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五十一章 歌曲《君之代》

六指君1 收藏 45 23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鬼子们回到兵营门口的时候,已经进不去人了,看着眼前的大火,井上日昭愤怒的在兵营门口走来走去,没多久,他掏出手枪指挥自己的士兵强迫周围的居民们为兵营救火,老百姓万分不情愿的拖着水桶、拿着水盆出来了。

好不容易才将门口的大火扑灭,但是里面的火却越烧越大,老百姓们为了不殃及池鱼,也不得不奋力救火,渐渐的救火的人越来越多,火势终于得到了控制,井上日昭抹着额头上的汗水,对老百姓的踢打也放慢了,看着兵营一片狼籍,希望毛利回来了不要过分的责罚自己。


赶走那些救火的老百姓后,井上日昭走在一片湿漉漉的泥地上,这都是救火后留下的,也不知道军火库怎么样了,如果这些脏水流到地窖里面去了,后果不堪设想,弹药非生锈不可。


脏水还是流到了地窖里面,井上日昭一边指挥士兵扑灭剩下的余火,一边让人清洁地窖,被水浇湿的弹药也要立刻搬到地面上来,一个鬼子兵正在搬运子弹箱,觉得好像听到了一些什么声音,可是仔细一听却又什么都没有了,外面实在是太吵了,鬼子兵摇摇头,看来刚才真的是幻觉而已,将子弹箱递给站在地窖门口的鬼子,返身又去搬子弹箱,没想到挪开手中的子弹箱之后,居然发现了一根燃烧到了尽头的导火索!鬼子兵发出绝望而长长尖叫。


“轰!”的一声巨响,刘云明显觉得脚下的地面在震动,接着又是“轰”一声,弹药库连爆两次,回头望过去只见一片火光冲天,身边的几个战士跳了起来,纷纷喊道:“成功了!”


姚柱子对刘云问道:“营长,你是怎么办到的?”几个战士也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刘云。


刘云笑道:“我用的是蜡烛,在蜡烛的底部放一根导火索,等到蜡烛燃烧到头以后,就会点燃导火索,这样就达到了摧毁鬼子弹药库的目的。”


一根燃烧着的木棒压在井上日昭的大腿上,渐渐的,火烧到了他的腿上,井上日昭在昏迷中被痛醒了,睁开眼睛后,却发现怎么也动不了,刚才强大的气浪将井上日昭抛起后狠狠地砸在余火未尽的废墟中,造成浑身大面积的骨折,井上日昭嚎叫着,希望有人可以帮帮忙,可是直到他再次不支,晕迷了过去也没有人来救他,等到井上日昭再次痛醒的时候,他痛苦的发现自己的两条大腿已经烧焦了,而火势还有愈演愈烈的迹象,撕心裂肺的疼痛如同波浪般的一次次袭击着他,井上日昭望着天一声哀号:“让我死吧!”


在城外追击游击队的鬼子和伪军听到了身后连接传来的巨大爆炸声,那里还顾得消灭“土八路”,慌忙回去救老巢,李远强趁机带着游击队反扑过来,一路上追着鬼子们的屁股咬,鬼子们不断的吃亏,不断的有人被打死打伤,鬼子气得哇哇大叫,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偏偏对游击队又毫无办法。


不久,鬼子的传令兵过来了,请求城外的鬼子伪军立刻返城,这下鬼子和伪军跑得更快了,而游击队就像黏着的狗皮膏药死都不放手,不断有鬼子和伪军的伤员落入游击队的手中,


终于,受尽折磨的鬼子伪军撤入了城里面,而这个时候,刘云带着队员们穿着鬼子军装趁乱跑出了城,出城后,跑出老远了还顺便俘虏了五六个殿后的伪军。


现在城内已经被搅得一塌糊涂了,就等毛利的大部队回来救援的时候再捞一把,这一招叫做“围城打援”,本来李远强以为这一招只有他才可以想得出来,没想到反而是刘云首先说了出来,并且很快的给队员们选好的地形,摆好了机枪就等毛利回来了,李远强开始嘀咕起来,是不是看错了刘云?难道他真的是十团的原班人马?他所讲叙的来历难道是真的?


鬼子的传令兵老早就骑着马过去了,时间在慢慢的流逝,队员们也开始松懈下来,埋伏打偷袭的二十多个队员们开始各玩各的。当然,作为指挥人员,李远强依然保持着箭弩把张的紧张状态,只有在没事的时候才会偷偷的看一眼刘云。越来越搞不懂这个刘云了,这个小子完全和其他同龄人不同,他的那种在军事上的专业技能,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培养出来的,别说国军部队中没有这种人才,就连小鬼子那边也没有人有他这种水准。


回到城里的鬼子找到了兵营后,张着嘴巴、蹬着眼睛看着已经成了一片废墟的兵营,放弹药的地窖处有一个巨大的深坑,围着这个深坑边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地的鬼子,井上日昭一个完整的小队差不多报销了大半,没死的都躺在地上呻吟,至于少尉井上日昭,他已经毙命多时了,脸上的表情极端痛苦,说明这个家伙“没得好死”。


就在天要黑的时候,陈容带着侦察员赶来了,小个子侦察员带回来了情报:毛利回来了。立刻,原本松懈的队员们立刻上紧了发条,一左一右两个小山头完全安静下来了。


远处渐渐的传来了行军的脚步声,毛利骑在高头大马上,因为老巢受到了偷袭,不得不急行军赶回去,几个好不容易抓到的八路军嫌疑分子也来不及拷问,不得不立刻枪毙,哼!什么时候才能抓到行刺自己那两个刺客呢?等抓到他们两个以后,一定亲自砍下他们的头。不久,毛利的眼前出现了一柱高高升起的黑烟,嗯!这可能是“支那人”的房子失火了。


越往前走,情况越不对,毛利的开始担心起来,难道是自己的老巢被攻破了?渐渐的,毛利的担心变成了现实,那一柱黑烟可不是“支那人”的房子起了火,而是从自己的兵营里面传出来的,毛利命令部队加快行军的速度,赶在敌人“攻破”城镇之前参加战斗。


鬼子的大队人马开过来了,游击队员们紧张的看着脚下的两、三百号人,刘云端起三八大盖开始寻找毛利小五郎,据说按照日本人的名字排列来看,这个毛利小五郎至少有五个兄弟。


走在前面的是伪军,刘云一挥手,示意让他们过去,等到开路的伪军走出最佳伏击范围之后,两个小队的鬼子开过来了,李远强也摆了一个手势,队员们立刻进入射击准备。


骑着马的毛利解开了胸口的扣子,今天赶路实在是太疲劳了,现在“土八路”的骚扰抵抗越来越严重了,农村的“治安”越来越坏,如果不是身为上级的哥哥时常关照着自己,恐怕自己的能力早就受到其他上级军官的质疑了,这些“土八路”大大的坏,统统的死了死了的!


刘云找到了那个熟悉的面孔——毛利,没想到一个战士实在是太紧张了,硬邦邦的手指突然一个抽筋,“砰!”的一声枪响,将毛利的战马打死了,其他战士看见有人开了火,也纷纷对着下面的鬼子开火,鬼子们冷不防被打倒了一片,特别是又新缴获了两挺机枪,游击队的火力大增,三道火舌“舔”过去,在狭小的山谷里鬼子们几乎抬不起头。


刘云有些恼怒的放开枪看了看四周的战士,是那个混蛋抢了他的“生意”?偏偏生意还做砸了,简直不可以原谅!又向山对面的李远强摇了摇头,你的士兵不行!


毛利慌忙从地上爬起来,第一件事情不是指挥士兵反扑,而是寻找掉在地上的眼镜,一个伪军冒着枪林弹雨跑过来拍马屁,将破了一边镜框的眼镜毕恭毕敬的送到毛利的手里。


刘云看着毛利站起来了,立刻端起枪瞄准毛利,毛利拔出指挥刀,一声尖叫,在几挺鬼子机枪的掩护下,鬼子步兵向两边的山峰冲上去,刘云不失时机地叩动了扳机,“砰!”的开了一枪,毛利浑身一振,举着的指挥刀掉到了地上,周围的几个伪军看见毛利的脑门上冒着鲜血,吓得一呆,知道毛利被击毙了,他们一边往城里跑,一边扯开喉咙喊道:“毛利太君战死了。”


两个伪军军官知道毛利被击毙后,立刻指挥着手下的伪军逃跑,刘云依稀可以看得出带队逃跑的伪军军官中就有周德贵。


两个鬼子小队长不甘心失败,依然指挥士兵向两边山峰冲锋,刘云看了看兔子般奔跑的伪军,一声叹息,如果有足够的人手,完全可以将他们包抄,然后迫降这些伪军。


“撤!”两边山头的战士们立刻弯着腰撤出了阵地,走之前还是按照老规矩点燃了几卷鞭炮,顺便留下几颗埋好的手榴弹,将它们的引线绑在石头上,如果有鬼子不小心踢跑了石头,那就不好意思了,你可能没事,你身后的那位或几位就会回到日本去见“天照大婶”了。


等到大队的鬼子爬到山顶后,除了还在继续“噼里啪啦”炸得只响的鞭炮以外,连一个屁都没有,鬼子的小队长咬牙切齿的一声令下,追!!两个鬼子少尉同时选择了追击,远处的游击队身影还没有消失,手中还有狼犬,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游击队溜了。


追击刘云这一边的鬼子还没跑多远,就有鬼子中了招,一个鬼子被炸死,三个鬼子被炸成重伤,鬼子们不得不降低奔跑速度,小心的看着落脚的地方,没想到还是有鬼子中招了,这次有两个鬼子被炸死,三个鬼子被炸伤,这次让鬼子少尉又不得不进一步减慢追击的速度,等到再次抬头的时候,已经看不见游击队的身影了。


另一边,李远强虽然没有想到手榴弹还有那种妙用,但是对于追击的鬼子,特别是牵着狼犬的鬼子,只要使用胡椒粉就可以了,保证可以让狼犬“罢工”休息一段时间。


游击队员们顺利的摆脱了敌人的追击。


桃林镇的游击队虽然发展得很快,但是最爽的还是刘云暂时加盟以后的这一段时间,经过包扎处理伤员、分配缴获的武器、开庆功会等等繁杂的事情以后,干部们又集中在一起开会了,当然,那个俊俏的陈容也到达了会场。首先,李远强表扬了刘云,说了一大堆的奉承话,在座的几个干部例行公事般的稀稀拉拉鼓鼓掌,然后又是其他的几个干部也受到了表扬,他们连互相鼓掌都没有表示一下,相反,他们好像都在等着什么事情发生一样。


最后李远强才表扬了陈容,令刘云没有想到的是,在座的干部居然用热烈的掌声表示对陈容成绩的肯定,噢!刘云拍了一下脑门子,难怪这个女人这么高傲,原来有排着队的人追求她,是一个“排长”呀!刘云将脸别到一边去,我才不鼓掌呢!


这次鬼子的元气大伤,短时间里面是无法对根据地造成什么大的危害了,第二天一大早,刘云再次来到李远强的住所,向他提出辞呈,如果不早一点回去,刘云怕自己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大青山根据地化为乌有,土匪出身的李信可不是什么当领导的料。


李远强在昨天深夜的时候,就联系到了上级总部,对于突然冒出来的大青山游击队,李远强还是有一些摇摆不定,以前的AB团错杀过不少好干部,甚至他的哥哥也被错杀,所以对于刘云的问题他非常的慎重,唯恐造成刘云的政治问题不清不白。


李远强坐在门口,远处刘云正快速的走过来,他走路的姿势是绝对标准的军人步伐,整齐而划一,既不同于国军也不同于日军,他是在哪里接受培训的呢?难道在外国吗?


李远强的手中捏着一张空白纸条,决定着刘云政治面目的纸条,出于对党的忠诚,李远强的心灵在不停的徘徊,既不能违反自己的原则,又不能违反党纪。


刘云还不知道自己的小命捏在李远强的手中,走进了以后对李远强说道:“李大哥,今天我无论如何也要走了,再不回去,家里可就是猴子称大王喽!”


李远强开玩笑着说道:“你的根据地干脆不要算了,你就留下来帮我好了。”


刘云也笑了一下,说道:“那可不成,你还是早一点派一个政委过去吧!我吃了早饭就走。”这个时候刘云听到有人在说日语,转念一想,哦!这是昨天俘虏的几个日本伤兵。


刘云和李远强走过去一看,原来是站岗的战士和鬼子伤兵吵起来了,李远强对战士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没有虐待他们吧?”


战士气愤地说道:“这两个小鬼子首先是不肯吃饭,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突然又肯吃饭了,可是没想到他们吃完饭后居然将饭碗都砸了,我一时气愤不过就骂了他们几句。”


李远强“哦”了一声,想不到这两个鬼子不怎么好对付,看来还是早一点“上交”好了,对战士说到:“以后不要用瓷碗,改用木碗,他们如果挑衅就不要理睬他们。”


这个时候,被俘的几个鬼子伤兵一起唱起了歌,刘云仔细一听,居然是《君之代》,刘云听了战士的报告后,怒火本来就冒出十丈高了,现在又听到这个特殊意义的歌曲后更是怒发冲冠,眼看着他们这么嚣张哪里还忍得住?一把推开挡在门前的战士,重重的一脚砸开锁着的结实木门,等到李远强从变故中惊醒过来的时候,屋子里面的歌声已经嘎然而止。


李远强慌忙跑上去拍门,却怎么也开不了门,门被刘云从里面顶死了,接着外面的人就听到里面传来惨号声,不用说,刘云在下毒手,李远强不得不在外面安慰自己,刘云肯定不会下毒手害了他们的性命,一边召集了几个战士使劲的用力撞门。


几十秒钟的时间不到,刘云将门主动打开了,撞门的三个战士冷不防门一起跌倒在房间里面,刘云看都不看跌到的战士,出来以后还是一脸的铁青,哼!《君之代》是可以顺便唱的吗?效忠天皇的武士?先送你回日本老家去!


李远强跑到屋里后,五个鬼子伤兵全部上了西天,李远强一把揪住就要离开的刘云,用手指着刘云的鼻子,气愤地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刘云也不和李远强争辩,甩开李远强的自顾自地走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