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崇祯 第一卷:韬光养晦 第十九章:困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80/


我下朝后回到王府,由于已经进入七月,北京的天气开始热了起来,这身朝服实在是有点厚了,热死我了,一到书房就把它狠狠的甩脱掉了。早上吃了嫣红做的糕点,口干舌燥,正想喝杯凉茶,月茹就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书房随意乱扔的藩王服,靴子,赶紧的替我收了起来,并且折叠起来放到我的书桌案头,道:“夫君,今儿个上朝究竟有什么事吗?”

我想起自己就要能离开京城就兴奋不已,道:“月茹呀,我们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什么好日子?”月茹看着一脸高兴的我不解的问道。

“我们终于可以离开北京城了,你知道吗,皇兄今儿个给了我封地了,就在开封,三个月之后们就可以去开封了,不必再回来了,到时候就不必整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了。”我一口气说了出来。

月茹听了我的话也是非常的高兴,但是很快就黯淡下来了。

我见状,狐疑的问道:“怎么,你不高兴吗?”

“不是,臣妾很开心我们一家能远离这个是非圈子,但是我爹娘他们……”月茹说到最后,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停了下来。

我仔细的思考了一下,月茹至纯至孝。他们二老就月茹一个女儿,自己在京的话还可以照顾他们一下,魏忠贤看在我这个王爷的面子上,不好为难他们,我要是一走,我那老岳父牛脾气一上来,惹火了魏忠贤,那可就麻烦大了,那时候我在开封,恐怕救援也来不及呀,这可真是一件头疼的问题。

月茹也不想过分的为难我,体贴道:“夫君还是不要先考虑这个了,爹一时半会不会有事的,有你在,他们至多罢了爹的官,不会害他性命的。”

我一想也对,虽然我表面上与我那老丈人不对付,但是打狗还是要看主人的,魏忠贤就算再怎么无法无天,碰到皇亲他还是要顾虑一下的,可能会吃点苦头,性命倒是不要担心,我深感妻子的体谅,抓住月茹的小手道:“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月茹羞涩道:“臣妾如果不是遇上你这么一个荒淫无道的王爷也不会变的今天这样开心,幸福。”

“那我的宝贝月茹是不是要给夫君亲一个?”我拉她坐倒我的怀中,如果这里不是王府的禁地,没有人不得允许不能进来,月茹也不会任由我把她拉进怀抱,一股沁人的幽香钻进我的鼻孔,特别是月茹身上只是穿了一件粉红色轻纱衣裙,玲珑有致的身材若隐若现,我看在眼里欲火陡然上升,而且大概是因为天气热的缘故,她娇小的美臀不停在我的大腿位置上移来移去,这还得了,磨得我心火越烧越旺,我马上伸出魔手掀开裙角,进去寻幽探密,人家说少妇贪欢,这话一点都不假,月茹自从与我真正水乳交融之后,很容易就被我勾起身体里得欲望,而且她略带矜持得迎合,更是让我着迷。

“王爷。”突然一个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顿时吓了一跳,手上的动作立刻停了下来,警戒的打量我的书房,没有人影呀,难道是幻觉?月茹眼睛里的一层水雾也慢慢的消失了,眼中写满了疑问,不明白我的手为什么停了下来。

我没能看见任何人,但是情欲一下子散了,把月茹从大腿上放了下来在她耳边轻声道:“月茹宝贝,晚上我们再继续,你现给我倒杯凉茶来,为夫从早上到现在还没喝上一口水。”

月茹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要支开她,但是她从我刚才突然停止对她的侵犯看出了几分端倪,猜到我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突然想起来要处理,于是稍稍整理了衣裙,脸上红晕未消的跑出了书房。

“王爷和王妃好是恩爱呀,与外面的传言简直是天壤之别呀。”周淮安从天而降,抱着宝剑,微笑的看着我道。

“是你!”他的出现我并没有惊讶,早就该猜到是他了,想起刚才那一幕可能全部都被他看了进去,心中颇为不快,但是我现在奈何不了他,多年的隐忍使我知道什么叫做识时务为俊杰,他能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书房的房梁之上,也能无声无息的要了我的小命,想以为小有成就的武功在真正武林高手面前根本没有还手之力,这让我心中的警钟大作,千万不能有了一点小小的成就就沾沾自喜,比自己高明的人多着呢。

我随不惊讶,但是心中却有些不快,脸色不悦道:“周兄似乎做的有些过分了些,居然躲在房梁上偷窥本王的隐私?”

“王爷请恕罪,其实淮安早就来了,只不过在上面时间长了,不知道王爷已经回来,所以不得已看到了一些不应该东西。”

“好了,本王不计较你今天的无礼之举,但是下不为例,本王不是可欺之人。”我冷静下来警告他道,

“王爷,你可曾想到办法进东厂的大牢换人?”周淮安想到自己来的目的,忙正色的问道。

我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道:“有是有,不过可能这么做会引起阉贼的怀疑。”

“什么办法,王爷请说。”周淮安一听有办法能进东厂的大牢,急切的问道。

“今天朝廷上的事情你都听说了?”我问道。

“淮安听到一些,所以淮安才这么急切的来找王爷。”

“魏忠贤突然提议让本王协助审理熊廷弼一案,事情来得非常的突兀,而且皇兄居然答应了,周兄难道没有察觉这里面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王爷的意思是,魏老贼已经开始怀疑王爷了?”周淮安一听就明白了。

“他不是在怀疑我,而是怀疑那晚劫狱的刺客还在我的王府。”我沉思了一下道。

“这跟救熊大人有什么关系?”周淮安不解的问道。

我心道,这个周淮安武功虽高,心智也不再任何人之下,但是偏偏不太深入了解官场,他可以在锦衣卫中隐藏行迹,那是他隐藏的本领高,说到朝廷里的阴谋诡计,鬼蜮伎俩他知道的实在太少,提醒道:“周兄,你想想魏贼突然让本王协助处理此案,他背后有什么目的?”

“他想把王爷拉下水,然后对付王爷?”

“不,不,不”我连连摇头道,“他早就在对付我了,这一点你不说我也知道。”

“那究竟是为什么,还请王爷明示。”周淮安被我问迷糊了,搞不清楚我究竟想要说什么。

“其实他早已知道那晚的刺客,也就是熊大人的千金熊丽娘就在我的府中。”我抛出一个百般思索的来的结论道。

“那他为何不来搜查王爷的王府呢?”周淮安只是神色微微一变,很快就冷静的问道。

我哈哈一笑:“他不是不来,而是来了也根本没有用!”

“为什么?”

“因为他现在还奈何不了本王,他想要对付是本王的王妃。”

“王妃?”

“不错,众所周知本王的王妃与熊大人的千金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如果那晚熊丽娘逃到王府这里就失踪了,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被本王的王妃所救,王妃聪明过人,京城人人都知道,要想瞒过我这个荒淫无道的王爷藏一个人根本就不是难事,所以魏贼想要对付的人不是本王,而是王妃,对付王妃,就是要对付谁,周兄想必比我还清楚吧。”

周淮安没想到个中的缘由居然这么复杂,对付王妃,还不是要对付王妃的父亲,也就是当朝礼部右侍郎周廷儒了,魏忠贤其实并不只是想要杀了熊廷弼熊大人,他要对付的是朝中的清流,那些不服从自己命令的正直臣子。

周淮安一头冷汗道:“王爷睿智,淮安佩服。”

“其实也不是本王有多聪明,而是本王冷眼看了这么多年了,他们的一举一动本王都有过分析,不然本王也不可能安安稳稳的活到现在。”我长叹道,有时候我宁愿自己是一个普通百姓的儿子,不用对这些烦心的事情操心。

“王爷,那我们该怎么办?”如果魏忠贤真的有意对付朝中的那些清流,自己父亲必然也在其中,一定会收到牵连,事关自己老父的安危,周淮安放下武林高手的架子,请教我起来。

“魏贼让本王协助审理熊大人一案,还有一个目的,他试探本王,试探本王是不是真的荒淫无道,他也想知道本王是不是也知道熊丽娘就藏在本王的府中。”我继续分析道。

“王爷的名声在京城何人不知,他还有什么可以怀疑的吗?”周淮安不解的问道。

“连你都对本王产生了怀疑,你说那老贼会不会起疑心呢?”我反问道。

周淮安默然不吱声了,魏忠贤能在短短的几年内,从一个普通的太监成为权倾朝野的九千岁,岂是侥幸能做到的。

“周兄不必担心,本王答应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办到,反正本王不就之后就要离京去封地了,不管他这次是冲者谁来的,本王也不必怕他,他算计精妙,本王也不是傻瓜!”我突然觉得自家身上充满了无与伦比的信心,这股力量的来源于我已经基本上知道了魏贼的意图,见招拆招还不会吗?

“从今以后,淮安听命于王爷调遣!”周淮安执剑抱拳对着我道,知道自己已经成功的收服此人一半,心中极为高兴,走山前去抓住他的双肩道:“论年龄你比本王大,论身份你是月茹的表哥,本王以后也称你表哥如何?”

周淮安一愣,看着我真诚的目光,周淮安终于折服道:“王爷厚爱,淮安从命就是。”

“救出熊大人好办,但是救出了之后我们怎么办?”如今我有了协助审理熊廷弼一案的资格,见一见犯人自然是易如反掌。

“这个王爷可以放心,淮安早就妥善安排好了,不过熊大人在牢中伤势颇重,要找一个地方修养,淮安回到京城才不久,能保一时,但是时间不能长。”

“这个好办,与本王一起去开封就是。”熊廷弼是大明的良将明帅,又是自己的老岳父,自然早就考虑好了。

“熊大人如果跟王爷一起去开封那就最好不过了。”周淮安欣喜道。

“你的那位死士可靠吗?”我有些担心,救人计划最重要的一环就是他了,没有他,我们空有满脑子的智慧也没有用。

“王爷放心好了,此人绝对可靠。”周淮安保证道。

“好,时机一到,本王自会通知表哥你的。”我现在要整理一些自己刚才分析出来的东西,找出一个应对的策略。

周淮安复杂的看了我一眼,闪身不见了。

月茹端着凉茶走了进来,盯着我问道:“刚才是不是有什么人来过?”

“你怎么知道的?”我惊疑的问道。

月茹指了指自己鼻子微笑道:“我闻到了于你不同的一个人的味道存在。”

我摇头叹息一声道:“看来我以后不能出去寻花问柳了,家里的一个母老虎还长了一个比狗还灵敏的鼻子。”

“哼!”月茹假装生气的道:“我可是你的王妃,居然把我比作一条母老虎,有你这么说自己妻子的,还当面这么说!”

我哈哈一笑,忙赔礼道歉,然后将自己跟周淮安对话中间偶的一些想法说了出来让我们的才女帮我出出主意。

月茹也想不到魏忠贤的这一些举动居然矛头对向了自己的父亲,听完之后,立刻陷入了沉思,我这边好应付,不过装做勤劳一点,但是却什么事情都不管,王府里可就复杂了,府中大部分人都可能被人收买,可靠的人就那么几个,熊丽娘在王府的事情泄漏出去一点都不稀奇,魏忠贤也知道搜查是肯定搜不到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用熊廷弼引出熊丽娘,然后牵出月茹,同时就等于抓住了周廷儒,顺藤摸瓜,魏忠贤就能抓住机会清洗了一下清流,尤其是与杨涟、左光斗等交好的东林党人。

魏忠贤会怎么做呢?我和月茹同时陷入了困境,我们根本不清楚他下一步会怎么做,这就对我们怎么摆脱这场困境增加的难度,现在只能做的就是先不把今天朝廷上的事情告诉熊丽娘,能瞒多久就瞒多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