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三国志 卷二 黄巾 第四十九回 征服挹娄

kinghappycat 收藏 32 88
导读:梦想三国志 卷二 黄巾 第四十九回 征服挹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7/


第四十九回 征服挹娄


辛评利用走投无路的苏仆延,逼着他重入挹娄。不过,苏仆延这次不是和公孙瓒作对,而是成为公孙瓒的下属,掉转矛头和挹娄人拼命。

在辛评给公孙瓒的密函里,辛评告诉公孙瓒,虽然这些乌丸人反复无常,但是不需要给他们佣金和薪金,只要让他们填饱肚子就行,不妨让他们和挹娄人火并,最好拼个两败俱伤。

公孙瓒心领神会,派出乌丸骑兵追剿挹娄人的残部。挹娄人已经邻近山穷水尽的地步,原来的援兵又变成敌人,更是雪上加霜。

苏仆延充分发挥乌丸骑兵的高机动性,和公孙瓒的白马义从一起,到处追杀挹娄人。韩国佣兵和沃沮佣兵则步步为营,稳扎稳打,自南向北清剿挹娄人。在骑兵和步兵的双重打击下,挹娄士兵溃不成军,节节败退。

王琦接到辛评关于挹娄大局已定的报告后,立刻让军令部下令,再次开放冀州和青州的边境,放进来10万名流民。流民入境之前,先告诉他们,要把他们迁徙到东州去垦荒、种地,愿意去就入境,不愿意去的,就在边界以外等着下次机会吧。

开始,有些流民私自进入三州,但既没有住处,又没有耕地,很容易被卫戍部队发现,驱逐出境。如果敢于反抗,则会被就地正法。久而久之,流民们都不敢擅自潜入三州,只是徘徊在边境附近,等着陆军定向招募流民。为避免流民暴乱,陆军在边境一带设立难民营,提供有限的食品和药物。其实,这也是为避免矛盾激化和为提供后备劳动力的必要举措。

军令部部长荀彧和农业部部长荀攸、后勤部长程昱,以及各部直属的官员、工匠,在第8军的护卫下,奉命前往丸都,主持东州的基础建设工作,允许入境的10万流民一同前往。

荀彧等抵达丸都时,挹娄已经被征服,公孙瓒也已经率领大军回到丸都。

公孙瓒自有的骑兵只剩下将近3000人,韩国佣兵减员9000人,沃沮佣兵减员3000人,苏仆延的乌丸骑兵只剩下1000人左右。也就是说,为消灭一共只有1万的挹娄武装力量,王琦、公孙瓒、苏仆延三方一共损失18000人,其中也包括公孙瓒和苏仆延互相敌对时双方的损失。在这场战役中,虽然拿下大半个东州,但兵员的损失之大,出乎意料之外。在所有减员中,阵亡者远低于伤残者,被兵器杀伤的远远少于中毒死亡者。

如果单纯从经济角度看,王琦的损失是巨大的。韩国和沃沮的雇佣兵减员高达12000人,光抚恤金就达到将近28万铜币。韩国一共欠陆军40万铜币,减去一年的佣金5万,再减去应该付给韩国的21万铜币的抚恤金,韩国的欠款只剩下14万铜币。韩国的抚恤金可以冲顶,沃沮族的抚恤金可是需要直接付款的。

在战略上,收获同样巨大,大片土地被划归未来的中华帝国的版图。根据王琦的指示,东州被划分为六个郡,每个郡的面积都远远大于冀州、幽州各郡。

荀彧、荀攸、程昱不辞劳苦,足迹遍及东州各郡,所到之处,划分行政区划、设立界标、修整道路、城池,制作地图,统计耕地面积,进行屯田。

整个弱水以北的区域,统称为黑龙郡,这个郡的面积在东州是最大的。荀彧等沿着乌苏里江北上,到达和弱水的会合口处,在北岸建城,名为伯力,为黑龙郡的治所所在。

弱水以南,和松花江以北的区域称为松北郡,治所准备设在寇漫汗的王城。

松花江南部,直到幽州沃沮郡之间,称为松南郡,治所准备设在夫馀王城,东州治所也准备设在夫馀王城。

牡丹江—镜泊湖一线以东,包括镜泊湖在内,称为镜泊郡,治所设在正在扩建的延吉。

乌苏里江—兴凯湖一线以东,包括整个兴凯湖在内,称为兴凯郡。根据王琦的指点,荀彧沿着海岸线查找,找到后世的海参崴,后勤部将在那里建设一座海港城市,王琦把这座新城命名为海森。

整个库页岛为库页郡,荀彧等渡过海峡,在库页岛偏北部离大陆最近的地方建城,名为库页,为库页郡治所所在。

苏仆延的族人大约有3万左右,被安排在东州最北端的黑龙郡,苏仆延被任命为东州黑龙郡太守。他被允许从他的族人中选择1000名官员和2000名卫戍部队,得到公民身份,由财政部划拨军饷和伙食费。其他人员则一概成为屯民,按照农业部统一的屯田规范,开垦荒地,从事农耕。当然,官员要先到常山军校学习政务知识。

在平定夫馀的战役中,陆军正规军没有参战,也就没有伤残军人可以转任各级官员。因此,库页郡、兴凯郡、镜泊郡的官员,就直接由荀攸带来的农业部官员充任,先把屯田工作搞起来再说,卫戍部队则暂时无法解决。

荀攸带来的10万流民,分配到库页郡、兴凯郡、镜泊郡垦荒屯田。至于松南郡和松北郡,目前还是夫馀人的地盘,无法派人屯田。

荀攸带来大批耕牛、种子、农具,都分配给去四郡屯田的屯民,剩余的部分暂时存放在丸都。

挹娄的武装力量被摧毁后,还剩下大约5万百姓,他们被强迫分散到四郡,进行屯田。有很多挹娄人不愿意离开家乡,当荀彧下令杀死一批带头抗拒的挹娄人之后,剩下的挹娄人都被迫屈服。

安排完东州的各项事务以后,荀彧、荀攸、程昱返回邺都市。他们还带走2000名沃沮族战士,不过,不是作为佣兵,而是以陆军新战士的身份,加入陆军第19军。

公孙瓒本想从乌丸人和沃沮人中招兵,补充白马义从的力量,可是苏仆延自己就剩下1000人左右家底,沃沮人即使当兵也会参加陆军,没有人跟着他公孙瓒,因此,公孙瓒的嫡系部队仅余3000人。

沃沮佣兵留在丸都,放下武器,改行种地。苏仆延的乌丸骑兵已经没剩下多少,跟随苏仆延启程到黑龙郡去。公孙瓒的白马义从和韩国佣兵调动到镜泊郡治所延吉,继续对夫馀骚扰。

抵达延吉后,公孙瓒召集亲信,研究下一步的对策。

公孙瓒雄心勃勃,想和王琦争霸天下,因为各种理由,多次拒绝王琦请他入伙的邀请。可是,公孙瓒的兵力越来越少,对王琦的依赖性越来越强,精锐部队白马义从也所剩无几,再打下去早晚要完蛋。白马义从一旦全部报销,就只能指挥王琦派来的韩国雇佣军,一旦王琦把指挥权收回去,公孙瓒立刻变成光杆司令,境遇会很惨很惨。

会上,公孙瓒的堂弟公孙范道:“如果现在投靠王琦,估计兄长能得到很好的待遇。按照王琦的官制,八成会任命兄长为东州战区司令。”

公孙越却不同意,道:“兄长要投王琦,早投多好,何必弄到现在这样损兵折将。如果兄长也像那个苏仆延似的,是转上一大圈,最后回来归顺,弄不好也会让人耻笑。”

田楷道:“不然,那苏仆延怎能和主公相比。王使君多次邀请主公加盟,显然是十分器重主公,现在投靠王使君,一样会得到重用。”

严纲道:“主公现在实际上就是为王琦打江山,投不投他也没有区别。”

关靖道:“我认为,最好维持现状。主公不能主动提出投靠王使君,要投也得等到王使君再次提出来,主公才能答允他,这样才有面子。”

单经道:“王琦已经说过好几次,要是王琦不再提起此事,怎么办?”

关靖道:“我这次奉主公之命,找王使君要粮草兵器,王使君对主公仍然念念不忘。再说,即使王使君不再提起此事,我们也可以出面斡旋。”

单经冷笑道:“莫非你已经独自投靠王琦?怎么处处为王琦说话?”

关靖大怒,道:“胡说!我对主公忠心耿耿,天日可表,你怎能如此信口雌黄,诬陷于我!”

公孙瓒见两人眼看要打起来,连忙道:“你两人不可如此!士起对我绝对忠诚,我怎能不放心。要是我对士起有半点怀疑,焉能派遣士起出使冀州?你二人都是我股肱良将,当此危急时刻,万不可起内讧!”

公孙越道:“兄长现在投靠王使君,确实时机不当,不如先平定整个东州,然后再说。”

众人计议已定,暂时在延吉停下脚步,为进攻夫馀做准备。


作者按:夫馀世居东北,晋时绥化大部分区域属夫馀的寇漫汗。

从东汉到西晋,夫馀族国家一直臣属中原王朝,长春地区最早出现的城市就是夫馀王城。公元494年,夫馀王为勿吉族所逐,投奔高句丽,从此国亡。

1789年,俄国殖民者杀进库页岛南部,把赫哲同胞赶回大陆。1790年(清乾隆55年),俄国吞并库页岛,在岛上立碑,碑文为“俄国边界”。之后,库页岛在日俄两国手中数度易手。直到1945年,苏军占领库页岛,还顺便占领日本的北方四岛。日本投降意味着苏联成为这里唯一的主人,库页岛从此整个归苏联所有,变成萨哈林岛。

1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