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四十七章 又见男人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大山里的人家真的很好客,叶齐也帮着将野狼剥皮,那个瘦弱的少年将身上的衣服脱掉,热气腾腾的忙开了,不久,少年精瘦的身上冒出了层层细小的汗珠。


一夜平安无事,天还没亮,六个人起了一个大早,吃过早饭以后,猎户坚决不要刘云的伙食费和住宿费,按照他的话说,山里人只图一个热闹,要这个东西干什么呀?刘云感叹一声,真是世外桃源,真是神仙人家,悄悄的在床头留下了几块银元告辞了。


那个叫李狗儿的少年却万分舍不得,特别舍不得刘云,昨天晚上刘云给他讲了很多的故事,比如什么天上飞的鸟儿,它可以坐很多人,而且还是铁做的,地上跑的铁乌龟,再厉害的刀砍不进去,偏偏这种铁乌龟还跑得飞快,比马儿都跑得快,水里游的铁壳船,这个铁放到水里难道不是沉下去了吗?怎么可以浮在水上?真想看看!


李狗儿将刘云送出了十几里地才依依不舍的回头了,刘云也很喜欢这个少年,走远了还看见李狗儿远远的站在原地看着他们,刘云忍不住喊道:“狗儿,长大了来参加游击队吧!”


“好的!”狗儿远远的回答道!


第三天下午,刘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熟悉呀!这里就是自己战斗过的地方,想到那个时候和小马到处乱闯,忍不住狂笑一声:“哈哈哈!我胡汉三又杀回来了。”


叶齐对刘云笑道:“这里就是桃林镇,据说以前这里的鬼子中队长毛利小五郎被人行刺,差点就死在刺客的手里,不过这个日本小乌龟出院后就像疯狗一样到处咬人。”


刘云听到毛利“到处咬人”,就知道这头日本疯狗出院后肯定杀害了很多无辜,唉!当初怎么没有把他打死?


远远的看上去,破旧的镇上不时的有一些鬼子兵巡逻,刘云的心情不怎么好!虽然回来了,但是鬼才知道怎么才能找到组织,眼下最好的办法也就只能是让组织自己找上门来。


叶齐打听消息回来了,对靠在一棵大树边上的刘云说道:“没有什么消息,连坏消息都没有,不过那边倒是张贴了不少你和另外一个人的通缉令,原来毛利就是你们刺伤的,鬼子还给你们画了图像呢!”


我和另外一个人?那还不就是我和马常青嘛!有意思,不知道通缉令上标明我的脑袋值多少钱!考虑到目前的境况,刘云又缓缓的闭上眼睛,到底要怎么才能找到组织呢!头痛!


很快,夜晚来临了,几个人不敢到镇上去住旅店,找到一户人家草草的住下了。晚上,几个人正要睡觉,外面传来一阵阵的喧哗声,冯汶趴到窗户上一看,乖乖,看到了一片明晃晃的刺刀,还不知道来了多少人,看来是户主举报了他们。几个人慌忙狼狈的从后屋逃走,


叶齐好像很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他跑在最前面带路,刘云一边跑一边对他问道:“叶齐,你是不是在这里长大的?”


后面传来一声狼犬的嚎叫,叶齐的脸色一变,说道:“不好!鬼子有狼犬带路,今天晚上恐怕凶多吉少。”


狼犬?哼!刘云对叶齐问道:“附近有没有水源?”


叶齐没有答话,而是立刻换了一个方向,几个人一番疾跑,不久,前面出现一条小溪,刘云说道:“大家立刻跳到水里面去,然后跑到前面后再上岸。”


几个人“扑通、扑通”的跳入水里,在齐腰深的水里艰难的走着。


两双藏在草丛里的眼睛看着在水里人,低声商量着什么,不久,刘云等人在水里走过一段距离后爬上岸消失在夜色之中,一个黑影转身走了,另一个黑影悄悄的向刘云等人追过去。


鬼子的大队人马来到小溪边上后,经过泉水的洗涤,狼犬再也无法嗅出一丝一毫的气味,带队的鬼子军官骂了一声,然后命令几十个鬼子散开寻找线索。


大家走了很远的一段路,感觉身后好像没有鬼子咋咋唬唬的声音了,头顶上的星星眨巴着眼睛,看来可以休息片刻了,大家横七竖八的倒在草地上,刘云又好奇地对叶齐问道:“叶齐,你是这里长大的吗?”


叶齐笑着说道:“我不是本地人,不过虽然不是本地人,但是也差不多了。”说完耸了耸发麻的肩膀,接着说道:“刚才真的是累死我了,好久没有这么快跑了。”


“哦?”刘云问道:“为什么要这么跑呢?难道你跑过很多地方?”


冯汶抢先说道:“刘大哥,是这样的,我们以前都是做小生意的,我是卖货郎,叶齐大哥是屠夫,你也知道乱世不活人的道理,后来聚齐了几个兄弟专门干一些没本钱的买卖。”


叶齐笑着说道:“以前为了一张嘴巴,这四里八乡的我都走过几遍了。”


刘云的心里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也笑着对叶齐问道:“最后问你们一次,你们是真心加入游击队的吗?你们今天可算是看到了,这种日子和当土匪的那种日子差不多。”


叶齐和冯汶互相对着望了一眼,都已经上船了,还反悔一个屁?两个人同时对着刘云一抱拳,大声说道:“愿意跟着游击队干,决无二心!”


刘云满意的笑了起来,说道:“那好!以后我还是派你们到处跑,怎么样?”


两个人又互相对望一眼,怎么回事?然后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刘云。


刘云哈哈一笑,说道:“我让你们给我当密探,到这四里八乡的打探情报,每个月给你们经费,让你们还是挑着担子当货郎,提着杀猪刀四处杀猪,怎么样?”


两个人高兴的笑了起来,刘云又接着说道:“当然,现在还不行,等到游击队给进行你们培训以后才能放你们出去,而且到时候也不止就只有你们两个人当密探。”


冯汶小声地问道:“那么是不是可以让我们当头?”


刘云笑着说道:“怎么?想走后门?你先别摇头,到时候比赛谁有真本事就让谁当头。”这些活地图是一种财富,将他们好好的培训一番后放出去,必然可以增加情报来源。


众人最大限度的伸开四肢,准备躺在草地上好好的休息一番,刘云却觉得后面好像有人跟着,这让他浑身不自在,命令石勇和姚柱子四处搜索,却没有发现什么,只好先休息半晚。


“快点,他们就在前面。”一个小个子的黑影不断的催促着身后的几个人。


一个满脸大胡子的男人一边跑一边问道:“你看清楚了,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小个子说道:“不是伪军就是特务,是他们把鬼子引上来的,鬼子还带了狼狗。”


大胡子说道:“好!好!好!”又转身对后面的一串人影说道:“大家快一点跟上。”


等到几十个人扑到刘云他们的暂时宿营地的时候,除了压得倒伏的野草以外,毛都没有一根,小个子看见这种情况,急得大声喊起同伴的名字起来,不久树上传来低低的应答声,原来他的同伴爬到树上监视“汉奸特务”的时候一不小心睡着了。


刘云躺在草地上半醒半睡,天生的警惕性让他发现了不对劲,想也没想,悄悄的弄醒其他的人,然后偷偷的逃跑了,结果就失去了一次找到组织的绝佳机会。


在山里转了两天,干粮吃腻了,衣服破了,鞋子被尖利的石头扎破了,头发稀烂了,身上脏了,嘴巴里面也是臭气熏天,六个人都是一幅垂头丧气的样子,特别是身体虚弱的汪直,居然生病打起了摆子,刘云考虑了半天,罢了罢了!以后的“整风”去他娘的,还是回去吧!


在叶齐的带路下,几个人走出了深山“寻根”之旅,前面是一个小小的池塘,刘云捧起一把水将脸上的油泥洗掉,正准备招呼其他人也过来,“嘭”的一声枪响,刘云的前面溅起一朵小小的水花,不用说,被人偷袭了。


山上的小个子枪手快速的拉开枪栓,准备再次开枪,哪里料到重新端起枪后,下面的几个人居然跑得无影无踪,只有水面还有一圈一圈的水波还在向四周扩散。


枪手低声骂了一声,又找了一会儿,下面确实没有人了,这才准备弯着腰离开,不料左边突然伸出一只粗壮手将他死死的摁住。枪手挣扎了一番,只觉得摁住自己的人简直就不是人,要不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气?


刘云一边按住枪手,一边仔细的观察,突然笑了起来,故意使坏突然松开了那个枪手,“扑通”一声,那个枪手没有站稳摔倒了地上,趴在地上恼怒的转头看着刘云。


刘云笑着说道:“嗨!你这个小子,才几天不见就不认得我了?你好好的看看我是谁?”说完,将嘴巴上用木炭画出来的胡须抹掉。


枪手一惊,看清了刘云的样子后,笑脸就露出来了,高兴的说道:“原来是刘大哥!”刘云笑呵呵的走上去拍着枪手的肩膀问道:“小五呀!这么久没有见到你,真的好想你呀!”小五也欢笑着猛地扑到了刘云的怀里。这个时候,其他的几个人拿着驳壳枪纷纷赶了过来,刘云一把笑呵呵的拉着自己以前的小跟班——小五走到自己的手下面前一一介绍。


给小五介绍众人的时候出了一点状况,介绍到汪直的时候,因为他是国军出身的,小五的笑容不知怎么的顿时凝固在脸上了,刘云发现小五的脸色不好看起来,关心地问道:“小五,你怎么了?这里都是自己人。”


小五没有回答刘云,而是低着头思考了一番,然后快速的从身后掏出一颗手榴弹,刘云大惊失色,喊道:“小五,你这是干什么?都是自己人,快把手榴弹放下。”


小五难过的说道:“刘大哥,你是一个抗日英雄,这我很佩服你,我甚至常常梦想有你的那种好枪法,可是你怎么会想到要投靠国民呢?”


刘云的几个手下被突变惊呆了,呆了片刻后纷纷从身上掏出武器,刘云急忙制止了手下的盲动,然后对小五说道:“我没有参加国民党,这位汪少爷不过是我的客人,你误会了。”


小五紧紧地抓着导火索,说道:“大哥,你什么也不要说了,前几天国军的队伍溃退的时候无缘无故的杀害我革命群众,他们这样做又和日本人有什么区别?”


刘云无奈的皱皱眉头,这真是“黄泥巴掉到裤裆里面,不是屎也是屎”,这小子算得上是当代“愤青”了。


刘云无奈的对小五说道:“你先带我去见李特派员,你把你手上的东西要看好一点,别‘走火’了,我们保证不耍什么花样。”


一路上,刘云观察着桃林镇游击队的阵容,几个月不见,这支游击队也越长越大了,队伍中出现了很多的新面孔,还有不少精壮队员,刘云甚至还发现了一挺轻机枪。


山上,李特派员带着一些游击队员们跑接应小五,近了,却发现是小五押解着六个人过来了,里面居然有一个熟悉的面孔——刘云。


“这是怎么回事?”老远李特派员就问:“刘云?这里又是怎么回事?”


小五生气地对李特派员说道:“想不到刘云参加了国民党。”说完,不屑的目光扫视过来。


刘云急忙争辩道:“嗨!小五,别胡说!”接着对李特派员说道:“你们知不知道大青山游击队的事情?”接着等李特派员回答又说道:“我暂离队伍后,在大青山建立了根据地。”


李特派员的目光顿时锐利起来,问答:“你说的可当真?”


刘云笑了起来,说道:“我当时不小心掉到一个狩猎井,醒过来以后刺杀毛利,然后亡命到了大青山,帮你收编了一些土匪,接着偷袭了鬼子的伤病营,又在几个村子里面建立了农村基础政权,然后又和鬼子狠狠地干了一仗,完整的消灭了一个小队的鬼子、一个小队的特务。”


李特派员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们也听说了大青山近来活跃着一只游击队,当时还在奇怪,没有谁派到那里去开展工作呀!真没想到就是你们。”接着又用手指着汪直说道:“那么他又是怎么回事?”


刘云走上前去拉过李特派员低声将汪直的来历告诉了,顺便告诉李特派员国共合作的事情,这些事情只能悄悄的告诉别人,否则,以后的“整风”运动很容易的就会要了你的小命。


听到刘云的解释后,李特派员陷入了沉思,眼前的这个人虽然是冒牌货,不过倒也是一片赤胆忠心,那么就接受他吧!以后再慢慢的从思想上改变他。


李特派员伸出布满老茧的双手和刘云握在了一起,热情地说道:“同志,欢迎你回来。”


开饭了,李特派员带着几个干部嘻嘻哈哈的围成一桌,那个雷厉风行的男人婆——陈容也高高地在座,为了表示友好,刘云礼貌的对着她微微一笑,算是打了一个招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