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七十四章 狙击

六指君1 收藏 42 88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七十四章 狙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马常青看着黑不溜秋树林深处一时傻了,这个小子就这么丢下了自己跑掉了,居然连一个招呼也没有打。

马常青不安的来回走动几个圈圈后,几十个鬼子兵向着马常青蜂拥而来,马常青着急的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恨恨的长叹一声后,翻身上马急速离开了。

马常青回头望去,鬼子兵追不上自己,站在原地个个满脸愤怒地指着自己哇哇的不知道叫喊着什么。李向阳这个小子报复起自己来还真不是盖的,唉!回去向刘云怎么交差?

李向阳首先跳到一块黑色的沼泽泥地里,打了几个滚后身上满是粘稠泥泞,然后又爬到一堆枯枝烂叶里面打了一个滚,这样身上沾着的树叶就不会掉下来。

那个灰色的人影猛地停下脚步,颠着脚伸长了脖子四面张望了一下,选择出一个比较安全的方向后又撒开脚丫子狂奔,他身后的鬼子们大声吆喝着,可惜人家仿佛是山民出身,而这些追赶的鬼子兵磕磕绊绊的越追越远,小野着急了,取过身边一个鬼子的步枪就要射击。

李向阳锐利的目光扑捉到了一个手握指挥刀的鬼子军官,稍微瞄准后,“砰”的一枪击穿了那个鬼子军官的脑袋,同时,小野的步枪也响了,那个灰色人影愣了一下后跑得更快了。

小野向后望去,一个少佐被打死了,他身边的士兵们在受到袭击后全部条件反射般的趴在地上,小野立刻停止了追赶那个灰色人影,快步向后跑到那个少佐的身边。

少佐的脑袋被击穿了,子弹是从左眼穿过去后又从右边后脑勺钻出来,小野从少佐中弹的部位大概猜出袭击者所在的方位。小野蹲在地上用手悄悄的招来几个伍长,简略的比划了几下后作了一个合围的手势,几个伍长立刻带人掉头飞快的跑了。

李向阳才不会傻等在原地呢!飞快的扛着步枪跑掉了,一次打死一个鬼子军官足够了。

小野一边飞快的向李向阳所在的方位接近,一边在思考是不是该找个机会脱下这身军装,从几次被袭击的情况来看,很显然对方只杀军官。

小野想来想去只觉得的头疼,皱着眉头对身边的大角问道:“大角君,武士的荣耀是不是至高无上的?”

大角想都没想,干脆的回答道:“的确是这样的!每一个武士都应该珍惜荣誉。”

听到大角的话后,小野只觉得豁然开朗,那种脱下想军官军装保命的想法一扫而空,赞许的对大角说道:“大角君,你说的非常好!”虽然游击队的神秘抢手就在不远处,虽然穿上这身军官军装的自己要比士兵们危险得多,但是死亡并不能阻挡自己保持武士的荣誉!

鬼子兵大声呐喊着接近了李向阳曾经所在的地方,小野将手一挥,身边的鬼子兵立刻端着枪四处搜捕。时间慢慢的过去很久了,小野捏着李向阳丢下的空弹壳发起了呆,大角挤上来沮丧的说道:“阁下,什么也找不到。”小野脸色难看的点点头说道:“知道了,现在收队!”

小野带着鬼子兵慢吞吞的从树林里面走了出来,李向阳又端起了步枪,这次他将准星对准了小野的脑袋,谁叫大角总是围着小野转悠的?

李向阳并不能识别鬼子军官职务的大小,因为李向阳对鬼子军装并不了解,按照刘云以前告诉过他的方法,从那些鬼子的行为举止找到了小野。

十几个开道的鬼子骑兵突然出现在小野面前,李向阳立刻放下枪停止“点杀”小野,而是在静静的等待更大的猎物出现。几秒钟后,耀武扬威的秋山静野出现在李向阳的视线里。

小野一溜小跑来到秋山的身边,沉默了几秒钟后说道:“秋山君,由于鄙人的作战不力,‘皇军’被游击队的偷袭,甲奋少佐战死凶手却没有抓到,非常惭愧!”

秋山微微点点头,安慰着说道:“小野君不要过分自责,都是游击队太狡猾了。”又抬头看了看小野身后的鬼子兵,发现并没有什么过大的损失,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说道:“小野君,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将那些讨厌的游击队一网打尽,请你一定拿出武士的勇武来!”

小野“哈依”一声,感激地说道:“谢谢秋山君的支持,鄙人一定使出武士的真正勇武!”

“砰!”的一声枪响,秋山静野大叫一声,骑在马上一阵摇晃后猛然向马下栽倒,小野眼疾手快一把将秋山接住,看到怀里的秋山满脸献血,一颗子弹将他的一侧下颌骨完全击碎。

大角一声令下,鬼子兵和特务立刻将秋山围得严严实实,接着,一队鬼子兵飞快的向枪声响起的地方扑过去,机枪手也开始向四周的密林不断扫射,就连鬼子的迫击炮也胡乱轰炸起来。

那个穿灰色衣服的人抹掉头上的汗水,心有余悸的向后面看了看,追赶自己的鬼子兵早就不见了踪影,而自己想要解救的那户山民也是凶多吉少,因为一缕轻烟从那个草房里冒了起来,不用说,鬼子们将这户人家彻底绝户了!灰衣人狠狠地吐了一口口水,转身走了。

小野为了避免再飞出一颗子弹要了秋山的性命,命令鬼子士兵围成一堵人墙将秋山团团围住,然后又派出散兵在四周分散警戒,一切布置妥当后才慢慢的将秋山转移。

搜捕李向阳的鬼子兵大声吼叫着,刺刀不时地刺向草丛,烂树叶堆里面,李向阳才不会傻傻的留在原地等待鬼子兵呢!早就扛着枪溜之大吉了,这一次跑到敌人的前面埋伏去了,因为看鬼子的架势那个军官还没有断气。

马常青垂头丧气的低着脑袋,耳朵边一片嗡嗡声,至于刘云在眼前愤怒的说了一些什么则完全没有听到,直到刘云在马常青的大腿上狠狠地砸了一脚,马常青才清醒过来。

刘云在马常青的耳边吼道:“李向阳没有找回来,你也就不要回来,如果那孩子出了什么问题,我不会饶过你的!”说完用手对外面一指,继续吼道:“还愣在这里干什么?快去!!”

灰衣人奔跑了个把小时,估计鬼子兵是不能赶上自己了,四处打量一番后,找到一个隐蔽的角落抱着枪卷缩在那里,唉!也不知道是谁救了自己,想着想着一阵疲劳袭来睡了过去。

马常青哪里还找得到李向阳,茫茫林海找人不亚于大海捞针,偏偏还不能大声的呼喊,否则引来鬼子兵就玩完了,马常青骑着战马一直奔波到晚上,直到又饥又渴才不得不打消了继续寻找李向阳的念头,骑马慢慢的往回赶的路上,一阵极为细小的呼噜声突然传入耳朵。

灰衣人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哈欠,揉揉眼睛后正准备站起来,突然在耳边响起了一声炸雷,一个声音狂暴的吼道:“李向阳你这个混蛋!居然跑到这里睡觉?看老子不收拾你!”

灰衣人冷不防被吓了一大跳,又跌倒在草堆里面,马常青伸头借着微弱的月光一看,原来不是李向阳,而是一个白白净净的十八、九岁的年轻人,他的怀里还抱着一杆枪呢!

马常青收起脾气,皱着眉头问道:“你是谁?躺在这里干什么?你的枪是哪里来的?”

年轻人没有搭理马常青,而是确定只有马常青一个人后,胆气一壮,端起步枪就要对准马常青,谁知道这个大个子是什么来路,还是先吓唬吓唬他赶他走吧!

马常青哪里会让这个雏儿来威胁自己,大手一伸,抢先抓住了灰衣少年的枪筒,然后将枪口高高抬了起来。

灰衣少年铆足了劲想将自己的步枪夺回去,马常青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看到步枪并没有拉上枪栓,立刻放心的将松开了手,刚一松手灰衣少年立刻向后面摔了一个四仰八叉。

这个时候从那个少年的肚子里面传来“咕噜”一声,原来是肚子饿了。马常青瞪大眼睛问道:“刚才是什么声音?”

少年倔强的将脸别到一边,肚子饿了怎么好意思说出来?眼前人凶神恶煞不是好来路!

马常青看了看灰衣少年的步枪,突然想到原来就是这个少年开枪打死鬼子的,既然找不到李向阳,干脆就用这个少年滥竽充数,也许回去后大哥能够减低对自己的怒火。

在少年的尖叫声中,马常青将少年甩到马背上,为了让少年安静些,又恶狠狠的威胁了几句,这才一手提着少年的三八式步枪,一手捏着缰绳,双腿一夹马肚子飞快的策马离去。

刘云木然的看着灰衣少年狼吞虎咽的大嚼着一碗白米饭,唉!李向阳到哪里去了?马常青在一边小心的陪着笑脸,说道:“大哥实在是找不着,你看这个家伙可以吗?也挺机灵的!”

少年抬头吼道:“你们当我是什么?是你们买卖的奴隶吗?”说完又飞快埋头继续吃饭。

刘云叹了一口气,说道:“马常青你也累了一整天了,你先下去休息吧!”说完又望着埋头猛吃的少年说道:“这个小家伙等一会儿交给李政委安排。”让这些粗汉来安排还真不放心。

马常青前脚刚离开,刘云就马上取下墙上挂着的驳壳枪,又察看了手臂上的匕首是否牢固,然后将一杆步枪背在身上,最后又携带了足够的子弹,一切准备妥当后,让门外站岗的战士送一张条子给李远强,便条上告诉他自己出去寻找李向阳了,以及帮忙安置这个少年。

李向阳抬头望了望黑不溜秋的天空,又摸了摸肚子,好饿呀!想回去却又害怕刘云和马常青耻笑,想来想去咬咬牙先忍着,今天如无论如何也要“点杀”掉那个命硬的鬼子军官。

鬼子和伪军外围散兵的警戒距离足足达到了五百米,让李向阳在这么远的距离击中秋山不亚于碰运气,就算是击中了秋山,李向阳自己也难逃散兵的搜捕,那样是不划算的。

鬼子为了不耽搁秋山的治疗时间,一面抬着担架将快速的往回赶,一面派出骑兵向佐佐木报告,让佐佐木火速的派出汽车。当然,和汽车一起过来的还有军医。

李向阳远远的看着鬼子将秋山转移却丝毫也没有办法,只好饿着肚子拼命的往前赶,跑着跑着肩膀撞飞了一个软绵绵、冷冰冰的“绳子”。

“刷”的一声,李向阳对面一条儿臂般粗的竹叶青猛地竖了起来,口中红色的信子来回吐出老长。李向阳吓了一跳,立刻拔出身上的匕首,然后丝毫不敢大意的徐徐后退。没想到那一条蛇居然也跟着向李向阳游来。

这一条蛇实在是太大了,李向阳长这么大还没有看到过这种庞然大物。

蛇扭着几米长的腰身不紧不慢的向李向阳靠近,李向阳突然快速脱掉身上沾满黑色泥浆的上衣抛了过去,那条蛇冷不防被厚重的衣服盖住了脑袋,李向阳哪里还敢停留,立刻转身拔腿就跑。

蛇“嘶”的发出一声怪叫,迅速的从脏衣服里面钻出来,李向阳回头一看,魂都吓没了,那一条蛇正在快速的向自己接近。

李向阳慌忙转身,手忙脚乱的将匕首对着竹叶青投掷过去,“嗤”的发出细小的钝音后,匕首将那条蛇“钉”在草地上了,蛇绕着匕首扭曲成一团。

危险过去后,一阵夜风徐徐吹来,李向阳只觉得额头一阵凉索索的,用手一抹,这才注意到自己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水,上前不解恨的用枪柄将蛇头砸烂。

刚才虽然挺危险的,但是晚饭解决了,李向阳从还在颤动的蛇身上拔出匕首,然后剥起蛇肉来。

下半夜了,鬼子和伪军的警戒圈明显的松懈下来了,躲起来的、藏起来的鬼子和伪军再也熬不住了,一个个扛着枪出来了。摆在他们前面的道路越来越平坦,县城已经不远了。

远处出现了几个亮点,近了后听到“嘟嘟”两声汽车鸣笛声,原来是鬼子的汽车开过来了。三辆鬼子军车鱼贯而行,一个鬼子骑兵飞快的跑上去联系。

李向阳看着那些鬼子兵在一块空地上忙乎,渐渐的眼睛模糊起来,突然脑袋一栽,额头猛地砸在一块小石头上,李向阳差点痛得叫出声来,一边揉伤口一边又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小野的身边有一个中队的兵力,现在夜色已深,他认为不会有游击队来骚扰了,所以这些兵力全部都收回来了。一个鬼子军官正大声着指挥抬着担架的士兵讲秋山放到汽车上。

鬼子的散兵撤退一步,李向阳就偷偷的前进一步,渐渐的李向阳可以听到汽车发动机的声音,距离已经越来越近了!李向阳眯着眼睛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那一堆人。

小野对着黝黑险恶的山林看了一眼,点燃一根烟吸了一口,都已经到这里了,秋山君绝对不能出什么意外,否则如何面对佐佐木大佐?!那是作为武士的极大耻辱!小野走到围着秋山的人墙边看了看,都这样了还是觉得不保险,又招来十几个日本特务围着秋山当肉盾。

李向阳的准星在小野和掩护秋山的人墙中缓慢的来回移动,只要秋山毫无破绽的上了车,那么李向阳就会立刻击毙小野。对于这个可能的结局小野可是万万没有想到。

大角指挥三辆车并排停好,然后指挥抬担架的鬼子将秋山抬到中间一辆车上。李向阳的神经高度紧张起来,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稍微有一点混乱的人墙,希望能找到最后的机会!

几个鬼子军医从车上跳下来了,“啊!”的一声尖叫,一个跟在后面的鬼子女护士下车的时候不小心绊倒,担当人墙的小鬼子立刻集体对着这个小护士望去,人墙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裂缝。

“砰!”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从人墙的缝隙中穿过去,然后带着热量狠狠地扎入秋山的耳朵,又从后脑勺穿了出来。

开完枪后,因为鬼子距离太近,李向阳连枪都不敢要,立刻站起来拔腿就跑。

受到袭击后,四周警戒的鬼子和伪军立刻瞄着腰寻找火力点,担当人墙的鬼子则一起趴到秋山的身上。而小野似乎惊呆了,嘴巴里含着的香烟掉在地上也不知道,几秒钟后发疯一样推开“盖”在秋山身上的鬼子士兵,等到亲眼看到秋山的时候,秋山已经满头鲜血,看样子已经死了。

游击队实在是卑鄙无耻!小野只觉得浑身发热,愤怒的嗥叫一声后,拔出指挥刀对着李向阳所在的山峰一指,大队的鬼子和伪军立刻蜂拥向李向阳所在的山峰扑来。

鬼子的脚步声不断的在身后隐隐约约的响起,李向阳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专门挑选一些难走的、比较隐蔽的地方奔跑,看来这些小鬼子今天是真的“生气”了,居然都已经追了一个多小时了。

小野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前面的那个游击队员虽然距离不远,可是偏偏就是无法再拉近距离,小野一边追赶,一边不断的示意鬼子和伪军从两边包抄。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