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揭秘 -- 陆航之花,凋谢在西安城下

六十年后的独家揭秘 -- 陆航之花,凋谢在西安城下


作者:萨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称为陆航之花的日本陆军航空兵第二十二战队司令岩桥让三


在日本翻看有关资料的时候,偶尔看到这则史料,当我把它读完,心中忽然一阵激动 --这,很可能是中国人第一次注意到这件史实吧!然而,时光已经过去了六十年。


西安,作为中国反法西斯抗战的重要后方基地,在八年的抗日战争中饱受日军的空袭,自第一次1937年11月20日日军空袭西郊机场,到最后一次1944年 10月30日,击落来犯日轰炸机一架,击毙日飞行员两名,根据中国方面有据可查的记录,日军先后空袭西安145次,炸死炸伤中国军民两千余人。在漫长的防空作战中,中国空军和地面防空部队奋起反击,顽强抵抗。


1944年9月21日,《秦风日报》报道,“据某某航空站消息,今晨拂晓,敌机数架,由晋窜入我市上空,我机英勇迎战,当即发生空战,被我击落一架,残骸坠落本市西郊云。”


对于八年苦斗的中国,这样一个小小的胜利带来短暂的喜悦,不久这则消息就被淡忘了。


但是,当我翻开日本军事历史专家秋本实的文章《西安空中消逝的疾风战斗机队长》一文(《丸》总第588期),才发现在《秦风日报》这则简短的消息背后,暗藏着令人吃惊的事实,击落日军这架飞机的中国人,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战斗在日本方面引起的反响要大得多。在查找了《陆航二十二战队战史》,《斋藤隆大尉阵中日记》等相关的资料之后,我们终于可以确认,这名被击落的日机的驾驶员,是人称陆航之花,陆军至宝的日本陆军航空兵超级王牌飞行员,岩桥让三少佐(死后特进中佐)。


被击落的岩桥让三少佐当时担任陆军航空第二十二战队司令官,是日本最优秀的“疾风”四式战斗机飞行员,被击毙之前,他已经有了击落二十架盟国战斗机的作战纪录,而日本二战中幸存的著名飞行员坂井三郎(著有《王牌空中武士的回忆》,在中国《航空知识》杂志连载)也不过有二十三个击落纪录。按照击落五架飞机即为王牌飞行员的国际惯例,岩桥让三早已超过了双料王牌的要求,是日军飞行员中一个不折不扣的王中王!


遗憾的是,由于中国方面没有意识到自己击落的是一个如此人物,所以根本没有对这名飞行员做深入的了解。否则,在中国击毙的日军王牌飞行员名册里,南乡茂章等四大天王,驱逐王三轮宽,轰炸王奥田喜久司等等之后,还应该增加一个陆航之花岩桥让三吧。至今,我看到的中文资料中,尚无提到此人的,这一点来说,岩桥死的真有些冤。


岩桥让三,日本和歌山县人,1932年毕业于陆军士官学校第45期,随即入明野飞行学校学习飞行 --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拉拢广西军阀,这个明野飞行学校也曾为李宗仁部训练飞行员。当1938年日军空袭南宁的时候,驾驶日本九一式战斗机前来迎战的,正是这些“忘恩负义”的广西佬。1934年,岩桥被编入飞行第八联队,开始了十年的空中生涯。


诺门坎之战爆发后,岩桥以大尉身份担任飞行第十一战队第四中队中队长,带队参战。1939年6月24日,他在哈拉哈河上空首开纪录,击落苏联红军战机两架。此后,第四中队始终是第十一战队的基干部队,全体队员的先后击落纪录超过了100架,人称王牌中队。而岩桥在王牌中队中的战绩一直排第一。由于他的表现优异,日军将他从一线调离,回到明野飞行学校担任教官。


1941年3月,岩桥又被调到航空审查部,担任キ-84式战斗机的试飞审查主任,岩桥用他出色的飞行技术证明,这种飞机的性能超过当时在役的所有日本陆军战斗机,后来被定型生产,命名为四式“疾风”战斗机,广泛运用于太平洋战场,成为二战后期日军主力战斗机之一。岩桥也因此获得“陆军至宝”和“陆航之花” 的美名。


1944年3月,日军第一个装备“疾风”战斗机的部队 -- 陆航第二十二战队成军,岩桥被任命为该部队的司令官。


第二十二战队原定开赴菲律宾,但由于中国战场的豫湘桂战役需要,该部八月二十四日转入中国战区,进驻汉口机场。此后,便开始连续的作战。


阔别多年回到中国战场,岩桥很快发现中国的空中力量由于中美联合空军的成立已经远不是当年那样软弱可欺。事实上,豫湘桂战役中,日军并没有拿到战场的制空权,只是由于当时中国军队精锐尽入缅甸,实施打通国际通道的战役,且被史迪威扣住不能东调,地面兵力不足,才遭到惨重损失。岩桥所部第二十二战队被迫超负荷连续作战,很快感到难以承受。岩桥向第五航空军司令部提出了意见 -- “出动次数太多,而支持整备不足,飞行员已经达到疲劳限界”。


九月二十日,岩桥战队奉命从汉口飞赴新乡,截击从成都出击轰炸日本的美国第十四航空队B-29轰炸机,由于情报有误空手而返,然而一到汉口落地,就接到第二条命令,在西安附近发现中美空军P-51战斗机活动,要求该部立即派飞机再次前往新乡,由此攻击西安机场。


从汉口到新乡直线航程550公里,新乡到西安航程500公里,按照命令发动攻击的话,显然要求第二十二战队不顾疲劳,连夜出击,才能在21日拂晓赶到西安。岩桥对此命令的反应是根本无法执行,他认为既然如此何必让他从新乡返回汉口呢?现在要花费两倍的时间和力量了。虽然没有详细的资料留下来,但是当事人的回忆证明因为瞎指挥,岩桥和航空军司令部之间当时确实发生了争吵。岩桥负气出击,就此一去不回。


由于岩桥认为大多数飞行员在当时的疲劳状态下无法完成这样艰难的任务,他只选择了技术最好的三名飞行员,斋藤隆大尉,久家进准尉,古郡吾郎准尉加上自己,组成四机编队出击。二十一日拂晓,四架飞机到达新乡机场,随后起飞出击西安。


但是,因为飞机整备不足,古郡的飞机在离陆时失事,机毁人亡,起飞半个小时以后,斋藤大尉的飞机也因为引擎故障被迫返航,能够投入作战的只有岩桥和久家两机了。


战斗的结果,日军与中国方面的记载有所不同,中国方面的纪录为击落一架日机,自己损失P-47雷电共和战斗机一架(美国驻华空军战机),日军纪录为击落P -51野马战斗机一架,岩桥少佐发动自杀性攻击战死,久家准尉的飞机负伤,因为油箱打穿,返航时迫降,飞机损毁但飞行员幸存(久家准尉逃过这一劫,但第二年还是毙命中国)。


在日本被称为“名飞行员”+“名指挥官”岩桥让三的座机,带着迷彩的“疾风”一八五号机,坠落在西安机场跑道以西外侧,他的死,因为整个战斗发生在夜间,而带上了扑朔迷离的色彩。


日军描写颇为传奇,谓岩桥击落美机一架后开始扫射机场的停机坪,因为看到另一架战斗机正在滑跑起飞,准备迎战,为了消灭这架飞机岩桥实施了自杀式撞击而阵亡。日军甚至有人因此认为岩桥少佐是用这种极端的方式表示对上司的不满。日军也曾怀疑是久家击落了岩桥,但是后来又根据双方的位置排除了这种怀疑。这种 “壮烈”的死,事后判明毫无依据,大概是日军不让自己英雄死的太平常的习惯作祟而已。


美军在当地的飞行员则纪录,岩桥的确凭借其娴熟的技术击落一架起飞截击的美机,也是他的最后一个击落记录。随后开始扫射机场跑道,但是突然动作失控而坠毁。美军判断可能是飞行员操作失误,以岩桥的技术,这种几率几乎等于零。


最可靠的资料,还是来自于中国的新闻报道,虽然他们根本不知道击落的是谁。《秦风日报》9月22日报道:(本报讯)昨晨二时许,敌机两架,分两批由晋窜入本市。。。被击落敌机内之驾驶员,摔出机外丈许,脑中部中弹,显系当场毙命,两腿及左手被火烧焦。。。


虽然记者在报道中称该机是被防空战斗机于空中击落,但是由于描写太详细反而显出了破绽,暴露了记者杜撰新闻的写法,因为记者是不可能夜间追着战斗机看到整个空战过程的。真实的部分大概就是对岩桥让三遗体的描写上。从他的遗体情况看,岩桥是被头部一弹毙命,因此,所谓日军的自杀撞击说纯属无中生有,根据美军人员的回忆,岩桥是在击落了来迎击的美军战斗机之后开始扫射跑道的,这时候,岩桥应该是确认了背后没有敌机威胁,否则以他这样的空中老手,是不会开始投入地面攻击的。那么,岩桥最有可能的命运是正在扫射的时候,被机场的中国防空部队的一个神枪手或者走好运的家伙一枪命中,当即死亡,因此座机失去控制坠落。这就比较符合美军人员观察的结果了。


真相如何,时光久远已难考证,但无论如何,岩桥让三,日本的陆军至宝,陆航之花,是凋谢在了西安城下。这一事实,即便时隔了六十年,只是磨洗的更加清晰而已。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本二战中的优秀战斗机 四式“疾风”,岩桥让三是它的监造主任,飞出了624公里的时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