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老兵不死--《异时空抗日》续写 第一章 内战前夕 第三节 开会讨论

平汉中 收藏 37 743
导读:刘云:老兵不死--《异时空抗日》续写 第一章 内战前夕 第三节 开会讨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68/


现在发布第三节,字数比前两节稍多,请大家继续支持啊!!!

++++++++++++++++++++



“司令,您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北平指挥部的会议室里,刘万春第一个对傅作义的态度表示了不解。

“你认为我应该怎么做?”傅作义的神情很严肃,他从来都是不苟言笑的人物,此刻的尊容一定比较压抑,倒是多年的老部下看惯了他的“嘴脸”,没有什么异样感觉,大家只是觉得气氛有些压抑,刘云遇刺的事件给本来已经不太平静的政局又重重地甩下了一块大石头。

“不管怎么说,抗战刚刚胜利,平津新政府刚刚建立,老蒋就给我们来这一手,他究竟是什么意思您还看不出来?”刘万春气哼哼地说道,“刘云是敌是友,我们还不清楚,就算是敌,杀不杀他,也是我们说了算,老头子横插一杠算什么东西?连这等事情司令倘若都不能作主,弟兄们不甘心。”

在座的都是高级将领,打仗、冲锋陷阵都是好手,但是搞政治,心态还是略微显得稚嫩,但就是再稚嫩,也不能不对蒋介石的行动表示警惕。刘云再不济,也是抗日的有功之臣,刚刚还在哈尔滨和苏联佬干了一架,这嘉奖命令的墨迹还没有干透,暗杀的子弹倒是呼啸而来。这帮军人的想法很单纯,老头子能对刘云动手脚,同样道理,对他们也能。没有在战场上倒在敌人的炮火下,反而在胜利时刻倒在自己人的子弹下,这是每个有血性的军人都难以容忍的。

孙兰峰的言辞没有那么过激,他只是平心静气地说:“老蒋的手法太拙劣了,他一面宣传刘云抵抗苏联佬,一面又下令特务暗杀。如果是企图嫁祸于苏联方面,挑拨中共与苏共的关系,那么马上就会被人看穿……这等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事情,他做的还少吗?”

傅作义还是摇头,凝重的神色挥之不去,会议室里众人揣摩不出“傅先生”的心意,在刘、孙两将放过炮后,陷入了寂静。傅作义也没有要开口的意思,一时间倒陷入了僵局,唯独哪口大钟在滴嗒滴嗒走个不停,惹得人心里又是毛躁不已。看傅作义的意思,仿佛在等待什么消息,又仿佛在思考什么……

门被推开了,机要秘书走到傅作义边上,咬了咬耳朵:“报告司令,刚刚接到消息,许永明在家里自尽,另外,下面也证实,死在院里的那些人,正是许永明带进去的……”

傅作义坐稳在椅子上,问道:“死了多久?怎么死的?”

“大概三小时前,上吊自尽,但是尸检官说很有可能是先被勒死然后再伪装成自杀模样的……目前还在进一步调查中。另外,根据共产党方面掌握的情报,暗杀者的首领原先是华北伪军的一个特务,叫文海,刚刚被重庆方面招募了去……”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傅作义挥了挥手,秘书就走了。

由于交谈极为机密,满座的人虽然都竖起了耳朵,但是什么也没有听到,即使最靠近傅作义的几个,也只是断断续续地听到了一些内容碎片。

“啪!”傅作义的巴掌重重地拍在桌子上,“轰隆”声响过,桌上那两三只茶杯都被震得跳了起来,接着就是哐啷哐啷的几声响,杯盖跳舞跳到了桌上,杯中的茶水也左摇右晃,一个不当心就溢过了桌面。满座的人心里都是一惊,到底什么事触动了傅先生?惹得他如此大动肝火。傅作义余怒未消,口中连连喊:“糊涂,糊涂。”随即把许永明的事情告诉了众人。

“司令,依照我的看法……”有了刚才的教训,这会轮到董其武打头阵了,反正要来参加成立庆典,傅作义的心腹悍将一个都不少,足够上演车轮大战,“我想许永明大概已经被军统的人收买了,所谓自尽,其实是个假象……如果深究起来,刘云死不死都不是他们看重的,他们真正要做的,是企图嫁祸于我们,降祸于司令,挑拨我们和共产党的关系。”

傅作义微微点头,表示了一定程度的认可,众人见状,纷纷打开了话头私下讨论。

有人分析,这是老蒋敲山震虎的计策,明里搞刘云,暗里针对傅先生,警告我们不可与共产党走得太近……

有人认为,这是军统在显示力量,似乎在警告我们不要以为成立了自治政府就可以忽视重庆方面的存在……

还有的干脆就说,老蒋在别的战场吃了亏,看见我们没有动作就气得不行,这是逼我们和共产党翻脸,想让我们乖乖上他的船,给他卖命……

更有的愤愤不平,对共产党的接触,傅先生从来就是权宜之计,当初是为了抗日大局,现在是为了联合政府的大局,老头子这么干,难道是铁了心肠要把我们赶到共产党一边?

“够了!”傅作义一声威严的声音,满座的人都准备聆听傅作义的话语。

谁知道傅作义没有发表什么长篇大论,只是淡淡地说:“今天的事情,大家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了吧?案情虽然还没有水落石出,但在我心里,却已经和水落石出一般。事情就这么过去算了,但是,从今往后,我希望大家多长个心眼,多留神自己,不要让某些人占了空子……”

“司令,就这么算了?”

“对,就这么算了。但是只有这次,没有下次了。我是不想打内战,但也不想做共产党。”傅作义斩钉截铁地说,“要是没有别的意见,散会吧。”

众人陆陆续续走出了会议室,无一不对傅作义的决定表示奇怪,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在细细体会傅作义“我是不想打内战,但也不想做共产党”这句话的精妙含义。

会后,只有刘万春走到半路又折了回来,傅作义看着他,脸色突然好看了许多:“怎么,想对新军下手了?”

刘万春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司令果然是火眼金睛,新军是我们和共产党一起搞起来的,装备好,训练也不错,更重要的是有作战经验,虽然在哈尔滨一战中遭到了不小的损失,但是我认为这是一支不可多得的力量。虽然国共双方是战是和还不明朗,但我始终认为,有实力才有一切,没有枪杆子,说什么都白搭。因此……”

“你有把握把新军弄过来吗?”傅作义所指的,自然不是新组建的那些部队,而是经历过战火洗礼的老兵。

刘万春大喜过望,以为傅作义支持自己的主张,连忙说:“有,有。”

“不要答应得这么快。”

刘万春收了收思绪,认真地说道:“司令,我以为,控制住新军,以现在最为适合,也最有把握,过了这个村,可就没那个店了。第一,抗战胜利,新军已经没有保存的理由,如果我们没有妥善的安置,重庆方面一定不会给番号,只会勒令解散,哪怕美国人帮腔也不行;第二,延安方面也高度重视新军,我们不下手,他们就要先下手为强了,说句心里话,共产党的政治工作很厉害,我们不是对手,晚了,可能抢不过人家;第三,刘云为了组建新军,出了很大的力气,也有很高的威信,但是他现在受伤住院,是我们的好机会,等到他伤愈出院后再想动作可能太晚;第四,新军刚刚在哈尔滨和老毛子干了一架,对于共产党那一套并不信服,对于苏联人也不认可,但是如果时间长了被洗脑的话,恐怕……因此,我主张尽快,宜早不宜迟。自然,某些已经赤化的分子,我们可以有针对性地选择不要,他们愿意干共产党就去吧,免得埋伏在我们当中做定时炸弹,当然,为了安抚共产党,给他们一些甜头也是必要的,可以考虑把某些装备留给他们。反正没有了美国人的接济,这些装备过段时间没有补充和修缮就只能是一堆废铁……”

傅作义点点头,刘万春的“政治觉悟”终于上来了,这些条条,分析得还是非常符合事实和逻辑的,他笑着问道,“看来你是早就打定主意了,我自有主张。说说你对刘云的看法。”

“刘云么……”这刘万春可不敢随便回答,考虑好一阵子才组织起自己认为比较妥当的话语,“我觉得,他虽然是共产党,但是和一般的共产党不同。”

“怎么个不同法?”

“这么说吧,从我和刘云接触的过程来看,此人一开始越看越像共产党,但是到后来,越来越不像共产党,哈尔滨一战以后,我倒是觉得他几乎就不是共产党了。”

“有这么玄妙?”傅作义眉头一扬,“万春,这些年你的功力倒是大为见长啊。”

听了两句表扬,刘万春嘿嘿地笑了:“首先,共产党对于打鬼子还是很坚决地,什么游而不击,那是汉奸捏造的言论,刘云从来就是打鬼子的好手,这点我佩服得五体投地,所以我说他像共产党。我们和共产党有矛盾不假,但那也是因为如何打鬼子而产生的矛盾,不像有些人打鬼子不行,打友军倒是好手。但是后来,我觉得他与一般的共产党有明显的不同……司令,咱们这么说吧,不管是共产党和国民党,都是咱们中国人,也是黑头发黄皮肤,关键区别在于党义和主张。抛开共产共妻之类的鬼话,共产党的要害有两点:第一,共产党要带领穷人造富人的反;第二,共产党的利益、共产主义的利益高于国家和民族的利益……第一条就是共产党所谓的打土豪分田地,我不太赞同,可是也不是很反对,毕竟苦的人太多,他们要是活不下去了,还能不造反?第二条我坚决反对,你首先得做个中国人,其次才是共产党或者国民党,咱们管投降日本人、为鬼子卖命的叫汉奸,那难道投靠苏联人,为苏联鬼子卖命就不叫汉奸了?苏联再好,也不是咱们的国家。共产党若是把自己的立场放在苏联那里,我一万个不答应。偏偏这次苏军进攻哈尔滨就有咱们中国人,而且还是共产党组织的抗日联军,司令,我当时那个气啊,恨不得一个个都毙了。”

傅作义点点头,这番言论还是比较朴实的。

“后来的事情大家反正也知道了,共产党把这些被苏联主子抛弃的人保护了下来,若不是顾全大局再加上他们曾经打过鬼子,这事情说什么也不能完。”刘万春的情绪有些激动,这事情对他的触动还是比较大的,“鬼子有伪军,咱们见识过,那反正是敌人,打了就打了。可苏联人不一样,苏联怎么说和我们也是盟国,哪有敌人还没有打倒,盟国就自己掐架的?这和日本走狗有什么区别?按理说苏联主子要这个地盘,共产党就应该让出。但是刘云不一样,和一般的共产党不一样,他不仅打了,而且狠狠地打了,狠到情愿同归于尽,最后地盘还是保留了下来……我不知道刘云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我刘万春是佩服的,如果发生在国民党身上,美国人要那块地盘,我们是不是有勇气抗争到底,还是个疑问……”

这末一句话在傅作义听来,未免有些刺耳,但他也不想深究,只是问:“我问你究竟对刘云怎么办?”

“怎么办?司令不是已经拿定了主意么,怎么还问我怎么办?”刘万春诡秘的一笑,“今天一开会,我就问司令‘您为什么要这么做?’,司令不是也反问我‘你认为我应该怎么做?’”

“好你个刘万春,居然敢开涮我!”傅作义佯装发怒,实则暗喜,部下对他的苦心还是心领神会的,“重庆方面,我们固然不得不虚与委蛇,延安方面,同样不能忽视……我的举动,对两方都可以交待了,算是无愧于心吧。”

“司令想走第三条道路?”

“现在还不是说这个时候,到时候再说吧。”傅作义告诫刘万春,“我和你方才谈论的,不足为外人道也,新军的事情,我自有主张,你不要操之过急。”

“是!”

连绵不断的电报,也将北平城里发生的变故迅速传到了延安。

“主席,刘云遇刺,所幸伤势不重,目前在住院治疗,他发来电报,请示下一步怎么办?”

毛泽东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点上一根烟,在袅袅的青烟中,他开口了:“恩来啊,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局面很复杂么,平津地下工作的同志也随后发来消息,说是有确切的证据是重庆方面所为。我倒是认为,在目前平津自治政府成立的关键时刻,在联合政府谈判即将展开的时刻,发生这样的事情,本身就说明了性质的不同寻常。有人见不得国内的安定局势,千方百计要把水搅浑。”

“这件事情看来是要讨论一下,我们的蒋委员长又开始给我们出难题了。等会等老总(朱德)、少奇来了,我们一起研究研究。”毛泽东用力地吸了一口烟,“弼时同志过世后,他的工作还没有安排妥当,顺便也一起研究。”

“好的,那给北平方面怎么回电?”

“告诉刘云,安心养病,等身体复原了再来延安汇报工作。”毛泽东想了想,“另外让地方上妥善安排,派出人员照顾他的生活,同样的事情可不能发生第二次……”

“我看是不是再附加几句,平津方面乃至于全国各地负责地下工作的同志,都要注意身分,决不可轻易暴露,哪怕成立了联合政府,我们也要保持对国民党充分的警惕性。”

毛泽东点点头,表示赞同这些:“我们的同志一定要继续保持统一战线的精神,既要联合又要斗争。”

北平的讨论完了,延安的讨论却刚刚开始……


1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