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 第二部 摸爬滚打 第九章  物换星移(上)

绿城一剑 收藏 6 8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


第二部 摸爬滚打


古人云:“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大凡在事业上有所成就的人们,都有着自已充满心酸和艰辛的奋斗经历。而在一个人走向成功的过程中,自我准备和自我激励是不可或缺的。当今是一个机遇和挑战并存的时代,只要勇于拚搏,善用智慧,你就可能闯荡出一片自己的天地,书写出激情四射的豪迈人生。


第九章 物换星移


一九八二年,春节前夕。

胡大海一家人兴高采烈地搬进一栋拥有六层楼高的新居。这搬迁入住的日子,是事前请风水先生看过皇历选定的黄道吉日,可“动土、搬迁、庆典”。

原来,胡大海拆了南国街36号自家那早已破旧不堪的两层楼房和后院,又在原址上扩建起了一栋占地一百五十多平方米的砖瓦结构的楼房。这栋外表粉刷一新的六层高的私人住宅楼,其建筑高度与左邻右舍那些矮小破旧的两层楼房相比较,犹如鹤立鸡群。

上午九点钟过后,胡大海穿着一身崭新的灰色中山装,潇洒地站在自家的大门口外。他刮得干干净净的脸上露着得意的笑容,手里拿着一包好烟,正在喜气洋洋地迎接着各路佳宾贵客、亲朋好友和街坊邻居的光临。

陈佳林和田志雄一大早就前来给胡大海祝贺重建新居之喜了。两个徒弟恭敬地给师傅奉送上了各自的红包,以表寸心。此时,三个徒弟之中的大师兄毕自强尚在牢狱里服刑呢。

“你们俩可不是什么外人哟,”胡大海看着他俩精神抖擞的样子,笑嘻嘻地说道:“等会儿屋里的客人多了,我还得靠着你们俩前后帮着招呼哟。”

“放心吧,师傅。”陈佳林抢先答道。

“师傅,”田志雄拥着陈佳林往屋里走,回过头来说道:“我们先进去了。”

陈佳林和田志雄以自家人的身份,在屋里帮着师母招呼着前来贺喜的众多客人。点烟端糖果,倒水沏茶,搬椅子找板凳,两人奔前跑后地忙得个不亦乐乎。眼瞅着厨房里请来的厨子开火炒菜了,师母赶紧咛嘱他俩上六楼去挂置的鞭炮。

“二哥哥,小哥哥,鞭炮拿来了。”胡小静的身影还没出现,她那响亮而清脆的嗓音便如冲击波似地传到六楼了。

此时,陈佳林和田志雄在屋里一边闲聊着,一边等着胡小静她们上楼来呢。只见胡小静和另外两个小女孩怀里各抱着一大捆鞭炮,跌跌撞撞地一个接着一个冲进屋里来。三个小女孩把抱上来的东西往地上一搁,便一个个东倒西歪地摔在木沙发、椅子上,张着嘴“嗬嗬嗬”地大口喘气,累得不成样子了。

胡大海的女儿胡小静今年十二岁了,上小学五年级。另外两个小女孩是她的同班同学,也是她平时形影不离的好玩伴:一个叫白薇薇,一个叫郑雪娇。

瞅着这三个小女孩姿势不一、狼狈不堪的样子,老半天了还在那儿上气不接下气地喘息着,陈佳林和田志雄都被她们那种滑稽的模样逗笑了。

“嘿嘿,瞧你们多没出息,就扛这么一点东西上来,”陈佳林蹲在地上那堆鞭炮的面前,用手撕开一个扎好的圆桶形鞭炮的外包装纸,故意逗着胡小静,说道:“怎么会累成这个样子呀?”

“我们是从楼底抱上来的,好重的哟,”胡小静歪在木沙发的身子坐直了起来,摇头晃脑地望着自己的两个同伴,向她们询问着:“是不是呀?”

白薇薇和郑雪娇看着她,都含笑点头。她俩虽跟胡小静是无话不说,彼此之间总是吱吱喳喳的,但对陈佳林和田志雄这两个大男人并不太熟悉,在他们面前不敢放肆,脸上的表情拘谨而显得不太自然。

“哎,小哥哥,不要抽烟了嘛,”胡小静见田志雄嘴里叼着香烟、手里却拿着鞭炮,知道这样是很危险的。她跳下木沙发冲上前来,一把掠走田志雄嘴上的半截香烟,把它掐灭在烟灰缸里,有声有色地说道:“哼,等一下不小心点燃鞭炮,轰,我们就都完蛋喽。”

“嗯,小静说得对哟,”陈佳林这时正在把两串鞭炮连接在一起。他抬起头来,半真半假地说道:“你小哥哥马大哈惯了,你好好教训教训他。”

受到陈佳林的鼓励和怂恿,胡小静绕到田志雄的身后,直冲着他的挥拳踢脚。

“嗬,你还真敢动手打我呀?”田志雄手里拿着一根竹竿,正在往上面绑着一串鞭炮。他抬头鼓眼瞪着胡小静,故意咬着牙,恶声恶气地说道:“等一会儿,我把你从窗口扔下去。”

“哼,才不怕你呢。”胡小静伸长着脖子,还给田志雄一个恶狠狠的凶样,随后,她又来了一个360度急速转身,做出一个很漂亮的抬腿踢踹技击动作,嘻笑道:“呵呵,一脚踢飞你。”

“你的剑术最近练得怎么样了?”陈佳林一边忙乎着手里的活儿,一边向胡小静问道:“有没有什么长进呀?”

“唉,我老爸每天忙得团团转,经常连人影都见不到,他那儿有空教我呀,”胡小静撅着小嘴儿,摇晃着小脑袋,凑到陈佳林面前,说道:“二哥哥呀,你什么时候有空再来教我三节棍呀?”

“啊,又要找我教你呀。我问你,你跟小哥哥练的‘抡板凳打’学完了没?”

“没有,只学到了第五招‘泰山压顶’,”胡小静把娇小的身子靠向陈佳林蹲着的背部上,一边轻松地用手举着伸直的左脚搬到自己头顶上,一边嘟着小嘴儿,说道:“小哥哥说我练得软绵绵的没劲,他就不肯教了。”

“嘿嘿,你又告我的状呀,”田志雄走过来,扯了一把胡小静的小辫子,笑着说道:“你们都到楼下等着去吧,我这就把鞭炮从窗口放下去了。”

“哦,走喽。”胡小静朝白薇薇和郑雪娇一招手。

三个小女孩发出欢快的叫声。她们相拥着冲出了房间,嘻嘻哈哈,蹦蹦跳跳,一起跑到楼底下去了。出了家门口,三个女孩子勾腰搭肩地站在那儿抬头往上望着,等待着鞭炮挂放下来。

这时,田志雄在六楼窗口处把一根竹竿伸出来。陈佳林用绳子将竹竿的一头拴住,固定在窗台上。然后,两人合作着把竹杆另一头上连接着的一大串长长的鞭炮,从窗口外缓缓地悬空垂放下来,一直延伸到地面。

正午十二点到了。胡小静在两个师兄的保护下,壮着胆子用打火机点燃了那悬挂着的鞭炮。长时间“噼哩吧啦”燃放鞭炮的声音,让南国街上许多路人都停下了脚步,好奇地围观这热闹非凡的喜庆场面。与此同时,胡大海家里楼房的一、二、三层楼都摆上了一桌桌酒席,他的亲朋好友、左邻右舍的老街坊几乎全都到场了。众多宾客随意地海吃海喝了一顿颇为丰盛的大餐。这天庆贺胡大海的新居之喜,大家很是热闹了一番。

在南国街这古老的街巷上,自进入八十年代后焕发出一股新的商业气息。胡大海家的这栋六层楼宅更是格外引人注目。主人把新楼的底层一分为二地隔成两半,各自装上了卷闸门作为商用门面。这是他和妻子共同经营的店铺,门口上方挂着一块金字招牌:昆鹏日用百货经销商店。为此,他的新商店也有更多的旺气和人气了。街坊邻居们都议论着,说是改革开放这几年以来,胡大海发财了。

不错,今年四十四岁的胡大海,现在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商人。他家的百货商店如今生意兴隆,每天都往口袋里装进许多钞票,可真是让人羡慕死了。可令人纳闷的是,他是怎样快速地致富起来的呢?这要说起来,话就长了。

胡大海的文化程度并不高,少年时代只念到初中一年级。他自小跟在旧社会里当镖师的父亲习武练拳,有一身好武功自不必说了。他年轻时,尤其喜欢结交朋友,对社会上的各种事情识多见广,颇有为人处世的豁达和老练。六十年代,他在市物资回收公司收购站当了一名职工。那时,他每天骑着一辆三轮车早出晚归,四处奔波,吆喝着走街窜巷,为公司回收废旧品,每月的工资只有三十七元五角。后来,他收了毕自强、陈佳林、田志雄这三个半拉子大的男孩子为徒弟,利用业余时间给他们传授拳脚武艺。

那时候,要说起做买卖的事,恐怕只有胡大海的母亲胡氏阿婆算是沾上一点边儿。七十年代初,南国街的街道居委会因考虑到胡氏阿婆和街道上的另外几个阿婆一直都没有什么收入,便组织她们成立街道老人互助组,由胡氏阿婆牵头和出让地方,利用她家楼下的房屋摆起一个卖凉茶酸嘢的摊档。小店里经营的项目,就是:凉茶,一分钱一杯;酸嘢,一分钱一块。如果这也算是做生意的话,胡大海家倒也有十多年的经商历史了。

从一九七六年十月打倒“四人帮”到一九七九年十二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是我国社会经济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时期,特别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我国开始进入了改革开放时期,为许多人改变命运过上富裕生活创造了条件。从一九七九年初到一九八二年春这短短的三年时间里,胡大海瞅准了这一时代变革的契机,毅然决然地辞去单位公职,先他人一步,开始小打小闹地做起杂货店的生意了,几经折腾,终于把小买卖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竟歪打正着地闯出一条经商致富的路子来。

那是一九七九年初,胡大海看到当时社会上所发生的明显变化,感觉到有做买卖赚钱的机会了。他首先想到的是应当充分利用自家地处市中心的热闹街道上的有利条件。看见家门口路过的行人来来往往,母亲经营的凉茶、酸嘢摊每天都有不少人来光顾,虽说只是小本生意,但做的还很不错呢。他家的房子是祖上传下来的两层楼房,上下两层都有两间房。下层的一间房屋让母亲摆凉茶酸嘢摊档占用了,另一间是用来方便进出家中后院的通道,两旁堆放着许多大件杂物之类的东西。

这天休息日,胡大海心血来潮,卷起衣袖劲头十足地干起活来,把空闲的那间房子里堆放的杂物统统清空搬进后院里,然后把天花板到地面都打扫得干干净净。晚上,他和妻子陈丽梅商量着用这间空房来开办一个日用杂货铺,并说明天就去进货来卖。

陈丽梅比胡大海小五岁,是一个残疾人,她的左腿脚有些支撑不住整个身体的重量,走起路来高低不平。一直以来,她在街道办的一家福利厂里当一名勤杂工。

“你也没经过居委会的批准同意,就要先拿钱出来去进货,可万一到时候人家不让开张就麻烦了哟。”老实而善良的陈丽梅心里有些忐忑不安,担心地问道:“这么干,能行吗?”

“前怕狼后怕虎,成不了大事。”胡大海坐在屋里一支烟接着一支烟地抽着,思前想后地考虑了一晚上,最后还是下定决心了。他大手一挥,斩钉截铁地说道:“别管它,先干起来再说。”

妻子陈丽梅的担心并不是空穴来风。就在杂货店开张营业的那天下午,居委会姓李的女主任果然反剪着双手、黑着一副脸面,上门来兴师问罪了。她责问胡大海到底是经过那一级组织的同意,竟敢如此胆大包天地擅自开店卖货。见胡大海只是嗯嗯啊啊地应付着她,就是不肯关门,李主任气得拍起桌子来。她大声地勒令他马上关门,还嚷嚷着不关门就有他的好戏看。迫于居委会的权力干涉,他只好乖乖地先关了店铺。事情弄得如此糟糕,逼得胡大海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乱转。可他仍不死心,绕尽脑汁,最终还是想出一个可行的办法:以妻子陈丽梅是残疾人的身份,挂靠在街道福利工厂的名义之下来注册开办这杂货店,其性质是属于街道集体所有制的,只是经营管理权归陈丽梅个人承包。作为交换条件,街道福利工厂不但不给陈丽梅发工资,还得反过来每月交承包管理费。就这样折腾了一番之后,胡大海家的杂货店总算是堂堂正正地开了门。

从此,每天下了班后,胡大海便急急忙忙地踏着三轮车赶回家给妻子帮忙,不是去跑进货,就是替换妻子卖货,一会儿都不闲着。就这样,夫妻俩起早摸黑地干,一心一意地把生意做下去。日子一长,杂货店里的生意也渐渐有了起色。

一年之后,胡大海把经营店铺所赚来的钱又全部投资进去,加大了经营资本,在自家杂货店旁边又租赁了邻居家的面门,扩大了经营范围和地盘,改挂起了“昆鹏糖烟酒商店”的牌子。门面一扩大,售卖的货也更多,妻子一个人实在是照顾不过来。正缺人手,陈丽梅的远房侄女唐秋燕十六、七岁,从乡下来城里投奔胡大海家,便留在店里帮工干活。尽管如此,由于每天开店时间太长了,只有两个人还是忙不过来。胡大海静下心来一合计,自己在单位里风里来雨里去的干活,挣的也就是那一点死工资,还不如回来和妻子把商店经营好划得来嘛。

一九八一年初,眼看着自家店里的生意越来越红火,胡大海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终于下决心辞去公职自己当老板了。为了方便店里的经营,他把这两家门面中间的墙壁打掉,使之合二为一,经过重新装修,又改挂出“昆鹏日用百货经销商店”的新招牌。

一九八一年以后,中央电视台播放节目的时间变得越来越长,内容也越来越丰富多彩了。每天晚上在黄金时间里,开始热播那些引进的美国、日本以及香港电视剧,如:《大西洋底来的人》、《加里森敢死队》,《血疑》、《排球女将》、《霍元甲》、《上海滩》等,这些都是轰动一时、万人空巷争看的电视剧,极大地吸引着当时国内人们的眼球。而此时在城市里,普通老百姓家里基本上是没有电视机的,人们只能到本单位去观看属于公家所有的电视机。一些单位礼堂或饭堂里通常会固定有一台十八或二十吋的黑白电视机,有专人按时负责开机和关机。在这种情况下,每天晚上往往是许多人围绕着一台电视机观看,平时少说也有几十人,有时多达上百人甚至于二、三百人。进入八十年代初,电视机这种稀有量少的进口商品,首先进入了社会上有一定权势、或有一官半职的人家。不久后,国内建厂引进国外生产线,开始生产黑白电视机。至此,电视机才开始作为一种昂贵的大众消费品,逐渐地走进了普通百姓之家。

有一天,胡大海在外面与在生意上往来的朋友们喝酒。闲谈中,他从一个朋友口中获知这样一条信息:北方某省有一家“红光”电视机厂大批量生产黑白电视机,但因其产品投放市场的时间不长,其品牌还不为各地市场所熟知,因此其市场销售渠道极不通畅,厂家正为大量积压着的电视机发愁呢。说者本无心,听者有意。在酒桌上随便闲聊而得到这个情况,使他若有所思。这时,他的脑子飞快地转动起来,越琢磨越觉得有门儿:自己现有店面,如果能够搞来一批电视机出售的话,说不定还能挣上大钱呢。于是,胡大海在立即做出了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当晚,在酒桌上与朋友们分手后,他就直奔火车站买了一张特快车票。翌日下午,他便提着简易的行李包,从容地登上北去的列车。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