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 第二部 摸爬滚打 第十四章 重见天日(上)

绿城一剑 收藏 13 13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


第十四章 重见天日(上)


一九八五年,四月的一天。

上午九点钟,劳改农场监狱大门口的一扇小铁门从里面打开。毕自强手里提着一个轻便旅行包,大步跨出了小铁门。

获得三个半月的减刑,毕自强终于提前刑满释放了。他向前刚走了几步,就听到身后“咣噹”的一声,那扇小铁门又被重重地关上。此时,他不由地停住脚步,却不愿回头再看一眼这禁锢他人生自由的监狱。这一瞬间,他百感交集,感觉到眼睛里有些潮湿,有一种很想放声大哭的冲动。但他却极力控制住了这种情绪,笑着对自己默默地说道:——别了,四年监狱生活!

毕自强站在那儿,闭上双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许久,他方才抬起头来。整个天穹是一片看不透的蔚蓝色,各种形状的白云千姿百态地从他眼前缓缓地飘然而过。忽然,他的双眼在辽阔的天际里锁定了一个目标:一个黑点由远及近,逐渐变大,原来那是一只黑鹰,正在高空中舒展着双翅自由翱翔。突然,黑鹰有如箭一般地垂直向地面上俯冲下来,当它眼看就要撞击地面的一瞬间,忽又迅猛折翅腾空而起,越飞越高,竟追随着天边的彩云盘旋而去……

毕自强摇了摇头,把天马行空的思绪拉回到现实。此时,他正沿着那一条沙土路疾步地向前走去,头也不回,怀着喜悦的心情,踏上了回家的路途。

他走出了沙土飞扬的乡间道路,踏上了柏油路面的国道公路。他身上揣着三十二元,是出狱时从劳改农场领到的四年劳动挣的“工资”结余。这时,他站立在公路边招手拦车,终于登上了一辆返回南疆市的长途班车……

久违的南疆市越来越近了。桂江是一条宽近两、三百米的河流,横跨着两岸的这座雄伟的桂江大桥,是在一九五八年建造而成的四车道公路大桥。在桥上向远处眺望,只见江水沿着那弯弯曲曲的河道犹如一条碧绿色舞动着的长绸带飘然而来。桂江恰巧穿过了南疆市中心地带,将这座美丽的南国城市一分为二地劈成了南北两大块。南疆市有“一半绿荫一半楼房”的独特风景,在国内号称“绿色之城”。一年四季,这里绿草茵茵,鲜花盛开,树木常绿,似乎只有春、夏、秋,而少了那寒冷的冬季。

整整四个年头过去了,南疆市的变化太大了。街道上,许多旧马路都拓宽了,路上来往的车辆和行人比过去多了。街道两旁许多低矮的平房都被铲平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栋栋耸立起来的高楼大厦。这座城市已经变得越来越勃勃生机,繁荣兴旺和热闹非常了。

毕自强走出南疆市汽车站,横跨过宽阔的街道,步行于车流人群之中,对眼前这座城市的景象有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下午四点许,他来到七星路的街道上。隔着一条不算太宽的马路,他看到对面有一间小铺子挂着“毕记自行车修理店”的牌子。铺面门前,摆放着一个敞开的工具箱,地面上横竖不齐地搁着钳子、扳手、螺丝刀等修理工具。有两个人正蹲在那儿,正对着倒置着的一辆自行车,低头忙碌着。对毕自强来说,那是十分熟悉的两个身影:哥哥毕胜利和父亲老毕师傅。

毕自强突然真切地感觉到有一种亲情的涌动在猛烈地撞击着自己的心扉。他疾步朝着他们奔过去。

“爸,哥,我回来了!”

毕胜利意外地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抬起头来,竟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猛然地直立起身,扔掉了手中的工具,突如而至的惊喜让他得顾不得擦去双手沾满的油污,一把将毕自强抱在怀里。

“小强,”毕胜利兴奋地猛力地拍打着毕自强的肩膀,说道:“这真的是你,出来啦?”

毕自强衣服上的肩、背,印上了几处清晰的黑色五指印。

“哥,我自由了!”毕自强放开了哥哥,眼里闪着激动的泪花,对老毕师傅问道:“爸,你还好吗?”

“呵呵,小强,”老毕师傅上前来瞅着小儿子,脸上不由地露出欣喜之色,说道:“出来就好,出来就好。”

父子三人街边重逢,悲喜交集。老毕师傅让毕胜利领着毕自强先回家,他自己要把手上的活儿干完,才好关铺面回去。

毕胜利的自行车修理铺面,离家里不远,步行也就十分钟的路程。兄弟俩边走边说着话,不一会功夫就到了家门口。这几年,市机械厂的平房宿舍全都拆掉了,在原地上建起了一栋栋六层高的宿舍楼。厂里的职工都搬进新楼房了。老毕师傅家住的是三栋二单元的二楼二0三号,两房一厅,六十平方米的面积。

“到家啦,”毕胜利敲了敲门,笑着对毕自强说道:“你嫂子正在家呢。”

房门从里面打开,开门的是陈素英。

“嫂子,我回来了。”

“哎唷,是阿强回来了,” 陈素英不禁惊喜地叫了一声,却伸出手来挡住毕自强,让他行别进屋,急忙说道:“你等等呀,我去拿火盆。”

“唉,你嫂子,”毕胜利也站在原地没进屋,冲毕自强笑笑,掏出烟盒递了一支烟给他,说道:“她呀,就是迷信。”

陈素英去厨房里找来一个洗脸盆放在家门口外,撕了一些旧报纸放在脸盆里点燃,让毕自强跨过“火盆”后才进屋。这是一种民间的老风俗,据说是让倒霉的人除掉身上的邪气,不把厄运带进家门。

毕自强站在客厅里,凝望着母亲挂在墙壁上的遗像。母亲往昔那慈祥的面庞和亲切的笑容,像放映电影似的一幕幕浮现在毕自强脑海中。在回家的路上,他才从哥哥口中得知母亲已于一年半前逝世了。操劳了一辈子的母亲没过上一天好日子,连新楼房也没住上就离去了。在母亲的遗像前,毕自强点燃了三枝香火,一一地插在母亲遗像前案台的香炉上,毕恭毕敬地鞠了三个躬。之后,他再次久久地凝视着母亲的遗像,心中悲伤地说道:“妈,我回来了。儿子不孝,没能好好孝敬您。”

比起四年前,家里添了不少家当。客厅的一面是新做的组合柜,正中处摆放着一台十二吋的黑白电视机。一整套漆成乳白色的转角木制沙发,占去客厅里不少的空间。原先,家时一个房间是父亲住的,另一个房间是哥哥和嫂子住的。哥哥和嫂子有了儿子毕小宝以后,家里雇了一个农村来的小保姆。这样,就变成了嫂子和小保姆带着孩子睡一间房,哥哥和父亲在另一间房里睡铁架床的上下铺。

在客厅里,快满三岁的毕小宝正趴在沙发上玩耍呢,旁边坐着小保姆阿秀照看着他。

“你好帅哟,”毕自强看着小侄子那可爱的样子,忍不住揪了揪他那胖嘟嘟的脸颊,然后把他抱在怀里,问道:“嘿,你叫什么名字?”

毕小宝对这个陌生人并不害怕。他咧着嘴角,坐在毕自强的双膝上不停地扭动着小屁股,还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抚摸着毕自强的脸颊,吐字清楚地说道:“我叫小宝。你是谁呀?”

“哈哈哈,”毕自强很开心地笑了,说道:“我是你小叔呀,是专门来你们家看你的。”

毕胜利一回到家就到卫生间里去洗澡了。此时,他短发还湿淋淋的,光着膀子,穿着条大裤衩回到客厅里来,靠坐在沙发上,悠然地点上一支烟。

“乖儿子,这是你小叔。”毕胜利瞅着身边毕自强怀里抱着的毕小宝,满脸挂着笑意,说道:“来,小宝,到爸爸这来。”

“阿强,你先去洗个澡吧,”陈素英从里屋走进来,手里拿着一套衣服,对毕自强说道:“这是你哥的短裤和衬衣,都是干净的。等会儿,我帮你把身上换下来的衣服都扔啦。”

“谢谢嫂子。”毕自强去洗澡了。

陈素英和小保姆阿秀进厨房准备晚餐去了。在客厅里,毕胜利先是陪着调皮好动的儿子嬉戏玩耍。之后,他拧开电视机,电视里正在播放着日本动画片《铁臂阿童木》。 这一下子,毕小宝老实多了,坐在那儿目不转晴地看电视,偶而又莫名其妙地兴奋起来,拍着巴掌大喊几声。

南方的夏日,日长夜短。毕自强这时洗澡出来,和哥哥一起动手合作着,在显得很狭小的客厅里支起了一张大圆桌。饭菜都端上桌面了,碗、酒杯、筷子也都摆放好了。天将尽墨的时候,老毕师傅收工回来了。

漫长的四年已过去,毕自强终于和家人团聚了。全家人高高兴兴地围坐在饭桌前,一起共同地举起了酒杯,碰洒了喜悦无比的心情,带来了欢笑的气氛。毕自强品尝着家中这无比喷香的饭菜,一种亲情在他的心中汹涌不止,回肠荡气。

饭后,老毕师傅、毕胜利和毕自强三人在客厅里抽着烟,闲聊了起来。

“小强,你这回出来就好了,”喝了三两好酒的老毕师傅脸颊上有些晕红,问道:“你的工作没了,以后怎么过,你想过了没有?”

“爸,你别为担心我了。”毕自强看着父亲满脸的皱纹,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说道:“看到家里挺好的,我就放心了。”

话虽如此说,但毕自强对自己的未来和前途,心中只是一片茫然然,看不到日后的出路和希望。

“你区师傅出息了,现在当上了钳工车间主任,管着一百多号人呢,”老毕师傅仍然按着自己的思路,往下说道:“厂里现在搞承包计工制了,钳工车间揽的活很多,经常加夜班,奖金拿的比工资还多。我看去找找你师傅,想想法子,让你回钳工车间干活。”

“爸,我不打算再回厂里上班了。”毕自强根本就不想求人,说道:“我的事情,爸,你就别操心了,我会有办法的。”

“唉,小强呀,”老毕师傅长叹了一口气,表示无奈地说道:“你妈不在了,爸也老了,你可不能再出什么事了,家里经不起这份折腾呀。”

“爸,看你说的,”毕自强心中有些酸楚,却不忍心再让父亲为自己担惊受怕,不得不笑着说道:“放心吧,爸,以后我会给家里争口气的。”

“小强,现在可以自己出来做生意了,只要有手有脚,饿不死的。”坐在旁边的毕胜利一扬脸,插上一句话:“你看看你能做些什么,哥给你拿点本钱出来。”

“谢谢哥啦。”

“你嫂子在和平菜市场里卖猪肉,每月也能挣不少,就是早出晚归罢了。”毕胜利介绍着家里的一些情况,淡然一笑,说道:“你也不用着急,慢慢来。要解决吃饭的问题,现在找件事情做,根本不是太大的事情。”

别看毕胜利把话说得如此轻描淡写,但对他们这样的家庭来说,如今能够过上这“一日三餐”温饱生活,完全是靠自己辛勤的劳动和汗水换来的。这几年来,不论夏热冬寒和刮风下雨,毕胜利每天凌晨三点钟便从床上爬起来,蹬着一辆三轮车骑上四十分钟的路程,到屠宰场的早市上帮妻子去购回“半边猪”,而后再骑车返回和平菜市场,把猪肉放在陈素英摊挡的案台上。早上八多点,他又到街头的自行车修理铺里干起活来了,经常是晚上十点才关门收工。老毕师傅虽然退休了,每天也都到毕胜利的店里帮忙干活。每天早晨五点钟,陈素英就得早早起床,一定要赶在六点以前到菜场里出摊摆卖猪肉。以前,小宝还小的时候,小保姆阿秀每天都按时背着他来到菜市场里送饭,并让陈素英给儿子喂奶。唉,生活对于这一家子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呀。

“阿强,我跟你说个事情,”陈素英在厨房里洗刷碗筷锅盆忙完之后,回到客厅,一边解开身上的围裙,一边凑过来说道:“你知道吗?管和平菜场的那个工商所,你有一个同学在那儿上班呢。我们都叫他‘何干部’,听说还是个什么经检组的组长。反正啊,他可有权力啦。”

“哦,我知道了。”

“以前,你嫂子卖猪肉经常短斤少两,让何干部处理过好多回啦,”毕胜利瞟了妻子一眼,把话头接过来,调侃地说道:“后来,工商所说你嫂子屡教不改,属于不良商贩的典型,还要取消她的摊位和吊销营业执照,清理出和平菜市场的卖肉行。你嫂子听说后真急了,冒了一脑门子的冷汗,硬是拽上我到工商所去与人家论理。唉,论个啥理呀,咱本来就是理亏嘛。我去了以后,见到了人家何干部了。好在他认得我是你哥。我代你嫂子跟他求情,还是他肯帮忙,这才保住了你嫂子在菜市场里的‘饭碗’。改天,你见到他时,请他到我们家来吃个饭,我们地直想当面谢谢人家呢。”

“哎,哎,哎,你可别乱讲呀,”陈素英的脸面上有些挂不住了,轻推了一下身边的丈夫,半开玩笑地说道:“别老提过去的事呀,我现在不是改过自新了嘛,不然,人家工商所发的那个‘先进个体户’的牌子,还能一直挂在我摊面上吗?”

“呵呵,没想到何秋霖这小子如今抖起来啦,”毕自强听着就笑起来了,点着头说道:“哥,嫂子,我知道了,改天我一定代你们谢谢他。”

3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