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四部 第一百五十三章 返回南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明天就要回南宁了,南宁防御作战指挥部的事安排妥当后,林逸人也轻闲下来,他在厢房小院子里看着报纸。政务秘书何方送上来的那堆积如山的文件,他也懒得去审阅,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他也不忙着做决定,那堆文件里面的许多内容和观点对于他这个从后世来的人来说,显得相当幼稚可笑。

昨天晚上,陈艳与仙子姑娘不约而同地来找他,令他好生尴尬,左右为难之中,他穷于应付。无论是触及陈艳那深情款款的眼神,还是转向仙子姑娘那审势嗔怒的目光,都令他产生一种在油窝里煎炸的感觉。

“抗击外侵民众慰问团”按计划要提前一天回南宁,但陈艳却不想那么早回去,她想与林逸一起走。林逸没有答应,这一路同行,还不知会生出什么事端来,他可不想搞得满城风雨!何况当时还有一个仙子姑娘在旁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他是怎么也不敢答应的。陈艳实际上也并未强求一定要与他同行,但她想留下来与林逸欢好一番倒是渴望无比。

仙子姑娘想是感觉到两人之间的暧昧,直至陈艳告辞离开后,方怒对林逸道:“我明天将去雷州半岛慰问演出,你回南宁时,我就不送你了,想你也不稀罕我去送你,你自己多保重吧!”说完也转身走了。看到先后离开的两女的背影,他苦笑不已。

今天一大早两女一南一北分别离开合浦,林逸都未去送别,今早要走的还有一批回南宁的各部门先遣人员。在合浦县南宁防御作战指挥部的临时驻地,随着一批批人员的离去,亦渐渐冷清下。由于粤西战场的东移,由许仑将军担任总指挥的南宁防御作战指挥部也随之东移,整个指挥部迁往了高州府。现在这临时指挥部大院内,仅剩下人民军四大总部的随行机构了。

“林主席!外面有大一班的记者要采访你,你的意思是······?”杨莘从长廊过道走来问道。

“采访?”林逸想了想道,“采访我就免了吧!让他们多采访一下基层官兵吧!”

“林主席,这次这班记者聚在一起,主要想采访一下军队高层的将领和军队的动态。”杨莘补充道。

“这样啊!你让参谋部安排一下吧!不是政府与军队早就实行新闻发布会与新闻发言人制度了吗?前段时间因为军事保密的需要,一直未召开新闻发布会,现在这防御战也结束了,你就让吴命陵负责一下,搞个记者招待会吧!”

“好的!我马上通知吴命陵!”杨莘答应,又转口道,“只是······!”

“只是什么?有什么话直说,你怎么也婆婆妈妈起来了?”林逸瞪一眼杨莘道。

杨莘下定决心道:“只是有两个持蓝本记者证的记者很难缠,他们执意要采访您,秘书办公室很难推托啊!”

“蓝本记者证?”林逸醒悟,皱皱眉头想想道,“好吧!你让一个持蓝本记者证的人进来,另外一些记者在外等候,采访完后,让他们资源共享吧!我只能给两刻钟的时间!”

蓝本记者证是人民根据地政务院文化部根据林逸的指示,依据《临时新闻法》而制定的采访资格证制度,它设置一定的名额数量,所有的记者们考试获取,三年为一换,只有拥有特别记者证的人,才有资格采访相当级别的政府主官,而且任何官员不得无故推托采访。

一炷香的时间后,杨莘再次从长廊过道走来,后面跟着一个气质雅秀的妙龄女子,她样貌娟秀,瓜子般的精致脸庞绝没半分可挑剔的瑕疵,轮廓分明若经刻意雕削般,身段苗条美好,因快步行走而急促起伏着的挺耸酥胸荡着一阵阵波浪。

林逸瞟了一眼,眼神疑惑,他赶紧站起来,修长完美的身躯极度舒展开来,如松般地矗立着,脸上荡漾着的微笑优雅而迷人,炯炯有神的眼睛闪闪发亮。

“林主席,这位是《人民报》记者肖莹。”杨莘介绍道。

“你好!肖记者,欢迎你!”林逸面露微笑,主动招呼道。他心里却在奇怪:“这根据地什么时候有了女记者了?而且还是一个大美女呢!”

“您好!林主席!打扰您了,谢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我的采访。”肖莹甜甜问候,她那银铃般清脆的声音煞是好听,水灵灵的眼睛大胆地直视林逸,没有一丝当代女性的羞涩,也可能是因为骤见根据地传说般的人物,其潇洒迷人的风采令她一时忘了矜持。

能如此近地接近根据地最高领导人,恢复常态的肖莹,脸上现出一抹因情绪激动而紧张的红。能持蓝本记者证的人都有其过人之处,肖莹很快平静下来,偷偷深呼吸一口气道:“林主席!可以开始了吗?”

“可以!你随便提问吧!完了,我也想向你提几个问题!我们礼尚往来嘛!谁也不欠谁的!”林逸轻松笑道,显是他察觉到肖莹的紧张了,故意打趣的。

“林主席说笑了,只要是林主席想知道的,我知无不言!”肖莹没想到林逸如此风趣幽默,轻笑道,神情自然很多,水汪汪的大眼睛睁得更大了。

肖莹准备好后,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林逸的眼睛开始问道:“林主席我们了解到当初您是从海外归来的华侨,能说说你的家吗?”她的眼神好像是在故意捕捉林逸的眼光。

林逸最怕的就是这个问题,想想只能像以前一样瞎编了,照着以前想好的道:“我祖籍湖南,祖辈上几代移民去了东南亚的马来国,我父母双亡。”父母双亡倒不假,林逸从小是由姐姐抚养长大的,想到这样,他脸上伤感的表情蛮和他话的内容的。

肖莹同情地低落情绪道:“对不起!林主席!”她看到了领导人别具人性的一面。

林逸抽动嘴唇强笑道:“没什么!不关你的事!”

肖莹迅速转换话题道:“林主席!你本是回国寻亲的,又为什么回到国内后却扯起了反清的大旗呢?你土生土长在海外,怎么会认同中国这个国家呢?”

林逸忧郁道:“乌鸦反哺,羔羊跪乳,动物且然,况于人乎?我是炎黄子孙,身上流淌着中国人的血液,我的祖辈从小教导我说,我们是龙的传人,中国是我们的祖国!我尽管生于长于海外番国,但受种族遗传与华夏文化的影响,我的社会关系、价值观念、文化修养都与一般的中国人并无二异,中华民族的个性已经深深地融化在我的血液里了。我回到了祖国,个人的名誉、利益已与中国的名誉、利益紧紧地连在一起,我与中国就既有了情感上的依存,又有了利益上的一致。而我回国后所见到的是满清统治下的民不聊生,满清贵族的贪图享乐、巧取豪夺、卖国求荣,这怎能不令我忧心忡忡呢?”

肖莹不住点头,体会到林逸身上那强烈的爱国爱民的热情,敬仰道:“林主席!你是怎么看待西洋列国的入侵的?又认为我们应该怎么样对待自己的国家?”

林逸深遂的眼神自然地抬头望天,就像是在接受上天的启示一样道:“一国既处于世界各国之林,必然会有各种利益冲突和竞争,甚至会遭遇到欺侮和侵略,而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落后就得挨打。因此,西洋列国入侵我国一是因为其贪婪掠夺的本性使然,二是因为满清政府的闭关锁国、腐败无能,老百姓的愚昧落后所造成的,这种入侵与挨打是必然的。我们作为中华民族的一员应该怎么对待自己的国家呢?首先应该爱国!祖国就好像是我们的母亲,现在祖国积贫积弱,被强敌欺侮,祖国母亲在哭泣啊!她在骂我们:难道我这四万万个儿女都白养了吗?国家是大家的家,是民族的大家庭,他需要不断地维持,不断地发展。对内来说,祖国的繁荣发展得靠子女们的辛劳建设,如蜂酿蜜,如燕垒窝;对外,国家的独立、发展和强盛得靠它全体人民万众一心,歇尽全力奉献换来,每个国民都要有费心出力,直至牺牲的义务。”

林逸的话给予肖莹巨大的震撼,爱国就如爱自己的父母,她的心中也充斥着一种强烈的爱国洪流,她接着问道:“那么,林主席又是怎么看待老百姓的呢?”

林逸意味深长的笑道:“爱国爱民是连在一起讲的,人民是国家的主体,人民的意志支持着国家的存在。一个人爱国家,首先就要爱人民,而且每一个人都得摆正个人与人民的位置。一国之中从皇帝、总统到普通的老百姓都是人民的一份子。每一个生活在一定国度里的人都必须按照国中极大多数人的意志行事,没有人民的解放就没有个人的解救,没有人民的幸福就没有个人的幸福。对于治国者来说,敬民爱民,则国运兴,国事盛,国势强;轻民贱民,则国运衰,国事败,国势弱。那些手握一点权力就向人民作威作福、欺压人民、反人民的人;那些不顾人民利益暗售其奸、中饱私囊的人,都会被社会所唾弃,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每朝的皇帝总喜欢被人称为‘万岁’,其实,历史上真正‘万岁’的应是人民。”

肖莹以前读过由人民党宣传部从林逸的政治思想方面的讲义中整理出来的《林逸哲学》一书,对他其中的各种空前的观点,有所认识,但现在亲耳听到他的说教,她还是被他这新鲜而先进的观点惊得目瞪口呆。她想了想又问道:“林主席是怎样看待满清民族与华夏文化的?”

林逸振振精神,娓娓道:“文化是一个民族的血型,是一个民族在长期的历史演变中所积淀,所认同的精神准则。文化也是一个国家的魂,是一个国家的精神基因。华夏文化有几千年的历史,源远流长,他对我华夏儿女的影响如影随行,不管中华民族子孙背井离乡走到哪里,他们都忘不了华夏文化。中华民族是一个大家庭,由许多个民族千百年来长期融合,形成现在的一个大的民族群体。而尽管现在的中国的统治当局是满清民族,他们的贵族腐朽反动,但他们也是中华民族的一份子,他们也是中国人民的一份子。我们要反的是腐朽的满清贵族统治阶级,而不是满清民族的平民老百姓,他们其实也与其它的民族老百姓一样,受到满清贵族的欺榨压迫。”

“林主席!你对这次抗击外侵战争的结果满意吗?”

“我们不是不仅收复了已失去的土地,而且还大大地扩大了根据地的范围了吗?最重要的是人民军歼灭了大量的西洋联军,狠狠地打击了西洋列强的嚣张气焰,打出了中国人的志气,中华民族的威风!”

“林主席!这次战役结束后,你准备做什么?”

“回南宁!”

“林主席,你对残剩的联军怎么办?”

“人民军还在浴血奋战中,英勇的人民军战士将战斗到直到把所有的敌人赶下大海为至!”

“林主席!你说说今后的满清朝廷吧!”

“一切反动的东西都将被人民打倒!”

“林主席!我可以问你一个私人问题吗?”肖莹连环炮似的提问后,她突然转动亮亮的眼珠狡黠问道。

“对不起!时间到了!我只能回答你这么多问题,下次有机会我们再访谈,好吗?”听到涉及到隐私问题,林逸警觉地阻止道。

肖莹愕然,很扫兴,情绪骤然低落,但仍不死心道:“林主席!你不是还想问我一些问题吗?”她期冀的眼睛巴巴地看着林逸,两刻钟的时间过得太快,她好想再跟林逸多聊一会儿。

林逸硬下心肠道:“下次吧!肖记者,以后会有时间的!”然后向往大叫:“杨莘!杨莘!带肖记者出去!”他心里却直在责怪杨莘:“到时间了,也不知进来叫一声!都在干什么啊?”

肖莹幽怨地看着林逸,直怪林逸绝情,咬着嘴唇道:“我下次还要采访你!林主席!你还欠我一些问题!”

肖莹走后,林逸心里一阵发麻:“杨莘怎么搞的啊?怎么会是一个女记者来采访呢?”

林逸上午的采访结束后,下午由人民军参谋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也定时召开,总参谋部的发言人是吴命陵少将。按照惯例,他首先对这次整个防御战的结束作了一个总结性发言: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大家下午好!我首先向人民根据地热爱和平的民众通报人民军这次反击外国侵略的防御战的进展情况,然后回答记者提问。

一个多月前,来自五个国家的外国侵略者无视我人民军方面的一再警告,无端地出动数万人的武装部队,侵犯我人民根据地,杀我人民抢我财产烧我房屋,令我人民根据地遭受巨大的破坏,人民蒙受巨大的伤痛。为保根据地人民生命财产之安全,为保人民根据地之长顺永安,我人民军毅然出击,坚定打击一切外来侵略者。

这次五国联军的入侵,不仅是对我人民根据地的进攻,也是对我整个中华民族的侵犯。中国人民团结在一起,发动了一场保家卫国的战争,这是一场正义的战争,人民的战争,抗击外侵外辱的战争。

经过一个多月艰苦卓绝的战斗,人民军子弟兵浴血奋战,发扬爱国主义精神,以高度的英雄气概和极大的创造性,忍受并战胜了难以想象的困难,取得了一系列的胜利。我人民军先后发动了大田顶争夺战、马贵阻击战、白龙炮台战、思勒阻击战、茅山防御战、小背岭歼灭战、鸦市坪阻击战、合江镇围歼战、古树村阻击战、南城村系列战、山肚村歼灭战、福禄村歼灭战、公馆镇之战,雷州半岛之战等一系列的战斗,我人民军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以灵活多变的战术,打得外国侵略者丧魂落魄。人民军歼灭联军数万人,令其海军混合陆战师、法第2师、英第15师、奥地利第31师等所谓的精锐之师彻底地从侵略者的部队列序中删去。特别令人大快人心的是,在广州对中国人民犯下滔天暴行,欠下累累血债的美第12师在这一次的人民抗侵战中也被歼灭了。外国侵略者的其它部队亦遭到不同程度的打击,有的还损失过半,这次人民军的伟大胜利大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大灭了西洋侵略者的威风。

我们的胜利不是单方面的,它得到全国人民的支持,得到海外中国人的支持,得到我们伟大的各邻邦人民的支持,得到一切爱好和平的世界各国人民的支持。所有一切爱好和平的人们向我们提供的这样或者那样的帮助,人民党、人民军、人民根据地都将永远铭记在心,永远感激你们的无私帮助。

在此,我也很遗憾的告诉大家,作为中华民族大家庭成员中的一员,作为中国政府当局者——满清朝廷,欺弱怕硬,面对外国势力的侵略,面对外国侵略者对我同胞的残忍杀戮,他们不是团结民众,合全中国之力与之绝战,而是贪图享受,欺辱地卖国求和,甚至于还助纣为虐,这说明满清政府已经完全是一个反动的政府、腐朽的政府、无能的政府了。

人民军英勇无敌的将士们还在肩负起保家卫国的重任,还在与顽抗的侵略者们奋勇拼杀中,他们作风顽强,技巧娴熟,取得节节胜利,目前我人民军不仅收复了所有失去的人民根据地土地,而且较之以前还扩大了很大的范围。我人民军向东已逼至广州地区,向北已至重庆府,向西已达西藏,向南我们防护着中华民族的边防线。而不可一世的侵略者一败再败,现在只能龟缩在雷州半岛地区负隅顽抗,但人民军不会放过他们,他们欠下中国人民的一笔笔血债一定要他们偿还,他们必定会得到被英勇的人民军赶下大海的可耻下场。

中华民族自1840年以来,累受外辱,人民军这一次抗击外国侵略者入侵的胜利,打击了西洋侵略者的狂妄气焰,打破了他们的不可战胜的神话。它再一次向全世界证明中华民族是伟大的民族,是不甘屈辱的民族,是不可战胜利的民族。这一永载史册的胜利,保卫了中国的国家安全,为维护世界和平、促进世界人民反殖民斗争作出了重要贡献。这场战争,极大地激发了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精神,增强了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凝聚了中华民族的向心力。在战争中,英勇善战的人民军打出了军威、国威。

中国人民的英雄儿女们胜利了!我们向他们致以崇高的敬意和亲切的慰问吧!

我们也向在伟大的抗击五国侵略的战争中英勇牺牲的烈士们,表示深切的哀悼之情吧!

吴命陵作完总结发言后,接下来,许多的记者又各就各自关心的话题向他提了很多的问题,他都有分寸的一一作了回答。新闻发布会持续时间半个时辰。

秀丽的东山寺矗立在郁郁葱葱之中,高大而宏伟,匹练似的南流江飘然南下。

第二天正巳时,林逸目送着一队队年轻的人民军战士向东开去,逐渐消失在苍茫平原中,心中暗暗为他们祝祷。

他左旁的吴命陵轻叹道:“又是一季秋又到,正是收获的季节,英勇的人民军战士却要献出年轻的生命来保护老百姓辛勤劳动的果实,他们都是一群可歌可泣的英雄啊!”

右方的杨莘点头同意,道:“希望他们一路平安,能早一点传来胜利的捷报,能早一点凯旋归来。”

吴命陵另一边的孙定军担心地道:“在这种人民军弹药严重短缺的情况下,人民军能打胜仗吗?能与联军维持均衡吗?”

林逸微微一笑道:“前方的战士在抛头颅、洒热血,我们后方的每一个人都应尽到自己的责任,每一个人都应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尽最大可能地帮助他们解决困难,我相信世上没有什么问题是解决不了的。世上无难事,只怕肯登攀!”

当大家都讶然往他望去时,林逸一声长啸,策马掉头,向钦州方向驰去。

吴命陵等纷纷催马追随,接着后面一大队人民军四大总部的工作人员及人民军伤残人员跟上。

尘土像龙卷风般在人民军蛇形的队伍后扬上天上,历久不散。

林逸一行人兼程赶路,只一日就到了钦州市。林逸在钦州呆了一个晚上,但他没有接见任何一个钦州市党政军的高级官员。第二天早晨,他们换乘火车直往南宁而去。这时候的钦州开往南宁的火车,经过几年的运行,与林逸第一次在钦州时乘坐的火车相比已有天壤之别,不再是那种“露顶裸背”、速度慢得似蜗牛在爬气得人吐血的火车了。坐在舒适的车厢里,吹着迎面而来的清风,林逸感觉到这几年根据地人民在不断进步,根据地也在不断发展。

虽是刚离开硝烟四起,战火纷飞的战场,但现在要回家了,火车上的人民军战士自是心情畅美,谈谈笑笑,旅游度假似的一路欢歌笑语,下午申时后终抵达南宁市郊外火车站。

因有先期回来的各部门工作人员的禀报,广西省省长林春礼与南宁市市长潘文华率领广西省一干党政军高级官员早已在南宁市火车站等候多时了。

火车缓缓停下来,林逸第一个走下火车,见下面人山人海欢迎的人群一片欢腾,也有许多饱含热泪的百姓沿着火车窗户快步行走像是在寻找什么,那是父母兄妹,妻儿老小们在寻找他们的亲人。他顾不上与迎上来的广西省一干党政军要员们说上第一句话,转向后面的杨莘道:“让所有的人都下车吧!现在任何尊数礼节都显得渺小无意义了。”

林春礼与潘文华一干官员走近林逸纷纷立正报告,一番客套说话后,林逸分开人群,见早已是热泪满脸的夏依浓、马紫芳与夏红三女哭着奔过来,扑入他怀里,虽然仅仅只是分开短暂的一个多月,双方都已有恍如隔世的感觉。

“林哥哥!你好狠心啊!”马紫芳抽泣成声道,娇态十足。

“林郎!你清瘦了!想煞奴家了!”夏依浓明嗔暗眸道,楚楚动人之至。

“公子!奴婢好想你!”夏红双眼红肿嘟嚷道,一副欢泣的样子。

林逸怀抱着哭得惊天动地三女颤抖的身体,见林春礼他们都在旁边看着自己哈哈大笑,他好生尴尬,轻拍着她们的背脊道:“大家都在看着你们呢?我们回家去再说,好吗?”

再见到林逸,三女自是欢喜若狂,尽管有许多人在场,都感到有些赧然不好意思,但又怎肯轻易离开他的怀抱呢?

林逸几次想推开她们,都没有成功,无奈,只得对吴命陵道:“大家都先回去吧!吴命陵后面的事你安排一下,大家都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在一营人民特勤团士兵的护卫下,一大队马车往南宁市区开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