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统全球 第一部 统一全国 第11章 黄巾起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578.html


由于知道历史的走向,184年(中平元年)的整个2月,我都在一种紧张的心情中度过,因为历史上的黄巾起义就要爆发了。

从各地得到的情报看,虽然得到了我的提醒,父皇让皇家禁军和御林军进行了一定的强化训练,但各地州府并没有引起重视,黄巾起义是肯定要爆发的。

东汉末年,土地兼并十分严重,豪强地主势力迅速膨胀。他们“馆舍布于州郡,田亩连于方国”,拥有成千上万的奴婢和徒附。广大农民丧失土地之后,多数沦为豪强地主的依附农民。他们除了交纳高额地租和服徭役外,人身也受地主支配,如充当家兵等,甚至跟随主人迁徙。农民与地主阶级处于尖锐的对立地位。

东汉自和帝以后,皇帝都是幼年即位,由外戚、宦官轮番把持朝政,政治日趋腐朽,我的父皇灵帝刘宏就公然在西园卖官鬻爵。州郡官职有时一月轮换几次,官吏到任后,就聚敛搜括。自安帝以后,朝廷长期对羌族用兵,耗费军饷四百多亿,这一沉重负担又全部落到农民头上。加上各种自然灾害,以致出现了“田野空,朝廷空,仓库空”的严重局面。大批农民四处流亡,饿殍遍野,连京都洛阳也有死者相枕于路。

由于社会危机日益深重,广大农民被迫奋起反抗。从安帝到灵帝的八十余年,见于记载的大小农民起义近百次。其中,如安帝时青州张伯路领导的流民起义,波及沿海九郡;顺帝时广陵张婴领导的起义军一万多人,活动于徐、扬一带达十几年之久;桓帝时太山公孙举领导起义军,在青、兖、徐三州作战,给官军以沉重打击。在南方和西北,还出现了汉族和少数族的联合起义。不少农民起义的领袖自称“皇帝”、“黑帝”、“无上将军”、“真人”等,或建年号,或置百官,或则利用宗教为组织形式。此伏彼起,日益频繁。当时民间曾流行一首歌谣:“小民发如韭,剪复生;头如鸡,割复鸣。吏不必可畏,民不必可轻!”黄巾起义正是在农民斗争蓬勃开展的基础上爆发的。

张角(?~184),冀州巨鹿(今河北平乡西南)人,太平道的首领,自称“大贤良师”。太平道为道教一支,奉黄帝、老子为教祖。张角以传道和治病为名,在农民中宣扬教义,进行秘密活动。十余年间,徒众达十万,遍布青、徐、幽、冀、荆、扬、兖、豫八州,分为三十六方,大方万余人,小方六七千,每方设一渠帅,由他统一指挥。(由于我的介入,在黄巾起义后,起义过程中各地首领大量死亡,我派出去的特种兵凭借高强的武艺和比其他将领略好的谋略,迅速顶替了各地的首领位置成为一方“诸侯”,让我轻而易举的掌握了黄巾军这一群后来的国防军兵力来源。)

熹平五年(176),司徒杨赐曾上书父皇,请求诛杀太平道的渠帅,以免酿成后患。可是我的父皇实在是昏庸,在张让等宦官的有意欺骗下还认为他治下的大汉是一片歌舞升平,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后来虽然在我的提醒下父皇有了一定的准备,但也不多,而全国各地更是没有一点准备,为了我早日掌权,我也就没有继续劝父皇了,任由事态发展。

而张角在得到朝廷并没有对他重视的消息后更是加紧部署,广泛传播“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的谶语,鼓舞农民起来推翻东汉王朝的统治。又派人在各处府署门上用白土涂写“甲子”字样,作为发动起义的信号。太平道大方马元义多次往来京师,物色宦官封胥、徐奉等为内应。

今年年初,张角命令马元义调动荆、扬等地徒众数万人向邺集中,约定三月五日各地同时起义。但预定起事前一月,张角弟子唐周上书告密,马元义被捕,惨遭车裂。洛阳太平道教徒和被连累的普通百姓被杀者达千余人。连我们的洛阳百货商场也查出了几名太平道的内应。这是我没有想到的,毕竟拿着商场那么高的薪水,还要想造反实在是说不过去。但历史上就多有愿意为人民大众的幸福牺牲自我的英雄人物,这也能理解吧。所以我让禁军中的特种兵利用职务之便悄悄为他们收了尸体,让他们入土为安。

(中平元年)184年2月28日,太平道终于在领袖张角的领导下提前发动了农民起义。因起义军全部都头戴黄巾为标帜,前世史称黄巾起义。

父皇得到消息后懊恼不已,随即下令各地官府搜捕张角等起义领袖。张角派人飞告各方提前起义。于是三十六方“一时俱起”,众达数十万人。张角自称“天公将军”,弟张宝称“地公将军”,张梁称“人公将军”。旬日之间,天下响应,京师震动。

父皇慌忙下令州郡修理兵器,加固城防,派大将军何进率左右御林军和五校尉营镇守洛阳,汪风亲自镇守皇宫,朝廷还在在洛阳附近增置八关都尉。又派遣皇甫嵩、朱携、卢植等调集各地精兵,进剿黄巾军。并解除党锢,赦免党人,缓和统治阶级内部矛盾。各地豪强地主也纷纷起兵,配合官军镇压起义,其中著名的有袁绍、袁术、公孙瓒、曹操、孙坚、刘备等。

黄巾军人数众多,而且由于我的一百多特种兵的加入,声势非常浩大,统治阶级因而诬称之为“蚁贼”。起义初期,黄巾军的主力分散在巨鹿、颍川、南阳等地,他们各自为战,攻城夺邑,焚烧官府,斩杀贪官污吏(斩杀贪官污吏主要是我派的人挑拨起来干的),扫荡豪强地主坞堡,取得了很大胜利。张曼成率领的南阳黄巾攻克郡城,杀太守褚贡。波才率领的颍川黄巾打败右中郎将朱携,并将左中郎将皇甫嵩围困在长社(今河南长葛东北)。汝南黄巾打败太守赵谦。广阳黄巾杀幽州刺史郭勋和太守刘卫。巨鹿附近的农民俘虏了安平王刘续和甘陵王刘忠。张角率领冀州黄巾攻下广宗(今河北威县东).

北中郎将卢植引兵反扑,未能得逞。父皇改派东中郎将董卓进攻张角,同样遭到失败。与此同时,在黄巾军的鼓舞下,各地还出现了许多独立的农民武装。他们有的打着黄巾军的旗帜,有的自立名号。如汉中五斗米道首领巴郡人张修领导的起义,被统治阶级诬称为“米贼”。在冀州一带,分散的农民军更是不可胜数。先零羌、湟中义从胡、武陵蛮、板楯蛮等少数族也纷纷起义,同大汉境内的黄巾军互为呼应,声势浩大。

黄巾军在取得一系列胜利的同时,也暴露了许多弱点,如起义军各自为战,未能协调配合;人数虽多,却缺乏战斗经验,以致使东汉王朝能集中兵力各个击破。各地豪强地主利用宗族关系,组织地主武装与起义农民为敌,也增加了黄巾军的许多困难。

朝廷为了确保京城洛阳的安全,首先进攻颍川黄巾。波才领导的黄巾军因缺乏作战经验,依草结营,被皇甫嵩乘夜纵火打败,曹操、朱携又协同进攻,使数万起义农民惨遭屠杀。陈国、汝南和东郡的黄巾军也相继失败。之后朱携领兵进攻南阳黄巾军。双方争夺宛城,战斗十分激烈,黄巾军三次失而复得,使朝廷军队承受了极大的损失。但由于未能主动出击,丧失许多有利战机,加以首领韩忠动摇,使宛城终于失守。突围的黄巾军向精山(今河南南阳北)转移,被官军追击,大部牺牲。剩下的在一名特种兵的带领下进入精山躲藏了起来,直到190年接到我的收编命令。

冀州黄巾军在张角病死后,由张梁统率固守广宗。当年十月,皇甫嵩率官军偷袭黄巾军营,张梁阵亡。本来历史上将有三万多黄巾军惨遭杀害,五万多人壮烈投河而死,张角会被剖棺戮尸。张宝也随即兵败于下曲阳而阵亡。现在他们却在我的特种兵的带领下成功突围,随后偃旗息鼓,在各地隐藏了下来,但张梁张宝两人还是被我的手下设计致死,免去了夺得黄巾军控制权的困难。急功近利的朝廷官员看起义平静了,纷纷收兵,没有再搜查隐藏起来的黄巾军。

张角为首的黄巾军主力被“镇压”之后,其他黄巾余部和各地的农民武装,仍然坚持斗争。中平三年,黄巾余部郭大等在白波谷(今山西襄汾)聚众起义,攻打太原、河东等郡。

同年,青、徐少部分没有我的人率领的黄巾余部再起波澜;益州马相、赵祗领导农民起义,也自号黄巾,旬月之间,又攻破广汉、巴郡、犍为等郡,杀益州刺史郗俭。不过后来还是被朝廷军队给剿灭了。

黄巾起义军一度发展到拥众50万(历史上是100万),战斗力很强,他们长期在青、徐、兖、冀诸州流动作战,给当地的封建割据势力和豪强地主造成了极大的损失。

黄巾军虽然基本上都被我的特种兵收编了,但徐和、司马俱和管承领导的黄巾军仍分别在济南、乐安、长广等地活动。济南黄巾一直坚持到了中平五年(189年,前世历史上是坚持到了建安十二年,也就是公元207年,长打二十余年),还攻杀了济南王刘赟。

冀州的农民军有博陵张牛角、常山张燕(褚飞燕)以及黄龙、左校、于氐根、张白骑、刘石、左髭、丈八、平汉、大洪、司隶、缘城、罗市、雷公、浮云、白雀、杨凤、于毒、五鹿、李大目、白绕、眭固、苦蝤等部。这些名号大都反映了起义首领的某些特点。他们经常活动在常山、赵国、中山、上党、河内一带,多者两三万人,少者六七千人。后来张燕联络各支农民军,众至百万,号黑山军。朝廷无法用武力清剿,于是封张燕为平难中郎将,以图瓦解起义军。

张燕虽在名义上归顺了朝廷,但他骨子里是不服的,他已经对整个大汉朝廷失望了,直到我登基后给他送去了一幅亚洲和欧洲部分的世界地图,并问他愿不愿意跟随我把真个世界都划入我们大汉的国土范围。

张燕被这幅地图吓呆了,他不知道世界还有这么大。最后在我的一番说辞中败下阵来,归顺了朝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