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五十章 旧地重游

六指君1 收藏 41 56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五十章 旧地重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这个时候不能犹豫了,刘云从姚柱子身上掏出一颗手榴弹,拉掉导火索对着鬼子甩过去,这个时候也不能顾及到是不是会误伤农民了,要不然,今天这些农民包括自己和队员们就全部交待到这里了。

“轰!”的巨响,几个鬼子被刘云的手榴弹炸得晕头转向,当场死了一个,没死的趴在地上抱着脑袋紧张的摒着呼吸,等到硝烟散去,幸存四、五个鬼子纷纷抬头,却发现眼前出现了一双巨大而精致皮鞋,接着,皮鞋的主人左右开弓,“啪、啪”几声枪响,将来不及爬起来的幸存鬼子全部击毙,还有一个受了重伤的鬼子试图拿起甩到一边的三把大盖反抗,刘云抢先一步一脚砸在他的太阳穴上,力气大得将这个鬼子的脑袋踢得裂开。


姚柱子正在给那些农民割开身上的绳子,可使每割开一个农民,就马上逃跑一个农民,这样下去,肯定所有人都跑不了,刘云焦急的呼喊劝解,可是这些农民哪里肯听!没有割开绳子的拼命往刘云和姚柱子身边挤,一旦得到自由就不管他人的死活逃之夭夭。


刘云真的气愤了,一把推开挤过来的人群,抬手将跑在最前面的一个农民开枪打伤,这一枪彻底威慑住了其他的农民,看着那个中枪的农民倒在地上,其他的人都不敢跑了。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一个农民解放两个农民,两个解放四个,四到八,效率成倍增加。


刘云将绝大部分农民放走以后,又“强征”了几个农民给受伤的战士抬担架,携带收缴的战利品,连同那个被刘云打伤的农民一起抬走,还要给他治伤呢!


不久,鬼子和伪军气喘吁吁的跑回来的时候,除了地上有一些死尸和凌乱的绳子以外,屁都没有给他们留下。鬼子的掳掠劳力的计划彻底破产了。


刘云带着伤员和几十杆步枪回来了,桃林镇游击队的干部战士们心情巨好,不但缴获了几十杆步枪,还顺利地救出了被鬼子抓去的村民,这如果放在以前简直就不可想象。


陈容带着一群赤脚郎中给受伤的战士包扎伤口,正巧,刘云也在那里照看石、姚二人,刘云首先看见了陈容,正准备友好的打招呼,可是陈容还沉浸在“男变女”故事的恶劣影响中,刘云看见陈容冷冰冰的样子,张着的嘴巴一时间忘记闭上了,切!有这么记仇的吗?


陈容以前学的是医科,她现在正在给被刘云打伤的那个农民包扎腿上的伤口。那个青年农民现在连看都不敢身边的刘云一眼,陈容看见这个农民被刘云“欺负”得这么惨,忍不住对农民说到:“你怕什么?有我在这里,难道害怕他吃了你。”


刘云正在给石勇包扎伤口,突然听到这个“妇女主任”没有由头的对着自己开火了,一阵光火,我招谁惹谁了?正巧那个农民抬起头来偷看刘云,刘云对他训斥道:“你看什么看?一个大男人跑得比兔子还快,别人的死活你不管了?看你年纪轻轻的,原来也只不过是一个孬种!”


那个农民被刘云骂得头都不敢抬起来,一个劲儿的点头。这下陈容又不答应,对农民训斥道:“不准点头,你自己想一想是谁将你打伤的?嗯?”


农民左右为难,索性抬起头对陈容说道:“这不能怪这位同志,如果当时其他的人都学我这么自顾自,那么绝大部分人肯定都逃不回来,刘同志的这一枪打醒了我,我他妈的确是孬种。”


陈容听到这个农民居然帮着刘云说话,郁闷!火气偏偏又发泄不出来,眉头紧紧地皱起来了。


刘云觉得需要再刺激陈容一番,因为这样做心情比较愉快,笑着点了点头,大模大样的对着农民说道:“你知道就好,古人云:知耻者近乎勇也,你现在还算是一条汉子。”然后又指桑骂槐地说道:“不像有些人只知道鸡蛋里面挑骨头。”


农民急忙点头,附和着刘云的话说道:“那是、那是。”


陈容看到这两个人针对自己一问一答,怒火再也忍不住了,将那个农民受伤的腿一摔,头也没有回的跑了出去,刘云连叫了几声都没有回答,有没有搞错?!跑什么跑?这么没有气量,让你以后嫁不出去!咦!不对呀!按照道理来说这个时代的女性结婚都很早,可是这个陈容怎么没有动静呢?难道她真地有一些问题?可惜了一幅好长相、好身材。


就在刘云胡乱猜疑的时候,陈容跑到外面去了以后,一阵冷风吹来,陈容发热的头脑渐渐的冷静下来了,长这么大还没有人可以让自己这么失态。


又过了一天,一大早,刘云准备向李远强辞行,同时留下石、姚二人,等到他们伤好了、或者以后上面总部派人下来了,他们就做两地之间的联系员。


没想到还没有开口,李远强的任务反而先下来了。


“我正准备去找你呢!快进来。”李远强用手指着一张简陋的地图说道:“现在鬼子不甘心失败,他们出动了两百多人来报复我们,你看我们是不是狠狠打他一家伙?”


刘云看了看地图,问道:“他们的兵力是多少?行军路线呢?”


“这次鬼子出来得非常突然,周德贵也没有来得及送出情报,是我们在那里的侦查员无意中得到的情报,据初步估计应该不会少于两百人,可能是一个小队的鬼子和两个小队的伪军,至于他们的行军路线,现在还不明白。”


刘云问道:“那么我们在各个村子里面的政权建立得怎么样了?”


“那些铁杆汉奸包括‘维持会’都被我们连根拔起,现在我们已经在三个村子里面扎下了根,问题是现在不知道鬼子的目的地。”李远强说道。


刘云问道:“那么桃林镇总共有多少敌人?”


“一个中队的鬼子和两个不完整的伪军中队,还有就是上次被你们打伤的毛利现在又回来了,这个狗日现在变得非常凶残,居然叫嚣说要杀掉所有和游击队有关系的人。”


一番分析之后,很快刘云和李远强就发现了鬼子的弱点,那就是鬼子留守在桃林镇的兵力严重不足,可能也就是一个到两个中队,虽然游击队还是不能撼动他,但是刘、李两人立刻制订了骚扰战术。李远强带着人在前门急功猛打,刘云带着人提前钻入桃林镇玩阴的。里应外合,搅他一个天翻地覆。


刘云对李远强说道:“这件事情很好办!给我挑几个机灵一点队员。”刘云最看不得拿老百姓出气的鬼子,上次既然没有杀掉毛利,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干掉他。


陈容正在组织村民们撤退到山上去,李远强和刘云走出房门后默默地看着眼前的鸡飞狗跳。十几分钟的时间过去了,一个干部按照刘云要求找来了几个年轻战士,李远强对刘云问道:“这些人还可以吧?”看着刘云点了点头,又问道:“你这次准备怎么干?”


刘云将其他们全部赶走了,只留下李远强和挑选出来的战士,然后才对李远强说道:“这次我准备再次刺杀毛利。”几个干部战士听到这个话,一起张大了嘴巴。


“有什么问题吗?”刘云皱眉对李远强问道:“怎么这个样子看着我?不相信我?”


李远强尴尬的笑了一下,说道:“没有、没有,现在我们再商量一下细节问题。”


还是原来的那个小城镇,还是那样的为非作歹的伪军,只不过原来主人公之一的小马正在大青山剿匪,对于怎样安全进入城镇的问题,李远强也没有办法,能够向鬼子作担保的“维持会”大多被摧毁,自然也就没有“良民证”了。当然,这个问题对于刘云来说,好办得很!硬闯!


刘云的脸上画了一条长长的胡子,还带着一个眼罩,变成了一个独眼龙,身边带着姚柱子和另外两个战士,身穿绸缎一幅光鲜的样子。一行人大摇大摆的走到城门口,几个伪军立刻看见了这几个阔佬,以为大油水来了,纷纷准备围上来敲诈。


跑在最前面的伪军大呼小叫着还没有靠边,就被姚柱子狠狠的一记耳光甩在脸上,其他的几个伪军见状立刻都发起呆来,一个伪军反应快,端起了枪对准了为头的刘云。


刘云走上去,将肚皮顶着伪军的枪口,吼道:“开枪呀!你开枪呀!”伪军们被刘云的气势所惊,不知道刘云是什么来头,那个端着枪的伪军慌忙将步枪放下了。


刘云一巴掌打掉端枪的伪军头上的帽子,冷笑着说道:“就连周德贵也要称呼老子一声哥哥,毛利太君也和老子是朋友,你们算什么东西?滚!”


听到刘云的自我介绍,几个伪军哪里还敢挡住刘云的路,这年头只要保证自己一条活路就行了,哪里还敢多管闲事?偏偏还有一个脑袋不开窍的伪军哆哆嗦嗦的上前找刘云要“证件”,刘云一声令下,身后五大三粗的几个战士将那伪军揪出,饱以老拳,只打得那伪军杀猪般惨叫起来,顷刻间鼻青脸肿,觉得差不多了,刘云忍住笑,说道:“罢了,将他扶起。”


几个伪军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同伴被打,却都不敢反抗,等到游击队员们发泄完了,一个战士才对伪军们小声说道:“你们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吗?”几个伪军连忙摇头,另一个战士才神秘的说道:“我们都是从东北来的,是来执行特别任务的。你们几个可不要传出去,否则泄漏军情是要杀头的!”


几个伪军连忙点头,难怪!原来是东北来的特务,找他们要证件不是给自己找眼药水吗?以前那个文海队长在的时候就嚣张的不得了,兄弟们可没有少受他们的气!


看守城门的几个伪军就像送爷爷一样送走了刘云等几个人,直到他们走远了,才狠狠地吐一口口水,然后又不解恨得在地上恨恨得跺了一脚,一个伪军骂道:“什么玩意?”


城墙上,一个鬼子下级军官探出头唧唧咕咕的喊着,马上,一个汉奸翻译也探出头——正是被刘云敲诈过的那个常玉清,常玉清大声地问道:“刚才怎么这么喧哗?太君问你们发生了什么事情?”


什么事情?一个伪军嘀咕着骂道:你爷爷的事情。伪军们也不愿意多事,如果报告说有特务队进去了,那还不是泄漏军情?一个伪军对城门上喊道:“报告太君,没有什么事情!”


刘云轻车熟路的走向日本军营,远远的就可以看到毛利的官邸了,差不多到了的时候,依然是按照以前的老办法,让一个战士爬到电线杆上面将那些电话线统统割断,一队巡逻的伪军老远喊道:“你们是干什么的?”战士回答道:“修电话线的。”伪军转身走远了。


不久,城镇外面传来了枪声,刘云知道时候到了,偷偷的溜到鬼子兵营前,这个时候大批的鬼子源源不断地开出去,很快,两个小队的鬼子就从眼前晃过去,没有发现毛利的踪迹,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毛利还在他的官邸里面?或者他已经带队出去“扫荡”了?


找到上次潜入鬼子军营的地方,围墙已经被鬼子们加固了,泥土胚换成了石块,可能是因为时间上的原因,围墙修得很矮小,这不是明摆着诱人犯罪吗?几个战士搭着人梯爬到围墙上面一看,鬼子们都不见了,一片冷冷清清的。


战士们全部进入鬼子的兵营后,发现除了几个做饭做菜的伪军以外,就只剩下外面站岗的鬼子了,至于毛利,还是不见踪影,可能真的带队出去“扫荡”去了。刘云决定将这座兵营全部烧掉,让这些鬼子们统统搭帐篷睡觉。


几个做饭的伪军被队员们一顿乱枪打死,听到军营里面传来枪声,外面放哨的鬼子们纷纷跑进来看究竟,可惜每次都是进来一两个鬼子,队员们舒舒服服的吃掉了他们,十几分钟后,队员们报销了一个半班的鬼子,外面仅存的两个鬼子着急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里面不断传来枪声,偏偏站岗放哨又不能离开人,难道里面做饭的“支那人”造反了?心急火燎的想打电话,可是该死的电话线路居然故障了,怎么也联系不到外界。


两个鬼子不断的向军营里面探头探脑,两个战士故意在他们的视线里面闪了一下,鬼子这才知道原来不是伪军造反了,而是敌袭,鬼子哨兵立刻端着枪瞄着腰跑了进来。


刘云一声冷笑,就怕你不进来,看着那两个鬼子一边跑一边大声喊,又是一声冷笑,你们也知道害怕了,端起枪没怎么瞄准,“砰”的一枪,子弹带着热量击穿了一个鬼子的钢盔,然后又射穿了鬼子的脑袋,从这鬼子的脑袋里面钻出来了以后,余势未减,接着一头扎入了他身边的那个鬼子的肩膀。


在刘云身边的战士兴奋的喊了一声:“好!”,刘云又击毙了剩下的那个鬼子后,说道:“大家快跟我来,右边有摩托车库,将那里的汽油全部泼到这些兵舍里面,一把火烧掉他!这里应该还有鬼子的弹药库,咱们要一并将他全部毁了,快!行动要快!”


不久,鬼子兵营浓烟四起,城外作战的少尉井上日昭偶然回头发现老窝起了火,身边的士兵也纷纷向他汇报城内受到袭击,这怎么能成?毛利中尉回来了肯定会大发雷霆,井上日昭立刻指挥往前冲的鬼子停止前进,然后整支小队急急忙忙返身向城里跑去。


刘云将鬼子的兵舍都点燃了,熊熊大火燃烧起来了。而这个时候,几个战士好不容易才找到了鬼子的弹药库,鬼子的弹药全部在一个地窖里,刘云打开地窖的盖子钻了下去,好阴凉的地方,看着这里整整齐齐的码放着大量的枪支弹药,刘云看了看堆积如山的弹药,可惜了,运不回去!


战士们的身上尽量多携带了一些弹药,光腰上就别了一圈的手榴弹,还扛走两挺轻机枪和一箱子弹,刘云对战士们说道:“你们先上去。”对于这个火药坑,刘云可不敢用手榴弹引爆,否则自己也会玩完。


刘云取出口袋里面的一根蜡烛,这是开始在毛利的房间里面找到的,现在就靠用这个蜡烛来点燃整个军火库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