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 第二部 摸爬滚打 第十二章 投机倒把(上)

绿城一剑 收藏 6 70
导读:《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 第二部 摸爬滚打 第十二章 投机倒把(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


第十二章 投机倒把(上)


一九八三年,春末夏初。

八十年代初,在新华街与西关街十字交叉路口的繁华地段上,已逐渐形成了南缰市一个转手倒卖外汇、国库券和各种票证的黑市。

有转手倒卖票证的黑市,就有依赖于黑市而存在的票贩子。用低价收购外汇券、国库券、粮票、布票、煤票等各种票证,然后高价卖出,赚取其中的差价,这种从中牟利的经济活动被当时的有关管理部门定性为非法的、扰乱正常经济秩序的“投机倒把”行为。

票贩子在黑市上从事这种投机倒把的活动,并不是谁都能想到而又敢去干的事情。只有那些有一定经商知识和敢于冒被抓、被罚的风险,而又不怕吃苦受累的人,才有可能充当这类角色。

在市中心街区不足百米的西关街上,每天都活跃着一些票贩子,少时有三、四十人、多时有上百人。这些票贩子看上去都是普通老百姓的模样,而其人员的构成相当复杂:有城里人和乡下人、有工作的或者无业的;有无所事事的老者,也有吊而郎当的青年人,还有一些貌似老实的中年农妇。另外,一些有供给和需求票证的市民,偶而也会参与其中。

票贩子们每天从早到晚地守候在西关街处,不耐其烦地向来往于身边的陌生人点头、打招呼。只要路人经过这里稍有驻足,他们就会主动地迎上前来,表现出一种礼貌和亲切的态度,询问其需要什么票证,或有什么票证要出手。不管你是想买或是想卖,双方都可以进一步商谈。一旦真出现了要买或要卖票证的主顾,票贩子就会与对方站在路边讨价还价一番,然后找个僻静无人之处,进行“一手钱,一手货”的交易。当然,在这里每天也会发生一些令人啼笑皆非、有关钱财得失的小故事,有古灵精怪的骗人,也有傻乎乎被人哄骗的。

江南中心工商所经检组与朝阳派出所治安队经常不定时的联合行动,对在西关街黑市上的票贩子们给予打击。通常,打击票贩子活动的任务主要还是由管辖地段的工商部门承担,公安方面从旁协助。在工商方面,何秋霖的经检组就负责主办这一类非法倒票的投机倒把案件。在公安方面,派出所治安队队长秦晓勇、干警刘云峰也常带队参与保护而协同办案。尽管他们花费了很大的力气,不断地进行综合整治,但是却无法真正扼制和取缔这种喑地里非法倒卖票证的投机倒把活动。

时代不同了,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产生了新的经济环境。大量的农村人口进城谋生,使城市里的流动人口猛增,便有了供给和需求票证的经济土壤和温床。票贩子们面对着工商和公安的联合行动,也采取了“你打击我跑路,你离开我进驻”的游击战术。

一般来说,有关部门想逮住票贩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抓票贩子是要有证据的,必须要抓“现场”,有交易的双方当事人。有时,明知此人就是一个票贩子,但没有拿到确凿的证据,就不能抓他,更不能处罚他。对于票贩子来说,既使这次抓了他一个“现场”交易,他会自认倒霉,可下一次再想抓到他一个“现场”交易,怕就没那么容易了,说不定从这些票贩子身上什么证据也拿不到。

哪里有赚钱的机会,那里就有敢冒风险的人。陈佳林和他的团伙在西关街上做这种倒卖票证的生意已有一年多了。这些人原先在公交车上、街面上做小偷、“扒手”,虽然是无本生意,但属违法犯罪行为,风险极大,搞不好就要被抓进去劳教、判刑“蹲班房”,而在公共场合行窃时,一旦不幸被群众逮住,挨一顿拳脚事小,而当街被众人乱拳打死的事情也时有发生。可贩票证的生意就不一样了,一进一出赚一个差价,一天下来只做几次交易,其收入就相当可观了。虽然这仍属于违法行为,但其性质较轻,派出所一般不好抓人,只好交给工商部门采取没收或罚款的行政手段加以处理。况且,这些有关执法部门也不会那么轻而易举地就能够抓到票贩子的把柄。

正因为如此,头脑聪明、灵活而又善于盘算的陈佳林,早就不做扒手了。为了获取钱财,他对这种转手倒卖票证的活儿很感兴趣,甚至把做票贩子当成了自己谋生和发财的“正当职业”。早在两年前,陈佳林就已经纠集了一伙人,有绰号叫“赖皮三”的齐胜勇,“烂仔头”李东春、“虾米”卢少志、“靓仔”王国亮,“大东瓜”邓恩仁,“猪头六”周贵宁等人。他的这些手下“兄弟”,每个人都各自控制着一些未成年的十五、六岁的“街边仔”充当跟班和马仔。这一伙人以陈佳林为首领,有目的、有组织、有谋略地侵入商业经济领域进行非法倒票的投机倒把活动,逐渐形成了一个在社会上以暴力威胁、仗势欺人等不正当手段而达到谋求钱财的黑势力团伙,陈佳林以及同伙自诩为“倒票公司”。

西关街倒卖票证的黑市,如今已成了陈佳林和他的“倒票公司”的主要据点。在这里,陈佳林以及同伙通过对那些以贩票证为生的各种人员用恐吓和暴力等手段实行全面的控制,实际上他们已完全占据了南疆市贩票证黑市的整个地盘。那些大宗的票证生意,别说一般人大都本金少做不起,就是有本钱人也不敢轻举妄动,因为谁要敢暗地里抢去了这样的大宗买卖,一旦让陈佳林这一伙人知道了,其结果不是被赶出西关街这块地盘,怕也要被打成残废了。如此一来,那些单个行动的票贩子为了在此混一口饭吃,就只好乖乖地把贩卖票证的大宗生意拱手让出来,而且还得赶快将这信息通过那些在西关街上活动的小兄弟们传话到陈佳林耳朵里,然后,由陈佳林或其同伙出面来做定这桩大买卖。

这天中午,一位干部模样、衣着得体的中年妇女来到西关街,步子悠闲地在街边的一颗树下徘徊。见她不是那种急于赶时间的行路人。一个票贩子马上凑上前去与她搭话,询问她是否有什么票证要出手。中年妇女回过头来,见前来询问的人是一个相貌粗野的壮年汉子,瞪了他一眼后,一声不吭地转身走开了。但她并没有远去,而是直立在街边的树荫下像等侯什么似的。那个没能与她搭上话头的壮年汉子,估摸着这个女人一定有什么票证想出手,便招手叫来了不远处一个十五、六岁农村模样的小姑娘,跟她嘀咕了几句。于是,小姑娘径直走到那个中年妇女面前。

“阿姨,你在这里等人吗?”小姑娘脸上带着微笑。她个头不高,衣着朴素,普通话里还夹带着壮话的口音。见中年妇女不出声,她又接着问道:“你有什么票要出手吗?阿姨,我想收点粮票吃饭,你有吗?”

“粮票收什么价钱?”中年妇女看着小姑娘,没那么紧张了。她似故作轻松地问道:“你能收多少?”

“收一毛二分钱一斤,”小姑娘一见中年妇女搭腔,心里马上有谱了,一点也不含糊地说道:“你有多少,我要多少。”

“你身上有钱吗?”中年妇女有点不放心似的,追着问那小姑娘,说道:“你把钱拿出来让我看看。”

“我身上是没钱,”小姑娘倒很有经验,不慌不忙地答道:“不过,阿姨,你真要有粮票出手,我马上就去拿钱来。行吗?”

“哦,我这有五十斤粮票,”中年妇女开始有些信任她了,说道:“如果你真的有钱要,我可以让给你。”

“是吗,我要了。”那小姑娘站在那儿四处望望,似在找人,说道:“阿姨,你在这等着我,我马上就回来。”

小姑娘一阵风似地窜到街对面去了。不一会儿,她又从街上的人群中露面了,迅速地回到原地。

“我拿钱来了,”小姑娘手里攥着东西,向中年妇女小声而神秘地说道:“这里不太安全,工商的人现在抓得紧,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做交易,好吗?”

中年妇女一听这话,脸上掠过一丝惊恐,马上扭头向四处张望。她见街上行人如故,没什么异常的动静,便跟着那个小姑娘走到了不远处街角的一个屋檐下。看看左右无人经过她们的身旁,那个小姑娘便把手里的六块钱跟中年妇女交换了五十斤粮票。交易瞬间完毕,两个人迅速分开,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离去。

当天下午四点钟左右,中年妇女的身影又再一次出现在西关街上。在路边一颗“木菠萝”的树荫下(注:南方的一种果树,也叫菠萝蜜),她在那儿来回走动着,似无所事事地溜哒。就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前后就有几个票贩子凑上前欲与她搭讪,但都被她用摇头或摆手给予拒绝了。

过了一会儿,中午那个收粮票的小姑娘不知从哪儿又突然冒了出来。

“阿姨,嘻嘻,”小姑娘冲着中年妇女笑笑,明知故问道:“你还有什么票证要出手吗?”

“我有八百五十斤粮票,”中年妇女这次不说废话,直截了当地问道:“你还有钱收吗?”

“真的?你放心好了,有多少我都收,”小姑娘也很干脆,说道:“不过,你要等我一会儿,我要先去拿钱。”

“那你快去吧。”中年妇女催促地说道。

见小姑娘匆匆离去,中年妇女站着等了一会儿。她走几步又停下来望望,再走几步又停下来望望,想离开又不走似的,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正当她焦躁不安的时候,小姑娘一路小跑地回来了。她的身后不远处,还跟来了一个青年男子。那人身高在一米七左右,二十出头的样子,相貌长得虽然平常,但衣着整洁、讲究。

“阿姨,”小姑娘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一边气喘吁吁,一边快人快语地说道:“他可以收你的粮票。”

“你真有八百斤粮票要出手?”青年男人走到中年妇女面前,态度和霭地问道。

这个青年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控制着这个倒票黑市的团伙“老大”陈佳林。他似乎明白中年妇女在担心什么,指着小姑娘,微微一笑,对中年妇女解释着:“她是我乡下的小表妹,你放心吧。”

“哦,”听他那么一说,那中年妇女终于开口问道:“你收多少钱一斤?

“也是一毛二。”

“在哪儿交易?”

“你跟我来吧。”

陈佳林左右环顾了一下,便在前引路沿西关街往上头匆匆走去。小姑娘和中年妇女紧随其后。走出西关街而来到新华街的拐角处,他放慢了脚步,回头看看她们已经跟上来了,便转身走进街边的一家米粉店。

米粉店不算宽敞,约有二十平方米的店堂。店内,只有一个中年女人坐在收银处的柜台后,看不到有顾客在这里吃粉。这个时候,还不是吃饭的时间。陈佳林径直地走到一个角落里坐下来,小姑娘和中年妇女也跟着晃悠着进来了。

原来神色紧张的中年妇女,现在似乎镇定了许多。陈佳林和中年妇女先是坐在那儿低声交谈几句后,双方都愿意进行交易了。正当他俩一个点票、一个数钱的时候,却被突然冲进店里的几个男子堵住了逃离的去路。这些人是跟踪而来的工商和穿便衣的公安联合行动队,其中有何秋霖、秦晓勇和刘云峰等人。执法人员把陈佳林和中年妇女的非法交易逮了一个正着。

“又是你这家伙呀,”秦晓勇瞧见抓住的人是陈佳林,冷笑一声,嘲弄地说道:“怎么,扒手不干了,又改行做起票贩子啦?”

秦晓勇跟陈佳林算得上是“老熟人”了。一个是派出所查案干练的治安队队长,一个是混迹街头巷尾的毛贼惯偷,两人在这两、三年中已不知交手过多少回了,真所谓是冤家路窄难逃脱,想不撞上枪口都不行呢。

“嘿嘿,秦队长,我早就洗手不干了,现在是改邪归正啦,” 陈佳林嘻皮笑脸,冲着秦晓勇点头哈腰,不无讨好地说道:“您秦队长没少教育帮助我,我怎么还能不长进呢。那些偷摸犯罪的事情,我可是绝不敢再干了。”

“你少跟我来这套,”秦晓勇瞅着陈佳林那副德性,不由地提高了嗓门,厉声地说道:“这做票贩子就不违法了?就凭这,照样可以拘你,你不知道吗?”

陈佳林早就被吓唬惯了,根本不把秦晓勇说的这些话往心里搁。他很清楚,就他现在倒卖粮票这么一点芝麻绿豆大的小事情,秦晓勇和那些民警们还真的没那闲功夫来“折腾”他呢。

“知道,我错了。” 陈佳林脸上表现出一副顺从的样子,说道:“反正你们抓到,我认罚就是了。”

“没收和罚款你是跑不了的,”秦晓勇把陈佳林往外一推,板着脸孔对他说道:“你老实点,跟他们走,等工商处理你。”

“是,是,……”

陈佳林、中年妇女和小姑娘,三个人一起被工商和公安联合行动队带回了工商所办公室。

这一回何秋霖可是有事干了。他让陈佳林坐在对面的椅子上,自己俯身在办公桌上亲自作讯问笔录。陈佳林表现出一副坦然的样子,有问必答。他心里十分清楚,工商部门处理的结果,了不起也就是没收加上罚款嘛,这算什么呀,转身一出去就又再挣回来了。他跟有关执法部门打交道多了,实在是太有经验了,根本没把进工商所当作一回事。

当那个小姑娘坐到何秋霖的面前时,她竟然装扮成一副傻乎乎的、很无辜的样子。何秋霖给她作完口供笔录一看,这情况根本就没办法处罚她,只好让她先走了。

最为难缠是那个中年妇女。何秋霖在讯问她的过程中,发现她脸色惨白,吱吱唔唔了半天,却什么也没说不清楚,不肯老实交待问题。后来经过工商、公安人员反复地跟她做思想教育工作,她才低头认错。原来,这个中年妇女名叫黄艳,是南疆市人民粮店的副主任兼会计。因确实无法说清八百斤粮票的正当来源,她被怀疑有贪污之嫌,后来由公安方面的秦晓勇、刘云峰带回派出所拘留审查,由此而破获了一起个人大量贪污单位粮票的刑事案件。

陈佳林收购来的八百斤粮票被没收了,还被处以一百元的罚款。他拿着工商部门开具的罚款单,若无其事地走出工商所大门时,却瞅见秦晓勇、刘云峰正站在门外的路边说话。他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走了过去,与他俩嘻皮笑脸地打招呼。

“秦队长,刘民警,” 陈佳林脸上堆着假笑,对他俩说道:“没啥事了,那我走了哟。”

“等等,你回来,”秦晓勇没等陈佳林走上几步,把他叫了回来,面无表情地说道:“我跟你说个事情。”

“行,”陈佳林不知是祸是福,有些提心吊胆地凑上前来,细声细气地问道:“秦队长,你还有什么要吩咐的?您说。”

“陈佳林,你以前坏事干了不少,我这都给你记着呢,”秦晓勇板着面孔盯着他的眼睛,先是向他提示一番,然后才转入正题,说道:“我问你,你想不想立功呀?”

“秦队长,看你说的,我半夜做梦都想立功呀,”陈佳林赶忙用手拍着胸脯,巴结地说道:“您说,让我干什么吧,我保证没有二话。”

“你现在不是天天在西关街上混吗?”秦晓勇掏出笔和小本子来写着什么,然后撕下一页递给他,交待着说道:“你好好拿着,这是我们派出所的电话。你给我记住了,如果以后你发现西关街上有大宗票证的非法交易,你就打电话通知我。不然的话,到时候别怪我办你个投机倒把罪,知道了吗?”

“啊,这个嘛……”陈佳林进退两难,嘴里哼哼叽叽地说道。

“嗯?”

“好,好,好,我一定照办。”陈佳林双手接过纸条。

“你想清楚了,可别跟我耍滑头,”秦晓勇先是警告着他,又提醒地补上一句:“别忘了,就你以前犯的那些事情,什么时候我都能拘你。”

“不敢,不敢,”陈佳林为了尽快脱身,只好顺水推舟地说道:“有机会我一定争取立功,争取立功。”

“嗯,去吧。”

“是。”陈佳林向后退了两步,摇晃着双肩,转身走了。

“秦队,这小子在这西关街黑市上可算是一个人物啦,”一直站在旁边看着的刘云峰,瞅着陈佳林远去的背影,不无担心地说道:“瞧他那一副老奸巨滑的样子,那么老实地听你的吩咐?”

“呵,这你就不懂了吧,”秦晓勇笑了,对刘云峰说道:“你想想,今天这个出手八百斤粮票的女人,她的粮票肯定是来路不正的,这就是我们破获案件的线索呀。陈佳林这小子当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如果盯紧了他,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们还可以从他那儿发现一些案子的线索呢。”

“哦,我明白啦。” 刘云峰忽然有所领悟,赞叹道:“嗯,这就叫‘借鬼捉鬼’。秦队,你真行呀!”

“工作不但要去做,还得经常动脑筋、想办法呀,”秦晓勇见刘云峰头脑开窍了,便进一步点拨他,说道:“我们和这帮家伙打交道办案子,一定得学着灵活些。”

“是,秦队,我明白了。”

刘云峰今年刚满二十岁,虽从警校毕业也只有七、八个月的时间,但他凭着勤奋好学、充沛干劲和敬业精神,如今已经是一位能在治安队中挑重担的神勇民警了,曾创下一天之内在繁华闹市里抓获二十七名扒手的记录。

到了一九八三年下半年,秦晓勇升任朝阳派出所副所长,才走出警校一年的刘云峰接替了他原来的职位,被提拔为派出所治安联防队的队长。

朝阳派出所管辖的街区,主要是南疆市繁华的市中心地段,其管辖的街面上有市商贸大厦、市百货大楼、平等街服装、小商品市场等热闹非凡的公共场所。

这段时间以来,刘云峰在副所长秦晓勇的指挥和布置下,经常在大白天里带着五、六个治安联防队的队员外出执行任务。为了打击越来越猖獗的私自倒卖旧自行车的黑市,他们已在市民生路上设伏多日了。这些执法人员全部身着便衣,分散后混杂在街道上的人群中,期待着能够“人赃并获”地抓获一些贩卖自行车的贩子或偷车贼。

在民生路上,有一家名叫“百货信托”的商店。它的店铺面积并不算很大,只有七、八十平方米的样子。可它的名声却广为人知,凡是南疆市的老市民没有谁不知道这家商店的。原来,这家“百货信托”商店的性质有点类似典当行。当市民日子紧而缺钱时,便可以把家里值钱的物件拿来这里托卖,比如,金戒指、玉石手镯、手表、收音机等贵重物品,或者是棉衣、被套、皮鞋、袜子等家庭日用品,不论是大件小件,只要有七、八成新的成色,店里负责收货的师傅看后估摸着能卖出去的,一般会给予标价出售。东西一旦被顾客买走,商店就扣除托卖的手续费,把余款归还托卖物件的人。这样的托卖商店,全市独此一家。所以,从解放后到八十年代初期,这几十年来该商店生意一直都不错。

八十年代初,旧自行车买卖黑市自发地形成于“百货信托”商店门前的街头,这恐怕与这家商店的经营方式有某种关系吧。如今,车贩子往往是站在“百货信托”商店门口的旁边,不停地向过往的行人询问:要不要自行车?一旦有了顾主之后,黑车贩子就会带着欲购车的人拐进他们认为安全的地方——旁边的一条巷子里来看自行车。而这条巷子,在南北方向上横跨过一大片楼房低矮的居民区,约百米长,这一头是民生路,另一头连接着市中心繁华的新华街。巷子内四通八达,到处是连接着各个居民楼房的通道。黑车贩子通常的做法是,事先把准备出手的自行车暗藏于巷子深处的民宅内,有人要购买时这才推出来。

刘云峰带着几名治安联防队队员,每天在这里都能抓到十几起非法交易旧自行车的“现场”,但绝大部分卖车的人都不是偷自行车的毛贼。朝阳派出所这次长时间“蹲点”打击非法倒卖自行车黑市的行动,却很快惊动了以陈佳林为首的街头团伙。原来,在倒卖自行车黑市这块地盘上,陈佳林这一团伙早已成为名副其实的霸主,这里正是他们投机倒把、收敛不义之财的又一个重要来源地。

这天下午,陈佳林带着手下一个小头目“猪头六”周贵宁和七、八个“街边仔”,前呼后拥地出现在民生路上。走到“百货信托”商店的门口前,陈佳林停下脚步,左右望了望动静,然后咐吩周贵宁带着手下的马仔去附近了解一下倒卖自行车黑市的情况,自已却一个人跨进了“百货信托”商店。凑巧的是,他与在商店内装扮成顾客的刘云峰打了个照面。

“呵,刘队长,”陈佳林一摇一晃地走上前来,主动地向他打着招呼,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没想到你们当民警的这么轻闲,星期天也有空来逛商店呀?”

陈佳林头发刚吹过,上穿白色绸衬衣,脚下一双皮鞋擦得锃亮,看上去像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哥,哪里有什么黑老大的模样。而刘云峰剃着闪闪发亮的光头,上身花格衬衣,下身一条牛仔裤,脚下穿着一双波鞋,看上去却不象是什么好人。

刘云峰哪有时间在此闲逛呀,他是待在这里执行任务的。他指挥着手下的几个联防队员分散在外面附近的街道上,时刻跟踪和准备着伏击黑车贩子进行交易的活动。这会让陈佳林这么一嚷嚷,他还真不好再待在这儿了。

“嗯,只是随便来看看。”此时,刘云峰还真的拿陈佳林没办法,他只好边说边向商店门外走去。

“刘队长,好走哟。”陈佳林故意冲着刘云峰的背影喊道。

陈佳林摆出一派悠闲的样子,在商店里到处转悠,看了看挂出来销售的各种服装,而后,又踱步到摆卖贵重手饰的柜台面前。

“师傅,请把这对玉石手镯拿出来看看。”

柜台内闻声走过来一位年龄近五十的老师傅,他鼻梁上架着一副老花镜,穿着灰色的工作服,双手前臂戴着一对黑色的袖套。知情的人都晓得,这位老师傅实际上就是店内作估价的权威人士,由他来决定是否收下市民拿来代卖的商品。

那老师傅看陈佳林虽然年纪轻轻,却衣着高档、穿着名牌皮鞋,显得气度不凡,一副春风得意的派头。老师傅凭多年柜台前看人的经验,知道面前这个人肯定是一个有钱的顾主。

1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