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五十一篇 风雨欲来 第十七章 欧洲内乱

yuertou 收藏 26 37
导读:华夏春秋 第五十一篇 风雨欲来 第十七章 欧洲内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奥尔特加的国内政策与其国外政策是一脉相承的,虽然表现形式不同,但是实际上并没有太大的分别。而从奥尔特加所实施的一些国际政策就能够看出他在国内的政策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了。

在经济危机期间,奥尔特加所奉行的国际政策完全是掠夺性的,不但对所有中立国家施行了严格的贸易封锁与制裁,而且还对自己盟国进行了压榨。可以说,奥尔特加是一个极端的民族主义份子,为了保护欧洲的利益,他是不惜牺牲任何盟友的利益的。当然,在这个问题上,任何国家的领导人都带着一点民族主义色彩的,而且保护本国利益是每一个国家领导人的职责与义务。但是,不管是中国还是美国的国家元首,在处理国际问题上绝对不会走这种极端。而从这个角度来看,奥尔特加不但是个走极端的人,而且还是个目光短浅的人,因为在他伤害了同盟国利益的同时,欧洲的利益也被他伤害了!

从这里也就可以看出奥尔特加确实是缺乏足够的战略眼光,在玩弄权术与政治手腕方面,他确实很厉害,但是他却缺乏作为国家最高统帅所需要的那点魄力。因此,在国内政策方面,奥尔特加也可以说是鼠目寸光,为了眼前的利益,而破坏了国内的稳定,这是酿成欧洲内乱的一大重要因素!

当奥尔特加撤消了总参谋长维克多的职务之后,国内局势就已经紧张了起来。归根结底,中东地区战争的失败与维克多没有多少联系,最主要的原因是奥尔特加不肯追加战争经费,不肯派遣更多的部队,空军在战争中的拙劣表现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而这些,基本上都是奥尔特加自己犯的错,但是最终的后果却由维克多这个在军队中德高望重的老将军来承担了。因此,奥尔特加仅仅要摆平军队内的不满情绪就相当困难了!

奥尔特加的这一行动还触动了欧洲国内的一根敏感的神经,即地区政治平衡!奥尔特加是日耳曼人,而维克多是法兰西人。虽然欧洲的统一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但是在欧洲内部,各地区与各民族的融合并没有完全完成,各地区的平衡,特别是前英法德意西等欧洲强国之间的平衡就显得特别的重要。道奇是英格兰人,而空军总参谋长是意大利人。从这就可以看出欧洲军队内部其实也维持着这一平衡。

虽然奥尔特加的政治行动得到了日耳曼人与意大利人的支持,但是他却极大的伤害了法兰西与英格兰的感情,这在很大的程度上加深了欧洲内部各民族之间的矛盾。维克多是一个被抛弃了的棋子,但是奥尔特加也同时被占欧洲人口15%的法兰西人与10%的英格兰人给抛弃了。而奥尔特加这种打破各地区平衡的行动,也是最终酿成恶果的一个主要原因!

在维克多上将辞职的当天晚上,一批年轻的将领就聚集到了这位将军的别墅里,他们不为别的,只是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事情的发展却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样,而这些年轻将领心中的怒火也很快就爆发了出来。

“将军,我们不能就这么算了!”一名陆军少将显得很气愤的样子,他是欧洲第2军军长让比克,一名正统的法兰西人,也是欧洲新一代陆军将领中的翘楚,更是维克多的得意门生。“奥尔特加逼人太甚,我们不能就这么做出让步。将军,就算不为你自己考虑,你也要为大家,为我们的军队考虑,如果让这个疯子最终掌握了军队的大权的话,那我们就将面临一场深重的灾难,而且连上帝都无法挽救!”

“是啊,将军,我们不能就这么看着那个疯子上台,现在是我们的最后一次机会了!”另外一名陆军少将杜蓬也开口了,“奥尔特加的行动不仅仅是针对我们的,而且他完全就是要搞垮军队,要将军队的大权掌握在他的手中。他在国内,以及国外的行动我们都看到了,这简直是在玩火。不要说别的,他那种针对中国的战略计划根本就是在拿全欧洲6亿人的生命做赌注,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是无法战胜中国的,而奥尔特加却在将我们带入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如果我们还不行动的话,那未来就不由我们来控制了!”

维克多靠在椅子上,没有开口,而是用目光征询着大家的意见,或者说是想知道这些年轻一代将领的具体想法。

“将军,让比克与杜蓬的话虽然有点偏颇,但是我认为完全有这个可能。从这段时间奥尔特加的政策来看,他正准备将我们带入一个战争的深渊。虽然,他准备结束在中东地区的战争,但是谁知道他会不会在别的地方与中国,甚至美国干上呢?当然,我们现在完全不是中国的对手,从最近获得的情报来看,中国的国家防御系统已经得到了加强,即使现在要与中国打一场核战争,中国也不会畏缩的。而我们的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因为经济危机的影响,我们的国防建设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当然,这其中少不了奥尔特加故意破坏的因素。因此,我们必须要想办法阻止这些事情发生!”

维克多默默的点了点头,目光又那位负责陆军情报的中将身上转移到了另外一名少将的身上。

“将军,我们应该行动了,别的事情不说,我不会看着欧洲6亿人都陷入战争的深渊的!”

“那么,大家认为这事很好处理吗?”维克多终于开口了,“事情不是想象的那么容易的,就算我们推翻了奥尔特加,那会得到什么好处呢?”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将军的话不多,但是点中了要害。作为一个法制健全的国家,奥尔特加就是军队的最高领袖,也是武装力量的最高统帅。而推翻自己的统帅,这对任何一个军人来讲,无疑是叛国的行为,至少法律中是这么写的。而且,要推翻奥尔特加,依靠一些高级将领是不可能的,还必须要获得部队的支持,那么,怎么让士兵听从自己的命令呢?最严重的是,如果发动军事政变的话,那么在国内产生的影响有多严重?

“大家还考虑掉了一点,如果我们发动军事政变的话,那么欧洲又将陷入四分五裂的境地了!”维克多摸了下额头,显然他对此事也觉得很恼火,原本他已经准备放弃了,至少一个统一的欧洲比一个分裂的欧洲更好,但是现在,他的思绪又被勾了起来。“说白了,我们现在能够维持统一,就是所有人都在按照原则办事。奥尔特加的很多行为虽然是我们所不齿的,但是他并没有干什么超越其权限的事。至少,从法律的角度来讲,他的行为完全是在国家元首的守则范围之内的。如果我们就此以军事政变来推翻奥尔特加的话,我们可能获得支持吗?到时候,即使我们能够成功,那也绝对无法避免国家的分裂。而各位,难道你们愿意再一次看到欧洲陷入内战的情况发生吗?”

“但是,我们现在面临的是国家被消灭的危险,奥尔特加的政策正在激化我们与另外两个超级大国,以及很多地区性强国的矛盾。如果不加以阻止的话,那么即使美国不参战,以中国的力量,他们仍然能够如同对付俄罗斯一样,将我们彻底的击败,而到时候,我们即使不被彻底消灭,也必然将陷入到内战的泥潭之中,这样照样无法达到目的!”让比克仍然坚持着自己的观点。

这也是维克多现在最担心的问题。中国的战争意图已经越来越明显了,虽然中国现在仍然在致力与改善国内经济状况,以及解决与同盟国之间的贸易纠纷。但是,相当明显的是,中国的经济正在迅速好转,而且中国大力打出经济牌,来加强了同盟国之间的关系,更为重要的是,中国还借助这次经济危机期间对经济建设的整顿,加强了国家在战时的反应速度,甚至已经开始秘密将经济转入准战争轨道!而这毫无疑问的全是针对欧洲的军事准备工作。再从中国国内的情况来看,受到经济压力之后,中国肯定要想办法将国内矛盾转移出去,而制造一次大规模的战争,就是分散国内矛盾的好办法。再联合前面的战前经济准备工作,那么,任何人都可以猜测得到,中国正在准备针对欧洲的一次大规模战争行动。虽然现在中国在中东地区投入的兵力并不多,而且也有尽快结束这场战争的意图,但是谁能够保证不在别的问题上爆发新的战争呢?要制造战争的借口是相当简单的。如果最终中国与欧洲之间的全面战争爆发的话,那么欧洲以现在的情况,以及奥尔特加的政策,是根本无法对抗中国的,甚至连美国都不大可能伸出援助之手。就如同让比克所说的一样,最终欧洲仍然避免不了战败的结局,而中国即使无力吞并欧洲,但是要迫使欧洲解体,也不是一件难事。最终,问题还是回到了国家的生存上来!

维克多担心这一点是非常正常的,而在情况越来越明显的时候,他就不得不在两个办法之间进行衡量了。当然,这不是个轻松的工作,要做出决定也不容易。特别是对他来讲,他不可能草率的做出任何决定的!

“将军,我们不能再犹豫了!”杜蓬少将也立即站到了让比克的一边,“我们如果迟疑下去的话,奥尔特加会在很短的时间内肃清军队内的异己份子,而到时候,我们恐怕都得跟着倒霉了!”

“那么,各位,你们认为发动政变的成功机会有多大呢?”维克多的态度终于有了点松动,“如果我们发动政变的话,那就要保证国家不至于陷入分裂状态,那么,政变成功的机会有多大呢?”

“主要是看部队的调动,以及中级军官的态度!”让比克说到了关键问题上,“我们的态度是肯定的,但是在部队中,仍然有一部分中级军官的态度值得怀疑。而这对我们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那么,如果要这些中级军官听从我们的指挥的话,那还需要做多少工作,以及要花多少时间?”维克多知道这些年轻将领是不会轻易改变立场的,其实他也曾经有过这样的打算,而按照他的想法,如果能够获得军队的支持的话,那么政变成功的可能性并不小,只是政变之后国内局势的控制恐怕将有难度。

“不会太久,我们已经征集到了一部分中级军官的支持,如果要想获得大部分人的支持,还需要继续展开思想工作,这大概需要一周到一个月的时间,主要是其中一些人可能是奥尔特加安排的人,在甄别方面有麻烦,需要时间!”

“那好吧,就算现在我们有能力控制首都附近的军队,并且成功的发动了政变,那么,各位,政变之后,我们怎么防止各地的军队不会反叛,怎么控制全国的局势,以及怎么防止分裂呢?”维克多的这个问题是非常尖锐的,而这也是政变整个环节中最麻烦的一个地方。

两位力主政变的年轻将领都沉默了,他们的政治经验还太少了,虽然知道怎么发动政变,但是在处理政变之后的政治局势的能力却太差了。当然,这也是维克多的长处,他知道,这些年轻人很多时候只知道蛮干,而蛮干是不会有任何好结果的!

“我看,你们在这方面的考虑根本就不周到,但是我会想办法的!”

两位年轻的将领一听到维克多这话,一下就高兴了起来,这至少表示维克多已经同意了他们的意见,也就是会全力支持政变。但是这并不表示成功,所以两人的神色又严肃了起来。现在,政变的计划已经确定了,那么,接下来就要看实际行动的效果了!

当然,这些军官的头脑肯定是比过政治家的。当奥尔特加在决定要撤消维克多的职权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会发生军事政变的这种可能,因此,在这时候,他已经暗中派人加强了对维克多的监视,他知道,维克多是很多年轻将领的精神领有,如果真要发生政变的话,那些政变军官肯定要征求维克多的意见。因此,这些年轻将领与维克多的会见也被奥尔特加的人监视了下来。

“他们在里面谈了多久?”奥尔特加开始享受那种掌握了军队大权的滋味了,但是他知道这个权力还不稳固,需要继续加强!

“至少3个小时,而且是在一间单独是书房内进行的,我们没有办法在那里安装监视设备!”

“这不管你们的事,维克多那只老狐狸不好对付,他现在虽然已经被解除了职权,但是现在仍然是军队的领袖与灵魂人物。显然,我们的工作做得还不够!”

“元首,你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办?”负责管理奥尔特加秘密调查机构的查理显然是一副奴才的嘴脸。

“这事应该先压一压!”奥尔特加知道事情不能够操之过急,“查理,你认为他们发动政变的可能性有多大?”

“几乎是肯定的事情,他们没有别的选择,维克多与道奇都被扳倒了,如果他们不想失去手中的权力的话,就必然会发动政变!”这个秘密警察头子的话说得斩钉截铁一般。

“那么,他们大概会在什么时候发动政变呢?”奥尔特加显得很放松的样子,他也不相信军人们会这么轻易的放弃手中的权力,但是他不相信维克多会批准一次毫无准备的军事政变,因为这不会有任何的好处!

“这要看中级军官的反应了,而他们必须要得到中级军官的支持,失去了这些军官的支持,他们的政变不可能成功!”查理憋着嘴摇了摇头,“当然,还要看部队的部署情况,如果最终因为政变失败,而陷入内战的话,他们就是叛国者,那个罪名是没人能够背负得起的!”

“这就是关键了,维克多是有理智的,他不会看着国家因为政变而分裂,那么,他们要发动政变,肯定就要让驻扎在柏林的军队听从他的指挥!”

“对,这一点相当关键!”查理突然眼前一亮,惊慌的说到,“按照轮换驻守的制度,下个月,就应该由一支法兰西军团来负责柏林的安全了,可能……”

“下个月?”奥尔特加也注意到了这一点,“那支军队的指挥官是谁?”

“应该是让比克少将,今天他也到了维克多的别墅去,而且他是维克多当年的部下,一直得到了维克多的照顾,所以他才能够在军队里平步青云,毫无疑问的,他们将在下个月换防的时候,或者换防之后发动政变!”

“绝对有这个可能,部队换防的时候是相当混乱的,而且要制造麻烦也很容易,到时候,如果首都出现混乱,那么他们就有理由让军队进城了,而这就是政变的时候!”奥尔特加似乎已经看到了政变发生时的那一幕,但是接着就笑了起来,“这没有什么好担心的,现在我们掌握着情报的优势,既然他们敢发动政变,那我们也要抓住这次机会!”

“元首,你是说我没下下手?”查理也立即反应了过来。

“肯定要下下手,难道我还等到他们把坦克停在总统府外的时候才动手吗?”奥尔特加摇了摇头,查理的忠心是不用怀疑的,而且在干秘密警察方面的能力也不错,但是缺乏一种独到的眼光,而且在政治方面的反应太迟钝了,不然他可以担任更重要的职务。“但是,现在这事我们千万不能走漏风声,知道这件事的人有多少,他们都可靠吗?”

“不会超过5个人,都是非常可靠的人,这点元首尽可放心,我可以担保这些人不会有问题!”

“那就好,现在先不要轻举妄动,我们必须要先摸清楚这些人的计划,然后才能够采取相应的措施!”奥尔特加闭上眼想了一会,然后才说到,“现在,我们在法兰西军团内的人都知道该在做了吗?”

“这事早就安排下去了,为了防止军队政变,这方面的工作是不会落后的,现在需要他们行动?”

“没这个必要!”奥尔特加苦笑了一下,查理的头脑就是这么简单。“还不是时候,告诉我们的人,如果有人策划政变的话,他们不要轻举妄动,并且想办法打入他们的内部,我到时候需要他们提供的确切情报!”

查理点了点头,明白了过来,毕竟这种在外界的监视行动是不可能拿到所有情报的,而在敌人内部安插上自己的眼睛与耳朵,这才是最可靠的事情!

“还有,现在我们必须得就另外一件事做个了断了!”

“什么事?”查理一下又兴奋了起来,他还以为自己又有新的事情可以干了呢。

“这与你没有多大的关系,查理,你应该知道,该问的才问,不该问的就永远别开口!”奥尔特加笑了一下,“好了,现在你继续去完成自己的任务吧,我需要安静一下!”

奥尔特加说的另外一件事就是中东地区的那场战争!在国内的军事政变端貌已经显现出来的时候,那么这场与中国的战争就必须要尽快的结束了。奥尔特加心里很清楚,如果不尽快与中国缔结和约的话,那么当国内局势陷入混乱状态的时候,中国肯定会落井下石,从背后给他来上一刀。而只要结束了这场战争,中国就失去了干预欧洲内政的借口,到时候,他就可以先安心的解决内部问题,然后再想办法来对付中国!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奥尔特加很快就做出了决定,即使损失一部分利益,也要尽快结束与中国的战争,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很快,中国外交部就收到了欧洲大使送来的停战议和的请求。而让中国方面感到意外的是,这次欧洲人在和平谈判上的表现非常的低调,而这事,也立即引起了中国方面的高度重视!

“这说明什么?”柯敏明在一次战略顾问处的高级会议上提出了这个问题,而此时,中国与欧洲之间的谈判正在巴格达紧张的进行着。欧洲方面显然是要尽快的缔结和约,他们甚至没有在谈判地点上提出太多的反对!

“两种可能,一是欧洲本身已经无力战斗下去了,毕竟经济危机的破坏力太强大了,欧洲承受不了那么大的压力!”说话的是一位国际问题分析专家,前外交部长,“当然,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因为欧洲内部现在爆发的问题,迫使奥尔特加必须要尽快的结束与我们的战争,好安心的处理内部的麻烦!”

“我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说话的是前国安部的部长,是高级情报顾问,“欧洲内部的统一其实一直没有实现过,而这次的战争,以及经济危机,还有奥尔特加扩大其权势范围的行为,对欧洲内部稳定造成了严重的影响。特别是他在解除了维克多的总参谋长职务之后,其地位已经受到了军队的威胁。因此,奥尔特加希望尽快结束战争,好将注意力转移到国内问题上来!”

“这就是说,我们可以尽量在谈判中多获取点利益了?”柯敏明笑了一下,他关心的仍然是利益问题。

“当然,这个是必然的,但是话说回来,这次战争最终的利益不可能很大的,毕竟战争的规模有限,而且战争的范围也有限,我们不可能获得超过战争本身范围的利益!”鲁毅开口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欧洲将不会在资源方面与我们进行过多的争执,那已经不是他们的重点了。其次,在巴勒斯坦地区的控制问题上,欧洲肯定也将做出让步,最终不管叙利亚同意还是不同意,埃及控制巴勒斯坦地区已经成为了事实。当然,欧洲不会立即放弃在叙利亚的统治地位,因为这是他们在中东地区唯一的立足点!”

“这么说来,我们就应该争取在叙利亚的利益了?”柯敏明非常明显的表现出了他对国家利益的重视。

“当然,这方面可以争取,但是不应该操之过急,如果欧洲真的发生内乱,再加上这次战败的因素在里面,他们退出叙利亚其实只是早晚的问题。所以,我们不应该表现得太积极,这反而对谈判没有多少好处!”

“这点我同意,但是我们也不能放得太松,不然欧洲方面就会意识到我们已经有了警觉!”

“那么,现在我们采取的最好的谈判政策是什么呢?”柯敏明显然非常重视这些元老级人物的意见,其实战略顾问处确实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虽然这些元老并不会干预政府的政策,但是却总能在关键时刻提出关键意见来。因此其作用是不可低估的!

“适当的争取利益,但是应该把目光放得更长远一点!”鲁毅一句话就说到了重点上,“很明显的,欧洲内乱的征兆已经出现了,不然的话,以奥尔特加的脾气,他不会轻易的结束这场战争。而从情报上显示,奥尔特加根本就没有当这次的战争是一回事,这更加说明了他要利用外界的压力来获得更多的权力的这一分析判断。因此,奥尔特加急于结束战争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要转移精力,安心搞好国内的事情。当然,从现在反应的情报来看,维克多作为欧洲军队的元老,就这么被奥尔特加给下了,显然这已经激起了欧洲军队内部的反奥势力。因此,奥尔特加迫不及待的要结束战争,那么,我们在一边从谈判桌上获得利益的时候,还要注意欧洲国内的动向!”

“鲁老,你的意思是,利用这次的机会干预欧洲内部事务?”柯敏明惊了一下,显然他没有想到鲁毅的胃口会这么大!

“如果有这个机会的话,我们为什么要放弃?”鲁毅笑了一下,“现在,我们国内的经济状况正在好转,而且这场战争片面的刺激了经济发展,而国家经济转型工作也基本上开始了。当然,我们不可能大规模的介入干涉,但是只要欧洲陷入内战状态之中的话,我们就将减少一个难缠的对手,那么未来的发展就要容易控制得多了!”

“但是,我们介入欧洲内部战乱的话,这也许是一个迫使欧洲重新联合的外界压力,如果真要欧洲内乱的话,我们还不如坐观其变!”前外交部长表示了一种不同的观点!

当然,这两种观点其实都有道理的,因为每个观察者的角度是不一样的。而且,实际情况也将是这其中的一种,而因为实际情况的不一样,那么就必然要采取不一样的办法来。其实,这也是战略顾问处的一大特色,一般文职官员与退役将领所表达的观点是完全相反的。但是,这并没有增加政府的麻烦,而是让政府有了更多的参考意见,而且能够做好应付各种可能的准备,当然,这其实也是战略顾问处存在的主要价值,因为它总能够为政府提出比较全面的观点,而最终依据实际情况来决定采纳哪一种意见!

“但是,我们如果不干预的话,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奥尔特加必然会迅速的掌握欧洲的大权,虽然维克多的很多部下有军权在手,但是他们斗不过奥尔特加的,最终失败的必然是他们。只要奥尔特加能够控制军队,那么欧洲6亿人都将听他的指挥棒运转。这仍然将对我们构成严重的威胁。只要奥尔特加解决了国内问题,他就必然会将国内矛盾向外转移,最终,我们也许要损失更大!”

“我认为这个观点没有错,我们肯定要干预,但是应该是有限的干预,而不应该做得太露骨了。只不过,我们应不应该就这事与美国方面商量一下呢?”柯敏明采纳了前国安部长的折中意见。

“这事,暂时不应该透露给美国方面,即使美国已经对此有所了解,我们也不应该这么做,因为欧洲内部稳定的厉害冲突太大了,而且我们的意图要是表现出来的话,肯定会被美国所利用!”鲁毅对次立即投了反对票。

“我也这么看,这事暂时还是我们单独行动为好!”这次,前外交部长的意见与海军元帅的意见统一到了一起。

“那么,我们应该进行什么程度的干预呢?”

“最好是扶持一个我们的代言人,让欧洲爆发内战,并且最终导致分裂。当然,这本身并不是一件道德的事情,但是我们没有别的选择,这总比奥尔特加最终主动向我们宣战为好。当然,我们的目的就是要欧洲处于内战状态,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不让任何一方获得足够统一欧洲的力量,这样才能够保证我们的干预成功!”前外交部长补充了一句。

“对,如果能够在情报方面做点手脚的话,那就足以达到目的了!”

柯敏明笑着点了点头,难得见到三个主要的顾问能够有这么高度一致的意见。当然,这件事情操作起来并不简单,而是充满了危险,稍微一不小心,就将酿成大的灾难!

当然,奥尔特加也考虑到了中国干预的可能性,但是他没有想到中国的决心,因为在他看来,一个超级大国干预另外一个超级大国的内政,就已经是战争行为了,而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战争,就以为着毁灭和灭亡!因此,他对此的估计是严重不足的,他认为中国也许会干预,但是只是限制在一定的利益范围之内,而不是全面的干预行动。当然,现在奥尔特加还难以在此方面做出更多的反应,他最着急的事情就是尽快的结束与中国之间的战争,只有结束战争,他才能够发动国内的行动,清除掉反对派,最终获得欧洲的军政大权,完成他控制欧洲的梦想,并且最终让欧洲按照自己的意图前进,一个十足的野心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