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华抗战风云录 第五卷 血战上海滩 正文七十五章扬威上海滩(七)

漫步云端风云大陆 收藏 25 168
导读:新中华抗战风云录 第五卷 血战上海滩 正文七十五章扬威上海滩(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15/


正文七十五章扬威上海滩(七)


漫步云端


海上轻雾弥漫,诗意朦胧。但对日本飞行员来说,却是视线不佳,扑朔迷离。编队飞行中有的飞机弄错了位置,“中岛”飞进了“13式”的队列,好几次,队形发生混乱,一直到天放大亮才纠正过来。东京时间六点半,这十五架战机才飞过了霞浦外海,七时零五分飞抵上海上空。


乔司镇晨鸡初唱。各种型号的中国空军飞机开始在寒风中加温试车。高志航正在洗脸,他听到了熟悉的“容克斯”霍克II发动机轰鸣。但在人声、机器声和鸡鸣声中,他还听到了一种从远处传来的低沉的隆隆机声。高志航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敌机来了!他扔下毛巾跑出棚外眺望:在遥远的东南方向,晨曦中出现了一群小黑点……可在这个时候,我军的警戒飞机还没有升空。高志航不由得大声呼喊着报警:“敌机!敌机!赶快升空!”别人是否反应到敌情,高志航已经顾不上了。他急忙背起降落伞,拉起同机的后舱机枪手沈延世,向停机坪跑去。所幸的是,他那架“霍克II”已经由机械师加温完毕,便迅速登机。他同时命令机械师:“告诉大家要沉着应战。加温不够的飞机不要冒险起飞,敌机临空攻击,注意疏散隐蔽!”说罢,他推上油门,拉起驾驶杆,座机在跑道上突奔,很快便跃上了长江上空。紧接着,由赵普明驾驶、龙荣萱任后舱机枪手的一架“容克斯”也紧随起飞。高志航飞过江面向上继续爬升以争取有利的攻击位置。后面的新飞行员赵普明迟到一步,日机已经迫近。赵普明担心敌机对虹桥机场的注意,故意向左侧飞升到一千米,远远监视敌机的行动,伺机发起攻击。


大概是浓云的掩护,敌机当时并没有发现地面上的那块大草坪有什么异样,也没有注意到在自己侧翼飞行的中国飞机。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在下面的虹口机场。飞临虹口机场上空的小田原大尉好生纳闷:机场上空空如也,大出情报所料,中国空军的飞机到哪里去了呢?狐疑之间,只见一架“霍克”破云而出,向小田原大尉的座机开火射击……


原来高志航驾驶自己飞机升空之后,在云层中隐蔽着,等待着慢慢逼近的日机机群。机会来了,一个云洞恰好亮给了高志航,他紧跟着云洞。高志航飞出云层边缘,便发现六架敌方的双翼舰攻机。


“哇!看见了!”


他看见了,看清楚了!连鬼子穿的飞行衣的颜色也看清楚了。高志航的心咚地一下停跳了,续而是嘭嘭嘭地狂跳,跳得他坐都坐不住。


他明白时机稍纵即逝,刻不容缓,于是他自言自语的在心中鼓励道:“吃稳!吃稳!别急,它跑不了!”瞄准敌机后尾,五十米,三十米,已经看清了日本飞行员的后脑勺,于是才沉重的扣动机枪扳机,然后从敌机的左侧脱离。


“哒哒哒……”一个点射过去。


小田原大尉的座机顿时冒出滚滚黑烟,并向地面落去。高志航出击得手,一照面就将小田原大尉的僚机击落了,而他自己还不知道,自己刚刚击落的竟然是日本飞机编队的领机。攻击得手后,高志航立刻驾驶自己的飞机向下俯冲,于是小田原编队各后舱机枪手还没有来得及还击,这架“霍克”已飞到他们机尾下的射死角中去。


正准备轰炸虹口机场的安延大尉急忙发出信号,让各机悬挂的炸弹全部扔掉,轻装迎战。高志航看见地面上冒出数处弹着点的烟火,知道敌机已经仓皇投弹,再次向敌机发起攻击。他从敌机尾部下方连连开火,冲散了剩余八架敌机形成的编队。于是他开始第三次攻击,八架敌机散乱不堪,各自纷飞,转向回窜的航程,其中一架躲闪不及被他击伤,于是敌机拖着烟尾,低飞飘去。


斗志正旺的高志航一时竟然很难找到一正一副的目标进行攻击。这时候,他听到侧翼方向传来阵阵机枪声,转头一看,原来是我军一架“林柯克”式战斗机正同一架逃离的“13式”交上了火。这便是随后升空由第3战斗机大队飞行学员赵普明驾驶的战机。赵普明驾驶着自己的“林柯克”式战斗机正在攻击安延大尉所率的‘13式舰攻机’,仅一个照面,赵普明就将其第二小队的一号机机翼的杆线被打断,但是由于初次参战,再加上没有长机的带领,所以敌机未被击落。头一个回合得胜,赵普明拉起战机又爬升高空,欲置敌于死地。但就在这一刻,他却发现有六架“中岛”向高志航包抄过来,赵普明急得在舱内大喊大叫,可惜,当时的飞机没有无线电通讯系统,高志航在远处无法得到他的警告。


高志航打散小原大尉的编队以后,以最大的航速追杀逃逸的敌机。他晚于几十秒看见了这六架“中岛”。按先来后到计算,敌机已经是十五架了。我方升空的仅有他和赵普明两架,15:2,实力悬殊太大。



头三架“中岛”由渥美信一大尉率领,所茂大尉率领的三架则转头飞向左侧的天空警戒,他把这次攻击的机会留给了渥美。渥美看到这架“霍克式”正在奋力爬升,知道对方已经作出了作战的反应,便先发制人向它俯冲下来。


俯冲而来的“中岛”,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机型?驾驶“霍克式”战斗机的高志航对它十分陌生。此番空战以前,他们并没有空战的经历,因此,高志航从直觉上判断对方是法国制造的“纽波特”27型战斗机;与他手中的“霍克式”相比,“霍克式”无论是在速度、爬高、占位等方面都比“纽波特”技高一筹,满以为自己稳超胜券。殊不知,这种“中岛”是日本中岛株式会社仿造英国的“斗鸡”式战斗机,它比“纽波特”27型的性能强了许多。


“霍克式”与“中岛”在空中展开格斗,机声怒吼,机枪爆响,烟迹环生。两个回合以后,高志航才清楚地意识到自己陷入被动的险恶处境中。除了对手的灵活善战以外,自己刚刚在一比九对“13式”的攻击中,弹药消耗所剩不多,现在又是一比六,让“中岛”占尽上风。


尽管空中厮杀依然难解难分,但这架“霍克式”迟早将被击落已成定局,高志航尤做困兽之斗。他机尾被敌机击中,升降舵被打飞了一半,好在并不影响飞机的操作和飞行。高志航曾一时想利用速度冲出围困,脱离战空,可是堂堂一名空军上校航空队长,岂能在日寇面前退却?更为严重的是底下机场的草坪上还停满了二十多架尚未升空的战机,若让敌机发现,全部暴露,后果不堪设想。现在,空中只有他和赵普明两机支撑苦战,战死与逃生,荣辱立判。一念至此,高志航振作精神继续与“中岛”们周旋。


“霍克式”左躲右闪,高志航暗暗盘算:敌人已飞行近两个小时,油量即将耗尽,自己或许还有一点以逸待劳的幸运,这使得他心中又生出绝处逢生的希望来。他的战机油箱尚有充分的燃料,便最大限度地利用爬升和转弯的性能与敌周旋,争取有利位置,用时间来换取胜利的机会。尽管“容可斯”连连被敌机击中,但都不是要害,高志航没有把握决不轻易的开火射击。


虹桥机场,二十二架飞机全部启动,并快速的升空。由于敌机就在自己的上空,所以部队没有时间和空域在飞行中完成编队飞行,只能依靠两机编队快速向交战空域增援。


高志航极力拖延时间,一个急转弯穿过敌机的射来的阵阵弹雨,一发子弹击中了他的驾驶室,好在驾驶室增加了一层薄钢板作为防护装置,才使得他只是被左胳臂被划伤。高志航觉得那里冰凉、麻木。被迫用右手操纵控制住油门,拉起最大速度冲出敌机的包围圈……渥美急忙示意两架僚机左右包抄,自己则单刀赴会,直取“霍克式”,逼近到四百米处,渥美迫不及待猛烈开火,不料又被它滑脱。


虽然自己的左手被子弹划伤,但是高志航还是坚持驾驶飞机与日机周旋,并抓住战机开火,又将一架中岛三式战斗机击落,但是自己的飞机也被十几发子弹击中。


然而,被子弹划伤的创口,由于没有时间处理,左手的鲜血正沿着袖管流到了手套上,凝成血块,左手已经完全不受控制,只好勉强用右手操纵飞机。但此时,发动机的火焰又被风吹及头部,一时间,眼前昏黑,仿佛整个世界都停止,迷糊间忙用右手关闭了油门,双膝夹住了操纵杆,随手拿起灭火器,也记不得自己是怎样把发动机的火焰弄熄灭的。这个时候发动机也因缺油而停车,高志航只好利用余速尽量向下滑飘。三架飞机的战果已经足以证明自己的,这样的负伤是值得的。


“好样的!”看到自己的部下击中了这架异常难缠的中国战机,渥美信一大尉由得为部下叫好。


再说初次升空作战的赵普明驾驶“林柯克”式战斗机把安延大尉率领的一架“13式”击中后,发现高志航以一敌六,陷入围攻,立即飞去助战。所茂八郎带着他的僚机将它在离“霍克式”一千五百米处截住。又是一场以一敌三的拼死肉搏。赵普明没有任何犹豫,立刻扣动扳机,一排橘黄色子弹划着优美的弹道镶入了图满迷彩的机身。在一片耀眼的火光中,日机右发动机起火,紧接着是机身,然后发生爆炸,就像万朵梅花的花瓣一样,纷纷扬扬的向地面撒去。敌人很明显没有想到,这架中国战斗机在处于绝对劣势的情况下,还能进行反击而且射击的异常准确,这让日机的驾驶员多少感到震惊,同时也对中国飞行员的射击及驾驶技术深深的折服。但是这毕竟是战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赵普明驾驶着自己心爱的1115号战机在空中不断的翻滚着,并不时的打出几发子弹,就这样,赵普明将周围的敌机全部吸引了过去。


面对9架飞机的围攻,赵普明对于自己的处境非常清楚,而且现在自己飞机机枪里的子弹已经不多了,所以他现在必须甩掉后面的尾巴,尽可能多的将敌人的轰炸机机群冲散。漫天飞舞的橘黄色子弹不断的贴着自己的飞机飞舞,从弹道来看,前来攻击自己的敌人至少有两架以上的战斗机在追击自己。眼看后面追击的子弹越来越近,自己也离外围的日机战斗机机群越来越近。眼看自己就要陷入十几架日军的包围之中,一时间赵普明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拼了!”赵普明大喊一声,只见飞机来了个倒8字形的特技动作,后面追击的日军战斗机一下字就冲到了赵普明的前面,成了赵普明再好不过的靶子。不待日机恢复平飞,他就立刻按动按扭,两排子弹向长了眼睛一样钻入日机的机身,可是才打出去不到二十几发,机枪里就再也没有冒出子弹来,赵普明知道,自己机枪的弹膛里已经没有子弹了。本来这二十几发子弹根本对敌人没有任何的威胁,还距离敌机还差好多,可是日机因为要恢复平飞,机头正在爬升,没有想到却提前撞上了几发子弹,而恰巧那几发子弹就击中了驾驶舱里的飞行员渥美信一大尉。跟在儿玉少佐后面的高桥宪一眼看着渥美信一大尉的飞机打着旋入了螺旋状态向地面载去。望着不断下降的长机,高桥宪一在座舱内大声的叫喊着,可是渥美信一大尉的飞机还是不断加快的向地面坠落。


“巴嘎牙路!”高桥宪一叫喊着扣下了扳机。


“哒哒哒……”几排子弹向着前面墨绿色的中国军机射击。


酣战之间,又击落了一架敌机的赵普明刚准备爬升高度,突然就感觉机身一震,座舱被另一架日机击穿了,赵普民的胸部和颈部被所茂射出的三发机枪子弹贯穿,一呼一吸气泡汩汩,热辣辣的鲜血从胸口涌出,他解下围巾捂住伤口,鲜红的血液立刻将白色的围巾染红了。俄尔,战机的翼根又被横扫而来的子弹损坏失去控制,“林柯克”式战斗机趔趔趄趄,头低尾高向下栽去。赵普明勉强的控制住飞机并回头一看,飞机的尾部也在冒烟。


看到赵普明的飞机起火了,刚才四散逃命的轰炸机由重新围了过来,并不时向正在冒烟的陈怀民开火。人机俱伤、身陷重围的陈怀民眼睛绿了、红了,露出两束仇恨的火,他咬紧牙关,猛拉机头,猛地倒转。


飞机在空中划了一道青烟的弧线,照准正向他扑来的高桥宪一撞去。


赵普明仇恨的双眼。


高桥宪一恐惧的面容。


“轰!”


一声惊雷炸响,两团烈火向地面飘落……


地面掩体中的群众被这惊人的一幕震呆了。


天空中日军的飞行员也惊呆了,几架轰炸机因为距离爆炸空域太近,被飞机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波及,被波及的日军轰炸机仿佛是处在海浪中摇摆不定的小船,上下摇摆,着实让日军的飞机员们紧张了一阵子。然而还是两架轰炸机躲闪不及,被爆炸产生的弹片穿成了筛子,在勉强

坚持飞行了几百米的距离后,也拖着滚滚的黑烟哀叫着向地面载去。


“咚咚咚!哒哒哒!”这时在机场上迅速起飞的一团的歼击机们赶到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