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五十六章 一记耳光

六指君1 收藏 39 37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五十六章 一记耳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刘云正在布置欢迎会,本来李远强交待不需要搞那么隆重,但是为了给李远强留一个好印象,刘云还是按照高规格布置,眼看着就要布置完了,一斜头看见小五带着一个少年正在急急往这里赶来,身后还牵着三匹马,老远,小五就喊道:“营长,李狗儿来了。”

李狗儿也发现了刘云,丢下战马的缰绳对着刘云跑过来,跑到刘云的面前了,却又突然停住,接着眼泪水就哗哗的流出来了,刘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走上去奇怪的问道:“狗儿,你怎么了?先别哭,有事你跟我说,没有人敢欺负你!”


听到刘云温暖的安慰后,李狗儿突然猛地一把将刘云抱住,啕嚎大哭起来,刘云抚摸着李狗儿的头,问道:“狗儿,这是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的爹娘呢?”


李狗儿哭泣着将事情的原原本本告诉了刘云,刘云的拳头顿时捏紧了,这些狗日的鬼子,亏得李远强说什么还要优待俘虏!绝对不行!


吩咐小五带着李狗儿洗澡、吃饭、剃头发,李狗儿却不愿意就此离开,而是走到战马的边上,解下那个臭烘烘的包裹,“忽溜溜”的滚出了三颗人脑袋,周围的战士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地上发白、膨胀的人脑袋,有几个心理素质不过关的村干部捂着嘴巴飞快的跑到一边大呕特呕,李狗儿对刘云说道:“刘大哥,这三个鬼子就是我的仇人,也是我的投名状。”


送走李狗儿,刘云一阵直摇头,这个小鬼简直就是天生的杀人材料,而一脸平静的小五看上去也不输给他多少,抬头看看周围的人群,显然他们中的有些人还没有完全从打击中恢复过来。


“开会了!开会了!”一个战士大声招呼着,坐在地上的战士和村干部们很快安静了下来,李远强在刘云和几个干部的陪同下进入战士们的视线。


李远强笑容满面走到台子上去,几个干部也一一坐下,李远强左右一望,偶然发现自己坐在正中间,刘云让自己坐在正中央?急忙站起来要给刘云让坐,却被刘云一把硬按了下去,又客气的推迟了一番后,李远强才“不得不”坐在正中央的位置。


经过一番没有营养的开场白后,又是一番没有营养的诸如“表扬、鼓励”的话,下面的干部战士们仔细的听着,他们可以做到眼都不眨,但是刘云只觉得瞌睡要来了。


好不容易这些废话、套话说完了,李远强开始宣布上级的任命了,首先是从下面的村长、组长之流开始,这些村干部都是刘云几个小时之前报给李远强的,一起报给李远强的还有那些游击队的干部。


等到要宣布刘云的任命的时候,李远强似乎“卡壳”了,语气中间有一点犹豫,刘云虽然装作一脸的笑眯眯,但是心里却在翻滚,难道这里有什么变故?的确有一些变故,李远强给上级的汇报称刘云是失散的原十团下级干部,而上头考虑到刘云离开部队这么久,又考虑到刘云在政治上是否可靠以及工作能力等各方面的因素后,只给了刘云一个代理营长的位置。


很快,李远强的目光在刘云的笑脸上稍微作了一个停留,站起来大声地宣布,说道:“宣布任命刘云为大青山的营长,至于本人,暂时代理大青山游击队的政委。”


下面干部战士们的掌声哗哗的响起来了,刘云连忙站起来谦虚地说道:“汗颜、实在是汗颜。”


李远强表面上笑呵呵的,插在裤子口袋里面的手中却在使劲,将任命书撕得粉碎。如果任命刘云为代理营长,搞不好会让整个大青山游击区的军民扫兴,为了安定团结的局面,擅自改动一下任命也并无不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必须要早点打一个大胜仗,给刘云争取一些政治资本,这样上级就会将刘云代理营长中的“代理”两个字去掉。


正在这个时候,外面跑过来一个战士,大声说道:“报告!三连回来了。”


刘云听到三连回来了,更加高兴了,哈哈哈哈!这回可要在李远强的面前好好的“露脸”了,大声地对那个战士说到:“快请我们勇敢的三连过来。”等到那个战士离开后,刘云觉得这还不够,对李远强说道:“不如我们亲自我迎接这些小伙子,怎么样?”


李远强点头笑道:“开始就听人说三连的武器装备好,敢打硬仗,就算你不让我去,我也非要去看看不可。”刘云立刻宣布散会,拉起三连的原连长王大铁,几个人急急忙忙地去迎接三连归来,而他们身后还跟了一长串游击队干部、各个村子的干部。


赵延对赶过来的民兵问道:“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搞得像过年似的?”


民兵回答道:“刘营长请来了政委,这是在欢迎他呢!”


赵延立刻停下了脚步,糟糕!这个时候回来不是给刘营长的脸上抹黑吗?快步赶上走出一截的民兵,问道:“现在刘营长知不知道我们已经回来了?”


民兵一脸奇怪的样子看着赵延,这个问题还要回答吗?你们回来的消息早就传上去了。


赵延松开了民兵,知道这个问题已经不用回答了,虽然刘营长平时的脾气很好,但是这次如果他不生气就有鬼了,唉!这回可怎么办?伤亡过半怎么交差?


赵延回头看了看马常青,马常青依旧是昂首挺胸的走在后面不远处,这个家伙一点都不知道这件事情的灾难性后果,算了!早点取出鬼子的军刀给刘营长看看,说不定还能够减少他怒火。


这次三连总共出动八十个人,中途押解俘虏和护送解救的妇女回来十个人,打土匪和被鬼子军官偷袭牺牲二十多个人,连伤病号的二十个人在内,三连整整去掉了一半的战斗力,就连马常青的骑兵队也都用来驮伤员和烈士的遗体了。


赵延看见远远的走来一群人,不用说这就是刘营长和政委来了,赵延对身后的战士说道:“快拿一件新衣服来给我换上。”换上新衣服后,又觉得别人都衣衫褴褛,而自己却衣衫光鲜,好像别人都在拼命而自己在逃命一样,可别让人误会了,赵延又快速换回了原来的衣服。


刘云越走近越吃惊,这就是三连?怎么觉得好像是“三排”?终于,刘云的担心变成了现实,一个好端端的连队现在只剩下半个了,居然连土匪都打不赢,这无论如何也不可以原谅他们。刘云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起来。


本来有说有笑的干部观察团们都牢牢的闭紧了嘴巴,这次游击队吃了大亏,谁还敢大声地喧哗?现场安静下来了,只有米院长带着已经扩大了规模的野战医院的医生们忙碌着,有些战士的伤口开始化脓了,米院长一边给战士们简单的处理,一边直摇头。


一些民兵将受伤的战士们抬走,米院长走到刘云的身边,取下口罩对刘云说道:“营长,现在我这里的各种药物已经不多了,你看是不是要想想办法了?”


刘云将喷火的目光从小马和小赵的身上收回,换了一个缓和的脸色,对米俊说道:“好了,我知道了,再过几天保证给你送来大批的药品和器械。”过几天就要有鬼子的运输队从这里经过,如果不抢劫他们那就是太对不起自己了,话又说回来,三连被打残了,对战局的影响还是很大的,到时候看能不能联系国军那一边共同攻击,希望李远强能够答应,唉!还是先找个机会试探一下李远强的口气吧!


三连的老连长王大铁在自己的三连中跑来跑去,皱着眉头一边跑一边问战士们:“这都是怎么了?咋都成这样了?”三连绝大部分都是王家村的子弟,王大铁岂能不心痛?


赵延低着头将鬼子的指挥刀送到刘云的前面,刘云冷冷的看着赵延,一伸手将鬼子的指挥刀打落到地上,哼!原来是在路上遇到了鬼子,难道这样就可以交差了吗?叫你们剿匪你们却和日本人干上了,谁教你们和鬼子硬拼的?把我的话全部都当放屁了!


马常青走到刘云的面前,一脸悔不该当初的样子,说道:“大哥、营长你狠狠的打我吧!这次作战失利是我一意孤行的结果,和赵延完全不相干。”


虽然当众发飚是一件很失面子的事情,但是刘云的怒火已经无法控制了,马常青最早跟着自己,对小马的期望也最大,爱之深恨之切,一个箭步跨上去揪住马常青的胸口吼道:“你的兵呢?我的三连呢?”


马常青低着头不敢回答,刘云抬起手掌就要扇耳光,手臂抬起来后,却无法扇下来,回头一看原来是被李远强死死的拉住了。


李远强看到刘云已经到了爆发的极限,冲上去拉住了刘云要甩出去的手掌,好言好语的劝说道:“好啦!好啦!这先就先别计较了,他们能够回来就不错了,大家都让让,三连的同志们都还没有吃饭呢!”说完连推带拉的将刘云拽到路边,又连连使眼色给小马小赵让疲惫不堪的三连快快离开。


小赵感激地看了看李远强,可能这个人就是新来的政委吧!没有他今天就要难堪了。赵延急忙捡起地上的鬼子军刀跑路,等到赵延和马常青如同丧家之犬跑出了老远,刘云远远的怒吼着喊道:“你们两个兔崽子,晚上给老子过来,老子在房里等你们两个。”


小马还好一点,小赵直觉得背脊处一阵阵的发凉,用手一摸,原来是流汗了。


深夜,李信、刘云和李远强在敲定烈士的抚恤金的问题,桌子上摆放着码得高高的几碟整整齐齐的大洋,关于抚恤金的问题,李远强完全站到了李信的那一边。


李远强掂了掂手中的大洋,好富裕呀!感叹后抬头对刘云说道:“抚恤金高达十块大洋也太多了,这个问题我支持李副营长。”李信觉得终于找到了一个知音人,就刘云傻乎乎的。


最后虽然刘云据理力争,抚恤金还是减少了八块大洋,只有两块大洋了。


一条人命只有两块大洋?刘云生气的摊开了双手,说道:“那些烈士被爹妈养到二十多岁可不止只值两块大洋!话又说回来,这次变动抚恤金的幅度这么大,这以后的工作怎么做?你们既然都支持降低抚恤金我无话可说,但是这次的抚恤金无论如何不能变动。”


李远强考虑了片刻,摇着头说道:“不行,就两块大洋我都还觉得多了,这以后的抚恤金还得减少,桃林镇的队员们可没有如此丰厚的待遇。”抬起头对着刘云说道:“否则以后桃林镇也不好做工作。”


刘云没有作声,对于李远强的回答自己是绝对不赞同的,场面一时间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油灯不时地烧出“吱吱”的轻响。良久,刘云叹了一口气,说道:“如果政委坚持如此安排,我也没有话说,现在我是无颜面见父老乡亲了!烈属的思想工作你们自己安排吧!”


李远强微微露出笑意,对于刘云的支持还是感到很感激的,说道:“这个你放心,烈属的思想工作我来做,绝对不会让你无颜面见江东父老。”


争论完毕后,接着是小马和小赵的问题,处罚是跑不掉的,先叫他们过来开一个分析会再说吧!刘云回到了自己的草房,这次的始作俑者小马和小赵早就在房间里面等着了,看见刘云回来了,两个人“唰”的站起来了。


刘云看了看这两个不争气的家伙,将杂木做的房门重重的一摔,房门发出惊人的“嘭!”的一声,接着,不结实的房门脱臼了,歪歪扭扭的砸倒在地上。


两个人吓了一大跳,更加不敢作声了,刘云扯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带刺的目光在两个人身上扫来扫去,良久,刘云取出汪直拟定的烈士的人员名单,缓缓的念了起来。


很快,刘云念完了这次战斗牺牲人员的名单,冷冷地说道:“人家和你们一般年纪,也都是妈生爹养的,他们不明不白的丢掉了性命,就因为你们的一时糊涂丢了性命,你们这样的糊涂指挥官是在犯罪、你们和日本人有什么两样?”


刘云越说越气愤,忍不住将桌子一拍,“啪”的一声,简陋的桌子一阵摇晃,吼道:“我养你们这样猪干什么?啊?一个蛮头蛮脑不知死活,一个仗着一点小聪明耍活宝,你们还真的将自己当成一个人物了?啊?”


赵延心里暗道:蛮头蛮脑的是马常青了,耍活宝的看来就是我了。这个时候,马常青不服气的分辨着说道:“营长,当时如果不是几个鬼子军官偷袭我们,否则。。。。。。”


“啪”的一声巨响,刘云狠狠地对马常青甩了一记耳光,这个小子,居然死不知道悔改,居然还敢狡辩!吼叫着:“你们的骑兵呢?为什么没有起侦查作用?指挥官如果不能对战士的生命负责,他就没有资格担当指挥官,让战士们跟着你们这种窝囊废简直就是一种耻辱!”


马常青挨了一记耳光,身体一阵摇晃,刘云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赵延偷偷的看了看马常青脸上清晰的“五指山”,心里在考虑自己到底能不能挨得住这一巴掌。


马常青将脸别到一边去,心里实在是不服气,三连只有那么几十号人,勉强包围土匪就已经力不从心了,哪里还能安排足够的士兵警戒。


刘云也注意到刚才失了风度,口气缓了一缓,瞪着马常青说道:“还好只是鬼子的偷袭,如果是大部队的包围怎么办?作为一个指挥官,在战场上必需考虑、观察周围的环境,如果在一些细节上不注意,将来吃大亏的就是游击队。


等会儿去政委的房间开一个分析会,你们要详细将战场情况讲叙一番,根据你们犯下的错误,我和政委以及李副营长会给你们具体处罚措施,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刘云对两个人挥挥手,说道:“你们都去吧!”马常青低着头往外走,心里很不好受,既有对自己的自责,也非常不服气,刘云看了看一脸默然的马常青,说道:“常青,你先等等,今天我打了你,你可服气?”马常青闻讯立刻又将脸别到一边去了。


刘云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就知道你不服气,可是,我只是打了你一记耳光,有些战士却连命都没有了,他们又找谁去服气?”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