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店的一天 一定要看


一、


“老板!”

我抬起头,是个妖娆的女子,香水味立即弥漫全店。

“来三十盒普通套。”她嚼着口香糖把几张钞票扔到了柜台上。

我看了看她,“要三百块,你这才两百。”

她很是不屑:“我操,少跟我来这套,我可是批发,都这价知道不?你这几盒赚四十,可以了。”

既然对方是行家,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我一边取套,一边问她:“这么多你得用多长时间啊。”

她掏出镜子补妆,有些得意:“两个月,我客人最多。”

我叹道:“你工作强度可真够大的。”

她不乐意:“怎么说话呢你?换句。”

我哦了一声:“你可真敬业。”

她满意地点点头。

我拿起两张百元钞票看了一下,一张没水印,我递给她:“这张是假的。”

她叫了起来:“假的?妈的又被强奸了。”


二、


门推开了,一个戴着眼镜白白净净的青年人走了进来,他把手里的公文包放柜台上,叫着我:“老板,有没有伟哥?”

我朝他抱歉地笑笑:“正好断货了。”

“断货了?”青年人扶扶眼镜,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在上面搜寻着,“那威而猛呢?就那种印度货。”

我冲他竖了大拇指:“好眼光,这药可是正宗货,假不来的,一般人还真不知道。”

青年人笑了:“可不是我好眼光,是我们局长好眼光,我这张纸上记的可都是他吩咐买的药。”

我很是佩服:“你们局长绝对内行。”

拿好药,青年人付过钱,跟我说:“发票上就开安神补脑液三盒。”

我笑了:“开这个能报销吗?”

青年人眨眨眼睛:“我们局长最近下基层公务繁忙,晚上经常失眠,开这些药合情合理,怎么报不了?”


三、


透过玻璃门,我看到一辆大奔在店门口缓缓停了下来,门开处,一个谢顶大腹的男人困难地移出来了。

他掏出金卡一扬:“来两盒猛药,记住,要最好的,价钱我不管。”

遇到这种主顾谁都会高兴,我笑容可掬地拿出两盒红色的药,“您看,这是刚从法国进口的名牌,五百八一盒。”

他却没拿,只是掏出雪茄点燃了,吐出一口烟圈,“换!”

我微微一惊,故作不知:“老板您说什么?”

他一笑:“年轻人,我刚做生意时也跟你一样,经常玩些小聪明,现在生意做大了,反而玩不出了。”

我很是尴尬:“嘿嘿,您识货早说嘛,害我献丑了,”旋即转身招呼,“小马,把后面库房冰柜里那个小蓝瓶拿过来。”

他吐着烟圈有些得意地笑了。

我赶紧拍马屁:“老板您这身子骨还要那个干什么!”

他叹了口气:“生意越做越大,钱越赚越多,身边女人越来越漂亮,东西却越来越不行了。”

我忙说:“其实现在像您这情况的太多了,我这好多顾客都跟您差不多!”

他笑了起来:“这狗日的社会!”看了我一眼,“还是你们好啊,够奔腾!”

我谦虚:“哪儿啊,微软,嘿嘿,微软。”

说话间药送到了,他拿过大笑了起来:“小子会说话,你要是微软,我岂不就是松下了!”


四、


美人。

绝对是美人。

明眸皓齿,肌肤赛雪,柔若无骨,冰清玉洁。。。。。。

佳人缓移莲步,轻启朱唇:“老板,来一盒‘ ’”

原来美女买安全套的。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却没移动。

她生气了:“老板,听见没有?买一盒‘ ’”

不愧为美人,生气都生得这么好看。

我回过神来,赶紧去拿过来,赞道:“小姐你真漂亮!”

她甩了甩长发,轻笑一声:“这算什么,学校里比我漂亮的多了。”

我不信:“不可能,比你漂亮的还多了?你在哪个学校哦?”

她摘下墨镜:“我电影学院的啊。”

我叫了起来:“噢,我认得你了,你不就那个谁谁谁,在那个什么什么电视剧里演那个那个那个。”

她笑了:“我在里面可不是主角,你还能记得啊?”

我一阵激动,今儿居然遇着一明星,“您谦虚!您太谦虚了!这世上谁不知道,能上著名黄导的戏多不容易!不行,您得给我签个名儿!”

她咯咯地笑了起来:“反正我在这等车呢,正好有空,就给你多签几个。”

又是签名又是拍照,好一阵折腾后她有点累了,我搬来椅子让她坐下。

也顾不上招呼别的客人了,我光盯着她了。

“您男朋友没来?”我问她。

她扭头:“谁?”

我说:“就踢足球那个,你们还蛮般配的。”

她淡淡地说:“早分手了,分手费都打官司打过来了。”

我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想想又问她,“那现在你跟那个央视主持人在谈恋爱吗?我看报纸上说的。”

她歪着头:“我看你这人还真有意思,我今儿心情好,告诉你吧,吹了!”

我有些不信:“报纸上都炒翻了,说你们之间这事那事的。”

她淡笑:“不然你以为你现在还能认识我啊?”

我有些明白了,又问:“那你现在男朋友是谁啊?”

她皱了皱眉头:“我现在没有男朋友!”

我这就真不信了,指指柜台:“骗人吧,那你还买这个啊?”

她恼怒:“那是我今晚要去黄导家。。。”

她停住口,我装作没听见。

说完这话,她就拎出一支烟默默地抽了起来。

气氛一下子沉闷起来。

好一会儿,我小心翼翼地问道:“跟这么多人做。。。。做爱做的事,你愿意吗?”

她哈了一声:“你说错了!我没有跟任何人上床!我只是跟一只只套上床!懂吗?”

她起身拿起包,朝门口走去。


五、


“兄台贵姓?”


......


“好,不说算了,你要买什么?”


......


“这种?”


......


“好,我给您拿出来,五拾元一瓶,这种药可专治阳萎......”


......


“得,我不说!”


......


“嘿嘿,这傍晚您戴墨镜看得清吗?”


......


“好好,您别盯我,我不过随便问问,其实天儿这么热,您就把这大口罩除了呗!”


......


“别指我哎,我不说行了吧,最后问您一句,您头上戴的这摩托车头盔哪买的?怪密实的。”


......


“哎,别走啊,我钱还没找您哪!”


六、


“我想杀一个人!”他站在我面前对我说。

十七岁已不算小了。

起码已懂得如何杀人。

他的手修长,无疑是只握剑的好手。

“今晚子时我会去杀他!”他沉声道。

他的神情落寞,只有不自信的人才会有的落寞。

他的身上并没有剑,也并非身上有剑的人才能称为剑客。

可你若认为他只会使剑,那你就错了。

暗器。

例不虚发的暗器。

百晓生兵器谱排名第一的暗器。

天下能躲过这暗器的人并不多,但也许今晚他的对手是其中一个。

丐帮当年出动天下三百六十二座分舵倾全力寻找这个人却无功而返。

没有人见过他,你甚至不知道他是男是女。

少年要杀的人便是他。

“他本不该活在这世上!”少年嘶声道。

他的指关节因用力握住而发白。

我把目光投向远处,徐徐道:“所以你想买敝号的暗器?”

少年目光热切起来:“江湖传闻你这里暗器最为正宗!”

我负手傲然道:“不错!你想杀之人只有用我这里的暗器方能杀之,不过......”

“老板,你搞什么啊?我跟我同学一不小心谈了恋爱,又一不小心上了床,最后又一不小心没采取措施,现在向你买几盒紧急避孕药以免搞出人命来,你到底有没有啊?”

“我拷,你们这些小毛头!***这世道。。。。。。。”

“有没有啦?”

“有,有,当然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