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五十四章 刻骨仇恨

六指君1 收藏 38 15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五十四章 刻骨仇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马常青知道赵延的想法,他不想增加队员们的伤亡,可是在自己看来,打仗只有多死人和少死人的道理,哪有什么打仗不死人的道理?只怕赵延是想讨好大哥才是真的!

话又说回来,为了减低伤亡,马常青还是决定亲自带着人冲锋。


几个臂力很大的战士排成一排,站在射击死角里对着山神庙狠狠地甩过去几颗手榴弹,“轰、轰、轰”的几声巨响,硝烟弥漫在山神庙前。


“冲啊!”马常青右手握着大砍刀、左手握着驳壳枪、腰上还插了两颗手榴弹,一声呐喊后一跃而起,他的身后紧跟着一个排的战士,趁着硝烟冲到了山神庙前。


手榴弹的巨大爆炸声让山神庙的土匪们抱着发昏的脑袋缩成一团,甚至墙角也随着一阵阵的颤抖,好像整座墙就要塌陷下去了一样,“龙王”等爆炸声浪过去了之后,骂着跳起来从身上取下一个手榴弹,也不寻找目标就撤开引线从窗户眼里甩了出去。


马常青看见头顶落下了一颗手榴弹,敏捷的跳起来接在手里,然后又反手从窗户眼里甩了回去,跟在马常青身后的战士们张大着嘴巴看着手榴弹落下然后又被马常青反丢了回去,一个个目瞪口呆不能动弹。


“龙王”的眼角看见窗户边一个黑影一闪,接着“轰”的一声巨响,手榴弹在土匪群中爆炸,“龙王”当场被炸死,土匪们一片死伤狼藉,哭喊声不绝于耳。


马常青跑出了几步路,发觉身后没有脚步声,一回头发现战士们还在发愣,顿时大怒,厉声吼道:“你们在干什么?找死?!”战士们才慌忙跟上,马常青冲到山神庙的墙角边,连接塞入两颗手榴弹,“轰、轰”两声巨响后,里面立刻传来一个带着哭腔的喊声:“救命啊!我们投降!瓢把子已经死了。”


马常青一脚踢开紧闭的大门,杀气腾腾的跳入山神庙内,大吼一声:“缴枪不杀!”身后战士的战士们也跟着潮水般涌入。


几个战士们用上了刺刀的步枪刺死了挡在门口的几个土匪,一个土匪端起步枪妄图和游击队员比划比划,却被马常青迎面一刀砍得血肉横飞,从大殿追赶到偏厅,游击队一路势如破竹,胆敢反抗的土匪当场死于非命,藏起来的、装死的土匪也被游击队员们揪了出来。


小野用望远镜看着游击队员们的战局发展,哈哈的笑起来了,说道:“想不到我还可以看到支那土匪们的火并,真是太有趣了,你们仔细看,他们居然使用的是帝国制造的步枪。”


大角须生对小野太郎说道:“小野阁下,这些土匪实在是太不懂规矩了,居然在皇军的面前动粗,不如我们稍微的教训他们一番好吗?哈哈哈哈!”


小野也笑了起来,取过身后一个骑兵扛着的三八步枪,说道:“那不如这样好了,我们来一个比赛,谁杀的人多,谁就是胜利者,这样可以吗?诸君?”


加藤仁次郎讨好着说道:“早就听说您的枪法高超,我们肯定不是您的对手。”


三个人分别端起三把步枪,大角一边瞄准一边问道:“他们怎么来的这么多的帝国步枪?”说完,手指一扣,“砰!”的一声枪响,一个战士倒下了。


加藤说道:“可能是帝国以前支援支那军队留下的,他们以前可能就是支那正规军。”说完,也打倒了一个战士,可惜那个战士却又慢悠悠的站了起来,这样加藤的脸上不好看,他又重新端起了枪瞄准那个战士,“砰!”的一声枪响,却是小野抢先开枪打死了那个战士。


小野暂时收起了枪,说道:“帝国可没有那么多精良的步枪支援支那的军阀内斗,这些土匪手中沾满了帝国军人的鲜血,就是这一带的土匪在前不久伏击了一个小队的帝国军人,帝国勇士全部被残酷的屠杀。”小野又解恨般的端起枪打死一个战士,接着说道:“凡是手中有武器的支那人就必须被处死!因为他们有抵抗帝国的嫌疑。”


结束战斗后,马常青随手砍翻一个准备偷偷摸摸丢手榴弹的土匪,然后指挥战士们押解被俘虏的土匪走出摇摇欲坠的山神庙,这个时候一个战士急急忙忙找到马常青,赵延带话来说,身后受到了不明袭击,已经死了十个人了,要马常青立刻带着骑兵队赶过去看看。


小野摸了摸下巴,对身边的几个鬼子军官说道:“你们看,支那人的骑兵赶过来了。”


加藤收起了枪,说道:“阁下,我们还是走吧!我们打死了他们不少人,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后面的步兵离我们太远了,这里不安全。”


大角笑着说道:“先别着急,玩一玩再说!”说完,端起步枪瞄准了一个骑兵。


一声枪响,一个游击队的骑兵跌落下马,其他战士将身体更加紧紧地贴在马背上,马常青死死的捏着大砍刀的手柄,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远处几个身穿鬼子军装的军官。


小野看着大角,又看了看骑兵身后追来的大批步兵,笑着问道:“大角君,你难道真的不害怕吗?那些支那骑手身后跟着很多土匪,他们现在就像蝗虫一样扑过来。”


加藤开始着急起来,说道:“大角君,小野阁下,还是快点走吧!晚了就来不及了。”


小野没有搭理加藤,而是非常有兴趣看着大角。


而大角已经顾不上说话了,飞快的拉开枪栓,瞄准、射击、一个骑兵人仰马翻,然后又非常快速而可靠重复上述的动作,这个时候对面的骑兵已经距离这里不过一百五十米了,而一百五十米的距离对于急速奔跑的战马来说,只需要十几秒钟的时间。


马常青身边的骑兵不断地被击中,那个不断开枪的鬼子兵非常狡猾,他在无法伤害战士们的情况下,对着快速奔跑的马匹下了毒手,两匹战马被击中头部死亡,骑手也被甩出老远不知死活。这次可亏大了!如果有大哥这个神枪手在,早就把你们全部“点杀”掉了。


一百米的工夫很短的时间就跑完了,小野都可以清晰的听见对面马匹粗重的鼻音。小野一声断喝:“大角君,可以了!撤退!”调转马头快马一鞭,其他的五、六个鬼子军官也调转马头,急急忙忙的逃走。


马常青看见鬼子要逃走,爆发出一声吼叫:“杀!”然后更加快速的驾驶战马赶上去,小野往身后看了一眼,稍微感到了一点意外,这些人可真的够顽强,都是少有的亡命之徒,连皇军都敢报复。看得出追赶在最前面的那个人骑术非常精良,可惜这种“支那”人才不能为“皇军”效力,实在是浪费!


看到马常青越追越近,加藤越发感到害怕,如果被这些“支那”骑兵缠住,等到后面的“支那土匪”一拥而上的时候,后果简直就是不堪设想。


大角一边驾驶着马匹,一边笑着对小野说道:“中佐阁下,我打死了十个土匪,你们加起来也只有八个,哈哈!我赢了!”


小野对着大角赞许的点点头,大角的确是“皇军”的楷模,然后又看了看有一点惊慌失措的加藤,冷冷的对他训斥着说道:“加藤君,你要记得你是大日本皇军,不要丢了作为武士的颜面!你应该好好地向大角君学习。”


马常青越追越近,拔出腰上的驳壳枪,对准了大角开枪,“砰!”的一声枪响,大角的指挥刀被打了下来,大角摸了摸腰边,无可奈何的对着小野笑了笑。


小野开玩笑着说道:“大角君,这是你的报应!哈哈哈哈!”


加藤忍不住掏出手枪要还击,小野又训斥着说道:“加藤住手!那样会减低你的速度。只要冲过了一百米外的那个山坡,就可以得到我们大部队的保护。”


马常青特别恨大角,这个鬼子军官一连杀了好几个骑兵,按照马常青的脾气岂能善罢甘休?偏偏马常青的枪法又特别臭,而且还是在剧烈颠簸的马背上射击,当然是不能准确命中目标了,不过马常青也迫使那几个鬼子军官不得不弯下高贵的腰趴在马背上。


不久,马常青明显看到前面出现了大片扬起的灰尘,难道前面有鬼子的大队人马?马常青拼命的拍打马屁股,几秒钟的功夫将这些鬼子军官的距离越来越近,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将他们留下,否则如何向大哥交待?


鬼子军官们跑过前面一个小山坡的时候,他们战马的速度不可避免的慢了下来,马常青不失时机地开了几枪,一个军官的肩膀挨了一枪,叫唤了一声却没有跌下马来,等到他们的身影全部消失在山坡后,马常青也如影随形般的冲了过去。


等到转过了山坡,马常青几乎要惊呆了,密密麻麻的鬼子步兵就像蚂蚁搬家一样出现在他的眼前,最前面的鬼子步兵离他也不过两百米的样子,而且还在快速的接近中。马常青猛地一拉缰绳,活生生的勒住了马儿的狂飙。


鬼子军官从发现马常青的骑兵队追赶直到脱险,也就只有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向大部队靠拢后,几个鬼子军官停下了奔跑,哈哈的笑了起来,并且还对着马常青指指点点,说着一些听不懂的“鸟语”,被马常青打伤的那个鬼子军官还对着马常青吼叫着。马常青的心情坏到了极点!到嘴巴的大肥肉丢了!更可恨的是他们满不在乎的神情,这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很快,游击队的几个骑兵飞快的过来了,从山坡上冲过来以后,看到眼前的大批鬼子,吓得慌手慌脚的勒住马儿,马常青恨恨地看着眼前的这些鬼子,直到一个战士提醒马常青鬼子前锋冲上来了,马常青才冷冷的“哼”了一声,在牙缝里蹦出一个“撤”字!调转马头带领队员们快速离开了。


加藤的肩膀受了伤,他正在指挥一个小队的特务去追赶那些“土匪”,并且还准备协同指挥更多的正规步兵去追赶那些“土匪”。


小野制止了加藤的举动,说道:“就让他们去吧!整个师团的行程不能担搁!”看了看加藤的伤势,又安慰着说道:“加藤君,你辛苦了,先下去包扎、休息片刻吧!”


赵延听到骑兵队的喊声,什么?大队的鬼子兵过来了?看来是真的,否则马常青这个“死磕”鬼也不会半途而废,赵延立刻带着战士草草的收集了一些战利品,当然,被马常青打落的鬼子指挥刀是必须要带走的,押着俘虏、抬着担架匆匆忙忙走小路逃走,为什么要走小路呢?因为赵延害怕鬼子追击。不过这样一来,三连就回去得更晚了。


话说那天刘云等人从桃林镇出来的时候,带出了一大串鬼子骑兵,这些鬼子骑兵瞎忙乎了半天,不但没有找到刘云一干人等,反而有三个鬼子掉队了,他们在山上瞎转悠迷了路,可是不幸的是他们居然跑到了那户猎户的家门口。


一个鬼子兵上前敲门,那个猎户的妻子打开了门,发现又是几个陌生的“客人”,按例又是一阵脸红,可惜自己的丈夫和孩子都不在,为了不怠慢“客人”,女人送出来几张椅子,又送出了几杯热茶,然后关上了门,请他们自便。


鬼子兵做梦也没想到居然会发现一个非常漂亮的“花姑娘”,几个鬼子端着茶杯心不在焉的喝着茶,片刻后哪里还忍得住?三个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后,嘿嘿的淫笑起来。


三个鬼子兵首先看了看四周有没有危险,发现没有什么异常后,一把踢开门,“啊!”猎户的妻子的一声尖叫,女人看见那几个鬼子兵一连凶神恶煞的样子,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无奈一个女人怎么可能逃得过三个鬼子的魔掌,鬼子兵轻而易举地抓住了猎户的妻子,一番挣扎后,女人绝望的大叫起来。恰好猎户离开这里没有多远,听到自己妻子的呼喊声,急急忙忙跑了回去,远远的看见门口停着三匹马,却不是以前那几个人的马,等到一把推开房门后,发现三个强盗正在强暴自己的妻子,而自己的妻子一头鲜血早就不省人事了。


猎户只觉得热血直往脑门上冲,大吼一声,拔出身上的猎刀扑上去,一个鬼子兵冷不防当场被砍死,砍死一个鬼子兵后,另外两个鬼子兵慌忙提起裤子躲避,猎户怒吼连连,追上一个鬼子兵举刀就砍,鬼子兵慌忙拔出军刀举在头顶上挡住猎户的大刀。


“呛!”的一声,大刀和鬼子军刀相撞,猎户的力气大,鬼子握不住军刀,猎户的大刀顺势砍在了鬼子的肩膀上,将鬼子的一只耳朵削了下来。


“啊!”的一声惨叫,鬼子兵捂着脑袋连滚带爬的往后躲,猎户正准备扑上去一刀砍死这个鬼子兵,身后却传来动静,另外一个鬼子兵趁机偷袭,猎户飞快的转身用大刀架住了鬼子的军刀,两个人拚起了力气。


“砰!”的一声枪响,被砍掉了一只耳朵的鬼子兵对着猎户就是一枪,猎户浑身一振,浑身的力气如同决堤的洪水一样狂泻而去,猎户缓缓的转过身,不甘心的盯着偷袭自己的鬼子,眼睛仿佛要冒出火来,和猎户拼力气的鬼子顺势一刀砍下了猎户的人头,一颗眼睛睁得溜圆的脑袋掉在地上。外面的天空渐渐的阴沉了下来,仿佛也见不得这种人间惨剧。


两个鬼子骂骂咧咧的收拾好同伴的尸体,将鬼子尸体放在战马上,然后捅死了猎户的妻子,没有耳朵的鬼子还不解恨,一把火点燃了猎户的茅舍,然后两个鬼子才消失在山野中。


“轰!”天公发怒了,下起了一阵急雨,点燃的茅舍很快就被雨水淋熄了,李狗儿一阵急跑,这个雨来得太快了,还没跑多久,天突然又晴了,李狗儿笑哈哈的甩掉身上的水渍,这个贼老天不是成心作弄人吗?


快到家的时候,李狗儿突然发现家里怎么看上去好像失过火的样子?快步跑上前去,推开还在冒烟的房门,顿时大吃一惊,父亲的脑袋被人砍下来,母亲浑身赤裸而肮脏死在床上,李狗儿呆了片刻,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惨号,扑上去抱着父亲的头颅痛哭起来,“不!不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