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七十一章 上课

六指君1 收藏 43 27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七十一章 上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营长回来了?!”在战士们的欢呼声中,纷纷向营长露出笑脸表示欢迎。

五个爱国青年目瞪口呆的看着潮水般涌出来的“土匪”,半响,诸葛同才结结巴巴的值着郭献对刘云说道:“他(郭献)不是有意冒犯瓢把子的,请您不要为难他。”

游击队成立了这么久,现在好歹也总算是有一些公共资产了,衣食住行等,鬼子上来了以后,干部和战士肩背手提着物资转移,同行的还有野战医院,伤员们躺在担架上哼哼呀呀。

陈容将脸霞边的乱发拨到耳朵后,然后展开天使般的微笑着对身边的一个伤员说道:“你要忍着一点痛,现在我要给你换药了。”说完,轻轻的剥下伤员大腿上肮脏的旧绷带。

伤员咬着牙齿,任凭额头上的冷汗直流也不吭一声,良久才结结巴巴地问道:“陈、陈大姐,你干完了吗?我真的好痛。”另一边米俊同样的给另一个伤员换药,剧烈的疼痛让他正扯着喉咙大喊,米俊一边好声好气的安慰着,一边皱着眉头,这个家伙实在是没有耐性。

陈容对手底下的伤员温柔的一笑,轻声地说道:“快完了,你再忍忍。”那个伤员的疼痛被陈容温柔的笑容击得粉碎,满头汗水的胡乱点头。

米俊在一边看见陈容的美女效应,打击还是很大的,熟练的结束手底下的伤员的包扎后,又换一个伤员,没料到那个伤员看见米俊走过来了,居然说道:“米院长我不要你换药。”

米俊不解的问道:“为什么不要我给你换药?”

那个战士指着陈容说道:“陈大姐给人换药不痛,你给人换药痛死了”

米俊尴尬的站立当场,作声不得!总不能说这是美女效应吧!

刘云正巧过来看望赵延,看到这个战士耍无赖,脸色一沉,训斥道:“你这是干什么?人家米院长的事情多着呢!”接着又对米俊笑着说道:“以后有谁敢捣蛋,你悄悄的告诉我,我来‘修理’他,看是他的嘴巴硬还是我的军法硬。”

米俊听到刘云这话后,口里连声不敢,心里却在嘀咕,你的这些兵还不是都想在陈容的面前“摆一摆”,想到这里,目光也不由得向陈容扫来扫去,这一朵美丽的鲜花谁不想摘?!

也只有在处理伤员的时候,陈容的脸上才会“正常人”的笑容,刘云的目光落在陈容的身上,她正在给一个被手榴弹炸伤的伤员上药,刘云看着那个伤员残缺不齐的大腿,知道那个伤员的一条大腿已经残废截肢了。那个伤员挣扎着要支起身体,却被陈容轻轻的按住。

伤员抿抿干瘪的嘴唇,嘶哑的问道:“陈大姐吗?我的右腿没有知觉,是不是废掉了?”

周围的战士们渐渐的都安静了下来,缺胳膊少腿的谁也不愿意,在乱世中活受罪还不如死了算了,一个截去左臂的战士想到自己的处境后突然啕嚎大哭起来。这个年头,一旦残废就只有等着饿死。

陈容面不改色心不跳,很体贴的对手下的伤员说道:“你就快好了,别胡思乱想了,也许再过几天你就可以到处乱跑了。”那个伤员听到这话后才安静的躺下来。

陈容给那个截去下肢的伤员换完药后,站起来后目光正好和刘云碰到了一起,如果是别人肯定会回避陈容的大眼睛,可是刘云却没有回避,而是对着陈容投以赞许的微笑,看不出这个女人还熟悉心理学嘛!陈容皱着眉头回避了刘云好意的微笑。

刘云碰了一个软钉子,半响后,走到那个截去左臂的战士身边,这个战士还在低声在哭泣,刘云叹了一口气,拍着他的后背轻声说道:“好了!别哭了,有游击队在就有你们一口饭吃。”接着又抬头大声地对所有受伤的战士们说道:“因为作战而伤残的战士,游击队会养他一辈子。”

得到刘云的保证后,战士渐渐停住了抽泣,闭着眼睛躺下了。

刘云走到陈容身边,目光落在还在昏睡赵延的身上,轻声对陈容问道:“我的赵连长怎么样?”米俊看到刘云和陈容说话,心头一个“咯噔”,完了!这朵鲜花要被刘营长摘去了。

陈容熟练的给赵延检查了一番,淡淡地对刘云说道:“他昨天晚上睡得很晚,今天下午可能就会醒,只要多补充一些营养,多注意一些保养,他很快就会恢复康复。”

刘云听到赵延下午可能会醒,点点头,对陈容说道:“既然是这样,那么我下午来看他。”说完转身离开,走了十几米远,又转头对陈容关切地说道:“听说你这一段时间很辛苦,不要把自己累坏了,有什么事情叫那些大老爷们去做。”说到这里,考虑了几秒钟又接着说道:“你也应该在妇救会挑选一些机灵的青年妇女同志来给你帮忙。”

陈容抬起头,用晶莹剔透的目光的望着刘云,轻声说道:“我知道了,这些婆婆妈妈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你还是多关心一些战事吧!”说完用手将面霞的乱发拔到耳朵后。

刘云正要说话,不经意间却发现场面居然安静下来了,目光一扫,原来这些战士们居然在全神贯注自己和陈容的谈话,见识了美女的威力后,刘云不好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外面,钟天祥正要进入野战医院,刘云一抬头看到是钟天祥,他又是来“看望”韩湖的?(可是好像觉得是来看陈容的),他们桃林镇游击队暂时是没有办法回去了,鬼子将南下的道路封得水泄不通。

这个死板家伙的性格和文海一样,可是自己却偏偏只对文海感兴趣,至于眼前的这个家伙,实在是说不上好感,也许是上次作战的时候,从他发出错误指令徒增士兵的伤亡后,自己就已经对他不甚喜欢了。

明明是政工人员,偏偏下战斗命令,随便将战士的性命置于死地,这在刘云看来是绝对不能容忍的,而且刘云的心里还别着一把火,这个家伙犯了错误后没有受到处罚。

指望上级来处罚他是不可能的了,不但连战连捷的战报一时半会儿是递不上去了,而且因为打了胜仗,可以肯定地说南方的八路军上级领导是不会对他做任何处罚的,而自己和他是平级更不能对他指手画脚。

交叉而过的时候,刘云和钟天祥互相礼貌的点点头,算是打了一个招呼。

刘云和李远强以及李信的面前站着几个人,他们就是叶齐和冯汶等人。李远强发现这几个人有一点局促,笑着说道:“你们都别紧张了,这次召集你们来是要分配任务的。”

等叶、冯等人找了一块干净的草皮坐下后,刘云笑了笑,对他们表扬着说道:“你们这次立了大功,可以肯定地说没有你们的出色配合就没有这么大的战果,首先我代表独立营对你们表示鼓励,同时,这次的奖金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李信不重不轻的、不易察觉的踢了一脚,接着,李信抢过话头说道:“奖励叶齐和冯汶每人两块大洋。”

李远强也接着说道:“这两块大洋不是让你们吃喝玩乐的,而是作为你们上路的经费。”

叶齐和冯汶互相对视了一下,上路?什么意思?难道要将我们派出去?

刘云说道:“没错,现在要派你们出去侦查伪军和鬼子的部署情况了。”又将左手举起来扳着手指说道:“你们需要观察那些据点的兵力、行动规律、附近的民意、查找那些铁杆汉奸、以及其他的国军残部和土匪的动向等等,总之,一切关于这方圆几百里的所有情报。”

叶齐和冯汶一起站了起来,大声地说道:“保证完成任务。”末了,冯汶又陪笑着说道:“能不能再增加一点经费?两块大洋也实在是太少了!刘营长出差的时候可是大包小包的。”

刘云还没有说话,一边的李信就大声叫道:“胡说!这两块大洋可以让你过几个月了。”

冯汶尴尬的笑了笑,不再说话了。

刘云想了想,又补充着说道:“这些的都是其次的,还有最主要的一个任务,你们有没有信心去完成?大声地回答我!”

“有!”叶、冯一干人等集体站起来,叶齐吼道:“什么任务请营长吩咐,保证完成!”

刘云笑着向他们摆摆手,示意他们坐下,说道:“这个任务非常简单,那就是不管遇到什么情况,你们的人身安全是最重要的。打个比方来说,这次的任务完不成还有下次,总是会有机会的。”说到这里指指自己的脑袋,说道:“如果性命出了什么问题,那就没有下次了。”

叶、冯一干人等被刘云所指的特别任务感动得死去活来,一个个猛地站起来,拍着胸脯向几个高级干部表示:这辈子生是游击队的人,死是游击队的鬼。

刘云呵呵一笑,等他们安静了下来,又说道:“你们先不要高兴得太早,我要你们特别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却并不是允许你们在外面无所作为。

如果你们的任务完成的及时,那么营部会根据你们所提供情报的价值给予相应奖励,如果长期不能取得有价值的情报,那么营部就会将你们抽调回来,这个规定你们没有什么意见吧?”

李远强皱着眉头扫了刘云一眼,打鬼子怎么能过分的讲究报酬呢?人民的队伍为人民,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为了驱逐日寇和完成中国的红色革命,别说钱财,就连头颅都可以抛弃。

李远强学着李信的样子也踢了刘云一脚,刘云的思路被打断了,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目光斜视着李远强,难道我错了吗?培养一个高级的特工非常不容易,眼前也就只有叶、冯二人凭借着“活地图”而稍微占了一些优势。

放他们出去容易,但是在外面呆久了忠诚心可就不能保证了,日本人威胁,国军残部拉拢,他们到游击队的时间太短没有受到过多少教育。

在未来的现代社会,一名高级特工什么都可以缺,但是两样东西不能缺,那就是金钱和信仰。

想到这里,刘云又找到了思路,说道:“每隔一定的时间,你们必须回到营部汇报工作和学习,不管情报工作有没有进展都必须回来,否则就视为叛变,你们可记清楚了?嗯?!”

送走了那些探子以后,李远强虽然不太赞同刘云的处事方式,但是刘云的话已经放出去了,现在已经不能反悔了,不高兴的嘀咕了刘云几句后,三个人又对游击队窘迫的兵源问题发了起了愁,看来又需要寻找土匪解决兵源问题了。交头接耳完毕后,李远强忙后勤去了。

李信鬼鬼祟祟的看着李远强走远了,立刻对着刘云咬起了耳朵,刘云叹了一口气,怎么觉得整天生活在阴谋诡计之下,李信小声地说道:“这次作战有人孬种了!可是这个人的身份不怎么好说!”说完,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刘云。

刘云看了看已经走远的李远强,又奇又惊地问道:“这个人怎么孬种了?你还是说出这个人的身份吧!咱们趁着没人合计合计,当然,不管什么事情都要占住一个‘理’字。”

李信小声地说道:“王打铁怠战,本来他和我一起发动攻击,可是到后来他们三连的人居然跑到我们一连的后面去了,你说这难道不是孬种吗?”说到这里恨恨的“哼”了一声。

刘云“哦”了一声,想不到这个王打铁还有这种心思,事情虽小,但是影响却是巨大的。

李信将皮球踢到自己的脚下来了,可是处罚王打铁是有困难的,因为王打铁的威望在王家村非常高,思考了片刻,对李信问道:“那么你的意思是什么?”

李信想到这件事情就很生气,愤愤地说道:“这个粗货看来需要挪挪位置了。”

刘云笑着说道:“好啦!李大哥你就先别生气了,王家村的子弟伤亡惨重,王打铁有这种心思也是正常的,如果你的一连伤亡也这么惨重,你也不会这么轻松的说话了,对不对?”

李信长大着嘴巴,一幅惊呆的样子,对于刘云居然如此的包庇王打铁感到不可思议,半响才反应过来,吼叫道:“你胡说什么?算了!我和你说不清楚,我去找政委去。”

李信说完转身就要离开,刘云手快,一把抓住了李信,连连好言相劝,并表示一定处理王打铁,李信捞住了面子才停下了脚步。

刘云好说歹说才平息了李信的怒火,送走李信后刘云“过劳死”的摸摸额头,这个李信,当时看到三连已经伤亡惨重了却还将三连摆在前面冲锋,人家王打铁当然不干!不过王打铁的确还是需要敲打一番,违抗军令说重一点可以够得上杀头!

话又说回来,的确要培养下级干部了,毛四一和王打铁也的确是要考虑给他们挪挪位置,尤其是王打铁,从这次不卖李信的帐就可以看得出他做事有自己的分寸,没有盲从的习惯,虽然王打铁这次犯了严重的山头主义错误。

以后肯定要建立区政府,可以考虑将他们转入后方,那么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任命代理副连长了。

“好哇!你居然包庇王打铁。”一个稚嫩在身后的传来,刘云急忙回头,该死!居然忘记了小五就躺在身后睡觉的事情,看来今天和李信的谈话一字不漏的被这个小子听去了。

小五嘿嘿的贼笑着,想不到刘大哥和李老鬼居然胆敢隐瞒这种严重的作风问题,这不是明摆着要将李远强大哥当摆设吗?难道是要欺负李远强大哥初来乍到吗?

刘云淡淡地对小五说道:“你一个小屁毛孩子知道什么?小五你过来,我给你将一个故事。”小孩子总是喜欢听故事的,听到刘云的话后,小五倒也安静了下来。

看到小五不可置否,刘云接着说道:“从前有三个人,在他们年轻的时候,一个有吸鸦片的经历,有一个有汹酒的经历,还有一个是战斗英雄,这个战斗英雄还荣获过国家颁发的勋章,而且他作风严禁,没有任何的不良生活习惯,你知道他们现在都在干什么吗?”

小五摇摇头,刘云接着说道:“吸食鸦片的成了英国总统,汹酒的成了美国总统,那个战斗英雄成了现在的德国元首,他就是纳粹的杀人魔王希特勒,他在欧洲直接杀死了几百万人,占领了十几个国家。

间接死于希特勒魔爪下的无辜更是不计其数,德国纳粹屠杀犹太人和日本鬼子屠杀中国人没有任何区别。而现在能够反击德国暴行的国家只有英国美国和苏联。”

小五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这些故事闻所未闻,咂咂嘴巴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好人变成了坏人,而坏人却变成了好人?想不到这个世界上只剩下英国、美国和那个苏联是正义的国家!”

刘云看了看土包子模样的小五,耐心说道:“这个世界上可没有什么正义的国家,英国和苏联一样的也排斥犹太人,美国虽然稍微好一点,但是在几十年以后却变成了霸权国家。”

小五立刻抓住了刘云话里的漏洞,叫道:“胡说!你怎么知道美国几十年以后会变成那个什么‘霸权国家’?”

刘云无可奈何的笑着说道:“美国通过两次世界大战大肆贩卖军火,美国通过发战争财迅速的积攒了国力,美国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世界第一强国,有了实力自然什么都可以干!

小五!如果你以后当了大官,一定要牢牢的记住:实力才能决定国家的对外政策!”

小五想了半天后缓缓地摇摇头,不解的说道:“不懂!刘大哥可以说的详细一点吗?”

刘云一声冷笑,狠狠地扯断一颗野草,说道:“现在日本人都已经侵占了半个中国,可是南方的国民政府居然没有对日本正式宣战!这对于每一个中国人来说,是一种极大的侮辱!”

小五的嘴巴张开了半天合不拢,刘云压下心中的怒气,淡淡地说道:“你放心,共产党早就已经对日本宣战了!”

小五的心情也有一点难受起来,说道:“刘大哥,现在我懂什么叫做‘实力决定国家的对外政策’了!”又抬头问道:“可是那个美国为什么要变成‘霸权国家’呢?干什么不做一个安分守己的‘好’国家呢?”

刘云叹了一口气,说道:“在这个世界上,国家之间从来都没有什么正义与邪恶之分,国家与国家的关系从来都是用利益来衡量的,国家利益高于一切!”

小五摇摇头,说道:“又听不懂了,像开始那样举例子说给我听。”

刘云想起现代社会中的美国,屡屡通过或明或按的手段攻破别国,和平演变苏联后,让几百万前苏联人饿死!和希特勒有什么两样?野蛮攻破伊拉克、霸蛮扶持以色列等等,都说明美国才是世界的“邪恶轴心”!

刘云缓缓地对小五说道:“有些事情你不去做别人也会去做,只要能够得到大多数人的支持那它就是正义的!一个国家也是如此!”

听到这里,小五对刘云的这番话立刻表示强烈的不满,反驳着说道:“胡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个世界上哪能没有一个‘理’字?”

刘云摸摸脑袋,连这个小家伙都敢对自己大吼大叫了?!摇摇头说道:“只有历史才能证明正义和邪恶!”

小五还想争辩,刘云哪有那么多时间浪费在这里,岔开话题说道:“你也知道王连长这个人作战非常勇敢,他的错误不是原则性的错误,他可以改正的。

如果这件事情闹大了,那样就会让王连长下不了台,一个人犯了错误不要紧,要紧的是需要给他一个改正的机会。你放心吧!王连长的事情我回头会找李政委商量的。”

小五摇摇思绪杂乱的小脑袋,不解的问道:“你到底要将王连长怎么办?别这么绕弯嘛!”

刘云想都没想,说道:“很简单,私下批评一番,处罚的力度视其态度而定。”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