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五十八章 顺手牵羊

六指君1 收藏 41 41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五十八章 顺手牵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小野皱起了眉头拨弄着鬼子的尸体,大角吼叫着对赶来的特务队传令立刻打电话封锁城门,加藤捏着鼻子对着放松炮的棺材看了又看,不久,一队鬼子军医过来抬走了没死的鬼子兵。

小野丢掉沾满鲜血的白手套,对赶过来的文海说道:“召集所有队员,从现在起全程戒烟,我要一家一户搜查,文君,你比我先到蓟县,你可以说说这件事情的具体看法吗?”


文海站起来“哈依”一声,然后说道:“根据我的估计,这种事情肯定是游击队干的。”


小野不满的说道:“文君,你来了这么久,为什么连那些游击队都收拾不了?”


文海不敢顶嘴,心里却不以为然,你们自己还不是被人家的骑兵撵兔子一样赶得到处跑,连大角的指挥刀都被打掉了。


等到刘云赶到城门边的时候,城门已经紧闭,上了刺刀的鬼子和伪军站得到处都是,看来想出去是不可能的了,刘云立刻往回走,他要在鬼子全城大搜捕之前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通过站岗的伪军,高杆知道农村里面又来了“亲戚”,立刻屁颠屁颠的跑了出来,将三个人接到自己的房子里面去了。这三人可都是财神爷,有了钱就可以和日本人拉关系了。


文海得到了一个满员的特务中队,不过和小野的嫡系、清一色的由日本人组成的特务小队小组相比,还是逊色不少。


刘云正要跟随高杆进入伪军军营,身后传来传来一阵脚步声,一回头,看见了文海带头的特务队,很快,几十个特务就从他们的眼前跑了过去。


太阳就要落山了,鬼子和伪军劳累了一整天,抓倒是抓到了不少嫌疑人,可以怎么看都不像游击队的人,拖到宪兵部后,对他们稍微一用刑,他们立刻哇哇的大叫,哪里有半点游击队的作风?为了保持“皇军”的面子,小野还是决定枪毙几个嫌疑人,对外放出风声就说是抓住的游击队员。


夜幕降临了,劳累了一天的文海拖着疲倦的身体回来了,白忙活一天了,那几个日本军官为了在佐佐木的面前推卸责任,居然说什么“支那人”私通土八路,矛头直指文海。


文海打开房门进去后并没有马上开灯,而是在黑暗中吸食着半截洋烟。文海闭着眼睛靠在墙壁上,思考着这些年来的所得所失,几年的时间过去了,自己在日本人的手中并没有得到重用,相反,那些庸才们却占据高位。


文海看着手中的烟屁股已经燃到了尽头,却又用手指头狠狠的掐熄快要熄灭的烟头,哼!自己虽有旷世大才却不能得到重用,也许当初应该选择南方的国军,这样日本人也就知道自己的厉害了。思虑万千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伸手去拉电灯的开关。


昏暗的灯光刚刚亮起的瞬间,这个时候是视力由黑转亮的时候,人会有短暂的失明,一根木棒带着呼呼的风声猛地砸向文海的脑袋,文海突然间收到偷袭,等听到呼呼风声的时候躲闪已经来不及了,木棒狠狠地敲击在文海的后脑勺上。


“嗵”的一声闷想,文海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狠狠的一咬牙,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倒下,否则今晚必然丧命。倒在地上后顺势一个翻滚,又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一只手已经向腰间的手枪伸去。


文海的手枪还没来得及摸到,模模糊糊的看见一个高大的人影再次挥动木棒打过来,“嗵”的又是一声闷响,文海的耳朵根再次重重的挨了一下,这次彻底将文海打晕过去了。


刘云笑着丢掉已经断成两截的木棒,刚才这个家伙进来后半天不开灯,还以为被他发现了呢!而且这个家伙的脑袋也实在是太硬了,居然让这么粗壮的木棒打断,了不起。


将文海绑好后,刘云开始翻箱倒柜的寻找高杆的那个“认罪书”,想起高杆可怜兮兮的跪求自己把文海弄死,然后将文海手中要挟他的把柄“要”回来。把柄“要”回来还是可以的,但是刘云肯定是要代为保管的!有了这个玩艺儿,以后就可以牢牢的控制高杆了。这样就可以节约大量的经费了。


一番辛苦,房子里面找来找去就是没有,真是怪事!刘云不得不用冷水淋醒了文海。


被冷水一激,文海渐渐的睁开了眼睛,发现房子里面被翻得一塌糊涂,衣服、被子、武器、书籍、洗漱器物等等丢得到处都是,然后又发现自己被牢牢的被绑在一张椅子上。


“呵呵!老熟人了,怎么不认识了?”刘云面脸笑容的打招呼,发现文海对于自己“粗鲁”的折腾他的房间感到很愤怒,无奈的耸耸肩,说道:“把你的房间搞成这样,我也觉得很不好意思,不过这不能怪我,只怪你的东西藏得太好了。”


文海冷冷的哼了一声算是回答,早就应该猜到是他,而且他居然躲在军营里面,难怪找不到。


刘云斯文慢理地说道:“我想为了朋友找你要一件东西,你是知道的,高杆队长这一段时间吃不好、睡不香,看上去怪可怜的,我看上去也觉得心痛,这个、这个不知道文队长肯不肯帮这个忙呢?您是一个聪明人,呵呵!后果您自己想一想也知道。”


文海考虑了片刻,说道:“在门梁上面,你自己去摸。”这次先服软,以后再找高杆算账。


刘云笑着站起来,来到门梁上面摸索,不久就摸到了一张“认罪书”,展开粗略的看了看,正是自己要找的东西,收入怀中后,又对文海打起了主意。


刘云盯着文海看了一气,叹着气、非常可惜地说道:“你小子高高大大、有模有样的干什么不好?为什么非要当汉奸呢?”说完挨着文海坐下来了。


文海特别不喜欢被人威胁,刘云坐下后,文海猛地一挣扎,捆绑在身上的绳子差点就要绷断,刘云不得不威胁着说道:“别乱动,否则我就卸下你身上的关节。”


文海好没生气的冷笑一声,开口说道:“我可不是什么汉奸,我是满洲人。”


刘云想都没想,站起来“啪、啪”正反两记耳光甩在文海的脸上,然后驳斥道:“皆是炎黄血脉,哪里分什么满洲、琼州的?如果说有区别,那也不过是血缘的远近而已!”


文海挨了两记耳光后干脆不说话了,仿佛刘云不存在一样,对于刘云的问话用沉默抗议。


刘云为什么“死皮赖脸”的非要和文海说话呢?实际上是刘云看上了文海的那种冷静和能力,刘云始终觉得文海应该可以策反,因为文海这种人并不是死心塌地的给日本人卖命,文海可能只对权力效忠,否则文海三番两次的“死抗”,刘云也不会三番两次手下留情。关键是要找对路子,这种人虽然够坚强,但是他们的弱点比常人更加不堪一击。


刘云问了一番话,文海都装作没有听到,刘云也不生气,笑呵呵的说道:“既然你不说话,那么我就只有告辞了,不过我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当汉奸。”刘云四处转悠了一番,说道:“在你的门梁上安几个手榴弹,这样日本人进来的时候就可以炸死几个了。你先别生气,我这样做也是为了你好,到时候你就是我们这一边的人了。”


刘云说做就做,从身上取出两颗手榴弹,扯出一引线系到门梁上,不但可以炸死进入放进的人,还可以将房间里面的文海一起炸死。文海冷冷的看了看刘云布置手榴弹,为了表示不屑,文海早就已经闭目养神了。刘云瞄了瞄文海,看他那个德性,真的不惧威胁!?


刘云拍掉手上的灰尘,说道:“这次鬼子肯定会被炸死一大片,这也是你当汉奸的一种赎罪方式。”又歪着头想了想,说道:“就是不知道你的家人会不会心痛。”


文海的眉毛轻微的动弹了一下,刘云微微一笑,抓到你的把柄了,说道:“你放心,游击队会让日本鬼子都相信你实际上是我们这一边的,到时候你的家人肯定会以你为傲的!”


文海猛地睁开眼睛,目光如电一般射到了刘云的身上,这个叫刘云的家伙怎么这么坏?


刘云找到一块破布,强行捏开文海的嘴巴塞了进去,又将文海绑了几圈绳子,就像一个粽子一样,然后高高的将他吊了起来,这个家伙很聪明,不得不这样做,免得他逃脱。


布置完毕后,刘云打开窗户,看了看外面的行情,巡逻的鬼子兵背对着这一边走远了,刘云惬意的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后正要离开,又转头对文海说道:“我先走了,你好自为之吧!”


文海再也忍不住了,身体不断的扭动,塞满了破布的嘴巴“呜、呜”的喊叫着,刘云的心中一喜,搞定了!


刘云走上去撤出文海嘴巴里面的破布,嘲弄道:“怎么?你不是不怕死的吗?哦!我知道了,原来你是害怕你在沈阳、哦!应该是奉天的家族被株连对不对?虽然中国很大,但是却没有你们家族的立足之地,日本人要抓你们,国民政府也要抓汉奸杀一儆百,哼!”


文海怒道:“你到底要怎么样?”越看刘云的笑脸越不顺眼,有一种想打烂的冲动。


刘云笑呵呵的说道:“很简单,只要你答应我的几个条件,我就不为难你,一:别给日本人死心塌地的卖命;二:不许为难高杆;三:咱们签订一个‘友好合作的协议’。”


文海的面部肌肉一阵曲扭,如果不能取得日本人的信任,那就只能当一辈子的虚衔队长,而国民政府和共产党日落西山,垮台是迟早的事情,笑话!投靠南方政府?想都别想!


文海缓缓地说道:“我可以不给日本人死心塌地的卖命,也可以永不为难高杆,但是你休想让我签那个什么‘友好合作协议’,如果你非要我签,那就杀掉我吧!”说完将脖子一挺。


刘云点了点头,这个家伙还真的有一点骨气,突然伸出拳头狠狠地在文海没有防备的腹部就是一拳,文海突然受到这种重击,顿时难受得说不出话来,整个人弯成了一个大龙虾,口里也陆陆续续的吐出了一些白色的泡沫,虽然痛到了极点,但是就是一声也不吭。


刘云收回了拳头,口中“啧啧”有声,这个家伙看来还是有一些斤两的,好!今天就彻底试试你的斤两。文海的房间里面不断的传来一声声沉闷而微小的声音,刘云专门挑一些不致命的地方下手,让他即记住了教训,又不耽搁明天“上班”。


修理了一番这个大汉奸后,文海愣是没有哼出声来,刘云笑着揉了揉拳头,看来真的没有挑错人,这个狗汉奸性子甚烈,非平常人也!这次“修理”就到这里吧!


刘云取来红色印泥,将文海的十个手指统统在一张白纸上按了一遍,然后又拿走了文海的一封书信。


最后,刘云对文海嘲笑着说道:“你以为你不写‘合作协议’我就没有办法抓住你的把柄了吗?哼!我会找人模仿你的笔迹写,到时候我会送一份草本给你看,你好自为之吧!”


王家村的王运山有这种模仿别人笔迹的特殊才能,哼!这次要彻底控制文海。


刘云解开绳子放下文海自顾自的走了,文海捂着肚子艰难的扶着椅子坐下,看着刘云的背影,刚才刘云的那些重击差点就让文海咬断了牙根,如此三番两次的在刘云的手中受辱,此仇不报颜面何存?正在愤愤地思考时,脚一软摔倒在地上,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钟天祥睡了一觉醒来后,围着根据地走了一圈,第一个反应和李远强一样,不敢相信这就是刘云创建的根据地,至于陈容,居然发现这里也有妇救会,这个流氓看来也不是浪得虚名之辈,他的确有骄傲的资本,难怪李远强到达桃林镇后又立刻马不停地的回到这里,大青山比两个桃林镇都要重要。


对于李远强的军事素质,刘云非常的信任,所以将排兵布阵的事情全部交给了李远强,自己亲自带着两个小鬼潜入蓟县实施破坏,意图打乱鬼子的部署,让鬼子分兵。当然,在各处同时实施破坏的小组足足有十几个。


天刚刚蒙蒙亮,刘云和小五、李向阳化妆成伪军,一阵晃悠着来到城门口,刘云抬头一看,城门口的伪军岗哨增加了一倍,而且还有身着便装、头戴王八帽子的日本特务在一旁监军,城头上还有一溜站得笔挺的鬼子士兵。


刘云若无其事的走了上去,一个伪军看见来了同行,问道:“兄弟,你们是哪部分的?这么早出城干什么呀?今天出城有一点难,没有特别通行证我可帮不了你。”


检查特别通行证很好说!高杆那里可以随便拿,不就是几张纸吗?刘云掏出特别通行证,肥如猪的日本特务挤上来瞪着绿豆大的眼睛看了看通行证,问道:“你们出城什么的干活?”


刘云笑着说道:“到山民那里买野物孝敬皇军的干活,太君的和我们一起去?”


日本特务点了点头,对刘云伸出大拇指,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说道:“你的辛苦,我的公干,不能和你去。”又指着其他的伪军对刘云说道:“他们良心小小的,只顾自己发财。”


刘云点头哈腰的说道:“不要紧,公干的固然重要,但是按照中国话来说也要‘劳逸结合’,太君,为了您的健康,我们不如一起去玩玩,花姑娘大大的有!”


李向阳忍不住在后面给了刘云一脚,刘大哥这个样子实在是太恶心了。


日本特务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缝,连连点头,说道:“你的有道理!我去!我去!”


刘云立刻对着日本特务鞠了一躬,说道:“太君若是同去,鄙人必然让太君享受到那种刻骨铭心的快乐,呵呵!还不知道太君的尊姓大名,请问太君的尊姓大名?”说完做出一幅媚脸状,刘云的这个样子连其他伪军都看不下去了,一个个既羡又妒,索性板着脸做不屑状。


日本特务笑呵呵的说道:“哟西!我的名字叫做井山一琼,你们快快的在前面开路。”


刘云又一次鞠躬,做感激状,说道:“感谢太君看得起我刘某人,今天无论如何也要伺候得太君舒服,我的在前面快快的开路,太君快快的跟上。”


刘云三人带着这个日本特务出了城,今天要白捡一个日本俘虏了,还是一个稀少的日本籍特务,也不知道这个家伙怎么当上特务的?要身材没身材(肥得和猪一样),要能力没能力(没有起码的判断能力),到了王家村后试试看能不能策反这个家伙。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