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 神父 作者:左晴雯

sghgiaeee 收藏 9 614

第1章



【第一折】


小红帽修女:「神父怎么可以杀人?」


大野狼神父:「哦?神父不会说谎的。」


教堂的告解室里坐着一位身着白色圣服的神父,木质隔板外跪着一位透过隔板对话口向神父忏悔的信徒,整个画面庄严肃穆。


「愿主耶稣基督和圣母玛莉亚赦免我的罪。」


「会的,耶稣基督和圣母玛莉亚一定会赦免你的罪。」


神父温和慈悲的笑着响应。


置于告解台上的圣经缓缓被打开,里面居然藏了一把消音手枪。神父从容不迫地执起手枪,瞄准向他忏侮的信徒眉心,笑得像个普爱世人的天使,安详地扣下扳机,然后又把枪放回圣经里阖上,若无其事地持着那本圣经走出告解室,优雅恬适地离开教堂。


一连串的动作发生得极快、极唐突,几乎不到五秒钟。


教堂远方出现杀机,远距离狙击枪瞄准离开教堂的神父后脑勺狙击。


「拉斐尔──」


呯──


「玛丽莎──」



第2章



意大利佛罗伦斯(翡冷翠)


别以为杀手就一定像阴沟里的老鼠般,成天躲躲藏藏见不得阳光。


至少此刻正在哈里森堡华丽气派的庭园里,悠闲自得地喝着下午茶的这五个影子杀手就是例外。


他们虽然个个都是身手非凡的超一流职业杀手,但那只有在主子──哈雷首领指派任务时才是。


平时,他们可是各行各业的卓越菁英,每个人都能力出众、家世显赫,一点也看不出来是杀人不眨眼的杀手。


「日影」安希尔啜了一大口香味四溢的伯爵茶,心满意足地说:「喝来喝去,还是罗杰泡的茶最好喝,最对我胃口了。」


赞美的背后通常伴随着目的,这点用在安希尔身上绝对成立──他已把空杯推到「月影」罗杰面前,摆明是讨茶。


俊美飘逸的月影罗杰很配合的为他斟了满杯伯爵茶。


「好了。」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难怪我最喜欢你。」安希尔喜孜孜地朝罗杰猛笑。


「嗨,我说安希尔,你如果惜命就别对罗杰说那种暧昧的话,当心夜焰那小子杀到你家去,把你剁成八块丢到地中海喂鱼。」「火影」杭烈文好心的提醒他。


在座的人都知道哈雷副首领之一的夜焰,对月影罗杰特别照顾重视,尤其对罗杰俊美过人的脸蛋非常执着。


「安啦!焰那家伙这会儿正和岚为了新的『雷影』人选忙得分身乏术,才没多余的时间注意到渺小的我咧。」日影安希尔老神在在的回答。


他口中的夜岚和夜焰是兄弟,而且同是哈雷的副首领。


「说到『雷影』那个独行侠,还真是令人惋惜,怎么会为了一个女人而傻到想杀首领,难怪会被下令歼灭。」「风影」仇寄傲十分感慨。


因为当初「雷影」原静影想杀他们影子杀手的主子哈雷首领时,及时赶至,为护主而对雷影开枪的人就是他。


虽然他素来和独行侠的雷影原静影交往不深,但他也无意伤害自己的同伴,可护主的职责令他身不由己。


「云影」拉斐尔了解他的感受,开口安慰他:「别再自责了,如果当时在场的是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对雷影开枪,这是游戏规则,谁也不能例外。我相信雷影心里也很清楚,他不会怪你的。」


「嗯……」听了拉斐尔的话,仇寄傲心情已不再那么沉甸甸,「真不愧是神父,安抚人心果然有一套。」


「好说。」云影拉斐尔笑得非常优雅迷人。


火影杭烈文也跟着给风影仇寄傲打气:「我说笨寄傲,你就别再婆婆妈妈了,雷影他根本没死,还过得很逍遥呢!不信你问罗杰。」


罗杰连连点头道:「雷影没死是极秘密的事,我听焰说,这一切都是被岚一手策划的。


现在雷影和他最心爱的妹妹住在傲龙岛,隐姓埋名的双宿双飞,非常幸福恩爱呢!」


「首领不知道真相吗?」仇寄傲满脸狐疑。


全球最大恐怖组织「哈雷」的首领夜刚,生性多疑善忌、阴狠毒辣,没道理没发现真相。


「发现又如何?自己的胞弟一手策划的骗局,加上还扯进了『傲龙记』,首领毕竟也是人,哪可能杀了自己的胞弟?」云影拉斐尔道破个中奥妙。


同伴们咸有同感。


至于「傲龙记」,是一个以借贷资金和研发贩售各式新型武器而闻名全球的独立集团,根据地设于神秘难寻的傲龙岛,和哈雷关系奥妙,一直维持着亦敌亦友的暧昧关系。


「不过话说回来,我挺佩服雷影的。毕竟,不是每个男人都能为了一个女人而放弃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事业、家世和一切。」罗杰衷心地说。


「说得是。」罗杰的话正是其它伙伴共同的心声。


「说到痴情,咱们可爱的薇吉妮亚公主最近过得如何呀?」仇寄傲不禁想起。


薇吉妮亚和风见凌的恋情,他和杭烈文都掺了一脚,所以格外关心。


「托大家的福,那丫头自从结婚后,就成天和风见凌那小子形影不离,难得回娘家来看看我这个大哥了。」罗杰虽怨声连连,脸上却洋溢着欣慰的笑意。


因为他知道妹妹婚后过得太幸福了,才会乐不思「家」。


「他们小俩口幸福就好。不过我要是薇吉妮亚妹妹。才不鸟风见凌那家伙,一个不小心,搞不好连皮带骨头都给他吞了呢!」杭烈文一谈及薇吉妮亚和风见凌「轰轰烈烈」的情史,感触就特别多。


「唉唉唉,别把风见凌那小子贬得一文不值嘛!那家伙虽然报复心强了点、独占欲也强了点、作风也霸道强悍了点、发起狠来恐怖得不太像人了点,但他对薇吉妮亚妹妹十分专情也是不争的事实。」仇寄傲提出自己的看法。


「嗨,我说寄傲,你这番话究竟是褒是贬啊?」云影拉斐尔忍不住插嘴。


「当然是褒。」仇寄傲答得很理所当然。


才怪!


「对了,拉斐尔,听说你下个月要到台湾去?」杭烈文突然问。


「没错,怎么了?」拉斐尔据实回答。


「我也有事要到台湾,不如我们到时结伴同行。」


「OK!」


「死安希尔,你又睡觉了,快起来!」仇寄傲猛摇晃不知何时睡死的日影安希尔。


他才觉得奇怪,这小子怎么这么安静,原来是睡着了。


「快起来!」


「别吵啦!我好想睡。」


「别想,本大帅哥在说话哪容得你当催眠曲听,快起来。」说穿了,仇寄傲只是坏心眼,存心扰人清梦。


其它同伴对于风影仇寄傲的恶劣性格再清楚不过了,全做壁上观,谁也不想无端惹上一身腥,纯欣赏就行了。


「起来!」


「别吵啦!」


愉快悠闲的下午茶,一直在月影罗杰的哈里森堡持续进行着,气氛十分和乐。


他们哈雷七大影子杀手,除了已被除名的独行侠「雷影」原静影,和行踪向来神秘的「雨影」外,他们日影、月影、云影、火影和风影五个,感情非常融洽、交情匪浅,经常聚在一起天南地北聊得不亦乐乎,就像今天一样。


***


台湾高雄


位于高雄的「圣百合中学」是一所从幼儿园、国小、国中到高中都有的天主教女校,专收女学生。


既然是教会学校,就免不了有修女老师和教堂,圣百合中学自然也不例外。它不但有很多修女老师,还有一间很大很庄严的哥德式教堂。


此刻,有位很虔诚的年轻修女在教堂里做例行性晨祷。


「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阿们。耶稣基督与万福玛莉亚请垂怜我们、赦免我们的罪过……」


教堂门外有几个圣百合中学的女学生,看戏似地悄声对正在做晨祷的修女议论纷纷。


「瞧,吉儿修女又在晨祷了。」


「她一直都是这样的,晨祷、午祷、晚祷样样不缺,我看连几百年前那个圣女贞德都没她这么虔诚。」


「就是啊!真搞不懂她在想什么,年纪轻轻才二十四岁,正值青春年华,人长得又出奇漂亮,却成天窝在这个教会学校里主啊主啊的,简直是暴殄天物。」


「只怕吉儿修女并不这么想。难道妳忘了那女人全家都是虔诚的天主教徒,她从出生就受洗成为天主教徒,幼儿园、国小、国中到高中都是念这间圣百合中学。高中毕业后,她申请到哈佛大学奖学金,好不容易离开了台湾四年,谁知大学一毕业便放弃在美国的大好前程,跑回这个教会学校来担任教职,真是头壳坏去。」


「她才不是头壳坏去。而是本来她的志愿就是如此。我听毕业的学姊说,那女人去哈佛读的是语言学,而且一口气修了好几种语言。她似平天生对学习语言很有天分,她的指导教授欣喜若狂,百般挽留她留在美国继续深造,她却毫不留恋的跑回来,只为了一个十分可笑的理由。」


「什么理由?」


「那女人居然天真无邪的说:『我之所以专攻各种语言,是为了将来到世界各国去传教时比较方便沟通,能广报福音。一定是耶稣基督和圣母玛莉亚俯听了我的祈祷,我才能学得这么迅速。』最后还在胸前划了个十字,阿们了一番呢!」


「什么啊?她到底还算不算女人啊,从不化妆也就算了,反正她天生美人胚不化妆就能迷煞众生,但整年穿著修女服可就太乏味了。难道她都不会想交男朋友和情人约会?」


「我看她是真的不会。知道她星期假日和圣诞夜都在做些什么事吗?」


「做什么?」


「平常休假她就到邻近的孤儿院去当义工,陪那些小朋友。耶诞夜一定和其它教友手持蜡烛,挨家挨户唱圣歌报佳音去。」


「老天,我看她是没救了。」


「的确是没救了。听说她下个月就要到梵谛冈去静修,只怕没个三两年是不会回来了。」


「她去那个几乎全是神父和修女的教皇国干嘛呀?神父又不能结婚,就算她想找同行当对象,也该找可以结婚的牧师,而不是神父才对啊!」


「妳少花痴了。那女人去梵谛冈是为了更接近主,才不是要去交男朋友,搞清楚点。」


「完了,那女人真的没救了,我看她是一辈子当定修女。未来的人生目标只怕剩下效法德蕾莎修女慈悲为怀、普爱世人,看能不能也拿个诺贝尔和平奖了。」


「妳少S了,人家吉儿修女根本不想要什么诺贝尔和平奖。那女人只要能一辈子侍奉她最爱的耶稣基督和圣母玛莉亚就心满意足了。」(注:S=Stupid笨)


「好了,妳们别再聒噪了,吉儿修女好象祈祷完要唱圣歌了。」几个女学生的女老大丁筱熏终于不耐烦地开口。


几只叽叽喳喳的小麻雀果然乖乖闭嘴──她们都很爱听吉儿修女唱圣歌。


吉儿修女悠扬的歌声很快逸泄而出──


我们的天父愿?的名受显扬愿?的国来临愿?的旨意奉行在人间如同在天上……


「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阿们。」


「喂,她已经唱完就要起身了。」


「老大,妳的烟快藏起来──」


「啊──对──」


一票女学生一阵兵荒马乱,终于赶在吉儿修女看见之前,藏好了香烟和打火机并把烟味除去,消弭证据。


吉儿修女纯真无邪的笑容像往常一样在她们眼前盛开:「筱熏,妳们又来看我晨祷,我好高兴妳们这么关心我,谢谢妳们。


不过第一堂快上课了,妳们该准备进教室去了,不可以翘课哦!」


「知道啦!啰哩叭嗦的。」丁筱熏粗气的埋怨,不过倒没什么不悦。


基本上她挺喜欢这个好管闲事的鸡婆女人。


「那就好。」吉儿修女非常满意,「对了,妳们稍等一下,我昨天晚上烤了一些饼干要给妳们吃,我去拿来。」


说着就跑回椅子去拿。


和往常一样,她不是拿了饼干就回她们身边,而是先跪在耶稣和圣母像前祈祷了一番。


「感谢耶稣基督和圣母玛莉亚赐给我们今日的食粮,阿们。」


拜托!小姐,那饼干不是主赐给妳的。


它是农夫辛苦种麦、收割,然后送到面粉工厂制成面粉,妳再从生鲜超市买回来,加了许多佐料烘焙才把它变成饼干的。


不过丁筱熏不会笨到把这些话告诉那个笨女人,否则铁定招来一顿喋喋不休的圣经教育,不烦死也会无聊死。


「来,这个给妳们,不过不可以在课堂上偷吃哦!」吉儿修女塞给丁筱熏一票女孩一人一袋自制饼干。


「知道啦!啰哩叭嗦的。」丁筱熏使了一个眼色,大伙儿就跟着她走人。


吉儿修女还在教堂门口挥手叮咛:「好好上课,下午下课记得来找我,我会煮好点心等妳们。」


「知道啦!」这女人就是这么鸡婆,害她总是对她没辙。


不过也不错啦!和这女人打交道天天都有美味可口的免费点心可吃,挺划算的。


丁筱熏空拋了一块小饼干,张口熟练的吃掉,饼干的香醇口感柔化了她的心境,突然正色的下令:「妳们给我听好,在那个笨女人去梵谛冈前,全都给我安份点,不准惹事生非,听到没?」


「知道了,老大。」


***


「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阿们。」


做完今天的晚祷之后,吉儿修女便把教堂整理了一下,然后才关上门离开,沿着幽径徐徐而行,回修女宿舍去。


沿途上,吉儿的心情一直保持着亢奋。


下个月她就要到她最爱的梵谛冈去了。


光是想象和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共同生活在同一个国度里,就足以令她兴奋得想大叫。


更何况梵谛冈里,还有一个她最最仰慕崇拜的枢机主教拉斐尔神父。


说起这个拉斐尔神父,她就难掩憧憬的兴奋。


要当随侍在教宗若望保禄二世身边的四大枢机主教并非易事,全都得是德高望众、备受世界各地神父修女推崇信服者才有资格担任。


所以通常能担任四大枢机主教的,全是有一定年纪的神父。


拉斐尔神父算是例外中的例外。


听说他还不到三十岁,有一头金色的长发和蓝色的眼睛,出身欧洲贵族气质非常高贵优雅,人又长得十分俊逸,简直就是最完美的圣职者、神的代理人,深受人们推崇爱戴,更是教宗若望保禄二世跟前的大红人。


听说他经常代理年事已高的教宗处理许多事、接见来自全球各地的政商权贵,赐福他们。


由于他完美出众的仪表,让人们认定他是深受世人欢迎爱戴的「守护天使」──大天使拉斐尔下凡的化身,正巧他的圣名就叫拉斐尔。


于是拉斐尔神父是大天使拉斐尔下凡的化身传言,就更甚嚣尘上,深植人心。


她自然也是这个传言深信不移的服膺者。


一想到不久的将来,就能看见她最崇拜的拉斐尔神父,吉儿不觉眉开眼笑。


「啊,我忘了拿宿舍的钥匙。」


于是她折回教堂去。


奇怪,门怎么是敞开的?她刚刚明明上锁了。


一定是别的修女进来做晚祷,瞧,里面还有微弱的烛光呢!


吉儿决定不打扰那位修女晚祷,旋踵便想离去。


可是心里又好奇心大起,平常做最后晚祷的人都是她,所以校长才把教堂钥匙托给她保管的,今夜竟有人比她更晚来做晚祷?


嗯!只偷偷潜进去看一下是谁就好。


出平意料地,她看到的不是修女,而是一位天使。


悬挂十字架的圣坛中央,伫立着一个白色的颀长人影。


他有着一头在微弱烛光下泛着光辉的金色长发,脸上的笑容既优雅又安详,再也没有人比他更适合圣服的装扮。


一瞬间,她彷佛看见他的背后伸展着一双白色的羽翼。


大天使拉斐尔!?


吉儿吃惊得说不出话来,双眸直楞楞的瞪住那个大天使。


哦,不,是错觉,他不是大天使,他没有翅膀,那装扮应该是神父。


神父的跟前跪着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人,那气质和穿著打扮一看就知是大有来头的大人物。


只见那中年人十指交握于胸前,闭着双眸仰起脸,一脸虔诚信服地等着那神父的指示。


神父右手食指中指并拢轻点住中年男人的额心,以清亮醉人的嗓音道:「我倒数三下,你的心脏将会停止跳动,倒地长眠,三、二、一。」


那中年男人当真缓缓倒下,一脸平静的躺在地上,表情非常安详,看不出有丝毫痛苦。


神父杀人!?


不,不可能!


神父不会杀人,她一定看错了,那男人一定没死。


意识到时,她已挨到倒躺不动的中年人身边检查他的呼吸和心跳,结果真的呼吸和心跳都没了。


中年男人真的死了。


「妳是谁?」


清亮悦耳的声音令她不自觉地抬头,夺目而入的是一片令她眼花撩乱的光亮,令她看不清任何东西,意识渐渐蒙眬模糊起来。


「妳是谁?」那像大天使的杀人神父又问。


「我叫吉儿,是这所圣百合中学的修女老师。」奇怪,她的嘴巴好象自己在响应那悦耳的嗓音,说着什么话。


可是她的意识愈来愈模糊。无法思考自己究竟说了什么,那声音又问了什么。


「原来妳就是吉儿,妳的本名呢?」


「柳无言……」


之后,她完全失去了意识,再也无法察觉什么。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