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样人生 第一部 虫卵 七、前程似锦

潭轩 收藏 1 22
导读:蝶样人生 第一部 虫卵 七、前程似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17/


回到学校,潭轩第一时间就把这个好消息和好朋友们分享了。听到潭轩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大家都很高兴,虽然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嫉妒的酸意,但更多的还是为潭轩做出了这样一个明智的决定感到高兴,同时也为有这样的一个好朋友而骄傲。

不过,时间一长他们就发现好朋友的这份儿幸福不仅不能给他们自己带来多少温暖,更要命的是还叫他们领会到了阵阵寒意。首先是老师们的声声赞美之声,好像班里除了身边的这个潭轩其余的都不是他们的学生一样。接下来就更叫人受不了的是不论走到哪里似乎都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们,都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议论着什么。其实不用说大家都知道,这一切都是潭轩能够代表学校被选进入中央通讯社所带来的。因为就在这些候选者答复了组织以后,又有两人因为不知名的原因没有了下文。这样就意味着,全校只有两个人最终入选,而潭轩就是其中之一。两个好朋友说什么也没得到,自己无缘无故成了焦点旁的被波及者,其失落的心情和平静生活被打乱的烦恼真是不言而喻。如果这些都是面子上的小事,那张亮只能独自一人进十八军、下连队,可真就成实质性的大损失了。

“难道你就真没办法把我再调一调吗?”当着两个好朋友,张亮一番牢骚过后,又提出了这个虽然老得不能再老,但却很实际的问题。

真不知道他这话到底是对谁说的,不过作为老大哥陈洪苦笑了一下,责任还是驱使他接过了话茬:“和你说多少次了,这事儿要是早说,别说把你调离基层连队了,就是不想当这个兵我都有办法。可现在名单都发了,接受单位也都定下来了,你现在又要和我调到一起那可能吗?”他本还想说什么的,可看到张亮一幅可怜相,态度明显就软下来了。“其实那个地方挺好的,侦察连,各个都是战斗精英。现在,又在配合当地政府消灭土匪。你想想看,现如今全国无战事,哪儿还能找得到这样的地方啊?那里绝对是个展现才华的好地方。”他觉得这番话挺能自圆其说的,所以有点得意起自己做思想工作的天赋。

不过张亮可不买他的帐,怒目而视的对着他:“既然那里这么好,你为什么不去?”

张亮的强力反扑叫他有些慌神,“我?我,呵呵,咱不是革命战士一块砖,哪里需要那里搬吗?我也只是听从组织分配而已。”其实他们三个好朋友之间没什么真正的秘密可言。大家都知道,其实陈洪早就给自己安排好了去向——一个团部的文书。按他自己的话说,既不很累,又有一定的上升空间。所以可以想见当他说出这番高调的时候,生性率直的张亮会是个什么表情。此时的陈洪展现出圆滑的一面,两手一摊,顽皮的笑着说:“嘿嘿,只是个玩笑,别生气。我是真没主意了,要不你再问问他?”

其实,张亮还真没想太多地指望他。毕竟,陈洪已经多次表过态了:说什么都晚了,现在我也是爱莫能助。不过两个人像说双簧这一唱一和的对话,最后把目光一齐投向了潭轩——他们预期的目标上了。

“你们看我也没用,我的情况你们还不知道?连陈洪都没法了,……”

“你得了吧,陈洪当初说自己干部处没什么认识人,帮咱们办不到一块儿呢。最后,还不是你弄成了?这次说什么也要再和你二叔说说,你可不能把我撂旱地儿就不管了。”

潭轩想到提出那个要求时,二叔本来挺高兴的,可脸色马上就阴下来了。回想起二叔毫不犹豫就拒绝了,到现在他都不敢确定那个在背后帮他的人——如果确有这么一个人的话——就是二叔,因为在他的心目中二叔绝对是一个说一不二的男子汉。所以当他听了张亮的话,苦笑了一下:“你开什么玩笑?这事儿怎么可能是二叔办的?你当时是不在啊!他发起脾气来可凶了。”虽然没到下意识打冷战的地步,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后背还是觉得凉凉的。想来这就是书中常说的虎威吧。

虽然知道潭轩这人挺实诚的,不会和自己开这样的玩笑,不过张亮还是不依不饶的说:“要不是你二叔,那咱俩怎么可能被分到一起?别跟我说什么凑巧啊!”似乎觉得这还不够,瞥了一眼身旁的陈洪,低声说,“要是他,还不早就跟咱们这儿臭显佩来了?”

陈洪虽然听到了张亮对他的评价,不过他知道张亮现在整烦着呢,所以他才不触这个霉头,只是在一旁偷笑,一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神态,好像他俩的谈话根本就没触及到自己。

潭轩挠着头,一脸迷茫的神情,为难的说:“就算上次是我二叔帮得忙,可这次说什么他也不会再管了。他一直希望我能参军,而我两次都叫他失望了。”说到此,三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陈洪的老子就是一个花岗岩的脑袋,在他的意识里自己的儿子去当兵那时天经地义的事,至于说别的岗位,那是给别人孩子准备的。所以有这样一个老子压着,与其说陈洪是羡慕潭轩能有这样一个机会,还不如说他更羡慕潭轩能有这么大的选择余地。当听到潭轩说出这番心里独白,他很有共鸣,他甚至都能凭空想象出潭轩作出这个努力是顶住了家里多大压力的结果。他不禁内心自责起来,既然知道是这样为什么还要跟张亮合伙挤兑小潭呢?张亮不知道情况也就算了,自己怎么也……?

潭轩的心里比他更不是个滋味。咂摸着二叔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他歉疚的认为,是自己害了张亮。二叔对自己抱着极大的希望,所以把自己安排到了一个复杂的环境中,他非常理解二叔的苦心,可张亮并不是这样啊。虽然具体他也说不清楚张亮到底应该属于哪种情况,但在内心深处他总觉得陈洪给自己安排的是一条一劳永逸的道路。虽然明明知道即使没有自己的缘故,张亮也不大可能被分到机关,可正是自己把他这微乎其微的机会也给剥夺了。他带着愧疚,歉意地说到:“别着急,是不是最好能和陈洪分到一起?我帮你问问就是了。不过,你最好别抱太大希望。我二叔那脾气。”

“什么都别说了,其实你二叔说得对。既然都选择了当兵,就等于把命都交去出去了,还能在乎苦不苦?其实那地方也挺不错的,文,需要协助地方搞建设;武,需要打击土匪,我看挺锻炼人的。”其实张亮也不是怕苦,他这么嚷嚷是心里不平衡,不过听了潭轩的话他还是挺感动的。他虽然没接触过这个郑军长,不过从陈洪口中没少听他老子的事儿。在他潜意识里这两人没什么不同。可陈洪对他老子百依百顺,最多在私底下搞点小动作,而潭轩却乐意为他再一次挺身而出,这中间的差别连傻子都清楚。

他说这话的时候自信满满,丝毫没有劝慰谁的意思。潭轩隐隐约约觉得,张亮说这话时表现出的那股精气神和自己跟着二叔在军营观礼时看到方阵中散发出的那股英气非常类似。这叫他觉得自己刚才的想法是多么可笑,凭张亮这番话就说明他是一个天生的军人,一个天生的好军人。军人注定是要成为强者的,因为他肩负着保护平民安全的重任,而自己却在为他的安全担心。这真是可天大的讽刺。此时他突然想到了主席他老人家的两句诗词: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

“嘿!低着个头,想什么呢?你半天都没说话了。”旁边的张亮,重重地捅着他大声地问道,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把他从另一个世界呼唤回来一样。

“没什么。”他笑着说,“只是在想极致,想万物的极致。鹰飞得越高,鱼游得越深,就越危险,可这才是他们的极致。蝴蝶经历了漫长的卵、幼虫、茧的过程,可真正变成美丽的蝴蝶才几天时间啊! 虽然短暂,可那才是它的极致,或者说是它的终极目标。没有一只肉虫不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飞升成蝶,因为此前的诸多艰辛都是为这一刻做的准备。”

他话还没说完,张亮就笑着打断了:“嗬!不愧是将来要当记者的文化人,真够酸的。”

他这一玩笑叫陈洪来了精神头,“唉!何止是酸啊!张亮你想想,蝴蝶是做什么的?还终极目标呢!”

潭轩和张亮很快就意识到陈洪指的是什么了,潭轩说什么也没想到,这个该死的陈红会这样曲解自己如此神圣的想法,便冲了上去,三个人顿时愉快地打作一团。其实潭轩还有一句话被他们这一打岔给搅和了,那就是“比起这些我更欣赏人的极致。”

因为比起这些,人的极致更美、更多采。坐在北上的火车中潭轩想起大学时期的三个好朋友此时已是各奔东西。他没有遗憾和惆怅,是的,一丝一毫都没有,甚至对张亮也是如此。他想着极致这个话题,想着他们分别的那个清晨。两个人穿着崭新的国防绿军装,虽然没有肩章和领章,但在潭轩看来这是最美服装。他们胸前一人一朵大红花,满脸的喜气就像以前的新郎官,心儿里美但似乎还有点不好意思。送别的人中有校长、老师,也有同学、亲朋。此时没有人会认为红配绿,侉到底;没有人会怀疑他是大家的骄傲;每个人都给与他们最高的礼遇,因为这些年轻人带着极大的热忱去保卫我们的祖国,有些人去的地方还很艰苦,还很危险,其中就包括张亮。想到此,潭轩情不自禁露出骄傲微笑,他为能有这样的好朋友感到自豪甚至是羡慕。这叫他又想到了当天另一件有趣的事儿,那天真的好热闹啊,耳边锣鼓喧天、不时还放着音乐,面对面都需要吼着才能听清楚。可那个来接兵的战士一嗓子“集合”居然能叫每个人都听到。在临分别的时候,他们居然还窃喜得吐了吐舌头,意思在说好大的嗓门啊!

这就是离家潭轩的所思所想,他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甚至连想都没想过。因为在他始终认为比起两个好朋友来,他已经算得上非常幸运的了。但情况真的事这样吗?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