现在还撑的难受呢。”胖子摸着自己的肚子洋洋得意的说。这倒是真的,丫饭量真好。


“那你说吧,想怎么宰小弟我?”


“等你泡上那个女孩再说吧,她好象也是新生,我看她们宿舍里挂着军装呢。”


胖子不光饭量好,眼神也不错。


“呵呵”我冲胖子笑笑。


忘记过去吧,让一切从新开始,包括我的爱情。


“你们在干吗?不住了吗?”回到宿舍,我看到李飞和王捷在收拾行李。


“靠!明天就去军训了,你不知道吗?”李飞夸张的说“今天老师不是讲了吗?”


“我没去上课。”爬到自己的床上,我也开始收拾起自己的衣物。


宿舍准时在11点熄灭了所有的灯,我们被这措手不及的黑暗弄的没了主意。


“听说楼上有平台,咱们去那吧,还能看到对面的女生宿舍。”李飞提议道。


平台,又是平台。


不过宿舍实在是太热了,于是,我们四人来到了平台。对面的女生宿舍也都被断电息灯了,黑忽忽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真扫兴。”李飞失望的说,“要不,咱们玩牌吧。”


“好吧,也只能这样了”王捷应道。这个男生不一般,我感觉他有点儿让我感兴趣。


在李飞下楼把牌拿上来后,我们四人坐在天台上开始一边打牌一边聊天。


我知道了我们系这界有两个班,还知道了这个学校的女生比男生多,这些都是李飞告诉我的。不过,他们不知道,这个学校的院长是我的舅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