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五十二章 追兵

六指君1 收藏 47 61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五十二章 追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陈容端着草药汤来给鬼子清洗伤口,没有想到见到的是一片狼藉,五个受轻伤的鬼子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脑袋全部被重物砸开了花,看着鲜血和脑浆,陈容忍不住一阵阵反胃,好不容易才会过气来,对李远强问道:“营长,这是怎么回事?”

李远强将目光从刘云的背影上收回来,生气的说道:“那个野小子做的好事!”


陈容看着刘云高大健壮的背影,突然想到了什么,对李远强说道:“营长,快跟我走,那个野小子又到重伤伤病员区去了,那里还有两个不能动的鬼子伤员。”


李远强就像充分压缩的弹簧被松开了一样猛地跳起来了,这还了得,这几个鬼子伤员可是要送上去邀功的,现在俘虏一个鬼子好比公鸡下蛋一样困难,无论如何再也不能让刘云坏了好事,李远强一边跑一边大声喊人拦住刘云。


刘云其实也没有想到这里还有鬼子的重伤员,他现在只想找受了重伤的石勇道别,没想到身后居然传来李远强焦急的呼喊声,这反而提醒了刘云,看来还有鬼子的重伤员没有消灭。刘云更加加快了脚步,前面有几个战士陪着笑脸围了上来想拦住刘云,不过,他们可没有能力阻挡刘云,几秒钟后,这几个队员全部躺在地上了。


趁着刘云和战士纠缠的功夫,李远强猛地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刘云的腰,对于近身格斗,李远强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原先还是红军的时候,首长身边的警卫员都不是自己的对手。


正当李远强要发大力将刘云扳倒在地上的时候,冷不防刘云一个背摔,李远强的身体被高高的抛起,然后掉下来砸倒一片战士,“扑通”一声,接着李远强又是一声惨叫,我的妈呀!觉得腰好像就要断掉了,模模糊糊的听到刘云说道:“你不该在背后偷袭我的,就连野猪队长也不敢在背后偷袭我!对不起了。”


李远强痛得哆哆嗦嗦,哪里还顾得回答刘云,刘云大踏步的在李远强的身边走过去,陈容看见刘云的大脚从李远强的头边踏过,吓了一大跳,这个外来的小子实在是太野蛮了,居然胆敢“殴打”李营长,而且李营长居然也不是他的对手!


刘云从李远强身边走过去的时候,李远强偶然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极短的时间里发现了一个细小的问题,刘云怎么有这种稀奇古怪的皮鞋?国内可没有这种洋玩意。


刘云来到这个世界后,这双皮鞋就一直伴随着他,现代军工产品牢固而结实,比起那些什么草鞋布鞋要好多了,鞋后跟还印着“china”的英文字母。


刘云快步走到临时野战医院门口,陈容张开双臂不让刘云进入,刘云瞪了陈容一眼,不耐烦地说道:“你给我让开,我不喜欢对女人动粗。”


陈容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想进去?从我的身上踩过去吧!”然后将脸别到一边。


刘云皱着眉头考虑了一会儿,趁陈容不注意的时候,猛地将她拦腰抱起,随着陈容一声惊呼,刘云将她稳稳的放在一边,陈容就好像受到了雷击一样,一时间呆呆的居然说不出话来,虽然陈容有文化,也算是比较开化的妇女解放者了,但是依然难以容忍刘云这种众目睽睽的“流氓”行径,陈容捂着脸难堪的跑掉了。


一个干部带着几个战士跑了过来,他们虎视眈眈的盯着刘云,只等李远强一声令下,他们就会扑上去拿下刘云。为首的那个干部少了一只耳朵,凶悍的目光在刘云身上扫来扫去,想撒野吗?哼!


刘云的冲动情绪也快速的平息了下来,在这里耍威风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虽然同为游击队,但是这里是别人的地盘,而且刚才还得罪了他们心中的梦中情人陈容。


里面的鬼子伤兵就暂且留住他们的性命,留着他们也可以分化日本军心,而且从历史的记载上来看,延安的对外电台第一次广播的时候,那个女播音员就是日本人,她为了反战来到中国,对于男权主义严重的日本来说,这是很不容易的。


日本在大半个世纪后虽然会继续右倾化,那么,需要从很小的方面培养日本不同意识形态的势力,只有那样,未来的日本才能够受到国内反对力量的抵制。


刘云又转身向李远强走去。一把拉起李远强,顺便给他拍拍身上的泥土,说道:“我只不过是向我的战士道别,你们没有必要这么紧张吧?”


李远强“唉!”了一声,说道:“你早说呀!我还以为你要。。。。。。”话说到这里就说不下去了,接着对集中过来的战士们喊道:“都回去,该干麻干麻去,刚才是玩笑。”


“一只耳朵”狠狠地凶了刘云一眼,转身走了。


刘云指着那个离开的一只耳朵说道:“那个人是谁?看样子怪凶的。”


李远强爬起来,扭扭酸痛的腰,对刘云说道:“一个排长,人不错,就是脾气暴躁了一点,叫做韩湖,人称‘虎子’。”


风波过去了以后,李远强觉得该向刘云摊牌了,一把将刘云拉到自己的房间,等到两个人都坐好了,李远强也不说话,就那么瞪着刘云看,刘云经过再三确认发现李远强的确是在“威胁”他,不耐烦地说道:“李营长,你有什么话就快点说吧!如果是刚才的事情,那么我现在就对你认错,给你赔礼道歉。”说完站起来鞠躬一次。


李远强没有客气的制止刘云的道歉,而是等到刘云鞠躬完了后,说出了几句让刘云心惊肉跳的话:“你说实在话,你是哪里人?你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刘云的眼皮子一跳,乖乖!想不到还是没有完全得到GCD的信任,表面上还是依然面不改色,对李远强不耐烦地说道:“你要我说几次,我是十团的。”


李远强用手指了指刘云脚下的皮鞋,说道:“别的我不说,那么你脚下的这双皮鞋也是十团的?你说你千里迢迢从南方感到北方寻找组织,难道你是走过来的?那些封锁线难道都是摆设?还有,你哪里来的那么高的军事素质?最后,我问你,你是在哪场战斗后与部队失去联系的?”


刘云抬起一只脚对李远强面不改色的说道:“你说的是这双鞋?这是我在路上遇到一个俄国朋友,人家是做大买卖的,他送给我的,你还要不要我说详细一点?”反正脚后跟的“China”李远强这个土包子他也不懂,不过以后还是要找一个机会将脚后跟的英文去掉。


李远强对刘云摆摆手,看来这个问题就先暂时放下,说道:“后面的问题呢?”


刘云一脸的不屑,说道:“搞了半天原来你还是不相信我,哼!”转身用手指着南方说道:“当初我是和俄国朋友一起来的,国民党的人不敢怎么对外国人怎么样!这样我才侥幸留了一条活命,至于我是怎么来的?实在话告诉你,我是先坐火车后坐轮船来的。


那个俄国朋友其实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布尔什维克,他愿意帮我这个忙,他的名字叫做‘普京’,等以后战争结束了,他说他还会到中国来买一套别墅来度假。”


李远强被刘云说的一套一套的,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这的确有可能,当时有很多指导中国进行红色革命的俄国人在中国,也有驻国民政府的驻华武官,可问题来了,他们为什么到前线去呢?


刘云对于老毛子并没有什么好印象,这可不是在有意渲染民族矛盾,老毛子占领中国的领土多着呢!而且历史上苏俄在中国国共内战的时候,做下的龌龊事情多着呢!他们只会以苏俄的利益为重,那会考虑什么“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这种事情,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特别是斯大林上台后,沙文主义是主流,后世的继任者将扩张主义定为国策。


李远强点了点头,说道:“看来你的问题的确是搞错了,哦!你是在哪场战斗失散的?”


刘云一拍桌子,站起来愤愤地说道:“你这种人就是不相信人,我自己去找上级组织去。”


李远强急忙站起来一把拉住刘云劝慰着说道:“刘云同志,你先不要那么激动,我只是很随意地问问而已,你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过。”


刘云一把挣脱李远强,正色说道:“还是说清楚还一点,在最后一次反“围剿”的时候,当时我们的那个仗越打越窝囊,整个连剩下的人都不多了,我的头受了伤倒在地上,敌人以为我已经死了,就将我丢到山窝里准备集体掩埋,我趁着天黑偷偷的爬了出来。


当时我完全失去了记忆,你可能不知道什么叫做失去记忆吧?就是人的大脑受到创伤后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后来我就遇到了采购茶叶、生丝的俄国朋友‘普京’,后面的事情就不用我多说了你也应该知道的。”说完,刘云将头发扒开,把头顶上的一块伤疤露出来给李远强看,当然,这块伤疤其实是现代中国留下的。


李远强点了点头,心里却还在嘀咕,这让我怎么相信?说得虽然很有道理,但是依然有很大的破绽,没有人证、没有物证,算了!这些问题就先不要管了,到时候自然有上面的人来审核,最重要的是刘云根本就不像是假冒的,假冒什么不好?起码投靠正规国军就强多了。


李远强最后问道:“你的那种战术能力是从哪里学来的?红军中可没有教你这种能力。”


刘云小声地对李远强说道:“这你可就问到‘点子’上了,我的这种战术技能是俄国朋友教我的,其实这个俄国人并不是什么商人,而是‘苏联在华工作组’的成员,你知道什么叫‘克格勒’吗?就是相当于国民党的军统、中统这些特务组织,普京他曾经邀请我加入他们的组织,但是我没有同意,我对他说,我们都是苏维埃,为什么要分彼此呢?”


李远强大吃了一惊,加重语气的反问道:“什么?你在胡说什么?这怎么可能?”


刘云摇摇头、耸耸肩膀,无可奈何的说道:“我没有说谎,当时他还要留给我手发电报机和联络密码,我都没有要,不信我可以告诉你一些电报密码,不过我现在记得不多了。”离间中国和苏俄的关系是必需的,以后吃他们的亏多着呢!


李远强站起来来回走了几步,难道是共产国际想要在军队内部安插内线?他们的手也伸得太长了,看了看在一边无所事事的刘云,心里又想到,该不会是这个小子在胡说八道吧?唉!头痛!这种事情可不能乱说,还是等联系上黄团长再说吧!至于这个小子的身份,先汇报他是十团的!


刘云还不知道已经过了一道关了,对李远强问道:“你还有什么问题吗?没事情我可走了,你可得早一点给我派一个政委来,还有,我的番号你也得给我解决了。”


为什么非要往十团的身上钻呢?这样做是为了渡过“文革”这个劫,不但要保住自己的小命,还要保住自己手下的小命,赵延、李信、毛四一这些高级干部的出身不是土匪就是国军,马常青虽然出身干净一些,但是他的脾气死板,政治能力几乎为零。他们这些人既然被自己带到这条路上来了,就要对他们负责。否则,刘云就算是死,也不会甘心。


以后遇到林师长后,一定要好好抱紧他的大腿,身家性命就在此一举了。当然,还要在林副统帅垮台前背弃他,再找一个机会转投当时还是困难重重的邓总设计师,呵呵!知道历史的结局就是好,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要让人知道并且相信本人就是十团的人。


虽然刘云并不喜欢内斗,但是为了国家的命运,不得不向历史的车轮让路。只有拥有实力的人才能决定国策,改变历史之前还是先长得更大一些再说吧!


一脸轻松的刘云找到管后勤的要了四匹马,这也是游击队仅有的四匹马,叫来叶齐、冯汶和汪直,现在剩下的问题就是归心似箭了,本来李远强还想多派几个人随行,但是被刘云拒绝了,因为桃林镇游击队应该趁着鬼子虚弱的时候集中人力快点发展。


正准备离开,一个小个子窜了上来,身上背着大包裹,里面装着毛巾、衣服、被子,仔细一看原来是小五,这次李远强派出小五当先遣联络者。


刘云笑着问小五,说道:“怎么?你小子就是上级派给我的政委?太小了一点吧?哈哈!”


小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手脚却不慢,看准汪直最好欺负,利索的跳到了汪直的马上。


经过一片树林的时候,发现陈容端着一盆病号的血衣服到河边去洗,这个女人,啧啧!越长越漂亮了,左看看右看看,四周除了自己的几个手下没有其他人,刘云快马一鞭挡在陈容的前面,勒住马儿,说道:“喂!我说陈容同志,你别这么整天对着我紧绷着脸好不好?”


陈容忍不住喝道:“你把路让开,我没心思和你这个流氓说话。”


刘云又“啧啧啧”的感叹起来,舌头在口腔中甩动着,索性摆出一幅更加恶心的样子,反正在这个女人的心里自己的形象已经是一塌糊涂了,说不定自己以后牺牲了,这个女人还会说一声:“苍天有眼!这个流氓终于死掉了?现在也总算了却一桩心事!”


陈容不耐烦起来,什么时候看到过这种“无赖”嘴脸,在游击队里面哪个不是对自己恭恭敬敬的?陈容正色对刘云大声说道:“你如果还不让开,我就喊救命了!”


刘云立刻老实了,如果陈容这么做,会引来无数“修理色狼”的战士,最主要的是这里是别人的地盘,而且“发生”这种事情后女人永远是受害者,就算是自己跑得快,没有被别人“修理”到,对自己的声誉也是一个巨大的影响,古话说得好:人要脸树要皮。


刘云尴尬的笑了一笑,乖乖地让开了路,陈容的脸上隐隐约约带着得意的笑容,这回小赢一次!然后哼了一声,正气凌然的从刘云的身边走了过去。


刘云看着越走越远的陈容,觉得吃了大亏,望着她的背影呆了片刻,喊道:“嗨!漂亮小娘子,哥哥每天都在想着你。”陈容恼羞地猛一回头,刘云立刻不失时机地对着陈容猛抛了几个飞吻,然后看着呆若木鸡的陈容哈哈笑着快马加鞭逃跑了。


发生这种“吃豆腐”事情的时候,当没有吃到时,受害者会大声喊叫;一旦被人吃到了“豆腐”,受害者就只能“忍气吞声”了。


陈容放下手中的大盆子,摸了摸发烫的脸霞,看着远去的刘云骂道:“这个流氓!”


刘云的骑术可不怎么样,虽然有叶齐和冯汶两个人轮流教他,但是水平依然只比汪直高一点点而已,一路上几个人谈天说地,倒也热闹。这个时候突然想到了制造肥皂的事情,不知道汪直懂不懂这些。一问之下刘云大喜,原来汪直以前学过这些。


前面就是桃林镇了,四骑准备从边上斜插过去,这个时候汪直提出进入镇里面购买一些东西,刘云建议到蓟县去购买,汪直却说蓟县没得买。


刘云和小五在城镇外面等他们三个人出来,没想到这三个人居然带出一串鬼子、伪军,虽然没有通行证,但是可以贿赂那些伪军呀!刘云摇了摇头,这几个家伙这点事情都办不好。


等到三个人急急忙忙骑上马逃跑,身后只怕追出了整整大半个小队的鬼子,刘云看着汪直等几人的手里面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对汪直问道:“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汪直看了看手中已经发霉的包裹,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是我家以前的手工作坊留下的,后来日本人来了,作坊就被日本人查封了,刚才就是因为这件事才招来大批的鬼子。”


一行人跑出了老远的一段路,叶齐无意之间回头看了一下,想不到身后远远的看到了一片高高扬起的灰尘,刘云也回头看了看,说道:“看来是鬼子骑马追上来了,快走。”


几个人快马加鞭,随便选了一条山间小路闪入山野之中。


毛利小五郎的哥哥毛利庆太郎是驻扎北方的某师团参谋,这次毛利小五郎战死,做哥哥当然极为震怒,立刻从附近抽调了一个骑兵小队支援桃林镇。


这次追赶刘云他们的就是那一个小队的鬼子骑兵,不过鬼子们跑着跑着就迷了路,前面的岔路实在是太多了,鬼子们不得不分兵寻找正确的山间小路。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