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


第十五章 红情绿意(上)


毕自强从昏昏沉沉的醉酒中悠然醒来,觉得自己的意识还不是那么清晰,身体中仿佛有一种舒适感从内向外扩散开来,给人一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让他很有些后悔苏醒过来。

他终于睁开了眼睛,让视觉慢慢地适应了屋内的光线。他几乎是光着身子躺在一张舒适的大床上,一张松软的毛巾被遮盖着他的腹部。落地台灯柔和的光线映射在雪白的墙壁上,屋里,是那么地温馨、静谧。忽然,他发现自己身边还睡着一个年轻姑娘:她的身子侧卧着,脸庞正朝向他这一边。瀑布般的黑色长发散落在枕巾上,她睡梦中的脸上似乎还挂着淡淡的笑意……

“阿婷,你醒醒,”毕自强从床上缓缓坐起来,透过窗帘布的缝隙,可以看到外面已是漆黑的天色了。他轻轻地摇晃着阿婷的胳膊,问道:“我们这是在哪儿呀?”

“啊,你醒了。”阿婷直起身子,冲他轻柔地一笑,用右手把飘到眼前的一束长发向身后甩去,有点害羞地用左手拉着毛毯遮住她那丰满而裸露着的胸脯,娇柔地说道:“自强哥,你中午喝醉了。是佳林哥和志雄哥他们把你送到这儿的。这套房子是佳林哥和阿莲姐原来住的地方。佳林哥说了,你刚从外地回来,怕你没有地方住,让你先安心地在这里住一段时间。”

“哦,”毕自强抬起头望了望四周,又问道:“那他们人呢?”

“佳林哥和阿莲姐早就走了,”阿婷依然坐在他的身边,低垂着头,轻柔地说道:“屋里没别人了。”

“有水吗?”毕自强接过阿婷递给了他一杯水,仰脸一口气都喝完了。然后,他先看看自己,又瞅瞅她,忽然间觉得一股热血流遍全身,感到有一种无形的冲动正在撞击着自己,却心神不安地问道:“那,我,没有欺负你吧?”

阿婷避开他的视线,摇摇头。不知为什么,她一下子松开左手,让毛毯从她丰满的胸脯上滑落下去……毕自强看到她的脸颊一下子红晕起来了。他不敢动作,只是侧过脸去不再看她。突然,她伸出胳膊搂住他的脖子,把自己的脸颊紧贴在他的胸口上,低声而娇媚地说道:“强哥,我是自己愿意留在这里陪你的。”

毕自强迟疑了不到三秒钟,猛然回头把她搂进怀里。他真切地感受着她那身体的顺从和柔软。过了一会儿,他伸出左手托起她的下巴,让她仰起脸来。他看到了一张还算漂亮的脸蛋:凤眼娇媚地透着情意,两片嘴唇微微张开着似乎在期盼着什么。他的嘴唇已情不自禁地凑近她的脸,一边热吻着她的嘴唇、脸颊、脖子,一边用双手在她裸露的身体上不停地抚摸着……她接受着他如火的热情,并主动用胳膊搂紧他的脖子还吻他,让他紧抱着自己的身体缓缓地倒在床上……

第二天早上,毕自强醒来时发现阿婷已不在身边了。他从床上坐起来,穿上衣服,在这一房一厅里随意地走动着,四处看了看,便进了卫生间洗漱去了。

毕自强冲了个澡回到客厅,看到阿婷正好开门从外面回来,手里还提着许多食品袋。

“你起来了,我刚才下楼去买早餐啦,”阿婷把食品袋放在方桌上,摆上碗筷,说道:“自强,先过来吃吧,东西都还是热的呢。”

“好,来了。”毕自强动作麻利地把客厅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拍拍手坐到方桌旁的木椅上。他瞅了瞅桌上的早餐,有米粉、豆浆、包子、煎饼、饺子、油条,足够几个人吃的了。

“怎么买这么多?”毕自强抬起头看着坐在对面的阿婷,迷惑不解地问道:“我们两个人吃得完吗?”

“呵,我也不知道你的口味,”阿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我就只好样样都买了一点喽。”

“我从不挑食,呵,有得吃就行。”毕自强用筷子夹过一个煎饼啃了一口,喝着豆浆,有些吐字不清地问道:“啊,床头柜上那叠钱是怎么回事,哪儿来的那么多钱?”

“我忘记告诉你了,那是佳林哥昨天临走时留下的,”阿婷用筷子从碗里捞着米粉,还抽空把一根油条递给他,说道:“他说你身上不会有什么钱的,让我把这两千块交给你先用着。佳林哥还说,让我有空陪你上街买些衣服和日用品什么的。”

“对了,你今天不用上班吗?”毕自强似乎觉得自己问的不是那么太清楚,又加了一句:“你有工作吗?”

“我在市棉纺厂上班,都工作两年多啦,”阿婷用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深情地注视着他,说道:“我这两天正好轮休,昨天去发廊找阿莲姐玩,她便叫我一起去吃午饭,后来就遇见你啦。”

“你多大了?”毕自强胃口挺大,又吃了几个煎饺,接着问道:“你是本市人吗?”

“不,我是贺阳县的。前两年,棉纺厂到我们县城那里招工,我就这样进厂当了合同工。”阿婷进城的情况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说道:“嘻,我今年二十岁啦。”

“那你现在住哪儿呢?”

“厂里的集体宿舍呗。”

毕自强吃饱了,放下筷子,习惯地用手背抹了抹嘴,发觉阿婷直盯着他看,忽然意识到什么似的,不好意思地笑了,说道:“呵,等会你真的要陪我上街去买衣服吗?”

“嗯,我明天下午四点钟才上班,”阿婷肯定地点点头,说道:“我今天一整天都有空呀。”

毕自强闻言微微一笑,也不再说什么了。

“自强,”阿婷站起来收拾着桌面的碗筷,吞吞吐吐地问道:“我,我想问你一件事,行吗?”

“呵,什么事,你说吧。”

“我,我想从厂里搬出来,”阿婷停顿了一下,有些羞涩的样子,但还是鼓足了勇气,把心里话说了出来:“跟你一起住,行吗?”

“哦,”毕自强从烟盒里抽出一支香烟点燃,注视着她脸上的表情,缓缓地问道:“你喜欢我?”

“嗯……”阿婷含羞点头,声音不大,肯定地说道:“我喜欢你!”

“行,那你就搬过来吧。”

“真的?”阿婷不禁喜出望外,撒娇地搂住毕自强的脖子,俯在他耳边低声说道:“那今天晚上我就搬过来了。”

阿婷的全名叫曾清婷。她与陈佳林相好的阿莲姑娘来自同一个乡镇。她俩本来就相识,先后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里谋生,举目无亲,所以一直保持联系,经常在空闲时相约玩耍。原先,阿婷在工厂有一个男朋友叫韦建国,两人是同厂的工友,谈过一年多的恋爱,不久前分手了。恰巧就在这个时候,阿婷被阿莲邀请参加陈佳林为其师兄洗尘的饭局,便在饭桌上认识了刚出狱的毕自强。虽然相识不到半天,但情感上完全处于真空状态的阿婷,却被长得一表人材的毕自强俘获了她那颗孤独而寂寞的芳心。

一见钟情,这就是男女之间的情缘吗?有人曾说过:对一个初涉情海的年轻女人来说,最早出现在她面前的男人,或许只能成为她的情感启蒙老师。而跚跚来迟的男人,不论如何优秀超群,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女人成为别人的新娘。俗话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生活中,当一个女人心中正渴望着情感慰藉的时刻,出现在眼前的男人却往往会成为她生命中唯一挚爱的情人。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这一生中的情缘究竟从何而来?既使对那些具有丰富生活经验的人们来说,恐怕也是一件说不清楚的事情。故而,佛语里生出一句话来,叫“缘由心生”。

这天上午,在市中心最热闹的街头上,毕自强和曾清婷并肩走在一起,彼此亲密地挽着对方的胳膊,一起去逛了“时尚服装一条街”和几家大商场。之后,两人又出现在市百货大楼里。在卖男式皮鞋的柜台前,曾清婷正在替毕自强挑选着合适的皮鞋。

“哎,请拿这双鞋看看,”曾清婷见一位年轻的女售货员走近她跟前,便指着玻璃柜台里的一对样鞋,说道:“这双,42码的。”

女售货员个子中等,身材苗条,梳着两条短辫子,相貌清秀,肤色白嫩。她穿着浅蓝色工作服,左胸前带着一个有号码的长方形铝牌,此时正面带微笑,不厌其烦地为曾清婷换了几个鞋样。可以看出,她是一个服务热情、熟悉鞋柜业务的售货员。

“这鞋好,是名牌,”女售货员把一只样鞋放在柜台的玻璃面上,说道:“意大利进口的。”

“可以试穿一下吗?”曾清婷示意女售货员往自己身后看:在试鞋椅上,正坐着一个男人在那儿吸烟。

“可以的。”女售货员说道。

曾清婷拿着那只样鞋转身去让毕自强试穿。女售货员从柜台处随意地向那男子瞟了一眼。忽然,她翻开柜台上的一块活动板面,来到毕自强面前,问道:“老同学,还记得我吗?”

正弯着腰、低着头试鞋的毕自强,闻声抬起头来。

“哎唷,是你呀,”毕自强急忙站起来,和她握了握手,热情地说道:“黄月萍,这么巧,在这遇着你。”

“我在这上班。”黄月萍侧身往柜台里一指。她瞅了瞅站在毕自强身边的曾清婷,笑问:“这是你女朋友吧?”

“是啊!”毕自强站在她俩中间向对方介绍着,说道:“这是我女朋友阿婷。这是我高中同学黄月萍。”

两位年轻姑娘笑了笑,相互点了一下头,又礼节性地握了一下手。

“怎么样,这鞋子还合脚吗?”黄月萍问道。

“嗯,不错,”毕自强脱下右脚上的新皮鞋,说道:“呵,买一双好了。”

“萍姐,能不能换一双新的?”曾清婷问道。

“没问题,”黄月萍回到柜台前,把那只样鞋递给另一个女售货员,对她说道:“晓红,你去库里拿一双这样的鞋。”

商场鞋柜前人来人往。毕自强站在那儿,听黄月萍简单地说了一些讪中毕业后的情况。她先是考进了省商业学校,后来被分配到市百货大楼工作。

“我现在还没工作呢。”毕自强知道很多高中同学都知道他进监狱的事,对自己的情况不愿多谈,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几句。

这时,刘晓红从鞋库里出来,把一个鞋盒放在柜台上,说道:“黄柜长,这是顾客要的鞋。”

黄月萍写了票,曾清婷去交了钱。毕自强拎着鞋盒,回过头来冲着黄月萍挥了挥手,便和女朋友一起离开了。

毕自强和曾清婷购买了一大堆东西。他给自己买了一些高档的品牌服装、鞋子,又给女朋友阿婷买了两、三套精致的夏装衣裙,另外,还买了一些生活用品之类的东西。快到中午了,俩人在街上的一家饮食店里随便吃了点东西,这才提着大包小包站在街边,招手叫来一辆出租车。

初夏的中午,天气已很闷热。毕自强和曾清婷各自拎着东西,满身是汗地爬上六楼,回到住处。曾清婷一回来就进卫生间去淋浴了。毕自强走进卧室里,把买回来的那些服装袋子往床上一扔,便出来到客厅里泡了一杯茶,又拧转了落地风扇,歇坐在那儿享受着呼呼作响的凉风。

忽然,毕自强听到一阵“嘭嘭嘭”的敲门声,便疑惑地走过去把门拉开,只见一个半大的女孩张开双臂猛然地扑到他身上。原来,是胡小静闻讯后赶来看望大师兄了。

“哈哈,是我耶,大哥哥。”胡小静脸上挂着无比灿烂的笑容,用一双胳膊紧搂着毕自强的脖子,还故意让双脚离地把她整个身子悬吊在空中摇晃着,欣喜地说道:“我好想你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