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录(暂名) 第十三章 太行雄姿 第五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629/


天色渐黑,李福禄让独立团一营的士兵护送刘东萍返回山区,自己则带着几名警卫员潜行到老王庄,寻找到几位原独立团秘密发展的联络员,详细了解了日本人欲视察“治安模范村”的有关情况,又到小李村外查看地形后,星夜进山。

李福禄回到独立团团部,紧急召集独立团的各位干部、作战参谋、独立团一营、二营的正、副营长开会。李福禄说:“我们这趟下山,才知道山下的情况比咱们想的还要糟糕,小鬼子在大路两旁、各村村口修了许多炮楼。看来,小鬼子是想把咱们困死在山里呀。”

李福禄习惯地摸了摸了衣兜,衣兜内空空如也。一位独立团作战参谋掏出烟丝递给李福禄,李福禄摆摆手,接着说:“不过我摸清了一个重要情况,正定、新乐、行唐、曲阳、灵寿几个县的伪县长组成了个视察团,要到小李村视察啥‘模范治安村’,我看这是个教训鬼子的机会呀。小鬼子搞大扫荡,杀人放火,让咱们独立团吃了大亏,然后又是修炮楼,修公路,把山下都弄成了他们的天下了。小鬼子的心里,必然以为咱们独立团这时候不敢到山下活动了,咱们偏偏这时候下山,狠狠地揍他,揍得他晕头转向,满地找牙!”王守成说:“我同意,这叫做出其不意,险中求胜。”

古波抬起头,看着李福禄,说:“老李,可是咱们独立团现今是元气大伤,无论是兵力、武器弹药都大不如从前啊。虽然打伏击战,咱们有些优势,但是小鬼子的战斗力确实很强,鬼子又将公路修得四通八达,各村都有鬼子和伪军,打起来,这些鬼子、伪军会很快增援过来,就是灵寿县城里的鬼子,也会坐着军车赶过来。弄不好,咱们倒很容易被鬼子来个反包围。”李福禄点了点头,说:“老古,你说的很在理。我琢磨,咱们打这个伏击,有三个目的,一是教训教训小鬼子,为老百姓打打气,山下的老百姓现今被鬼子、还有屈延祖、金大牙的人祸害惨了;二是打鬼子,而不是消灭鬼子,咱们只要打他个头破血流就行,不要贪心不足蛇吞象,非得消灭他,当然能够消灭就更好了。咱们打得要狠,撤得要快,速战速决。”

独立团的一位作战参谋问:“小李村附近有没有利于咱们打伏击的地形?”李福禄笑了,说:“有啊,我都侦察好了。”古波笑着说:“你小子什么事都想到了,那就把你的主意说说吧。”

李福禄拿了几块石块,摆在地上,又用树枝在地上画了几道,说:“这是小李村,这是公路,这是小树林,这里是片乱坟岗子。”李福禄蹲下身,用手里的树枝指指戳戳,说着自己的计划。

独立团的各位干部、作战参谋、独立团一营、二营的正、副营长听李福禄说着在何处袭击、何处阻击、何处伏击、何处阻援、何处撤退,有的深思,有的默默点头。

独立团的一位作战参谋有些疑惑,不解地问:“李营长,这片乱坟岗子应该有利于我们设伏,这么好的地形,咱们不利用,怎么反倒让给了鬼子?鬼子要是占领了乱坟岗子,咱们打起来就不容易了。”李福禄大笑,说:“哈哈哈,便宜不能都让咱们占了,也得留点好处给咱们的老对手啊。”

古波笑着说:“你小子肚子里有什么鬼主意,快说出来,别他妈的和老子绕圈子了。”李福禄说:“咱们和小鬼子打了这些年的交道,都知道不能把小鬼子当猴耍,小鬼子也奸滑得很,也很能打仗,武器装备又比咱们独立团强,把他逼到绝路上,打急了,他会和咱们拼命。再说小鬼子要搞视察,那是‘当了自家铁锅买新火窑裤穿,要装舅子’呀。灵寿县城的阱川大队长,也不会掉以轻心哪。小野的骑兵中队,不是被华北方面军封为‘常胜骑兵中队’嘛,机动性强,作战勇猛,阱川必然会派他们随行。所以我琢磨,咱们把鬼子所有的退路都封死了,他们就会和咱们拼个鱼死网破。拼血本的事,咱们独立团做不得。咱们把小鬼子放进乱坟岗子,然后从四面八方狠狠地揍,乱坟岗子里有坟包、有大树,利于防守,小鬼子想固守待援就得挨打,要冒死冲出来和咱们拼命,又会觉得心有不甘。到时候,咱们在让游击队弄几个‘铁西瓜’,先埋在乱坟岗子里请小鬼子吃了解解渴,让小鬼子占便宜也得先搭点血本,咱们也就不亏了。”古波想了想,说:“老李的主意有道理,不错,我同意这么打。”独立团的各位干部、作战参谋、独立团一营、二营的副营长也都说:“同意。”

古波看着李福禄,笑着说:“老李,你把情况都摸清了,怎么打就由你指挥好了。”李福禄说:“好,那我就不客气了。”李福禄将作战任务部署下去,谁负责袭击、谁负责阻击、谁负责伏击、谁负责阻援、谁负责掩护都分派得清清楚楚。

独立团一营、二营的指战员心里都憋着口闷气,早就想狠狠地打击日军,这时候接到作战命令,所有的人都紧张地擦拭枪支,清点弹药,打磨大刀。李福禄和古波到独立团一营、二营的各连、排看了看,觉得很满意,就又转回团部,和几位作战参谋琢磨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和应对办法。

天黑之后,李福禄、古波率领着独立团一营、二营的士兵和临时组建的游击大队,翻山越岭,星夜下山。

出了太行山,在茂密的青纱帐的遮掩下,李福禄、古波率领着独立团一营、二营的士兵和游击队员开始急行军,在天亮之前,潜伏到老王庄和小李村之间的高粱地里。

李福禄躺在高粱地里,半眯着眼睛,似睡非睡。高粱地里的荒草长得很高,荒草丛中间或开着不知名的细细碎碎的小花,野蜂和蜻蜓振动着翅膀,穿行在高粱叶间,偶尔会落到细细碎碎的小花上。李福禄扯下些蒲公英肥大的叶子,放到嘴里嚼着,嘴里就满是蒲公英淡淡的清新苦涩的味道。

警卫员轻快地跑过来,低声说:“营长,有情况!”李福禄翻身坐起,顺手拔出腰间的驳壳枪,问:“啥情况?”警卫员说:“三连报告,有一队便衣向咱们这过来了。”李福禄问:“有多少人?”警卫员说:“有三、四十个。三连问打不打?”李福禄又仰面躺下,将驳壳枪插回腰间,有些悻悻地说:“不打,放这群王八蛋过去。”随即又说:“命令三连,继续警戒,其他的弟兄注意隐蔽,决不能暴露目标。”警卫员转身离去,临走时低声嘀咕:“这群王八蛋都骑着两轮车呢,还都是崭新的。”李福禄轻声笑骂:“傻小子,眼界开阔点,别瞧着好东西就眼热,明天有都是好玩艺儿,我还怕你们收不过来呢。”

李福禄躺在高粱地的垄沟里,听着远处传来的隐隐约约的便衣队队员又说又笑的声音,微微皱眉,心里暗骂:“兔崽子,等老子腾出空来,再收拾你们这群王八犊子!”乡间的土路坎坷不平,震得便衣队队员骑的自行车车铃发出清脆的响声,李福禄听在耳中,心里也忍不住阵阵发痒,很想冲出去撩倒几人,弄一辆自行车骑上过过瘾。

等到天又黑下来之后,李福禄、古波立即命令独立团一营、二营各连连长,率领着士兵进入指定的作战位置。李福禄、古波则和游击大队队员,在公路上、坟茔地里埋设地雷。

古波看着独立团一营、二营的士兵都进入了预定的作战位置,轻声和李福禄说:“老李啊,我看咱们这次作战,有一定的冒险成份啊。”李福禄解开衣襟,任夜风吹拂着胸膛,转过头,问:“咋说呢?”古波说:“既然鬼子组成视察团参观所谓的‘模范治安村’,能不倍加小心吗?如果小鬼子预先派出部队,都视察团经过的大道两旁搜搜,咱们不就得打遭遇战了吗?”李福禄笑着说:“老古啊,这我就得批评你了,你对小鬼子研究不深不透啊。”古波看着李福禄,问:“你倒说说,我怎么就对小鬼子研究不深不透了?”李福禄说:“日本人是很精明,作战也很勇敢,但他们比咱们更喜欢冒险。你想啊,就那么屁大点的地方,就敢来打咱们中国。中国是比日本落后,可中国这么大,有这么多的老百姓,小鬼子得派多少兵?他又能有多少人?你说,小鬼子是不是比咱们更喜欢冒险?”

天边,渐渐露出曙光。李福禄、古波和独立团一营、二营以及游击大队队员们伏在指定的作战位置,静静地等待着。

日上三杆,骄阳当空,草间的虫子开始焦躁不安的嘶鸣。李福禄站在树林以西的高粱地里,透过墨绿色的高粱叶子,终于看见从灵寿县城方向,走过来大队的日本骑兵。李福禄低声说:“妈拉个巴子的,让老子等了大半天,终于来了!”

阱川、小野和屈延祖骑在马上,陪同着视察团走在日军骑兵中队中间。小野骑兵中队的日本兵,均脚蹬马靴,背着崭新的三八式马枪,挎着战刀,昂首挺胸,耀武扬威。日军骑兵之后,跟着一个营的伪军士兵,因为天气炎热,许多伪军士兵都将枪斜挎在肩上,解开衣服上的扣子,敞着胸怀,露出肚皮。

李福禄取过警卫员手里的三八大盖,枪托抵着右肩膀,平平端起,准星罩住阱川、小野中间戴着白色礼帽、穿着西服的人。这人是伪正定道尹。此次组织正定、新乐、行唐、曲阳、灵寿几个县的伪县长来灵寿视察“模范治安村”本是他的主意。伪正定道尹骑在马上,想着昨夜陪伴的美女,犹自情迷不舍,再想起酒宴上觥酬交错之际的谀词奉扬,不免得意洋洋,暗想:“此次前来灵寿,妈妈的是来对了,下次应该再组织去行唐瞧瞧。”

猛然“砰”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不偏不倚地从伪正定道尹的后脑勺钻入,贯脑而出。伪正定道尹来不及叫上一声,一头栽到马下。伪正定道尹脑袋里的美女佳酿,也就被这颗子弹穿得粉碎。

阱川、小野本能地伏到马背上,狂喊:“有八路!”几乎就在李福禄扣动扳机的同时,听到枪响的独立团三连的士兵以枪声为号,也扣动了手里枪支的扳机,走在后面的伪军士兵被打倒了二十多人。

伪军士兵听到枪响,聪明的就地趴到地上,端着枪,大呼小叫:“有埋伏!有八路!”迟钝的扔掉了枪,撒腿乱跑。更有甚者干脆涌身跳下公路两旁的深沟,躲避飞来的子弹。日本人强迫中国人挖掘的深沟此时倒真派上了大用场,跳入深沟的伪军士兵均躲过了子弹及身的厄运。只可惜的是当初日本人虑不及此,将深沟挖掘得过深,伪军士兵又跳得急了,挫伤脚踝、折断腿骨者大有人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