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五十七章 松炮的威力

六指君1 收藏 43 31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五十七章 松炮的威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马常青听到刘云的这句话后,浑身一震,站在门口呆立了片刻,缓缓回头说道:“大哥!我知道错了。”思考了片刻又对刘云问道:“大哥,我以后还可以杀鬼子吗?”

刘云走到马常青的面前,说道:“常青,刚才我的脾气大了一点,对不起!我不该打你,你别往心里去。”弯腰将倒在地上的门板装在门轴上,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接着说道:“这次虽然作战失败,但是你和赵延还是不会有太大的麻烦,李政委是一个老好人,而且初来乍到也不会刁难于你。


可是如果你再犯这种错误,到那个时候就算我不撤掉你,别人也会排挤你,游击队不是孙双泉那样的私人民团,唉!算了,现在说这些你也不懂,等你以后见多了军队中的政治问题,你就会知道的,走吧!去开分析会。”


第二天,游击队开大会宣布对失职领导马、赵二人的处罚,李信大声宣布撤除赵延的三连连级干部职务,改为副代理;同理撤除马常青的连级干部职务,改为副代理,并且连骑兵队长的职务一起撤销,改为骑兵副代理队长。两个人离排长的职位只有一线之差了。


刘云又接到了高杆的密报,三天之内一个加强小队的鬼子押运着大批的医疗器材过境,他们已经下了火车,只要半天的路程就会赶到蓟县,虽然这次的情报花去了两百块大洋,但是几个高级干部都认为还是值得的,下面就是讨论该怎么完全吃掉这股鬼子了。


经过一番讨论,大家得出一个结论,这次鬼子的医疗队过境,佐佐木肯定会派大部队护送,怎么分散敌人的兵力成了大家头痛的问题,而其中最主要的问题是游击队的兵力不够。


李远强盯着墙壁上的简易地图出了神的看着,刘云走上去,也装模作样的看了看,试探着说道:“这附近有一些国民党的散兵游勇,如果能够让他们也参加战斗就好了。”


李远强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继续看他的地图,刘云看他的样子就知道“国共合作”是不可能的了,谁愿意但这个风险呀!以后会被人抓住把柄的。


很快,刘云想到了一个好撒豆成兵的主意,而这个时候李远强也转身望着刘云,两个人相视一笑,刘云抢先说道:“咱们都别说出来,都写在手上,看看是不是想的一样?”


刘云在手掌心写了“桃林”两个字,翻开手板心和李远强互相一对比,李远强的手心上写着“桃林镇”三个字,两个人会意的一笑,英雄所见略同,抽调桃林镇的战士过来参战。


本来马常青主动请缨要求给桃林镇的游击队送信,但是被刘云拒绝了,虽然这小子犯了错误心情不愉快,而且也羞于见人,但是他走了,骑兵队怎么办呢?这次李狗儿又带来了三匹优良的鬼子战马,加上刘云从桃林镇带来的四骑,骑兵队的规模扩大到了十一骑,挑选出来当骑兵的战士骑术还非常不合格,偏偏骑术又不能速成,这个时候骑兵队更需要骑术精良的马常青了,到后来是李远强决定亲自回一趟桃林镇。


不过,这次在土匪俘虏中发现了两个人才,一个汉名叫铁思明的蒙古族同胞和一个汉名叫康富的满族同胞,他们都在家乡杀掉过日本人的殖民团——“开拓团”的移民,后亡命到大黑河当了“龙王”的喽罗,这两个人都有不错的骑术,刘云大喜,教育一番后,将他们全部编入骑兵队。


这两个人编入骑兵队才几个小时,马常青立刻感觉自己捡到宝了,又向刘云提议让这两个人当自己的副手。


李狗儿很快从丧父丧母之痛中恢复了活力,他和小五在王家村转悠了一个上午后,中午,在刘云的身边吃完饭后,眼睛大大的看着刘云,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


刘云放下饭碗,说道:“狗儿,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对于李狗儿,刘云的心里始终怀着一种愧疚,如果不是自己的原因,李狗儿怎么会家破人亡?


李狗儿小声的说道:“大哥,我想参加儿童团。”


刘云一笑,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说道:“这个好办!”正想着法儿要给李狗儿安排一点事情做,将他拴住,免得这个小子左跑右跑不象话。


李狗儿更加小声地说了一句话话,刘云居然没有听到,不得不将耳朵贴了上去,说道:“狗儿,声音大一点好不好,我这个样子听你讲话很累的。”


李狗儿将头抬起来,满脸通红的说道:“我、我想当官。”


刘云觉得好笑,说道:“可以!”又正色地对李狗儿说道:“我可以让你当小五的副手,不过以后我要看你的表现,如果你不称职,我就会将你撤下来,你愿不愿意?”


李狗儿急忙点头,刘云爱怜的摸了摸李狗儿的头,突然想到李狗儿还没有名字呢!狗儿、狗儿的叫得难听死了,以后这小子还要娶了媳妇呢!今天干脆给他取一个好听的名字。


李狗儿得到刘云的承诺后,立刻转身准备离开,刘云手快,一把抓住了他,说道:“别跑,我还有事。”李狗儿不得不又坐下来了,眼角却不断的看着门外。


刘云顺着李狗儿的目光看到了门外若隐若现的一双布鞋,不用说,门外是小五,看来这个主意也是他出的。


刘云的思路回到了小时候,记得那个时候第一次看《平原游击队》的时候,那个战斗英雄“李向阳”的故事浮现在自己的眼前,虽然李向阳是虚构的,但是历史上却真的有这个人的原型,当时一个年仅十六岁的少年仅仅凭借着太行军区七分区的某个领导的一句话,独立拉竿子组建队伍打鬼子和汉奸。


刘云笑着对李狗儿说道:“狗儿,你以后就叫向阳吧!向着太阳前进的人,怎么样?”


李狗儿点了点头,满不在乎的说道:“那就叫‘李向阳’吧!那么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刘云对着李狗儿挥了挥手,说道:“去玩吧!”看着李狗儿的背影,哈哈!李向阳!我已经改变了历史,这个小子要好好的培养一番,他的条件不错,应该可以做真正的“李向阳”。


第二天一早,李远强带着疲倦回来了,策马狂奔一天一夜,就算是铁打的人也熬到了极点,下马之后,草草的吃了一点饭,灌了几碗水就躺下休息了。


这个时候,一支五十多个人的小队伍在山野中急速行军,一个身材高大健壮的青年人大声地给他们鼓劲加油,他们正是桃林镇过来的援兵,这是桃林镇能够出动的极限了。


李远强调动到大青山后,上级就派了一个“少壮派”过来担任代理营长,钟天祥本是北平的一名大学生,后来参加张学良的青年救国团,失败后南撤,后来遇到了八路军,钟天祥就在这个时候接触到了共产主义思想,很快,钟天祥变成了共产主义的狂热追随者。


在八路军中,知识分子不亚于凤毛麟角一样稀少,钟天祥凭着能力很快就被安排在首长的身边做事,而在首长身边得到提拔的机会当然要大得多。


为了体现自己的能力,钟天祥主动请缨下基层接过了李远强的担子。


钟天祥回头看了看不远处的陈容,陈容虽然是一个女人,但是她也并不输给那些男队员们,而即使是这样,钟天祥还在考虑是不是要帮陈容背一些重物?


钟天祥对身边的一个战士问道:“还有多远?”战士的回答让钟天祥皱起了眉头,才走完了一半?不管了,陈容同志一个女同志怎么受得了那种苦?


陈容背上的包裹里面全部装着的是医疗用品、草药等等,一只大手伸向陈容背上的包裹,陈容一惊,抬头一看,原来是钟天祥,他想要给自己背包裹。


“陈容同志,你累不累?”钟天祥笑容满面的对陈容问道:“你一个女同志不容易,这些东西还是我来吧!”


陈容露出了笑脸,说道:“不累,这算什么?”礼貌的挡开了钟天祥的手臂,钟天祥愣了片刻,看来手下的那些干部说得没错,陈容的确不会让男人过多的进入她的内心,让人看着好吃,但就是吃不到!


中天祥追了上去,两个人肩并肩走在了一块儿,不久,他们两个从闲聊中得知居然彼此是校友,这个消息让钟天祥高兴不已。


钟天祥看到陈容一绺黑发尖梢处流出了晶莹的汗滴,那是累出来的,对这个倔强姑娘的爱意在悄悄的萌芽、成长,年轻人的初恋是甜蜜的,钟天祥甚至觉得第一次见到陈容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上了陈容。


钟天祥快速伸手夺过陈容肩膀上的包裹,然后一溜小跑将受到“偷袭”而发愣的陈容甩到后面去了。


钟天祥面带微笑快步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他的身上背着陈容的包裹行军,按照道理来说,加上自己装备后已经很重了,可是爱情的力量是无穷的,钟天祥愣是没有觉得什么劳累的地方。


经过两天的急行军,桃林镇的援军到达了王家村,桃林镇的游击队员们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一个个东倒西歪,到达王家村后首先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睡觉。


钟天祥在极度的疲倦中和刘云客套了几句,然后就打着哈欠睡下了,甚至陈容也很不淑女的随便找了一间草舍就倒下睡觉了,而这间草舍是刘云集办公、休息、骂人于一身的“官邸”。后来,刘云想进自己的房间去拿一些东西,在房门外犹豫、徘徊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有进去。


明天的这个时候,鬼子的运输队就会下火车,他们吃完中饭就会坐汽车从距离根据地十多里远的几个村子中间离开。


蓟县,一大早,三个人推着一辆驮着散发着恶臭棺材的板车要进城,看门的伪军无不纷纷捏着鼻子躲避,为首的伪军捏着鼻子对推车的独眼龙喊道:“里面装的是什么?这么臭?”


推车的独眼龙说道:“是我的爹,前几天上山采药,没想到跌死了,等找到他的时候已经是这个样子了。”说完,就揭开了棺材的盖子的一角,一股更加恶臭的气味飘了出来。


伪军慌忙捂住鼻子,跳着脚吼道:“都已经死了还运回来干什么?害得老子晦气!滚!滚!给老子推出城去。”说完,端起了步枪对着独眼龙。


独眼龙带着笑脸说到:“长官,老人家必须回城,只有到家里才能超度亡魂,这个您是知道的,呵呵!请您通融通融!”说完,独眼龙先掏出一张破旧不堪的良民证,然后又悄悄的在为首的伪军的手板心里塞上了一块大洋。得到独眼龙的大洋后,伪军的怒火立刻平静下来了,狠狠地瞪了独眼龙一眼,挥挥手示意他们快点过去。


鬼子的军营大门,一队十几个人的鬼子兵从里面排着整齐的队伍走了出来,远处,三个披麻戴孝的人推着一辆放着棺材的板车吃力的走着,走得累了,停下休息一会儿,为首者正是刘云,只不过又化了装,身边是两个小鬼——李向阳和小五,至于棺材里面装的是什么?装的是松炮,为了让佐佐木分散兵力,刘云决定在县城里面狠狠地搅他一个天翻地覆。


不久,又是一个班的鬼子兵走出军营,刘云算了算时间,他们每次都是间隔十分钟的样子,既然找到了规律,刘云估计着时间,等这队鬼子出去九分钟后,刘云三人立刻将散发着恶臭的棺材推到鬼子的军营门口,然后小五和李向阳互相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人突然在鬼子的兵营门口大打出手,刘云估计了一下大概的时间后,装作吸了一口旱烟,偷偷的点燃了导火索。


军营门口站岗的鬼子兵哪里会让人在军营门口撒野,一个鬼子兵训斥着跑了上来,端起枪托对着离他最近的小五砸了下来,小五机灵,闪开了鬼子的枪托,然后三个人一溜烟的逃跑了,他们一溜烟的跑了,可是这三个人留在这里的棺材还没有推走呢!好臭的!那个鬼子兵又不得不追了三人一段路程,眼看着实在是追不上了,才不得不返身。


又是一个班的鬼子兵踏着正步出来了,刚刚走出军营门口就闻到一股强烈的臭味,训练有素的鬼子兵不得不立刻捂着鼻子,一个个伸长了脖子四处张望,这个班的伍长对门口放哨卫兵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哪里来的这么臭?”


鬼子卫兵正要回答,突然“轰”的一声巨响,松炮发威了,站在松炮前面的鬼子兵顿时被轰到一大片,由于从来没有在家门口遭到过袭击,鬼子军营里面顿时慌乱起来。


小野优雅的荡着玻璃酒杯里面的红色液体,轻轻的喝了一口,然后用挑剔的目光看着文海,佐佐木对小野说道:“小野君,这个就是你的副手,文海君,你们两个要多多亲近。”


小野点了点头,说道:“见到你很荣幸,文君。”然后将红色的葡萄酒一饮而尽,文海也礼貌的微笑着说道:“能够得到小野君的赏识,是我前辈子修来的福分。”


小野身后的大角和加藤却不那么看重文海,对着文海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一个招呼,对于小野的两个手下不礼貌的动作文海倒是没有往心里去。文海现在正在考虑要不要将高杆卖出来,这样可以博得新顶头上司的好感,毕竟佐佐木不能总是关照自己。


大角发现文海在发呆,问道:“文君,为什么你的日语说得那么好?”


文海听到大角的问话后,马上反应过来,说道:“为了效忠天皇陛下,我很久以前就学会了日语。”文海的话一半是真的一边是假的,他的确在很小的时候学习日语,但是可不是为了效忠天皇,而是为了和日本人做生意,那个时候日本已经是一个新兴的资本主义国家,文氏家族为了开拓海外市场,派出了几个少年子弟学习日语。


加藤走上来不怀好意的问道:“文君,你们支那人既然可以效忠大日本帝国,那么以后会不会有一天会效忠别的国家反对帝国?嗯?”一边的大角闻讯哈哈的笑了起来。


佐佐木甩掉手中的香烟,不悦的说道:“大角和佐藤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呢?在刁难别人吗?”打断了大角和佐藤对文海的刁难后,佐佐木对所有人下了逐客令。


走出佐佐木的房间后,文海看着前面的三个“太君”,心中一阵发狠,高杆的事情说什么也不会告诉这几个人了,最好让他们这几个人全部死在刘云的手中。


小野他们三个人正在嘻嘻哈哈的时候,军营外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几个人都是军旅出身,知道刚才的这种爆炸声绝对不同寻常,几个人想都没想撒开腿跑向军营门外。


军营门口,一个班的鬼子死掉了大半,死状惨不忍睹,有些鬼子身上的零部件都已经变成了肉泥,活着的鬼子多多少少带了不同程度的伤,小野和其他两个人面面相觑,而随后赶来的文海虽然表面上还是一脸死板,心里却暗自幸灾乐祸,最起码这种事情以后不用我亲自来背黑锅了,痛快!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