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四十六章 深山有人家

六指君1 收藏 40 2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这次刘云的身边带了三个人随从,一个就是石勇,也就是在孙家堡前被桑国柱毒打至晕也没有哼一声的小伙子,经过上次战斗,现在他已经用副班长升为正班长了;另一人是姚柱子,能够用蛮力拉住受惊战马的那个战士;最后一个却是汪直,因为这个少爷是国民党那个派系出身的,在使用之前当然要好好的观察一番,所以也把他带在身上了。

四个人一身小商贩的打扮,但是腰里面都藏着驳壳枪,扎着精练的绑腿,本来李信要他们骑马,但是刘云思考了一会儿,想到马屁股上面不是有日军的“标签”(日军标记的烙印)就是有地主自己的私人标签,还是不要冒险比较好。


离开根据地之后,四个人走了一个上午,可能也就只走了四十来里路,折合千米也就是二十公里的样子,刘云抬头望了望,当初和马常青一起骑摩托狂飙了一个晚上,只怕跑了一百多公里,这“寻根之旅”的路程只怕要走两、三天。


路边有一个饭店,四个人又饥又渴,在店家的招呼声中,四个人加快脚步跑了过去,也许是天性警惕的缘故,坐下后刘云向四处张望,眉头一皱,这里偏僻,客人肯定稀少,可是问题来了,他们为什么要在这里开店呢?


刘云暗中摸了摸腰中的手枪,对店中人问道:“老板您是哪里人呀?”


那个店中人谦虚地笑着说道:“我哪里是什么店老板?店老板在后面忙乎呢!”


刘云接着不经意的问道:“哦!原来是店小二,那么你们的生意开张了多久?”


店小二摸了摸后脑勺,这个店才开呢!觉得这个问题不怎么好回答,胡诌道:“开张了很久了。”接着又不满的对刘云反问道:“你怎么这么多话呢?你们要吃点什么就快点说吧!”


刘云笑着说道:“钱我们有的是,不过却要看看你们到底有一些什么菜呢?”说完,拍拍钱袋子,鼓鼓的钱袋子发出惊人的“哗哗”声。


店小二听到刘云居然如此招摇,不由得一愣,片刻后冷冷的说道:“好!你等着,我去拿菜谱。”说完,转身大踏步走进饭店后堂里面去了。


刘云对着三个人使了一个眼色,大家都快速的拔出了驳壳枪,刘云低声地说道:“这家饭店可能是一家黑点,大家做好战斗准备,走!现在快走!”几个人立刻转身离开。


饭店内堂正在进行激烈的争论,一个露出精壮胳膊的高大汉子正在和那个店小二激烈的争论,在极短的时间里面,高大汉子败下阵来,悻悻地说道:“他们刚刚进来的时候,我就发现都不是什么好惹的人,你小子别羊肉没有吃到反惹得一身骚。”


“哥哥尽管放心,这些角色我还不放在眼里,咦?他们要逃跑!你快点叫弟兄们布置。”店小二说完就急忙追了出去。


“怎么?屁股都还没有坐热就想走?是不是嫌弃我这里招待不周?”店小二不怀好意的问道,说完手就向腰中摸去。


“别动!”石勇和姚柱子抢先亮出了手枪,店小二的笑容立刻凝固在脸上了,刘云对着店小二嘲笑着说道:“你的黑店怎么开到游击队的家门口来了?不怕被人连根拔起吗?”


刘云一把拉住正要表明身份的汪直,接着又对店小二说道:“好了!我们也要走了,你的黑店我们不敢呆,还有,你的黑店必须早点搬走,否则,游击队肯定会来踏平。”


几个人慢慢的退出了黑店,正准备松一口气,没想到屋顶上面“呼呼”的扑下四个大汉,汪直的身体最差,来不及叫喊,冷不防受到重击后晕过去了。


石勇发出一声惊呼,被屋顶的人扑倒后压在地上起不来,眼看就要被别人制服。


姚柱子的力气非常大,被屋顶上的人扑倒后,一翻身和扑过来的人扭打到了一起,两个人在地上滚来滚去,一时间倒也难分胜负。


只有刘云的反应最快,发现头顶上“黑云”一片,及时的闪开了身体,“噗”的一声,那个扑向刘云的大汉在地上摆开了一个“大”字,砸得尘土四溅,那个大汉“哎哟哎哟“的直叫唤,刘云冷冷一笑,这还不够!抬起腿就是一脚狠狠地踏在那个大汉的腰上,“嗷”的一声,那个大汉又是一声惨叫,头和脚猛然向上翘起来了。


“住手!”店小二吼叫起来,想不到眼前的这个人真的很厉害。


扑倒汪直的那个大汉跑过来救人,大喊着扑过来,跑到刘云的面前狠狠的就是一匕首扎下来,刘云侧身一闪,顺势抓住了他行凶的手臂,一声轻响,卸下了他的肩关节,那个大汉狂嚎一声,呛啷而退,人没有救到反而把自己给赔进去了。


店小二一脸阴沉,从腰上拔出了一把短剑,也不说话,对着刘云扑过来,刘云哪里有心思在这里浪费时间,如果不是自己的部下有很多土匪出身的战士,对土匪的看法不是那么恶劣,早就用重手法了。


刘云一把掏出手枪指着店小二,威胁着说道:“退下!”看见店小二举着短剑愣在那里不近不退,刘云抬腿就是一脚踏在脚下的土匪的背上,脚下的土匪一声惨叫。


“你不为你自己着想,也应该为你的兄弟着想,今天我的心情不坏,不想杀人,我告诉你们,这个黑店从今天起你们立刻给我关了,否则,别管我不客气!”


店小二缓缓的收起了短剑,刘云满不在乎的“呲”的冷笑一声,走几步路,抓起还在和姚柱子扭打在一起的大汉,狠狠的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那个大汉立刻倒在地上,一阵阵抽搐,捂着肚子吐出了一口一口的白沫以及没有来得及消化的食物。


石勇和姚柱子一左一右的扶起汪直,四人就要离开。“慢着!”那个叫“叶哥哥”的大汉出来了,刘云慢慢的转过身来,这个人的身上露出一块块的疙瘩肉,看来要比其他的几个人要强一些。刘云皱着眉头对“叶哥哥”说道:“嗯!看来今天你们还真的缠住我了。”


但是接下来的一席话却让刘云大跌眼镜,那个姓叶的打了一个拱手,笑呵呵的说道:“大哥好手段,这些人都不懂事,冒犯之处还请海涵。”


刘云点了点头,说道:“这点小事我还不放在眼里,今天还要向你‘借路’呢!”


那个姓叶的打蛇随棍上,结果刘云的话说到:“‘借路’不敢当,不过既然我们冒犯了大哥,那么我们就跟在大哥的身边服侍大哥吧!”


“啊!”刘云等四个人同时吸了一口气,搞什么名堂?


性叶的急忙自我介绍的着说道:“鄙人姓叶名齐,不瞒您说,这几个都是我的磕头拜把子的弟兄,都是穷哥们,说实在话,我们干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也是不得已为之。”


“那么你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刘云问道。


那个叫叶齐的正要说话,一边的店小二气呼呼地喊道:“不行!我不同意!”叶齐不悦的说道:“二弟,别胡闹了,这件事情你要听我的。”店小二还要说话,却被叶齐连推带拉的赶到内堂里面去了。


叶齐自嘲的笑了笑,说道:“我家二弟不怎么懂事,大哥不要见怪。”


刘云笑了一笑,柔声说道:“你当我们游击队是藏污纳垢的地方吗?”


叶齐的一愣,如同被雷打,脸色一变,他们居然是游击队的人,居然连“藏污纳垢”都出来了,这是什么话嘛!呆了片刻讪笑着说道:“原来是游击队的人,今天我们栽得不冤枉。”


“你现在还愿意跟着我们吗?哈哈哈哈!如果真的想洗心革面,自己去找游击队好了,在游击队的家门口讨生活指不定哪天就会被镇压了。”刘云说道。


叶齐刚开始发现刘云是一个“阔佬”,本想“挤”到他的身边混碗饭吃,顺便也图一个出身,没想到他们居然是游击队的人,现在怎么办呢?


刘云走出几十米之后,又返身给那个关节被自己卸下来的土匪复位,然后拍拍手对他们说道:“你们不要做土匪了,好好的作人吧!这家黑店早点烧了他。”


四个人走出了老大的一段路,石勇偶然一个回头,发现身后居然冒起了浓浓的黑烟,对着刘云惊讶的说道:“营长,你看他们真地烧掉了那家黑店。”


刘云点点头,说道:“这还差不多,如果以后有缘分再遇到他们,就收他们做小弟。”


几个人又走出了一段距离,正准备找一个地方吃干粮,没想到身后传来呼喊声,姚柱子站在高地上一看,身后几个芝麻大小的人影正远远的跑过来。


作店小二打扮的土匪一边跑一边对叶齐说道:“大哥,为什么非要投靠游击队呢?”


叶齐恨铁不成钢地说:“跟着游击队有前(钱)途,那个掌柜(刘云)身边鼓鼓的钱袋就说明游击队非常有钱,听我的没有错啦!这种机会可不是想碰到就碰得到的。”


叶齐身边的几个大汉咂巴着嘴巴,可不就是嘛!这以后可以到游击队里面吃香的喝辣的了,呵呵!要和将脑袋挂在裤带子上的生活说告辞了。


看见几个土匪越来越近,石勇和姚柱子分别打开驳壳枪上的括击戒备,等到几个土匪跑到面前了,七个人气喘吁吁的站成一排,然后也不说话,“噗噗”的都跪下了。


刘云是现代人,这种大礼是不会接受的,连忙站起来将他们一一扶起,笑着说道:“我就知道你们会来的,快起来,游击队里人人平等,不兴这个。”


七个人被刘云留下两个,其他的五个人被刘云打发回根据地向李信报到去了,留下的两个人一个是叶齐,另一个就是那个店小二,店小二的名字叫做冯汶。


第一天很快过去了,六个人有说有笑,旅途虽然辛苦,但是倒也不寂寞,最让叶齐和冯汶吃惊的是刘营长的绝世枪法,和刘云接触得越久,两个新上路的就越吃惊,无论是搏斗还是其他的什么,刘营长的能力看上去简直就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甚至连汪直也觉得刘营长决不是什么目不识丁的人,要不然,他言语中的儒雅气质是从哪里来的?


第二天也很快就过去了,在傍晚时分,六个人正在加快脚步,这荒山野岭的必须要早点找一个人家借宿,否则,晚上可就要“天当被子,地当床”了。


姚柱子的眼尖,指着远处模模糊糊的一推篝火说道:“那里有火,有火就有人家,营长,我们快过去。”几个人朝着那里加快了脚步。


夜晚,一声尖厉的狼嚎声传来,刘云长这么大,还没有看见过真正的野生狼,动物园的不算,即使是在野外的生存训练中也没有发现过野生狼,现代中国的环境保护太恶劣了。


刘云对叶齐问道:“这里有没有狼群?还有其他的什么猛兽吗?”


叶齐一边在渐渐黑下来的夜幕中四处张望,一边说道:“有!不但有狼群,有时候还有从北方下来的老虎,至于野猪和熊瞎子也不少。”


刘云好奇的问道:“好像你很熟悉这些地方?”


叶齐笑着说道:“不是我吹牛,这四里八乡的我大多都去过,别人不知道的山间小路我也知道一点。”


这个时候传来了一声悲呛的尖啸,叶齐笑着说道:“这是野狼在临死前的叫声,这里肯定有猎人,而且还正在捕猎,今天晚上我们可以打打牙祭了。”


又走了很久的路程,古人说“望着山跑死马”是很有道理的,起码篝火看上去虽然不远,但是想不到跑过来却花费一个多小时。


一座简陋的房舍出现在大家的眼前,冯汶和叶齐同时上前去叫门,很快,一个漂亮的妇女将门打开了,看见有几个不速之客出现在眼前,顿时脸上就红了,一个小脑袋在那个妇女的身后钻了出来,一个十几岁的瘦弱高个子少年好奇的看着众人。


妇人说道:“我当家的上山打猎去了,很快就回来,请各位大哥就在外面歇息,不便之处还请多多原谅。”说完就离开了大门。吃闭门斋了?!刘云仔细一想,看来这是这个时代的人在避嫌,一看其他几个人也都是并不在意的样子。


那个少年笑嘻嘻的端着几把简陋的椅子跑了出来,可能是很少见到生人的原因,少年很调皮的和几个大人开玩笑起来,刘云甚至将退了子弹的驳壳枪给他玩。


刘云对这个少年问道:“小朋友,你叫什么?”


少年挺着腰杆不服气地说道:“什么‘小朋友’?你看我小吗?我除了瘦一点,哪里又小了?


我李狗儿今年都已经十五岁了,你难道看不出来吗?”说完露出了满是疙瘩肌肉的胳膊,虽然胳膊还不是很粗。


这个叫李狗儿的少年几天以后刘云就给他改了名字,一个非常气派的名字。


不久,当家的猎户回来了,高大的身上背着一头壮实的野狼,老远就在喊道:“原来有客人来了,哈哈!今天你们有口福了,今天打到了一匹野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