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十六 784-786

中悦 收藏 8 40
导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十六 784-78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784


罗三朗连长奉命率部死守中国文化大学。他不明白日本“接侨部队”怎么会这么快就打到了这里。这所大学位于台北北部士林区阳明山要道制高点华岗顶上。华岗这个地名是大学创办人起的,取意“美哉中华,凤鸣高岗”,大学建于华岗之颠,阳明山华岗公路到这里高台复道耸然凸起,从这里俯瞰台北平原,河海交流有如画屏,振衣千仞岡,濯足万里流,本是台北年轻人晚间骑着摩托车上山观景谈情说爱的胜地,此刻从军事角度看,这里前扼要道后拥群峰,是台北攻防战的兵家必争之地。日本第三军登陆部队从金山角登陆,中间一路南下势如破竹打到这里,罗连长深知守住文化大学华岗制高点已是扼守台北北部阳明山屏障的最后一道关卡,再往后,大台北一马平川就在脚下。

滚雷似的炮声由远而近,杀过来的是日本陆军第三军,是日本的老牌精锐劲旅。明治21年(1888年),日本将镇台这个旧式编制改为了师团。当时,东京、仙台、名古屋、大阪、广岛、熊本就是明治年间的6个镇台。按照顺序,东京的被称为第1师团,接下来从北向南依次是第1师团(东京)、第2师团(仙台)、第3师团(名古屋)…自从日本把心一横将自卫队又改称回陆海空三军以来,以这6个老牌师团为基础编组了6个军,第三军就是原名古屋师团基础上编成的,全军15万人,今天午后以“接侨”为名登陆金山角,然后兵分三路,一路沿东部濒海快速路经万里攻占基垄,一路西取桃园方向,中路军是主力,兵锋直指台北,中路军第三师团一部正在围攻守军中枢衡山指挥所,另一部沿华岗公路进攻南下,刚才北面1200米处的冷水坑阵地枪炮声渐渐稀落,显然冷水坑阵地已经失守,接下来,鬼子就要进攻华岗主阵地了。

罗三朗的连队隶属机械化249师,常年驻扎台北-桃园一线,原来的任务当然是对付解放军,现在,台湾生死关头之际,出现在北面原设定进攻路线的却是日本鬼子。罗三朗在政治上被划为浅绿阵营,本人不仅是本土而且是本土中的本土—原住民。台湾原住民在日治时期有着光荣的抗日传统。 布农族罗家的家族史就是一部悲壮的原住民抗日战史。罗三朗曾祖父一家带领部落战士以丛林战抗击残暴的侵略日军,日本鬼子杀光了罗家全家成年男子却强迫罗三朗的曾祖父应征入伍当“军夫”帮日军高射炮兵运炮弹,不幸被美军飞机炸死。日本鬼子不由分说把罗三朗曾祖父的灵位塞入靖国神社,从此被罗家后代视为奇耻大辱。罗三朗现任海军陆战旅旅长的父亲此刻在浮岛机场中岳岛的辅船台湾号上,弟弟罗四朗也在那里,一个多月前他们出发时,弟弟罗四朗曾悄悄告诉他,这次出海是一次远征,已经拟定了一个机密计划,要把先祖牌位从靖国神社里解救出来。罗三朗只知道中岳岛平时是海洋能发电站,战时是浮岛机场,此间详情已属绝密,在家里也问不出来更多的东西。罗家是军人世家,一家人里五个男人都是军官,却分成深蓝、浅蓝、浅绿、深绿四个阵营,和台湾的多数家庭一样,也反应了国军在政治态度上的四分五裂。只不过罗将军在外行使军权在家行使父权,他自己是深蓝,下令禁止其他人等在家发表台独言论,家庭辩论会也就开不起来。究竟四弟怎么能把先祖神灵从靖国神社的魔障里解救出来,罗三朗怎么也问不出所以然,四弟只是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事成之后一切自见分晓。罗三朗听父亲说起过,台湾地处四战要津,最放不下台湾的还是日本人,一旦有变,很可能日本人先打过来,解放军或者美军随后打过来。一家五位军官在美国人还是解放军打过来时应该怎么办还是分成四种意见,但是对于日本鬼子打过来怎么办,五个男人的政见出奇地一致:痛宰日本鬼子,死战到底。

罗三朗的连队是临时被调到这里死守的。原守军一个营已放弃阵地南逃,营长也不知去向了。一个营守不住的阵地要一个连来守,罗连长到达后第一件事就是收编散兵游勇,命令部下:把顺着公路南逃的军人和装备一律扣下,甄别以后,行的留下编入战斗部队。至于怎样甄别行还是不行,罗连长说一看带没带装备,二摸腿肚子抖不抖,三看眼神乱不乱,三条都过就留下,两条不过放他走人,这样孬种留下来没得坏了士气,三条都不过——枪也扔了空身落跑,腿肚子转筋眼神一副汉奸象,那就别废话,拉到后面毙了。


785


开始是军人夹杂在大批难民里往南逃,甄别无法进行。后来只见军人不见难民,说明日军已切断山区华岗公路,逃来的人说衡山指挥中心都被包围了。3个多小时内罗连长甄别收集了不少人马,包括3辆M48H“勇虎”坦克,这坦克有105毫米主炮还有激光测距仪,伪装布设阵地当了直射反装甲火力点。扣下来的11辆M21装甲输送车,看在它机动性好和12.7毫米重机枪的份上,5辆也加固布设成火力点,车装夜间红外线观察仪一会天黑下来后会有大用处,6辆带着原乘员62人后撤隐蔽,躲过日军的首轮炮火打击,必要时冲上来当反冲锋机动部队;2辆M22型107毫米迫击炮车和6辆M29型81毫米迫击炮车都布设成曲射火力点,每辆炮车都选好3个以上的阵位,连同3辆M113“陶”式导弹发射车(有12.7毫米机枪和红外线夜视仪),一起构成了阻击火力网,划分了射界和统一座标表。甄别下来的人员加上本连人马一共332人,编组成6个排/分队,任命了指挥官分派了各自任务校正了通讯频表,一个分队前伸到冷水坑建立临时阻击阵地,刚才已丢了。罗连长任凭冷水坑分队呼叫也没派增援,只让107迫击炮根据其呼叫指引炮击目标,规定打3发就换阵位,果然,迫击炮车刚撤出前一阵位,日军炮位雷达测定指引的炮击就来了,几发105 炮弹打得奇准,一下子就把原阵位给端了。

冷水坑分队顶了30分钟就获准后撤。撤回来了一少半人,罗连长慰勉几句让他们撤到装甲车机动分队的后面去休整,当预备队。

下午6时30分,鬼子开始进攻华岗主阵地。


786


鬼子的首轮炮击足足打了20分钟,听声音看弹道知道有105炮还有130火箭炮弹,炮击开始2分钟后203毫米重炮加入射击,从射速上判断是一个203毫米自行炮连在打,重型炮弹落在文化大学建筑群里爆炸,沉重的震动一直传到岗顶西侧一个凸起山崖下的连指挥所。

罗连长知道大学师生都已撤离,看着203炮弹一个个巨大的爆炸火球,暗想要想办法干掉这个重炮连。整个台湾北部防御系统现在一片混乱,无法联系到后方远程炮火支援,也无法准确侦测到这个重炮连的位置,从130火箭弹拖曳的尾焰弹道看,火箭炮阵地和203重炮连至少在8千米以外,那么手里的迫击炮火力还够不到。正想着,旁边钱中校低姿凑过来说,他知道一条废路可以绕过去,那条路只有一小段过不去,M29型81毫米迫击炮车与M21轻型装甲车是同一底盘,很能爬山路,要亲自带2辆81迫钻过去敲了鬼子的重型火炮。

钱中校是甄别三条都得了优秀的,带着原部队所属一个迫击炮连剩下的全班人马,腿肚子不用摸也知道不抖,因为眼神很淡定。所以虽然贵为中校,也屈尊在罗连长手下当了迫击炮分队的队长。

钱中校走了不久,罗连长在望远镜里看着3辆鬼子90式坦克沿着公路两侧缓坡慢慢爬上来了。

刚才已经发射了火力排雷带对公路火力排雷,可鬼子坦克还是不走公路,走得很慢。你们不知道我们在华岗主阵地的防御实力,刚才我们在冷水坑顶了半小时就撤,没派增援,在迫击炮前两个阵位被炮位雷达指引105榴准确摧毁后就不再射击,这一切都是告诉你们:华岗抵抗实力不强,和其它地方一样都是兵败如山倒,你们就放马过来吧。 可你们只派3辆90,不是最新式的93坦克,还走走停停,这是疑兵,你们看来对华岗一点也没有掉以轻心,那么主攻方向一定在东北斜坡树林那里,很好,我们候着。

3辆90式坦克走走停停,不时朝可以地方开几炮,逐渐进到600米距离,罗连长紧闭嘴唇不发开火命令。

距离500米,3辆90突然加速猛冲,同时,暮色笼罩的天空中咝咝声大起,大批105榴弹砸了下来,把3辆坦克前方可能的反装甲直射阵地完全覆盖,弹幕徐进,如果反装甲人员躲过首轮炮击进入阵地,那现在一定被盖在密集的105炮弹下了。

至少2个炮兵营48门105榴分成3组交替射击让徐进弹幕以不到10米的间隔逐次推进,预设阵地前两侧坡度较陡,坦克开到这里只能收拢到较窄的公路上,可是这个理想的反坦克预设阵地上一个人都没有。

东北缓坡小树林区域的座标是那座废屋。此刻废屋突然被一群炮弹炸飞,接着全部105榴、130火箭弹和203重炮炮弹一起转移落点到东北缓坡上第二道棱线处,把那条地带炸成一片火海。紧接着10辆93式新型坦克冲了出来,93式坦克的大功率燃气轮发动机和出色的液力机械变速器发挥了作用,居然在以每小时30公里以上的速度冲出小树林沿着近40度坡度在树木杂陈的山坡往上爬,仅半分钟就冲到了第一道棱线。

罗连长看得暗暗心惊。93式坦克的机动性毕竟名不虚传。90式坦克正面的多层复合装甲+蜂窝陶瓷夹心已不容易打穿,93式肯定更强。所以守方一定要利用棱线地形,坦克过棱线时会先暴露一下前底部再暴露一下前顶部,这是趁虚而入打穿它的好机会。因此通常反装甲武器也放在棱线上较好,鬼子认为我们会放在第一道棱线上。 日本人对台湾的军事地形观察细微到如此地步,说明他们早就做了侵入的周密准备,参谋人员或以游客为名踏遍了这里的山山水水。如果我们在第一道棱线布兵,这会就被炸得无影无踪了。多亏了那个反斜面死角。

第一道棱线与第二道棱线之间西北处有一个短短的五六米高壁立的土坡构成一处反斜面,从进攻方看不见土坡后面,这里草木很深更像一个土坑,大概因为这一点逃过了日方参谋人员的眼睛。此时,土坡后长长的火舌一闪,一发105毫米穿甲弹从潜伏在这个“土坑”里的勇虎式坦克炮口飞出,如一道流线,准确钻进一辆93式坦克的侧装甲。主战坦克防护力再好也是正面装甲强,侧装甲的差距以年代衡量大概比正面主装甲“薄”二三十年,使得这发105穿甲弹勉强打进93式的侧面,93式又开出十几米,接着停了下来,没有爆炸也没有燃烧,看来只是里面的人员受到内壁破片的杀伤。

不到200米的距离,潜伏土坑里105穿甲弹破甲弹连连射出,第三辆93被打坏时,已有2辆93转过炮塔还击,120毫米穿甲弹紧贴潜伏坦克的顶部飞过钻入土坡,无奈,土坑里的坦克位置太低,93坦克群开上去此刻位置已比潜伏坦克高,高打低是俯射已很困难,何况还是打从土坑里冒出一半的烂坦克,对射持续了半分钟,又有3辆93总共挨了5发炮弹后一辆爆炸,一辆起火,一辆动力舱的地方冒出了浓烟。

剩余93式朝潜伏坦克的土坑处冲了过来,说是掉头逃跑也可以,一边跑一边开炮射击,下坡速度更快,即使93式继承了90式车姿俯仰微调/射击稳定系统的优点,高打低仍属不易,一辆在连中二弹后起火,一辆在接近土坑到90米时被压发式反坦克地雷炸毁,第三辆侥幸达到目的,一炮命中勇虎坦克炮塔侧缘炮弹被小角度弹开,随即挨了一发土坑附近单兵发射的火箭弹,小口径火箭弹未能打穿03式正面装甲,却给里面的人很大震撼,这辆坦克不敢再战往山下逃去,最后一辆一炮未发始终闷头逃跑,一溜烟先开下去了。坦克一跑,跟进的半个连步兵暴露,立即被迫击炮弹和12.7重机枪成片扫倒,日军远方的炮位雷达是不可能侦测到阵地上近距曲射火力和直射火力点位置的。不久,潜伏坦克组人员接到坦克分队长的命令撤离,一行6人离开不到2分钟,大群的炮弹落下来把土坑阵地淹没在火海气浪里,接着日军的报复性炮击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炮击未停,3架眼镜蛇反装甲武装直升机飞上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