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二十六章 宝贵出山

李梦 收藏 3 33
导读: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二十六章 宝贵出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久木太郎愤愤的离开了水师基地,我深知他不会听从于马里可夫的劝告,以致力于中日关系的改善,他势必会向他们的小日本天皇痛苦诉说在中国遭受的欺凌,并添油加醋的鼓动日本天皇给中国还以颜色。实际上我心里也不期望中日之间的关系能好到哪里去,中日之间的宿仇太深。但只要小日本胆敢对我大清不敬,我定会竭全国之力坚决应对之,势必要把小日本的侵略势力逐出国门之外。

想想我呆在旅顺水师基地已经有些时日了,也该移师威海卫,去探查一下北洋水师的大本营,真正见视一下我北洋水师的威力,但旅顺基地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近几日只是草草处理了日本间谍的事情,暂时挫败了小日本的嚣张气焰,但日本一定会重新觊觎旅顺军港的,而现在的旅顺基地也只不过是一个力量薄弱的军港,根本承担不起保卫东北的重任,因此我想再离开旅顺之前首先严肃一下军纪,并对水师的建议听取一下众将士的意见,也可以趁此机会整顿一下旅顺军港。同时鉴于东北的地位越来越重要,我打算早日在东北设立总督,以统一调度东北的防务,以改变现在三个将军府各自为政的局面。今天也可以借这个机会听取一下意见,让他们心里也早日有个准备。

虽然旅顺是东北的一道屏障,但仅仅依靠水师的力量,保卫东北是非常不够的,陆军的力量也不容忽视,再说现在的军事长官都是由一些文官充任、另外还有一些胆小如鼠之辈,根本就不了解战事,一旦有战事发端,他们就显得惊慌失措,他们也不懂得战略,在部兵作战上几乎是一窍不通,但却充当优秀的军事指挥家,盲目自大,认不清敌我形势,而一旦交战失利,他们经常做的就是大撤退,日驰几百里,严重打乱了军心,也使得我军的败局早早的就因为他们而注定。这也是必须改革的一个重要方面。我深知在东北的守军中,存在很多这样的人,像叶志超之流等等,必须早日更换他们,以免误国误军。

第二天我和李鸿章商量了一下近几日的打算,李鸿章同意我再在旅顺逗留一两天,以切实做好旅顺军港的工作后,再驰往威海卫。于是我命李鸿章先派人做好威海卫的准备工作,主要是负责水师的大型合操演习,李鸿章就命水师提督丁汝昌全权负责此项工作,即日启程,迅速赶往威海卫,协助威海卫的守将,把一切都尽可能的准备到位,同时我叮嘱他要密切注视日本的举动,严格防止日本间谍渗入到我北洋水师滋惹是非。丁汝昌领命带领一些将士急奔威海卫。现在负责旅顺军港的是邓世昌和刘步蟾,对这两个我非常的赞赏,尤其是邓世昌,虽然他缺乏驾驶大型舰艇的经验,但依据他的聪明才志,我相信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他会更好的掌握这些经验的,因此我心里就有意让他负责旅顺军港的调度工作,并任命他为旅顺基地方面的水师提督,这完全符合我要把旅顺建设成为像威海卫一样重要的海军基地的思想。

至于刘步蟾最近的表现还使非常满意,鸦片已经再戒,以前那种散漫的作风也收敛了很多,对丁汝昌也相当尊重。但丁汝昌毕竟只是一个陆军将领,指挥海军无论经验还是战略,均不理想,所以我就存在用刘步蟾代替丁汝昌的想法,让他负责威海卫方面的统领工作。但现在的时机还不成熟,再说贸然更换水师最高将领,也会引起军心骚动,同时对李鸿章也是一个打击,虽然李鸿章现在已经意识到任人唯亲的不当,但丁汝昌毕竟都是他的老部下,马上就把他给撤职,李鸿章感情上接受不了,现在水师的工作一切还都很顺利,有合适的机会,再进行工作的调换。

考虑到这些,我心里稍微有些宽慰,大清的未来就看这些有为青年了。想想将来那个强盛的大清,心里就不免多了积分憧憬。

为了尽快布置好旅顺的防务,我和李鸿章商量后,决定今天下午在水师的议事厅召开一次由东北军政主要负责人参加的会议,以对未来东北的军事和政治的走向,征询一下大家的意见,并通报给大家建立一个大型的旅顺水师基地的计划,要东北各地全力协助水师基地的建设,同时征求大家就在东北设立总督发表一下意见。同时还特地通知一些陆军将领也务必准时参加会议。一切安排妥当后,传令兵就迅速的向各地送信去了。我也就静等下午的会议了。

下午二时许,大部分官员都已经到了水师基地,他们静静的垂立再议事厅的外面,等待我的到来,当我意气风发的出现在众人面前时,他们呼啦一下全部跪倒在地:“吾皇万岁万万岁”,“众爱卿平身”,“谢皇上”。

行礼完毕,我缓步走到大厅中央,各位官员也尾随而进,坐在正中央后,我扫视了一下这些官员,发现大部分人都应邀而来,但我独独没有看见叶志超和卫汝成两人,这二人都是军事要员,怎么竟敢如此大胆,连我这个皇上的面子也不给,我顿时就觉得心中气氛,再者我对此二人也没人么好感,一个是在甲午战争中弃城逃跑,大坏我军心的直隶提督,一个是日军攻进旅顺后,未战先逃的记名提督。在我大清的军队中存在这样的败类,纵使军队的力量远胜于日本,也很难取胜。现在还没有开战呢,他们就敢无视军纪,实在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今天一定要当着众人的面,来个以儆效尤,严肃军纪。

“李爱卿,朕命你通知的将士,你是否全部通知到位。”“回皇上,微臣按您的吩咐,把所有要请的人都一一通知到了。”“这就好,但朕怎么发现叶志超和卫汝成并不在军中呢,莫非他们另有其他任务。”“这……”李鸿章一时语塞,不知怎么解释才好,我听李鸿章这样,就意识到这两人可能大有问题,于是我就命王五带几个人迅速寻找叶卫二人,并他们尽快给我带到大厅里来。

大厅里顿时鸦雀无声,大家都静静的等待着叶志超和卫汝成二人的到来,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二人终于被几个士兵给架了回来。只见二人满脸醉醺醺的,嘴里还不住的嘟囔着,根本就没有看到我这个皇上和诸位大臣。

叶志超还大叫到:“不要拉我,我还没和卫提督喝够呢,卫提督,春香院的姑娘不错吧,老弟我经常带几个弟兄到这儿玩乐,过的小日子甭替多自在了,整天也没有军务打扰,一个字爽啊,嘿嘿。”

卫汝成也附和道:“叶提督真是有雅兴啊,老弟我和叶提督相比简直差的太远了,我唯一的消遣也就是和众弟兄赌几把,以后老弟也定会像叶提督学习学习,我也找几个漂亮小妞玩玩。活的潇洒自在,也不枉这一生。哈哈”

叶志超和卫汝成在大厅里你一言我一语的不停的嘟囔着,很多大臣看着都不住的摇头,我看到后再也压不住心中的怒火,大叫到:“王五,命人抬来两桶水把这两个醉鬼给朕浇醒!”王五急忙命人抬来两桶冰凉的水,对着这两个家伙就猛泼过来。卫汝成和叶志超谈的正开心的时候,冷不丁的一阵寒意袭遍全身,只见他们突然连打了几个寒颤,大叫道:“是谁这么大胆竟敢袭击本提督。”

看到这,我大喝一声:“叶志超、卫汝成,抬起头来,看看我是谁。”

卫汝成和叶志超酒意还没有完全给浇退,他们傻傻的看着我,一脸的迷茫,也难怪我这是第一次出门,他们也没有见过我,但是我穿的一身龙袍,也足以告诉他们我的身份。他们呆呆的看了一会,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猛然跪在地上,“奴才有眼不识泰山,竟敢顶撞皇上,请皇上恕罪!”

“你们眼里还有我这个皇上啊,你看看成何体统,你们身为军中的将领,不带领士兵好好操练,却整天在外喝花酒,你们眼中还有没军纪,还有没有我大清。”

“奴才知错了,以后再也不敢,请皇上再给我们一次改过的机会吧。”说完用头触地,咚咚的一个劲的磕响头,那鲜血都顺着额头往下流。

“你们太让朕伤心了,你们看看我大清现在的处境,洋人不断的欺凌我们,我们大清还指望你们这些军人能够报销国家,早日把洋人驱逐出中国,好让我大清从此扬眉吐气,而你们呢,身兼保家卫国的重任,却目无军纪,我大清要由你们这帮恬不知耻的家伙来救亡,要等到何年何月呢,朕今天要饶恕了你们,朕何以表率天下,来人呢,给我每人杖责五十,革除均职,全部家产充公,永不叙用!”

叶志超和卫汝成听到我的宣判后,一下子瘫软在地上,几个士兵像拖死狗似的把他们给拉了出去。

我回过头来,面对众臣厉声说道:“今天叶卫二人败坏军纪,坏我军心,实在是可杀不可留,但朕念在他们对我大清还有一定的贡献,朕今天就权且饶他们不死,但今后如军中再发生类似事件,朕一定严惩不贷,朕期望各军将士能以国家为重,尽心尽力效忠大清,为实现中华民族的早日复兴积极操练好我大清的军队!叶志超和卫汝成身居重职,却胡作非为,也该有今天的下场,朕现在请众爱卿给朕保举两名优秀的将领以填补他们的空缺。”

李鸿章听到后,急忙奏道:“皇上今日剪除军中的腐败分子,真是大快人心,此举定会激励我大清将士,积极操练,齐心协力助我大清早日实现民族的复兴!”

“李爱卿,你就不要再逢迎朕了,依你看,我大清的将士中谁可以担当直隶提督这一重任,朕希望能选一位德才兼备的优异人才,这样朕才放心啊。”

“皇上圣明,微臣斗胆为皇上举荐一人,此人山东费城人氏,投身行伍多年,作战骁勇,智谋颇深,并有大将的风度。”

“听爱卿此言,非常合乎朕的心意,不知他姓什名谁,现在在何处任职。”

“回皇上,此人名叫左宝贵,现在正负责统领奉军。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经李鸿章一言,我顿时想起来那位在甲午战争的平壤战役中死守平壤的大将军,他在牺牲前有一句名言“若辈惜死可自去,此城为吾冢也”。对这位勇猛的将军的历史我也是由衷的佩服。

左宝贵1856年,隶江南大营,参加镇压太平天国起义。1865年,从僧格林沁讨伐捻军起义。1868年,补天津镇游击。捻军失败,以功晋参将,并赏加副将衔。1872年,奉檄往热河朝阳剿办“马贼”,积功以副将尽先补用,并赏加总兵衔。1875年,率部从刑部尚书崇实赴奉、吉两省查办案件,诏以总兵记名简放,赐镪色巴图鲁勇号。自是以客军驻防奉天。1880年,奉命统领奉军,并总理营务翼张。因治军严肃,先后经将军庆裕、大学士李鸿章以“勤明忠实,骁果耐劳,晓畅军事,谋勇兼优”入奏。得旨以提督总兵记名简放。

看看他参加的这么多战役,可以很明了的看出,左宝贵绝对是一名难得的人才,有如此能力的人驻守北疆,我这个皇帝心里也就宽慰了很多。

“好好,那就由左宝贵来担任直隶提督的职位,他的统领奉军的差事也暂时有他先兼任着,等有合适人选的时候再接替他。”

现在我是尽可能的让那些在历史上出众的人物来治军,这样我大清的未来才会一片光明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