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69/


一个人,可以向从前的生活说再见,但是,无法向自己的习惯告别。这么多年了,每次愤怒的时候,都会把右手伸向后腰。逝去的日子永远不会再重来。


我成为班里最不受欢迎的人,没有人和我说话,我游离在众人之外,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骑车上学,一个人在放学的时候躺在操场的看台上看落日。寂寞笼罩着我整个的生活。


上课的时候,我不用担心老师会让我回答问题,他们根本不屑理我。我是自由的,可以利用上课的时候看小说、杂志,更多的时候,我是在睡觉。


“陈天,我们一起回家吧。”我抬起头,是班里的美女陈菲。


我揉揉眼睛,盯着她,天下真的有这么象的人,简直是小一号的菲儿,名字象人更象,呵呵,据说学校有好多的男生在追她。天上是不会掉下馅饼的,地上随时都会出现陷阱,我不是花痴,她找我一定是有原因的。


“恩,好吧。”没有拒绝,我想看看有什么花样。


和陈菲一起推车走出学校,我感到周围男生的目光象是要把我撕碎,哈哈,我想,这下,大家更不喜欢我了。


一路上,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言语,在分手的时候,陈菲说“明天早上,我在这儿等你。”


“恩。”我答应了。


第二天,她果然在等我,我们一起来到了学校。


从没梦想过,现在这个样子会有女生喜欢我,除非她脑子进水了。陈菲无非是把我当成一个幌子,用我来拒绝那些纠缠她的男生,这样,不会有人记恨她,所有的怨恨只会向我靠拢,哈哈,反正大家都不喜欢我,这样也很有趣,我得给自己找点事做。


陈菲和冷寒好了,这个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年级。


“冷寒,你真的和陈菲好了?”卷花头问我。


“你问她啊,我怎么知道,是她约的我。”这样说是不是更气人呢?我暗自想,要么就不做,做就做最好的,这可是我一贯的原则,连被人当枪使,也要做把称职的好枪。


“我劝你最好识趣点儿,那么多人追她,而且,还包括我。”卷花头用很低沉的声音说。


“你的发型很难看,是自来卷吗?”我没有任何表情的问。


“别他妈的废话!我警告你!”班里所有同学都在看我们,除了陈菲,这件事好象和她无关。


“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操!我觉得自己特搞笑。


“行,你丫是过腻歪了!”卷花头生气了,把我桌上的书和文具都扫到了地上。


我冷冷的看着他,没有任何的表情。


“花卷,放学到学校外面收拾丫的,别在这打!”一孙子冲卷花头喊。


“你等着,今天我让你爬回家!”说完,卷花头走出了教室“小千,帮我请节课假。”


我在班里同学幸灾乐祸的眼神中离开位子,一个人捡着自己散落在地上的东西,还有的男生把我落在他们脚下的书本踢来踢去。我没有说什么,和他们在这打架,被开除的一定是我,而对他们而言,可能连个处分都不会得。妈的,这个世界就是有太多不公平的事情。


“陈菲,你男朋友也太孬种了吧!”班里的男生们在起哄。


陈菲美丽的脸没有任何表情,她在想什么我太清楚了。


下午的两节课很快结束了,合上没看完的小说,我收拾好书包,走到陈菲桌前,尽量忍着笑,用温柔的声音问“走吗?”


“走吧。”陈菲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我以为她会让我先走,呵呵,看来,你也想看好戏啊,我在心里鄙视她。


我俩推车走出校门,身后跟着很多看热闹的同学(如果这些表面光鲜内心丑恶的东西能称为人的话)。


“冷寒,咱们骑车快走吧。”这小妞还算是有点良心。


“看来,走不了了。”


卷花头走到我面前,拉住我的车把。


“别来我,我跟你走。”咳,要是他这样来堵人,自己不先挂了都对不起他的智力。


“张进别闹了!我和他只是一起上学下学。”陈菲冲卷花头喊道。


“别怕,菲菲,我没问题。”我用自己能表现出最暧昧的声音和语气说。


在张进的拉扯下,我来到学校边上的胡同里。多么熟悉的地方啊,曾经的巷战。


陈菲跟在我们身后,看的出,她很害怕。


你会后悔这样的利用我这个无辜的男孩吗?我只是想平淡的生活,这样真的那么难吗?


转过一个弯,来到一个死胡同,在这个胡同口,蹲着7 、8 个正在抽烟的人。


操,用的着来这么多人吗?我平时在学校可是很老实很木纳的。


“大哥,我把那小子带来了。”卷花头冲人群里恭敬的说道。


“让我看看是他妈的谁?”一个胖胖的身体拨开众人,“你……”


猪头又胖了。


“天哥。”猪头还认得我。


“大哥,就是这孙子撬我的人。”卷花头推了我一把,冲猪头说。


啪!猪头煽了他一嘴巴。


“哥……”


“猪头,算了。”我制止了猪头,“让你的人把那些看热闹的轰走。”我发现同学们都在等着看我怎么挨打呢。


看着卷花头和陈菲一脸的惊讶,我笑了笑,在南城这片儿,我想自己还不至于挨打。


“张进,你觉得好玩吗?”


“我…我”他还没弄清我和猪头的关系,不知道怎么说。


“你他妈的是活够了!他别说撬你女朋友,就是把你妈给上了,也是你的荣幸!”猪头说话真脏。


“天哥……”


我知道猪头的絮叨劲,赶紧打断他的话,“我说过了,南城没有什么天哥,你忘了,我叫陈天。”


“是,是。”猪头是个有良心的人,这点,我早就看出来了。


接过猪头递过的烟,我看了一眼,长叹道“好久没抽过这么好的东西了。”


“以后,我每月给你送2 条来。”猪头正经的说。


“不了,你看我现在,不是抽这种烟的人。”我真的不想和他们再有任何瓜葛,而且,自尊也不容许我那么做。


“天…陈天,晚上一起吃饭吧。”猪头很诚挚的邀请我。


“算了吧,我能和你提点要求吗?”我必须在这些人面前给猪头面子,他好歹是个大哥。


“你把我把我当弟弟?哥哥说的话,我照做就是了。”


“好,和你的这个小弟说,不许把今天的事情在学校说,能做到吗?”


“能,能。”猪头答应了。


“那好,我走了,谢谢了。”我转身推起车,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胡同。


“陈天,等等我。”陈菲在后面叫我。


停下脚步,等她赶上我。


“他们为什么对你那么客气?”


“我想,你的目的达到了,以后应该不会有人再缠着你了。”我不相信卷花头能管住自己的嘴,和一个流氓的朋友抢女人,我不认为现在的学校有人这么大胆。


任凭陈菲一路跟在我旁边,我始终冷着脸,难道我是扫吧星,一个个深爱的女人离自己而去,我绝定放弃了,只有下一点点空间来回忆以前美好的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