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五十三章 吃瘪

六指君1 收藏 39 59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五十三章 吃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跑了老远的一段路,熟悉的猎户茅舍出现在大家的面前,一个瘦弱的少年正在家门口百般无聊的玩耍着一把沉重的大刀,刘云跳下马匹,走近了猛地一声喊道:“李狗儿!”


李狗儿吓了一跳,猛地转身看见是刘云,立刻丢下大刀,笑着往他的怀里扑过去。


李狗儿的妈妈看见是熟客来了,这次没有将自己关到房间里面,而是主动地给几个人端茶倒水,只是依然带着娇羞不敢抬头看几个大男人。


至于李狗儿的父亲,还是到山上打猎去了,听狗儿说这几天的运气不是很好,没有打到什么猎物,所以可能会迟一点回来。


夜晚时分来了,狗儿在自己的门前点燃了一堆篝火,他现在抛开了刘云反而和小五打得火热,都是少年的心性,自然会亲热起来。


不久,猎户也回来了,整整一天只打了几只兔子,看来今天的运气不怎么样!


第二天一大早,大家向猎户人家告辞,刘云按例又要在床头留下了几块大洋,这次却被猎户主动“捉奸在床”,一番推辞后,刘云不得不收起这些“世俗之物”。


李狗儿还是依依不舍,一直送了大家很远,刘云在临别的时候,看见这个少年非常的难过,心了也是舍不得,取下身上的一支驳壳枪,笑着说道:“狗儿,这个给你。”


李狗儿得到了枪后才渐渐的高兴起来,刘云给了他几十颗子弹,又教他怎么使用手枪,趁着李狗儿低头摆弄手枪的时候,快马一鞭,加速离开。


远远的李狗儿喊道:“你们以后要记得回来看我。”


经过一天多的时间策马奔腾,刘云又回来了,高大的巍峨山脉绵延起伏,大青山已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刘云的心情巨好,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久,刘云遇到了几个放哨的民兵,就顺便询问了这几天又没有什么变故,那些民兵抢着回答一切平安,就是三连出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刘云皱了皱眉头,这两个小子搞什么?不是说过要速战速决吗?一路狂奔到了“首都”——王家村,李信知道刘云回来了,早就站在村口迎接了。


刘云看着满脸红光的李信,心里一阵嘀咕,这个老小子当副营长的时候一脸焦黄的,才当了几天一把手,这脸色就变得好看起来了,该不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吧?


果然,刘云回到总部后,李信就将两个连级干部任命的名单交给了刘云,刘云一看,原来是一连的两个正副连长的任命,不对劲的地方就在于这两个人全部是原李信的人马。


刘云先喝下了一大杯水,然后才对李信板着脸问道:“你这是怎么回事?”


李信心里一个“咯噔”!该来的还是来了,陪着小心说道:“别!我没有别的什么意思!你看,这不都是代理吗?如果他们真得不行,你再撤了他们,怎么样?”


刘云“哼”了一声,对李信说道:“这么大的事情你也不和我商量,而且你提拔的又不是立了战功的干部战士,别人嘴不上是不会说什么,不过他们的心里可都有一本账。”


李信还要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看来这件事的确还是操之过急了,正准备向刘云询问一下意见,也好补救补救这件事情的不良影响。


刘云先开口了,说道:“这件事情我是不会管的,而且你刚刚把他们提拔上来,现在我又立刻把他们撤下去,影响反而更不好。”看了看不好意思地李信,刘云叹了一口气,说道:“以后上面派了政委下来了,这个游击队就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了,这一点你要牢牢的记住,如果你还是像以前那样得罪别人,恐怕我也保不住你。


你看,这些在外面操练的战士,再好好的看看你的一连,一连的战士绝大部分都是土匪出身,可是他们只要有一个安身活命的地方,他们是不会再去当土匪的。”


李信连连点头,他本是一个聪明人,刘云话中的意思怎么会不明白?刘云的意思就是:游击队是国家的,不是私人军队。而且原来李信的手下已经被游击队同化了,他原来的手下已经奔向了新生活,是再也不会再跟着李信回去当土匪的。


李信原本红润的脸色又恢复了焦黄色,刘云看着李信的变化,心里说道:这个老小子难不成是变色动物?


接着刘云又询问了一些基本情况,刘云走后,一些关于牢固农村政权的步骤明显的放慢了,不久,几个村的村长都赶过来了,笑着哈哈对刘云打着拱手,刘云看着这些良莠不齐的村长,说道:“你们以后还是别来看我了,我以后出去作战的时候多着呢!别学国民党的那一套虚假客气。”心里寻思着是不是赶快给每个村派一个村支书,可是转念又想到这样做会不会增加农民的负担?唉!还是精兵简政吧!以后多到田间地头验收这些村干部的工作好了。


稍微休息了片刻,刘云开始想让汪直试着制造肥皂、下午还要试着训练类是叶齐和冯汶这些探子了,想了想,让人招呼那些人过来商讨相关事宜。


首先拨给几个人手,让汪直自由调度,购买原材料、直至制造产品的相关事宜,这个时候汪直总算见到了刘云的真面目,刘云对汪直说道:“在开机之前,还是先把帐算清楚,古话说得好:亲兄弟,明算账,我这里有两个方案,一:产品的利润全部为公家所有;二:实行股份制,由游击队出人出钱出场地,所以我们的股份必须占八成,你个人以技术入股,占两成,你的意见如何?”刘云知道汪直出身名门大家,而且出身的派别不是一样,为了方便和汪直讨价还价,故意将利润的门槛提得很高。


汪直的眼睛都要直了,这倒不是想和刘云讨价还价,而是想不到在中国还可以遇到一个和他谈“股份制”的人,一堆“土包子”里面冒出一个拔尖的。


刘云看着汪直发呆,推了他一把,问道:“你在想什么呢?如果我的条件不合适,你开一个价吧!不过你也不要开价太离谱了,你要知道游击队很穷的。”


汪直反应过来了,笑着说道:“原来刘营长懂得还真是不少!我还是选择第一条吧!”


刘云还准备和汪直打打口水仗,没想到汪直居然一口承担了这个“雷锋的任务”,不敢相信地说道:“汪少爷,你说的是真的?你要知道军令如山,有些话一旦说出去了就是不能反悔的,我给你时间,你好好地考虑一下,不过你要快一点给我答复。”


刘云可是知道共和国在解放几十年后,因为吃大锅饭而造成了全国经济下滑,现在要绝对避免这种事情,刘云就提出的股份制就是为了避免工人的消极情绪而产生的无作为。


汪直斩钉截铁的说道:“不用考虑了,我已经想清楚了!怎么?你不相信我?”


刘云笑了起来,的确有一点不相信你,问道:“你为什么会答应我?在国军那一边不是也可以好好的发展吗?而且你的父亲现在也还在那一边。”


汪直正色地说道:“我为什么要帮你?因为我觉得你是一个做大事的人;我为什么要和你们在一起?因为国军想吞并你们,他们让我做探子;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因为我不喜欢内战;至于我父亲的问题,我要告诉你,他是他我是我。”


刘云笑了起来,将手放在汪直的肩膀上,安慰着说道:“好!真是一条光明磊落的好汉子,中国必然在我们的手中崛起!让那个该死的国共之争见鬼去吧!”


送走了汪直,刘云的心里也落下了一块石头,这个家伙总算是坦白从宽了,现在可以放心大胆的用他了,嗯!下午要落实关于建立游击队游探的问题,还是不要只从游击队里面挑选,嗯!还是同时从村民和游击队里面挑选吧!这个小马和小赵怎么还没有回来?不会吃瘪了吧?


这几天,小马和小赵还真的吃了别人的瘪,不过不是土匪的瘪,而是小鬼子的瘪。


这股土匪的旗号是“龙王”,大青山的山脉过去没多远就是大黑河,他们本来在大黑河那一边“过日子”,可是鬼子来了以后,鬼子汽艇不断的追逐屠杀用木船做买卖的“龙王”,搞得他们在那一边实在是呆不下去了,只得长驱直入跑到大青山来做“买卖”,招募了一些本地土匪,听手下说附近的大青山游击队很不好惹,但同时也听说那里有酒有菜有大姑娘,只要手脚快一点,捞一把就走还是可以的。


后来“龙王”联合了另一股本地的土匪“大青狼”,将近一百五十多个人浩浩荡荡的向着满村冲去,没想到“大青狼”到了满村的时候居然说什么留在外面“放哨”,“龙王”不得不自己带着人冲入满村,途中打死了两个反抗的民兵,其他的十几个民兵们一哄而散,然后就没有什么抵抗了,顺利抢劫后,“龙王”一阵冷笑,这就是不好欺负的游击队?


当然,留在外面的“大青狼”也分了一杯羹,至于捆来的女人一个都没有要,然后“大青狼”如同丧家之犬急急忙忙逃走了,“龙王”看着他们这副狼狈的样子,难道游击队比日本人还利害?不过记得“大青狼”说有游击队在,愿意当土匪的人越来越少了。


很快,游击队就做出了反应,走出了老远的“龙王”尝到了厉害。


土匪们走走停停没多久就遭遇到身后追来的游击队骑兵先锋,六、七个落后老远的土匪瞬间被砍死,等到“龙王”带人赶到的时候,一个特别高大的骑手挥刀正将一个土匪连肩带头砍了下来,然后一声长长的口哨声,八、九个骑兵绝尘而去。


晚上,“龙王”的心情不好,刚刚入睡不久,没想到外围传来了密集的枪声,“龙王”想也没有想,立刻带着人迎击夜袭的游击队,可是鏖战半个时辰后,“龙王”却发现身边的喽罗越来越少,游击队不但火力强劲,而且作战意志非常凶悍,到了最后,“龙王”被几个头目连拖带拽地架走了,等到天亮的时候,“龙王”哭丧着脸发现就只剩下一半的人了。


“龙王”在伤悲,小马和小赵也在郁闷,当天晚上一时失误将包围圈留下了一个口子,没有将他们一网打尽,虽然还是抓获了不少俘虏,并且解救出了被绑架走的妇女,可是问题出来了,如果带着俘虏和妇女追赶土匪,显然是不合时宜的,如果这个时候带着这些累赘回去,任务又不算完成。


两个人谁也不肯先回去,最后让一个排长带着这些累赘先回去,然后休息片刻后继续追赶这些顽抗到底、死不投降的土匪。


土匪在前面拼命的逃跑,游击队在后面玩命的追,游击队的骑兵不断的从后面、侧面甚至从前面迎头冲过来,一顿砍杀后,总会夺取外围几个土匪的性命。


土匪们感觉到了身后的游击队超级韧性,他们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这种困境下,“龙王”不得不命令手下分散逃窜。骑兵队一阵狂追,总算抓住了几个落单的老土匪,一顿棍子下去,土匪交待了他们的最终落脚处。


马常青安抚住躁动的马儿,冷冷的看着缩山神庙里面的土匪,战士们从四面八方包围了上来,接着,更多的土匪陆续逼到了山神庙里面,现在,土匪们大部被包围,终于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了。


三连这个时候除去受伤能够作战的战士还有五十个人,“龙王”透过门缝看看外面,借着昏暗的光线又看看自己的喽罗,自己的身边差不多也有四十多号人,虽然双方实力差不多一样,可就是不敢冲出去,手下的这些喽罗一个个垂头丧气,士气严重不足。


不久,“龙王”听到了外面的游击队战士喊话:你们快投降吧!游击队优待俘虏!“龙王”对着外面开了一枪,喊话的声音嘎然而止。


一个知道游击队政策的本地小土匪好心好意的向“龙王”建议投降算了,却立刻被“龙王”狠狠地抽了几记耳光。


赵延在外面等了一气,这些土匪没有任何动静,派出一个班的士兵试探着匍匐前进,山神庙里面立刻有人开枪狙击接近的战士,土匪们占据了地利优势,匍匐前进的战士们不得不又退出来了。


赵延一怒之下对土匪们采取了围困的战术。就这样,游击队硬邦邦的饿了那些土匪一个白天,到了上半夜,“龙王”带着人试图突围,却被警觉的战士一顿乱枪打了回去。后半夜,终于有一些饿得不行、渴坏了的土匪偷偷的跑出来了,天亮后,赵延又让投诚的土匪对着山神庙喊话,“龙王”在山神庙里面愤怒的跳起来骂游击队,还大声地告诉别人他正在幻想和赵延的女性长辈发生关系。


面对这种尴尬而气愤的局面,战士们纷纷请战,对于“龙王”的辱骂,赵延倒是没有放到心里去,本来赵延认为再等一等,记得刘营长说过: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上上之选,这种情况下选择进攻正合了土匪的心愿。马常青却不赞同,为了游击队的声誉非要开打不可,赵延犹豫了片刻,看来是无法劝说马常青了,为了大局着想,只得同意。


几匹日本骏马载着几个骑士,他们身穿黄军装,腰间挎着崭新的指挥刀,渐渐的越跑越近。


一个骑手说道:“大角君,今天真痛快,哈哈!好久没有这么策马奔腾了。”


那个叫做大角的鬼子点头说道:“小野阁下今天可真是高兴呀!我也觉得很愉快。”


另外一个鬼子也笑着说道:“这次能够跟随小野阁下出征实在是鄙人的荣幸,以后一定可以让黑龙会的那些小子大吃一惊,小野阁下是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小野笑着说道:“黑龙会有些小子连帝国本土的陆军总部都不放在眼里,他们只在乎他们自己的小圈子,加藤仁次郎你可别陷进去了,这样不好!”


那个叫做加藤仁次郎的鬼子立刻“哈依”一声,正准备对小野宣布效忠,突然听到远远的传来一阵枪声,几个鬼子军官互相对望一眼,策马过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