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六十二篇 荣誉永恒 第二章 将军殿堂

yuertou 收藏 35 49
导读:华夏春秋 第六十二篇 荣誉永恒 第二章 将军殿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穿上新的大将礼服,这让魏明涛觉得有点别扭,因为在他的印象中,出了开国十大将之外,别的几位大将都是那种头发胡子都白了的老头,而他现在还正处于壮年时期,就穿上了这身军服,不知道这应该说是幸运,还应该说是他的进步呢?但是不管怎么样,魏明涛觉得这身衣服要沉重多了,因为从穿上这身军服的时候开始,他就得为这身军服而战,用行动来证明作为一名大将,应该为共和国做出什么样的贡献!

魏明涛回到国内后的第31天,他参加了总参谋部的一次扩大高级将领军事会议,这是他回国之后参加的第一次重要会议,或者说是第一次正式会议吧。而此时,他是以后备将领的身份在总参谋部人事处挂着号的。这是一个比较独特的位置,表示魏明涛属于暂时没有任务可以做的将领,但是因为其重要性,所以他有权利参加总参谋部的高级会议,并且有可能在下一次任务中接受新的任命!

对魏明涛来讲,这也算是一个比较痛苦的事情,还好,这几天没事的时候,他总会跑到余彬那去了解些情况,或者是看看报纸,在网上找些新闻,或者干脆就去专门为他们这些军人设置的高级军官俱乐部打发时间。但是,这天,魏明涛却很郑重,余彬给他提供了一些消息,让他知道,这次的会议有很重要的意义,所以他一早就做好了准备!

魏明涛提前了半个小时到达会议室,但是让他惊奇的是,他不是第一个来的,此时,已经有几个人坐在会议室的一角聊了起来,其中有两名陆军将领他认识,还有一名海军将领他也认识,这就是从太平洋战区司令部赶回来的莫怀聪大将!

“老魏,我们就知道你会提前来的,过来,我们一起聊聊吧!”

对于这些邀请,魏明涛是不会拒绝的,反正离开会的时间还早,几个人凑在一起聊一会,也是打发时间,以及了解一些必要信息的好办法!

“怎么样,老魏,身体应该全好了吧?”一名上将递了根烟过来,魏明涛不客气的点上了。

“你小子,别看着这么壮实,里面却是虚的,不然也不会晕倒了,说说看,在医院里是不是又调戏了哪个护士啊?”

魏明涛差点把嘴里的烟给喷了出来,别看这些高级将领一个个的年纪都不小了,但是嘴上却都缺点口德。“你们要是有那份心思,下次也可以晕倒,然后住进去啊,如果有需要的话,我让军医给你们介绍几种可以乱真的办法,到时候,你们自己就知道住在那四周一片白的房间里是什么感觉了!”

“对了,老魏,听说你们第3集团军群这次要被调回来了!”

“哪得到的消息?”魏明涛一愣,这可不是件小事,他还没有从余彬那得到消息,这些人就知道了,显然,他们也有自己的关系网。

几个将领相互看了一眼,开始话的那人才继续说到:“你不会不知道吧?总后勤部的人已经在安排第3集团军群回国的事情了,听说这次我们将新组建2支集团军群,而你们第3集团军群这次应该是回来休整的!”

魏明涛摇了摇头,说到:“我还真是不知道,而且我现在已经不是第3集团军群司令了,没有必要什么都让我们知道吧?”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然后就转移了话题,显然,大家涉及到了一个敏感的问题,即使他们都是军人,但是这点察言观色的能力还是有的,而且大家都很明白政治这东西应该怎么玩,很多话,说到一定程度就已经足够了,如果说得太透彻的话,那不但没有意义,而且还有可能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魏明涛跟他们聊了十多分钟,然后就找借口去上厕所,单独离开了。他前脚刚刚走出会议室,就发现莫怀聪也跟了出来。

“魏将军,我们可以单独谈一下吗?”莫怀聪仍然显得很有礼貌,但是这对大部分陆军将领来说,却让人觉得他这个人很冷淡,因为有的时候,礼貌并不一定能够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特别是对一些性格开朗的人来讲!

魏明涛点了点头:“可以,那边的休息室应该没人,我们到那里去说吧!”

两人走进了这间只能容纳几个人的休息室,莫怀聪跟在后面,他没有忘记把门从里面给锁上了,然后他才坐到了魏明涛的对面,很随意的掏出了烟来,先帮魏明涛点上了一根,然后才给自己点上。“魏将军,相信你应该知道这次会议上要讨论的事情了吧?”

魏明涛上下打量了一番莫怀聪,与他们在夏威夷战役期间合作的时候比起来,莫怀聪出了皮肤显得更黑了一点之外,没有太大的变化,当然那身海军上将礼服让人觉得有点新鲜感,但是这个人确实没有什么变化。当然,魏明涛也看出来,莫怀聪早就知道这次会议要讨论的事情了,而大家都是聪明人,自然不需要绕来绕去。“应该说知道一点吧,怎么,莫将军对此很有兴趣?”

莫怀聪也发现魏明涛没有多大的变化,唯一让他有点惊讶的是,魏明涛显得更成熟了。大概是因为年龄上的关系吧(莫怀聪比魏明涛大了几岁),莫怀聪一直觉得魏明涛不太成熟,但是现在看来,经过了欧洲战场上战火的洗礼,魏明涛更成熟了,他在说话方面显得很有分寸,而且不给对手任何把柄,当然他的话也很有艺术,很容易让人上当!

“其实,我们都应该很有兴趣!”莫怀聪弹掉了烟灰,“这次,孔老总显然要在会议上确定下一场战役的一些必要的事情,比如投入部队的多少,战役的具体步骤,各部队之间的配合……”

“对,还有指挥官的人选!”魏明涛笑了起来,他不太喜欢绕来绕去的,这对两个几乎旗鼓相当的人来讲,只是浪费时间,而他还想着要去做另外一件事情呢,所以他不想在这里浪费太多的时间!

莫怀聪也笑了起来,他没有看出魏明涛有急于离开的意思,所以慢条斯理的说到:“还有谁打主力的问题,魏将军,你对此有什么看法呢?”

“没有什么看法,服从命令是我们的职责吧,当然,如果孔老总需要征求我们的意见,我想,我会从最现实的角度考虑问题!”魏明涛友好的笑了一下,虽然这是他最真切的想法,但是他自己都不能完全确定到时候就会这么说!

莫怀聪点了点头:“难道魏将军就没有什么自己的想法吗?”

魏明涛皱了下眉毛,显然莫怀聪叫他单独谈一谈,是要搞到点有用的东西了,如果不满足他的胃口,恐怕还要耽搁更多的时间,所以这次他很直接的说到:“莫将军,其实到底该怎么决定,这不是我,或者是我们能够考虑的问题,既然孔老总让我们来参加这次会议,我想他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到时候,我们多听听意见,这应该是更好的选择吧!”

莫怀聪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然后站了起来:“打搅魏将军了,我希望,如果能够有合作机会的话,我们仍然能够像上次一样密切配合!”

“当然,这不仅仅是我们自己的问题!”魏明涛也走了起来,他让莫怀聪先离开了休息室,过了半分钟,他才朝外走去。

余彬正朝会议室走去,作为总参谋部作战处处长,他几乎参加了总参谋部的所有高级会议,当然这次也毫不例外。

魏明涛一把抓住了他,把他拉进了休息室,然后顺手反锁上了门。

“老魏,你这是干嘛,搞地下工作?”余彬一脸的惊讶,魏明涛开始用力太重,把他胳膊都掐痛了。

“不好意思,开始用力可能太猛了一点,但是我有点事情要问你一下!”魏明涛坐了下来,先给余彬点上了烟,算是赔礼道歉,然后才说到,“你知道第3集团军群的事情吗?”

“什么事情?”余彬显然还想隐瞒,但是一看到魏明涛的眼神,他就改口说到,“你是说,第3集团军群被调回国内的事情?”

“不是这事,还是什么事情?”魏明涛皱了一下眉毛,这一刻,他确定余彬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告诉他!

“其实,我几天前就知道这件事情了!”余彬已经知道无法再隐瞒,就只有直接说了,“当时,我就想告诉你,但是后来考虑到一些问题,所以决定等今天的会议结束之后才跟你说!”

“真的吗?”魏明涛看着余彬,他怀疑,如果自己不知情的话,恐怕余彬根本就不会跟他提这件事情!

“老魏,难道你怀疑我?”余彬一副很失望的样子,“这么多年来,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如果不是为你好,我恐怕早就跟你说了!”

魏明涛慢慢的点了点头,然后问到:“为什么?”

余彬没有急着开口,而是慢慢的抽完了烟,才说到:“老魏,很多事情我还不能向你解释,如果你相信我的话,那么就装着什么都不知道,这对你有好处的,我也是为了你好!”

魏明涛苦笑了一下,他虽然相信余彬不会整他,但是毫无疑问的,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并不好受,但是魏明涛慢慢的平静了下来,余彬肯定有很多事情是无法向他解释的,那么,他就最好什么都不要问。

“老魏,当我是兄弟的话,就听我这次的劝告,什么都不要问,什么都不要做,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明白吗?”

魏明涛慢慢的点了点头,站起来说到:“快要开会了,我们过去吧!”

余彬神色有点焦虑,但是他已经看出来,魏明涛原谅了他,其实,根本就不需要解释什么,等这次会议结束之后,魏明涛自然就会明白的!

来参加会议的都是些高级将领,而且都大权在握,反而像魏明涛这种被闲置起来的将领并不多,显然,这是一做作战前的高级将领会议,而孔辉金总参谋长也是第一次穿上元帅礼服参加今天的会议,这让人觉得很威严,至少在设计上,元帅礼服要比大将的礼服更能让人接受!

会议的前半程,魏明涛一直紧闭着嘴,而且觉得快要打瞌睡了,因为讨论的基本上都是与他无关的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是有些将领却为此争论不休,所以耽搁了很多的时间。后来主持会议的人都有点震不住场了,直到孔辉金亲自出面,把那些愤愤不平的将军们压了下去,这才让会议进入了正式话题!

“各位,欧洲的战斗基本上已经结束了,即使现在美军仍然盘踞在欧洲,但是我们没有打算继续向他们发动进攻。现在柏林的战斗已经说明了问题,欧洲将是一个消耗性的战场,这对我们没有多大的意义,所以,现在中央决定要开拓新的战场,而这次大会,就是向各位征求意见的……”

魏明涛打起了精神,此时他发现,坐在他这一排的大将们都是一副全神贯注的样子,显然,这才是主题,当然,孔辉金总参谋长的介绍有点罗嗦,却没有人敢于出面制止,大家都仔细的听着,想从总参谋长的话语中得到一些重要的信息。魏明涛越往下听,就越觉得味道不太对劲,在孔老总讲话即将结束的时候,魏明涛特意的向坐在主席台右侧的余彬看去,他发现余彬正在看他,而且目光中充满了担忧的神色!

很快,在决定新战场的选择问题上,基本上取得了一致意见,魏明涛也赞成在南美洲开辟新的战场,准确的说,应该是将重点转移到南美洲战场上去,毕竟那边的战场早就已经形成了。只不过,在怎么支援南美洲战斗的问题上,将领们却产生了严重的分歧,而这主要就是陆军与海军的分歧!

海军将领力主在哥伦比亚北部,或者是巴拿马地区发动一次大规模两栖登陆,从美军的侧后方发动进攻,以此打破哥伦比亚战场上的僵局,这也能够最大限度的打击美军,但是毫无疑问的,这个方案的风险也是最大的,毕竟要跨越浩瀚的太平洋,将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的部队运送到地球的另外一边去,再保证向这些部队提供足够的物资,这本身就是一件艰巨的工程!

相反,陆军则主张在现有的哥伦比亚战场上进行拓展,投入地面部队,在哥伦比亚游击队的协助之下,向美军发动地面进攻,并且将战线向北推进!显然,这一方案最终获得的胜利不会很大,但是却很稳健,即使无法达到大规模歼灭美军的目的,但是却能够用最稳妥的办法将战线推进到中美洲地区,而且投入也相对较少,其承担的风险自然也要小得多了!

这其实就是陆海两军谁打主力的问题了,很显然的,双方都不想成为配角,都想在这个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战场上成为主角,并且以此扩大自身的影响力。而在这个问题上,空军的态度却摸棱两可,道理很简单,不管是那种方案,空军都将在这其中发挥重要的作用。即使海军的方案更有吸引力,但是空军与陆军有着传统“友谊”,都担心海军的迅速扩张会让他们丢了饭碗,所以并没有明着支持海军的计划,但是也不很赞同陆军的计划!

魏明涛早就看穿了这一点,其实早在夏威夷的战斗结束时,陆海两军就在这个问题上产生了分歧。当时,如果不是美军入侵英国与欧洲迫在眉睫,不是因为担心美军会一鼓作气的打到伊朗,甚至是越过俄罗斯的冰天雪地,将战火烧到中国本土上的话,恐怕早就开辟了这个新的战场。现在,欧洲的局势已经稳定了下来,魏明涛在那边所创造的优势,即使是让一个平庸的指挥官去继续指挥作战,只要不犯下低级错误,那么美军不可能重新夺取战场的绝对主动权,那就有资本拖下去了。所以,现在需要解决新的问题了,而陆海两军的矛盾也在这个时候爆发了出来!

争论持续不休,如果不是有孔老总震场的话,那么陆海两军的将领们恐怕已经出手打了起来,而会议室里也显得乱哄哄的一片。即使魏明涛自己并没有参加争论,他与莫怀聪一样,都安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即不与任何人交谈,也不去理会那些面红耳赤的将领所说的话,但是魏明涛心里明白,这个问题迟早得有人出来解决!

“大家安静一下!”孔辉金也有点恼火了,这哪是什么高级将领会议,简直与那些标榜民主的国家议会里的政客们一模一样!

会场上慢慢的安静了下来,孔老总还是很有威信的,至少这些将军们不敢去挑战共和国头号元帅的地位,那将让他们死得很难看!

“莫将军,你对此是什么意见?”孔辉金开始点名了。

莫怀聪看了一眼周围的将领,目光特意在魏明涛身上停留了两秒钟,然后才站起来说到:“总参谋长,我认为海军的计划更有创建性,而且其获得的成功也更加巨大,这对我们今后开辟美洲战场有更大的帮助。虽然,该计划的风险很高,但是我们已经用了近一年的时间来做准备工作,加上我们现在已经拥有了太平洋上的绝对主动权,我们对此应该有绝对的信心。当然,从对战争影响的角度来看,如果我们能够拿下巴拿马运河的话,那就将彻底的改变我们在因为丢失苏伊士运河而造成的影响,并且在战略上占据更为有利的地位!”

孔辉金显然对这个回答比较满意,从总参谋长脸上的一些表情来看,其实这已经说明了他的一些想法。这一点,魏明涛看得很清楚,而此时,他也知道,这次的会议其实是没有必要的,其作用也最多是让军队停止争吵,用一种表面的民主来最终解决问题,而真正的决定恐怕在此之前很早就已经有了!有了这些想法,当孔辉金向魏明涛征求意见的时候,他就知道该怎么说了。

“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作为军人,我服从上级的命令!”魏明涛的回答很简单,即使很多陆军将领因此对他“刮目相看”,但是魏明涛只能这么回答,他没有多余的选择!

在魏明涛右手边,隔着两个人的莫怀聪暗暗的笑了起来,但是他那种得意的神色并没有逃过坐在主席台上的余彬的眼睛。此时,余彬也松了口气,至少他对魏明涛的信任是值得肯定的,魏明涛再次用理智战胜了情感,即使这个决定会让他觉得很痛苦,但是这是最好的决定,也是他唯一能够选择的决定!

果然如同魏明涛所猜测的一样,在分别征询了一些主要将领的意见之后,孔辉金就决定用投票的方式来决定到底采用哪一套方案。显然,空军方面早就得到了暗示,所以大部分的空军将领都投了海军方案一票,而天军的将领也把他们的票投给了海军,最终,海军提出的方案以绝对多数通过了!

魏明涛这次选择了弃权,他知道自己不能走得太过了,不然的话,他就将失去陆军将领的支持,但是他更明白,也许在他开始说出那番话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很多人的支持。魏明涛觉得自己掉入了一个陷阱,而且是一个早就有人设置好的,他根本无法回避的陷阱!但是,让魏明涛感到痛苦与震惊的事情并没有在这个时候结束!

决定了战争方案之后,那么下一步就应该决定投入的兵力。因为这是海军提出的方案,所以海军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主角,而为了照顾陆军的情绪,所以孔辉金也采纳了部分陆军的意见,决定在大规模登陆作战中投入陆军部队,让陆军部队在登陆作战之后的地面战斗中充当主力!当然,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至少现在的海军陆战队还没有能力在大规模的地面战斗中打上主力的位置!

这时候,魏明涛终于彻底的明白了余彬为什么不告诉他第3集团军群被调回过内的事情了!第3集团军群可以说是中国陆军中毋庸置疑的主力,其在战场上的表现,获得的战绩,以及强大的战斗力,都证明了魏明涛带出来的这支部队不但是一支全能型的部队,而且还是真正的主力!这次,除了仍然在英国进行游击战的40军之外,第3集团军群所有的主力部队都被调了回来,虽然名义上是进行更彻底的休整,但是实际上,却是让第3集团军群参加这次的作战行动!

这一点,魏明涛已经猜到了,因为第3集团军群在夏威夷战役中已经证明了他们具备有越海攻击的能力,即使在一些方面无法做到陆战队那么好,但是毫无疑问的,第3集团军群在所有陆军部队中,是两栖作战能力最强的了!但是,他没有想到的事情还太多了!

当孔辉金宣布陆军部队指挥官的时候,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魏明涛,因为魏明涛是第3集团军群的首任指挥官,而且也是指挥夏威夷战役的陆军指挥官,不管是对部队的熟悉程度,以及对两栖作战的熟悉程度,还是部队对他的爱戴程度,魏明涛都是最好的人选。但是,出人意料的是,最终孔辉金说出的人并不是魏明涛,而是李进东!这不仅让所有人跌破了眼镜,甚至让很多人怀疑他们的耳朵出了问题!

魏明涛字是淡淡的笑了一下,此时他已经有所觉悟了!当孔辉金还没有宣布人选的时候,他就从余彬那无可奈何的样子,以及坐在他左手边上的李进东大将那副微显得意的神色中看了出来。但是,这个打击对魏明涛来讲仍然是很大的,虽然他极力的控制住了自己,但是他已经听不下去后面的那些话了!

显然,余彬不告诉魏明涛关于第3集团军群的事情,其实就是害怕魏明涛会在这个问题上找人去理论。如果说魏明涛有什么缺点的话,那他就是太重感情了,而且当他走入了一条死胡同的话,他也很容易犯错误!显然,这就是魏明涛此时的致命缺陷,如果他真的提前知道了这一决定,恐怕此时就不会安稳的坐在椅子上,装着在认真的听总参谋长讲话了!

魏明涛也慢慢的冷静了下来,当他冷静下来之后,其思维又灵活了起来。显然,余彬不告诉他,这就说明至少这不是孔辉金的个人决定,至少孔辉金不会把共和国的王牌部队交给一个不太可靠的人吧!这不仅仅是一支军队的命运,也许还关系到了国家与民族的命运,作为总参谋长,用他军人的良心来评价,他也不会做出这么荒谬的决定来!那会是什么人的决定呢?是什么人可以压住总参谋长,而让这么一个荒谬的决定成为现实呢?

魏明涛不想去深思,他也不用去深思,因为能够有这个权力的人并不多!此时,他也理解了余彬的苦心,而且更相信自己的想法了,当一个人太出名,但是却没有什么明显的政治倾向的时候,他的地位是危险的,而让魏明涛感到万幸的是,这并没有威胁到他的安全,也许,他觉得自己以前太蠢了,今后,应该变得更加聪明一点了!

当天,余彬过得并不轻松,虽然他没有去送魏明涛,但是却一直很担心魏明涛的状况,所以连续打了几个电话,直到魏明涛乘坐的空军运输机安全的降落在目的机场之后,余彬才稍微松了口气!当然,魏明涛可能遇到的麻烦,余彬是想不到的!

作为魏明涛的好兄弟,余彬很深刻的体会到了魏明涛此时的那种恶劣心情。这是谁的过错呢?其实,在总参谋部工作了这么多年,余彬对中国军队内部没有写出来的这套规矩已经相当了解了,作为高级将领,其政治立场几乎有着决定性的作用!

也许是战争的缘故,也许是其他方面的缘故,比如魏明涛出色的个人能力。但是,毫无疑问的,魏明涛是中国军队中非常独特的一个鲜明代表!如果换了别的人以他那样的方法行事的话,恐怕早就被贬到不知道那个角落里去了。但是,魏明涛成功了,至少在上次的军事会议上,魏明涛是成功的,而且相当的成功!但是,从现在开始,魏明涛遇到麻烦了,而且是巨大的麻烦!

这条规矩很简单,作为军人,就应该有着明确的政治性,不管选择哪种政治,总得有所代表。但是,魏明涛没有为自己做出选择,他甚至没有考虑过这一问题!其实,在澳大利亚战役之后,魏明涛被打入冷宫,就是这方面的问题导致的,设想一下,仅仅是因为犯了一点小问题,中国高层就会把一个得力的干将放弃不用吗,而且这还是在一个战火纷飞的年代,这简直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显然,当时魏明涛太年轻了,所以没有认识到这个问题,但是让余彬有点想不通的是,现在魏明涛已经不年轻了,而且他的学习能力特别强,既然知道这一点,那为什么还不为此做出改变呢?既然他是一个在乎荣誉的军人,那就应该为自己而奋斗,但是魏明涛为什么不向政治势力低头呢?这一点,余彬感到很不可理解,魏明涛完全可以做出选择,但是他却保持了沉默!

其实,这也一直是一件很难让人理解的事情,当时几乎所有的将领都做出了选择,魏明涛是比较独特的一个,而因为他的高地位,这种独特性就特别的明显了。也许,这就是为什么魏明涛会在欧洲战争平息下来的时候再次受到冷遇,被搁置起来的一个主要原因吧!

余彬很想帮上魏明涛一把,但是他知道,在这方面,他很难对魏明涛产生影响,魏明涛是那种性格鲜明的将领,当他认定一件事情之后,就很难有人让他改变的。但是余彬更清楚,魏明涛这种性格要是不发生该变的话,那他今后的命运就只能够看运气了!

是金子就会发光的,但这也是个概率的问题,因为现在不是缺乏金子的年代了,太多的优秀将领,迟早会将魏明涛给埋没的,别的不说,光第3集团军群里面就足以挑选出近十个有能力成为上将,指挥集团军群作战的能力!但是,魏明涛仍然是有机会的,他的某些能力是别人所不具备的,特别是他在战场上敏锐的察觉能力,这不是任何人能够在战场上所学来的,这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天生的本能!这一点,在余彬给魏明涛当参谋长的那段时间内,他了解得非常的清楚,魏明涛的本钱,决定了他不可能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将领,他注定了是那种会在战场上率领将士冲锋陷阵,并且用战绩来建立功勋的人!

也许,还有人会怀疑这一点,但是具备有这种能力的中国将领其实并不少。莫怀聪就是另外一个杰出的代表。作为海军的一面旗帜,在个人能力方面,莫怀聪并不比魏明涛差,或者说是各有千秋,都有自己非常出色的一部分,而且都在自己的这一行内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但是,与魏明涛比起来,莫怀聪在政治方面的选择就为他奠定了更坚实的基础。可以说,这次海军的胜利,就是他个人的胜利,莫怀聪在政治方面的选择为他提供了更大的发展空间!

莫怀聪对魏明涛这个竞争对手其实并不算太了解,或者说莫怀聪了解的只是魏明涛的一些表面情况。但是,莫怀聪心里相当的清楚,他的成功,应该说成是魏明涛的放弃。如果这个陆军将领能够做出更明确的选择的话,也许他就没有现在这么幸运了。当然,莫怀聪的感受很是复杂,他有的时候是很敬佩这个对手的。当莫怀聪开始接触战役安排的事情之后,他也就没有心情与时间去管这方面的问题了!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