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五十一篇 风雨欲来 第十三章 防御态势

yuertou 收藏 25 5
导读:华夏春秋 第五十一篇 风雨欲来 第十三章 防御态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沙姆勒上校的反击打得非常的成功,最先与其交手的那个叙利亚坦克师在损失惨重之后准备撤下去,由一支预备队的坦克师顶上来继续进攻。而就在这个时候,上校的反击行动开始了。在叙利亚军队几乎没有做任何防御准备,当然,他们的指挥官也没有想到这个已经被消耗得快要油尽灯枯的伊拉克坦克团还能够发动反击,在第一个晚上,上校他们就深入叙利亚军队内部50多公里,该团剩余的50多辆坦克横冲直撞,当坦克被摧毁之后,坦克手就拿起步枪继续战斗。在这些伊拉克坦克官兵看来,他们只有持续不断的进攻,才能够杀出包围,也才能够消灭更多的叙利亚军队,完成他们所肩负着的任务!

“好了,所有人都停止进攻,三营负责防御!”沙姆勒说完,就跳出了自己指挥的那辆坦克,而驾驶员却留在了车里,坦克的发动机没有关闭,保持着空转状态,因为现在谁也说不准什么时候将有新的战斗爆发。

半小时前,上校带着自己的人马才冲过了一座叙利亚的军营,不但把里面停着的几十两坦克与装甲车全都送上了天,还将囤积在营地内的上千吨弹药与其他作战物资全都给轰上了天。这是他们一晚上战斗获得的最大成果,这应该是叙利亚军队准备进攻所需要的物资。当然,他们也有所损失,至少有5辆坦克没有跟上来,显然已经在战斗中损失掉了。

“参谋长,立即指派人员负责补充弹药,我们只能在这里停10分钟,尽量为每一辆坦克装满弹药,如果有坦克出现故障的话,尽快修复!”

正在小跑着过来的参谋长立即朝几名后勤与工程人员打了手势,让他们忙去了,而这时候,几位营长,以及团里所剩下的不多的军官都围了过来,准备接受团长下达的新命令。虽然战斗才打不到4个小时,但是大家都很兴奋,因为他们一直是在防御,而今天终于能够打一次真正的进攻作战,将装甲部队的威力发挥出来,对这些坦克手来说,压抑在心中的苦闷也算是发泄了一点出来!

“现在我们在哪?”沙姆勒让所有人都集中之后,对旁边的一名负责通信与导航的军官问到。

“应该在这里,距离我们的出发点有大概55公里左右!”军官在战术电脑的屏幕上指出了大家所在的位置,他可以通过惯性导航装置与卫星导航系统来双重确定自己的具体位置,因为误差不会超过一米。

“那我们突击的深度已经够了!”一营长开口了,“团长,现在我们该想办法撤出去,如果再继续突击下去的话,我们的弹药恐怕会很快消耗完!”

“是啊,现在是撤退的时候了!”二营长也赞同这个意见。

沙姆勒看了一眼旁边的参谋长,然后说到:“撤退是必然的,现在叙利亚的进攻部队已经处于混乱之中了,他们在几个小时之内是无法稳定下来的,但是这不足以让我们达到阻止叙利亚军队12小时之内进攻的目的,而且,我们要是原路撤回的话,必然遭受到更多的敌军阻击,所以现在的办法不是从原路撤出去,而是另外杀出一条血路来!”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但是没有人表示反对意见,因为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知道,叙利亚的军队肯定也在寻找他们。现在他们虽然是一个坦克团,但是实际兵力与一个坦克营差不多,而且所有人都已经战斗了一天一夜,精神上已经非常疲惫了,如果再遇到一股叙军大部队的话,他们即使能够杀出去,也将损失惨重。当然,更不可能与已经做好了准备的叙利亚军队正面交锋了,这简直就是在去送死!

“现在,我们右翼的所有伊朗军队都已经撤了下去,从我们出发前获得的战场信息来看,伊朗军队正在大溃退,而他们屁股后面的叙利亚部队咬得很紧。我敢肯定,那些追击的叙利亚军队并不知道我们这支部队已经突围了,那么我们就从这个地方杀出去,从叙利亚进攻部队的背后,给他们来上一刀!”

大家望着上校,虽然所有人都觉得这个计划有点太冒险了,但是确实有冒险的价值,而且上校的分析并没有错,这大概也是他们唯一能够突围的地点了!

“好了,大家快去准备吧,尽量多带弹药,抓紧时间吃点东西,等下我们正式开始行动的时候,也许就没有时间来补充弹药了!”

十分钟之内,所有坦克车辆做好了出发准备,沙姆勒上校一马当先,冲在了最前面,接着所有的官兵都跟了上来。他们已经是战场上被孤立出来的部队了,所以他们不会得到任何的支援,而要向从叙利亚军队的包围之中杀出去,他们就只有靠自己的力量努力的冲杀,这是唯一的希望,所有人都把希望寄托在了这上面!

此时,沙姆勒上校他们这支部队也已经引起了欧叙联军指挥官的高度重视,当泰勒在处理前一天战斗的结果时,就已经发现了这支顽强的伊拉克部队,并且知道这是整个战场的关键点。如果不能够迅速的消灭这支伊拉克的坦克部队的话,那么整个包围行动就不能完全成功,而露出来的缺口,足以让他的计划彻底的失败。那名负责第一轮攻击的叙利亚坦克师的师长受到了严厉的处分,并且被撤消了职务,而泰勒也立即调查了一支战役预备队去继续发动进攻。当然,他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用上战役预备队,同时,他更没有想到,这支伊拉克的坦克部队竟然会主动出击,变被动为主动,通过反击来破坏叙利亚军队的进攻准备!

“他们突围了!”负责跟踪处理这一战斗的参谋喘着气走了过来,“前线的叙利亚军官才发来报告,这支伊拉克坦克部队正在突围,他们已经袭击了三个军营,其中一个是主要的物资储备营地……”

“突围?”泰勒一愣,“他们的突围方向,以及线路呢?”

“正在处理,马上就可以显示出来!”很快,战术地图上就用红色线条以及箭头显示出了这支伊拉克军队的突围线路与方向。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可能向北面突围吗?”泰勒皱了下眉毛,朝参谋看去,眼光是相当严厉的,“这明明就是战场上的反击行动,他们不但没有被打垮,而且还主动出击,显然,他们有新的任务在身,必须要阻止我们的进攻行动,所以他们采取了主动出击的战术,来破坏叙军的进攻准备,以达到这一目的。”

“但是,他们的力量已经被消耗很多了,怎么会盲目的反击?”参谋也有点搞不清楚了,在经典的防御战术理论中,只有当兵力充足的时候,才会进行防御反击,以扩张防御空间与防御时间,而现在伊拉克军队的行动完全与这一理论相违背!

“正是因为他们的力量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削弱,所以没有办法再继续守住这个宽大的阵地。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必然会选择进攻,通过打击叙军的进攻准备,来达到目的。当然,这与传统的防御作战是不一样的,这位伊拉克的上校显然有着很高的战术修养,他现在应用的是运动防御战,就是通过运动作战,尽量的拖延进攻一方的行动,并且在运动中消灭敌人!”

“那么,他们现在就不应该是向东运动,而是向西运动了!”

“有可能!”泰勒微微的摇了摇头,他也搞不懂为什么这支部队会突然向东运动。如果他们仅仅是要让叙利亚军队没有办法组织进攻的话,他就应该继续向西,向更大的纵深突击,即使他们的力量有限,在叙利亚军队没有做好准备之前,他们仍然有着足够的机会对叙利亚军队制造更大的损失!但是,对方的指挥官似乎完全放弃了进一步扩大战果的意图,难道他们向东运动只是为了腾出空间,好让自己喘口气,或者仅仅是一个佯动?此时,这位欧洲上将也被这名伊拉克上校的行动所迷惑住了。

当泰勒的目光落到了战场中部正在追击伊朗军队的叙利亚机械化部队的地图区域的时候,他突然反应了过来,并且再次为这名伊拉克探勘团的上校的战术修养感到佩服。能够以一名上校指挥官的身份具有纵观全局的能力,这一点是很难得的,即使很多准将师长也做不到这一点,而这就让他的能力显得更难能可贵了。当然,这名上校显然也已经将自己,以及他所率领的部队置之死地而后生,这种勇气更是值得任何一位军人佩服。这完全是一种冒险行为,如果他的冒险行动成功了的话,那么他就将彻底的粉碎叙利亚军队在北面的进攻行动,解除伊朗军队南撤的后顾之忧,当然,如果他的冒险失败了的话,那么他的部队就将被葬送在叙利亚军团的汪洋大海之中!不管怎么样,泰勒上校是不会让这个敌人成功的,因为这关系到了他的整个计划,也关系到了数十万欧叙军人的行动所获得的最后意义!

“少校,立即告诉叙利亚第3机械化步兵师的师长,让他们注意西边的情况!”但是,此时泰勒仍然没有完全肯定自己的分析与猜测,因为对他来讲,现在的情况还完全不肯定,那怎么来做出决定来!

毫无疑问的,泰勒是一个非常稳重的将军,这一点与他血液里流着的日耳曼血统不无关系。而一个稳重的将军,将不会在战场上犯太大的错误,但是同时这也会让这个军人失去了勇气以及自信。而这是优秀军人所不能缺少的东西,没有了勇气与自信的军人还能够是一名优秀的军人吗?所以,太了的行动太谨慎了,而没有能够抓住这个迅速出现,同时也将迅速消失的机会!

此时,中国总参谋部内也是一片忙碌的景象。

两伊军队被包围了整整24小时,但是撤退的行动却仍然没有能够顺利展开,伊朗军队差不多已经陷入混乱之中了,而救援的部队虽然已经出动,但是却与打阻击的欧洲军团干上了,这一下双方都没有占到便宜,战场上的局势显得非常的复杂,即使这只是一次规模不大的战斗,但是对后方的这些中国将领来讲,他们仍然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因为这不完全是一次军事意义上的行动,而是一次具有政治意义的军事行动,如果伊朗军团被歼灭的话,那么这对中东地区的稳定,以及伊朗军队的打击是不小的。

这一点,鲁毅认识得非常清楚,所以当欧叙军团开始反击的时候,他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不惜一切代价将伊朗军队解救出来。

空军的行动是最迅速的,但是在错综复杂的战场上,空军的支援行动起到的作用非常的有限,只能够进行战场遮断式轰炸,而这种轰炸要起到效果,至少需要几天的时间,因为这只能够阻止叙利亚方面投入预备队,而对其前线军队的打击是非常有限的,特别是处于胶着状态中的地区,空军的支援几乎就无法展开,因为误伤永远无法避免!

部署在盖塔附近的伊拉克远程炮兵也在积极的支援前线的伊朗军队,但是他们的作用仍然是有限的,因为他们也无法准确的为伊朗军队提供支持,而且大规模炮击的误伤可能性更大!虽然伊拉克炮兵在持续不断的对叙利亚与欧洲军队进行着打击,但是他们的作用仍然不够明显。

最终,重任仍然落到了执行救援行动的地面部队的身上,因为只有地面部队的行动才能够起到作用,也只有地面部队的行动,才能够为伊朗军队打开一道撤退的通道出来。

两个作战单位的低空突击部队在萨利希耶堡附近与欧洲军团已经干上了。这是20军的两支快速反应部队,从战争爆发之后,就一直在战场上作战,但是经历的大规模战斗非常有限,这次与欧洲军团对阵,是他们所经历的第一场大规模作战。

战斗打了近20个小时,但是仍然没有分出个高下结果出来。欧洲军队表现得非常的顽强,而且他们的空军也在持续的为其提供支援,同时,欧洲军团处于防守的阵地上,所以他们有能力逐渐消耗掉进攻部队的兵力。欧洲军队的任何也很单一,他们只需要留在这里,不让伊朗军队从他们的阵地上通过就足够了,因此,作战压力也不算很大。虽然城市早已经进入了巷战阶段,但是欧洲人仍然在坚持着。双方的指挥官都清楚的认识到,这座只有几万人的小城镇是这场战役的关键点,而最终谁控制了这里,就将决定整场战役的结果!

“鲁老,伤亡报告出来了!”参谋部的一位上校参谋快步跑了过来,“我们的部队损失非常严重,12个小时的巷战中,已经有200多人阵亡!”

“欧洲人这么顽强?”鲁毅的目光从地图显示器上转移了过来。

“没有想到,欧洲军队这次的表现非常的顽强,根据我们战前的情报显示,该地区的欧洲军队就只有一个营的兵力,而我们已经先后投入了两个营的兵力,仍然没有能够完全控制城区,最主要的是,我们仍然没有与伊朗军队联系上!”

“恩,这确实很麻烦,看来,我们不能在这一个地方找突破点了!”鲁毅的目光在地图上搜索了一会,然后问到,“现在,我们的进攻部队准备得怎么样了?”

“伊拉克的坦克师已经出发了,他们将在半小时之后到达进攻阵地,而我们的另外一个突击队已经做好了出发准备,只要一接到命令,就立即起飞!”

“很好,那就让伊拉克的坦克部队先从叙利亚军队的右翼杀过去,尽快打开通道,而我们的突击部队在收到情报之后,立即对欧叙军团的战场指挥所进行定点清除!”

上校点了点头。立即记下了这道命令,然后立即发送给了另外一名具体负责命令传递的参谋人员,将命令传达了下去。虽然鲁毅并不是战场的指挥官,但是他现在基本上已经代替了前线指挥官的作用。在中国与伊朗还有伊拉克的联合指挥谅解备忘录中,最终两伊方面都认为中国应该派遣一个更高级的军官来指挥这场战争,不然他们的将领不会甘心接受指挥的,而最终这个任务也就只有交给鲁毅了,因为他是唯一能够让两伊的所有将领都感到心服口服的中国将领。

“还有,现在那支仍然在北面的伊拉克坦克部队的情况怎么样了?”鲁毅到现在都不知道这支伊拉克坦克部队的指挥官是谁,前线的情况显然已经很混乱了,而他很关心这支坦克部队的情况,虽然这支部队的规模不大,但是他们却成功的顶住了叙利亚部队的进攻,为别的部队撤退创造了条件,仅仅这一点,就让鲁毅决定要想办法将这支部队营救出来。

“5个小时之前,他们发来了最后一道消息,说要准备用反击来牵制叙利亚部队的进攻,而之后,就再也没有这支部队的消息了。但是通过我们的侦察卫星的照片显示,叙利亚的防线后方出现了一支坦克部队,他们现在正在向东运动,显然是准备绕到叙利亚北线进攻部队的后面去发动进攻!”

“这样?现在知道那名伊拉克上校是谁了吗?”鲁毅皱了下眉毛,他看着地图,接着就明白了这名胆大包天的伊拉克上校的意图了。

“暂时还不知道,这个师的伊拉克指挥官在前面的战斗中已经阵亡了,而我们现在还没有办法搞清楚所有的情况!”

“想办法搞到这支部队的详细情况,另外,我们有什么办法可以将他们接应出来?”鲁毅看着地图,他虽然知道这名伊拉克上校要干什么,但是他仍然非常担心,即使他的部队是一头雄狮,但是他周围全都是饿狼,这么点部队能够打出个什么名堂来呢?

“没有太大的可能性,现在距离他们最近的伊朗部队都在50公里之外,而且伊朗军队正在迅速南下之中,他们的指挥也陷入了混乱之中,没办法转身去营救这支伊拉克部队的。因此,我们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当然,只要他们发出请求,我们可以随时提供炮火与空中支援,但是除此之外,我们没有别的办法了,除非我们准备在这里投入更多的兵力,扩大战役的规模……”

“那暂时先不考虑吧,你尽量与这支部队取得联系,为他们提供尽可能多的炮火与空中支援,如果他们能够南下,那么可以考虑派一支特种部队去支援他们,为他们提供引导与帮助,也许,他们的通信设备出了问题,或者是哪个环节上有麻烦,现在无法与后方联系,所以我们应该尽快与他们取得联系。现在,我们必须得尽快从这种胶着状态之中解脱出来,这样才能够发挥出我们的战斗力!”鲁毅并不是个感情用事的人,他还是能够分得出轻重缓急的,为了一个团,其实现在只剩下一个营的坦克部队而动用更多的人去冒险,这并不是一位理智的将领应该做的事情!

半小时之后,伊拉克军队的救援行动正式开始了。当初,泰勒在计划这场战役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考虑到最终会将其引发成一场大规模战役,因为双方当时都没有考虑过会在这里进行一场大型战役。按照双方的战争意图,这场战役本身是不应该存在的,而这里,战争的偶然性就边县得相当的明显了,虽然双方都在尽量避免发生大规模的正面冲突,但是双方又有各自放不下的理由来脱离这场战斗,所以,最终双方都被迫向战场投入了更多的兵力,导致的结果就是这场战役的规模一直在扩大,直到超过了某一方的承受能力,最终才能够终止!

就如同鲁毅所担心的一样,沙姆勒上校他们确实在通信设备上出了问题!他们团原本有一部团级战场通信设备,但是在一次叙利亚炮兵的突然袭击中给打坏了。另外三个营也各有一部营级通信设备,也能够与后方联系,但是在战斗中打坏一部,撤退的时候搞丢了一部,而在2个小时前的战斗中,最后一部能够与后方进行联系的通信设备也被彻底的打坏了。现在,他们只有战术通信设备还可以使用,而这种设备的有效作用距离不会超过20公里,仅仅能够保证团里面的通信还比较顺畅,但是要联系上后方的部队,那就太困难一点了。当然,他们的卫星数据下载系统仍然可以工作,所以上校现在可以知道整个战局的情况,并且根据实际的情况做出判断与指挥来,但是要想获得后方的援助,就不大可能了!

“上校,最新的战场情况!”在急驰了2个小时之后,沙姆勒让部队停了下来,一方面是让大家休息一下,以保持足够的体力,另外一方面也为了确定一下他们现在的位置,以及现在战场上的具体情况。

“伊朗军队已经跑远了,我们现在是唯一一直在北面行动的队伍了,从卫星侦察图象上显示,我们北面50公里处,一芝叙利亚的坦克部队正越过空中遮断的屏障向我们开来,另外,前面的叙利亚部队也在加速前进。上校,我们有半个小时做出决定,要么向南,要么就撤回去!”

沙姆勒点了点头,参谋长说的话并没有错,但是现在向南的话,他们就将遭到两面夹击,但是撤回去的话,他们无疑就是白白的浪费了两个小时的宝贵时间。

“五分钟之后,继续前进,我们必须比叙利亚军队跑得更快!”上校边吃着一块高能军用口粮,一边在战术电脑上为几个军官讲解着他的意图,“现在,我们朝这个方向前进,虽然看起来,我们是走了弯路,但是这是根据实际情况决定的。如果不出所料的话,欧洲与叙利亚方面肯定已经注意到了我们的行动,而他们正在寻找我们。以现在他们的侦察手段来讲,我们如果停下来,就会被立即发现,当然,即使在运动,也肯定会被发现,这只是迟早的事情。因此,当他们知道我们正在向东前进的话,肯定会认为我们将绕个大圈子,给在叙利亚装甲部队的屁股后面杀回去。那么,我们就反其道而行之,干脆杀个回马枪,当然,不能够走原来的路线,这样我们就将一头撞到追击部队的枪口上去。现在,我们从斜向杀回去。这两边的叙利亚军队显然没有配合作战的经验,我们趁他们的封锁线还没有建立起来之前,从中间穿插过去,然后回到我们的老战场上去,跟他们打运动战!”

“团长,这是不是太冒险了一点!”即使以勇猛在团里出了名的一营营长此时也感到有点惊讶了。

“如果不冒险的话,我们就直接向叙利亚人投降好了!”参谋长这次完全站在了团长一边,“这是我们现在唯一的出路,如果再继续东进的话,就会被北面滚滚而来的叙利亚坦克给压扁了。而我们南下的话,则很容易遭到两面夹击,以我们现在的兵力,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一点生存的机会。现在,我们唯一能够保证冲出去的希望,就是掌握战斗的主动权,我们必须要主动行动,牵着敌人的鼻子走,这样才能够保证我们获得最后的胜利!”

二营长点了点头,这次他也比较赞同团长的意见:“上校,这次让我们二营打先锋吧,一营的损失太大了,该我们上了!”

“好,就由二营冲头阵,一营在中间,仍然由三营断后!”

“团长,这太不公平了,我们营还有12辆坦克可以战斗,为什么把我们给撤下来,这不行!”

“少校,服从团长的指挥,你要知道,这里谁说了算!”参谋长立即站出来维护上校的权威了。

“好了,现在开始,我们至少在几个小时之内是停不下来了,这次行动,在突破叙利亚军队的封锁之前,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尽量的向前冲,用最快的速度跑出去,所以,在行军的时候,应该尽量避免战斗,没有必要,不要与敌人纠缠在一起。只要我们冲了出去,到时候,我们就有办法杀回去了!”

天黑之前,上校他们完成了最危险的一次冲锋,如同上校所估计的一样,他们没有遭遇叙利亚军队,很明显的,两个方向上进攻的叙利亚军队之前缺乏联系与配合。北线上的叙利亚军队只知道向前猛攻,而其左翼的部队则完全不知道沙姆勒上校他们所在具体位置。

天黑之前,上校再次让部队停了下来,这次,所有坦克的发动机都停止运转了,必须让坦克也休息一下。经过一天的奔袭,上校他们其实是在战场上绕了一个大圈子,虽然最终,他们又回到了自己的出发阵地上,但是他们却成功的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拖延了叙利亚军队12个小时,而此时,上校在无法收到进一步的命令之前,他必须为自己人的安全做进一步的考虑了!

“各位,现在我们必须要为自己的做考虑了,大家今天在行动中表现得都非常的出色,我们也顺利的完成了任务,但是,从现在开始,我们就必须要想办法突围了!”沙姆勒点上了一根烟,接着把剩下的几支分给了部下,“参谋长,现在我们还有多少坦克?”

“一营应该有12辆,二营是15辆,三营有10辆,算上我们两人与团部的,一共有42辆坦克!”参谋长如数家珍般的报了出来,出发之前,他们团有187辆坦克,每个营都齐装满员,而现在,剩余的兵力竟然连一个营都顶不上了,可见,两天之中的战斗有多么的残酷!

“看来我们是损失惨重了,那么,在突围之前,我们必须先把兵力分配一下!”沙姆勒在兵力有限的情况之下,就只能尽量的让部队把战斗力发挥出来了,因为要突破叙利亚军队的防区,接下来的战斗将会非常的残酷。“这样吧,我跟随一营作战,参谋长跟随二营,三营仍然负责断后。现在,每个营平均分配14辆坦克,半小时之后,我们就出发!”

“上校,还是我在前面担任突击任务吧,你在后面指挥!”参谋长一下就不同意了。

“这事我说了算,我带着一营在前面突击,如果我们拼光了,二营补上,二营也拼光了的话,就由三营长代替指挥,就算我们战斗到最后一辆坦克,都要杀出去,我们可以牺牲,但是我们团的精神不能够牺牲,我们的荣誉不能够被埋没掉,这不仅仅是为了我们,也为了在前面战斗中牺牲的战友!”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但是他们并没有因此而丧失勇气,而是在心里酝酿着一股怒火。军人在极端的时候需要一种冲动,特别是在危险的情况之下,只有勇敢,才能够战胜敌人,就如同沙姆勒所说的一样,他们可以牺牲,但是作为一名军人的精神却不能够就此消失!

日落之后半小时,这支已经在战火中坚持了两天两夜的部队再次上路了。而这时候,南面战线上,伊叙两国的坦克部队爆发了之战争爆发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坦克战!

当中国军队在萨利希耶堡与欧洲部队激战的时候,伊拉克第1坦克师也从右翼杀了上来,他们直取叙利亚左翼军团的侧面,并且通过高速的穿插运动来撕裂叙利亚军队的后部防线。这种从侧面发动的进攻,对叙利亚军队来讲是灾难性的,因为他们的主力部队都放在了右面的战场上,正在对伊朗军队发动猛攻,在他们的侧翼与后方只有很薄弱的防御力量。而造成这种现象的最主要原因是叙利亚军队本身麻痹大意,在他们看来,伊拉克的坦克部队都转为了防御作战,不会轻易的放弃自己的防线发动进攻。但是,战争本身就是灵活的,而且没有一成不变的战争计划,只要有需要,就必须根据实际情况对计划与战术做出调整,而只有这种灵活的战术思想,才能够保证部队获得胜利!

这一点是非常关键的,从始至终,中国的将领都坚持这一观点,避免了纸上谈兵的情况出现,但是那些接受了欧洲那套古板的军事思想的叙利亚军队的指挥官则不是这么回事了。所以,当伊拉克坦克部队的身影出现在叙利亚军团的后方的时候,整个叙利亚右翼前沿的部队都被打蒙了。直到伊拉克坦克部队突破了20多公里,即将与被围的伊朗部队取得联系的时候,一支叙利亚的坦克部队才赶到,一场大规模的坦克战就这么爆发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