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华抗战风云录 第五卷 血战上海滩 正文六十九章扬威上海滩(一)

漫步云端风云大陆 收藏 24 247
导读:新中华抗战风云录 第五卷 血战上海滩 正文六十九章扬威上海滩(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15/


正文六十九章扬威上海滩(一)


漫步云端


动乱的1931年已经过去,新的一年已经来临了。当新年的钟声刚刚敲过,当人们还沉静在新年的喜悦当中时,对中国不死心的日军已经开始了新一轮的侵略攻势。到1932年1月初,日军共在辽宁、吉林、朝鲜调集驻扎有12个步兵师团、2个坦克联队、3个航空队近40万人,300辆坦克及装甲车,200架飞机。并在国内开始大面积的扩充军队,为了摆脱世界性的经济危机,日本政府加快了侵略中国的步伐,各个生产企业和工厂,开始加速生产军用物质。另外为了更好的控制东北三省,日本扶植溥仪做傀儡,建立伪满洲国。将中国东北三省沦为日本帝国主义的殖民地。


1月3日,日军占领锦州,南下中国的大门已经被大开,1月19日,日军攻占了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为了继续扩大侵略,,日本政府一方面在东北扩大占领区,对占领地进行铁血统治,开始进行奴役教育,对占领地的学校全部实现日语化,并从国内牵入数量众多,因为经济危机而破产的农民和手工业者,以次来缓和国内的压力。另一方面,关东军大本营制定了以中国人来管理中国的战略方针,大量收编土匪、民团、警察、保安队等地方武装,由日本关东军负责训练和提供装备,并组建了6个皇协军独立旅团,每个旅团下瞎3个步兵团,每团1200人,由日本关东军负责指挥,协同日本关东军作战,并参与地方治安的维持与对抗日武装的清剿。


但是日军的统治并没有吓到热爱自己家园的东北人,在东北各地,到处都充满了抗日的大旗。辽宁的东沟、凤城、岫岩、宽甸、庄河、桓仁、本溪、抚顺、新宾、清原,吉林省的通化、柳河、海龙、安图、辉南、临江、长白、集安、抚松、东丰等县地区。大大小小,各种抗日数百支,他们在敌后开展了抗日游击战争,牵制日军的主要作战兵力,严重阻碍它侵略计划的实行,以至于日本关东军不得不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围剿这些抗日武装。但是由于这些抗日武装都是群众自发组织的,缺乏有效的统一管理,再加上武器装备差,只能起到牵制的作用。


1932年1月中旬,按照关东军高级参谋板恒征四朗的策划,日本驻上海公使的武官,唆使一个自称是日僧的人,在上海三友实业社门前挑衅;又通过一个日本女特务指挥打手,冒充三友实业社义勇军殴打这个‘日僧’,然后煽动日侨闹事。20日凌晨,日本浪人袭击了上海三友实业社工厂,纵火后逃离。下午,日侨2000人向日本驻沪领事及海军陆战队“请愿”,闯入北四川路与闸北虹口路一带游行示威,沿途捣毁中国商店10余间,杀死、击伤中国警察3人。


21日,日本总领事松井苍松向上海市政府提出书面“抗议’,蛮横地提出道歉、惩凶、赔款和解散反日团体等四项无理要求。日本以“保护侨民”为借口,派遣大批军舰、飞机、装甲车和海军陆战队来华。日本领事馆向国民党上海市政府提出:向日本道歉、惩办凶手、赔偿损失、取缔一切抗日救国会等无理要求,并限48小时内给予满意的答复。同日,日本军舰“大井”号、第15驱逐队的鸟藤、薄、荻号和“能登吕”水上机母舰从日本出发,先后于23日~24日到达上海。


26日,日方又派遣第一水雷战队来沪。


27日,日本领事馆向国民党上海市政府提出:向日本道歉、惩办凶手、赔偿损失、取缔一切抗日救国会等无理要求,并限48小时内给予满意的答复。翌晨,日本海军司令盐泽又以同样语气,告知上海租界当局。国民党上海市长吴铁城,秉承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于28日15时15分全部答应了日方的要求。然而日本并不就此满足,反而得寸进尺,又于28日夜11时25分通知上海市政府,以保护日侨为藉口,要求我撤退闸北驻军,防务交由日军接管,并不待我方答复,遂于当夜11时10分(在我方收到公文前15分钟)向我闸北天通庵车站驻军进攻。日本海军陆站队数千人分自虹口日租界、黄浦江上,攻占天通庵及闸北火车站,驻守在凇沪的国民党第十九路军,在爱国将领蔡廷凯、蒋光鼐的指挥下,奋勇抵抗,我十九路军蔡廷楷军长指挥七十八师翁照垣部在市区巷战数日后夺回失地。日军军败退租界,经英、美领事出面「调停」,日方缓兵待援。


1月29日,在一二八事变爆发后,我军立刻在包头发表抗日宣言,公开宣布支持十九路军在上海的正义举动,同时表示,如果蔡廷凯、蒋光鼐两位将军同意,解放军将无条件的出兵上海支援十九路军抗战。


元月二十九日拂晓,从长江口外日本“能登吕”号飞机母舰上起飞的一四式三型水上偵察巡逻机多架,轰炸上海、闸北火车站,杭州会馆及宝山路一帶,上午十时又派出同批飞机二度攻击同一目標,我商务印书馆、东方图书馆均遭焚毀,我国历史文化资产慘遭洗劫。


1月31日,日本中岛3式舰载战斗机十架编队在上海上空示威。


2月1日,日军自国內增调军舰十四艘、陆站队七千人及久留米旅团抵沪,統由第三舰队司令野村吉三郎指挥.


2月2日,日本海军又扩编了第三舰队,将拥有‘凤翔号’、‘加贺号’两艘航空母舰的第一航空战队编入第三舰队。第一航空战队属于日本海军第一支航空战队,司令官为加藤隆义少将,战斗机分队长是柳村义种大尉。第一航空战队下辖‘凤翔号’、‘加贺号’两艘航空母舰,两艘航空母舰的标准配置是:中岛3式舰载战斗机12架(另有3架备份)、14式3型水上侦察机6架(另有2架备份)、中岛13式舰载轰炸机(实力当于攻击机)18架(另有6架备份),合计36架(备份11架)。


2月3日上午来自‘加贺’、‘凤翔’两艘航空母舰的中岛3式舰载战斗机及中岛13式舰载攻击机共十八架,攻击闸北第十九路军阵地,遭我地面炮火猛烈攻击。


2月4日,“神威”号、“能登吕”号两艘飞机母舰也抵达黄浦江,并加入第三舰队,司令为野村吉三郎中将,第三舰队除了上述四艘航空母舰外,并下辖第二驱逐舰舰队、第十四驱逐舰舰队和一支海军陆战队。与之同时,日本海军另在上海日占区虹口选址建造了第一个前进基地公大机场。将大部分飞机移至陆地,并攻击了天通庵及宝山路一帶我军阵地。



2月5日凌晨,上海形式恶化,日军先后从杭州湾和闸北登陆前后夹击十九路军,此时我军收到蔡廷凯、蒋光鼐两位将军的回电,在电报中两位将军非常感谢我军对他们的支持,但是考虑到我军距离上海路途遥远行动多有不变,而且目前上海局势逐渐恶化,即使我军出兵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但是电报里并没有明确的提出反对我军出兵支援他们。因此,我决定立刻调派空降师的主力伞兵团通过空运的方式立刻空运到上海前线,而后继续空运2个步兵团为第二梯队。接到命令的空降师第一团立刻作好了战斗准备,第一团的3个伞兵营、一个战车营、一个高炮营和一个炮兵营则迅速进入待命的运输机内,中午11时25分,担任护航的16架歼击机率先起飞,紧接着是运载第一团伞兵团3400名官兵的45架运输机依次起飞。


“长官!援军!我们的援军就要到了!在绥远的解放军总司令英将军发来的电报说他们的增援部队在今天下午就会到达上海!请我们注意识别!”


“什么?你刚才说什么?那里来的援军?”正在低头看地图的蔡廷凯抬起头因熬夜而布满血丝的双眼看着近来的副官,近日来日军加紧了攻势,而且今天凌晨日军的海军陆战队在大批飞机和军舰的掩护下成功的在杭州湾和闸北登陆,由于杭州湾被占,自己的后路已经被切断,副军长蒋光鼐亲自上前线指挥部队组织反击,而且自己已经变成了一支内无枪弹,外无援军的孤军,可以说自己现在已经被日军完全包围了。在九天的战斗里,自己的部队虽然多次击退日军疯狂的进攻,并迫使日军三易主帅,但是防线还是在不断后撤,日军在军舰和飞机的掩护下轻易的突破了已军阵地,而且很多阵地都是守卫阵地的官兵几乎全部阵亡后才被日军攻占,自己的军队在装备精良的日军面前伤亡惨重,而自己周围防区的国民党军队则纷纷遵照蒋介石的不抵抗命令进行撤退,以至于自己的侧翼和后方才会轻易被日军占领。现在自己正在为战局的恶化而担忧,就在此时副官兴奋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


“回将军的话!是绥远的英将军!刚刚受到解放军总司令英将军发来的电报,电报上说他们派出的增援部队将在今天下午到达上海,并请我们注意识别!”副官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边。


“这怎么可能?上海与绥远相隔千里,就算他们日夜兼程也需要5天,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要到了?”对于副官的报告蔡廷凯怎么也不会相信真的有人向自己派出了援军。自己曾经向周围的驻军求援过,但是都被他们以种种理由拒绝了,自己知道他们都是遵照蒋委员长的不抵抗命令行事,所以也没有勉强他们,可是这个解放军却在千里之遥的绥远向自己派出了自己现在最最需要的援兵。刚开始自己和副军长蒋光鼐受到这份电报时,只是礼貌性的给解放军回了电报,没有想到对方真的派兵了,但是这其中的可信度有多少呢?解放军,中国历史上一个新军阀的代名词,九一八事变后,就是这支军队与装备精良的日军激战10昼夜,不但没有被日军打跨,反而全歼了一个师团,重创两个,共击毙击伤5万多人,甚至有时候自己都怀疑那些日本兵是不是排着队被解放军打呢?答案是不可能的,但是他们却创造了中国军队的奇迹,也同时证明了日本人不是不可战胜的,正是有了那场战斗,自己今天才会违抗命令奋起抵抗。本来自己还有很多的问题要想,但是时间不允许自己想那么多了。


“他们有没有说他们什么时候到!联络方式又是什么?”


“回才官的话!电报上说他们还有半个小时左右就会到达,同时让我军划出一块空地,在空地上用白布摆出一个巨大的十字就可以了!”


“就这些!没有别的了?”蔡廷凯难以置信的看着副官,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现在已经被日军团团包围在上海,要想增援自己,就必须突破外围日军的封锁,同时需要自己军队的配合才可以,可是对方却没有提到这一点。自己看看时间,知道时间不多,自己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考虑了。


“赵参谋!马上带警卫连随我到外面的空地上!”


“是!”


军指挥部外就是一片空地,足有好几亩那么大。站在空地上,看着地上雪白的白十字,想想都好笑,就因为人家的一句话,自己放着前线的战事不管,跑到这里来摆布玩,但是这也是唯一的机会了,刚才蒋光鼐派人来说,如果在不给他派援军闸北就要守不住了,自己把身边仅有的警卫连都派上前线了。蔡廷凯不停的看着手表上的指针,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离预定的时间越来越近,但是外围并没有传来预料中的援军的枪声,反而空中却传来飞机的轰鸣声,由于近来日军加紧了对上海的空袭,而自己的部队又缺乏防空武器,因此一听到飞机的轰鸣声,蔡廷凯条件反射的大喊一声卧倒。但是却没有象预期的那样传来爆炸声,蔡廷凯爬在战壕里抬头看着天上一架奇怪的飞机在自己头上飞过,紧接着又一架,由于飞机的速度太快,快得自己都来不及看清楚他们是谁的飞机,然而自己敢肯定不是日本的也不国民党的,难道是......?


“军长!解放军发来电报,说他们已经到达上海的上空,并已经发现十字,请求空地上军队立刻撤退!他们要从空中降落!”


蔡廷凯根本没有听清楚参谋的答话,只是抬头紧盯着远出逐渐飞来的飞机,那是一种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飞机。


“天鹰!天鹰!猎鹰报告!发现地面联络信号,请作好空降准备,目标区域上空发现少量敌机,我机将为你们提供掩护!”


“猎鹰!猎鹰!天鹰收到!准备行动!谢谢!”


第一批9架运输机以3机为一个编队进入目标上空,在蔡廷凯的目瞪口呆中一朵朵巨大的降落伞在空中飘荡,让蔡廷凯更加吃惊的是,这些巨大降落伞下面竟然吊着坦克和大炮,30多辆坦克和30多门火炮转眼间就落到了地面,开始时蔡廷凯以为是日本人的飞机,但是他并没有在那些坦克上看到预期中的红膏药,反而看到一个和红军非常相似的红五角星。这些坦克迅速在四周建立警戒线,紧接着空中又传来更大的轰鸣声,40多架和刚才一样的飞机又飞到空地的上空,一朵朵白色的莲花在空中绽放,这次下面吊着的不在是坦克而是人,一个个身穿绿色军服头戴钢盔手拿武器的士兵,对于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的蔡廷凯已经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不光自己,连自己身边的几个参谋和警卫员也是一样,不知所措的蔡廷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从天而降的天兵天将从容的整理自己的东西。当看到有人向自己走来时,被深深震撼的蔡廷凯还回味在刚才那气势恢弘的场面。


“你好!请问你们是十九路军的官兵吗?”走过来的军官礼貌的问到。


“你好!我是第十九路军的军长蔡廷凯!请问贵军是哪个部分的?”望着眼前这个嘴唇边还没有长绒毛的年轻人,他除了穿着打扮与自己不同外,其他的都与自己一样,两支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但是蔡廷凯还是很难把他和刚才随降落伞降落的天兵联系在一起!


“报告蔡将军!中国人民解放军空降兵第一师第一团,团长王长时奉我军司令员英将军的命令前来增援贵军!”说完就向蔡廷凯敬了一个非常标准的军礼。


从震撼中清醒过来的蔡廷凯也回敬了一个军礼。


“蔡将军我们司令员说了,一切听从您的吩咐!并请求将上海虹桥机场交给我军管理,因为我军的后续即将陆续到达!”


一听到还有后续部队会到达,蔡廷凯的脸上漏出了至一.二八事变以来最开心的笑容,因为作为军人的自己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些人的气势、装备无疑是精锐中的精锐,就这一个团,他蔡廷凯敢保证,在战争中这样一个团可比一个师的作用强多了。


“好!王团长,因为时间紧迫,客气话我也不和你多说了,不知贵军是如何编制呢?我也好分配任务!”


“回军长的话,我们团一共3个步兵营,一个战车营,一个炮兵营,一个高炮营,全团一共3400人听候您的调遣!”


“好!王团长,贵军的编制与我军不同,我只能给你下达命令,至于你们怎么分配和安排我就不管了!现在日军已经突破了我军宝山和罗店两道防线,现在我军正退守在第三道防线也就是最后一道防线--吴凇,另外今天凌晨日军大约一个师团的步兵从杭州湾金山卫登陆,并严重威胁我军的后翼,因此我命令你们团一部负责增援吴凇前线,一部负责防守我军的后翼--四行仓库,防止从杭州湾金山卫登陆的日军从背后攻击我军。如果这两处阵地被日军突破的话,那么上海就将失守了,几十万的上海市民的生命财产也就没什么保障了,所以一切就要靠贵军了!”蔡廷凯非常无奈的介绍完情况。


“请军长放心,除非日军从我们的尸体上跨过去,否则只要我们团还有一个人在,就一定会守住阵地!另外请军长给我军安排几名向导!”


“好!那你们要多保重!我等你们胜利归来!”


“全团集合!1营搭乘坦克营快速向吴凇防线推进,2营及105毫米轻型榴弹炮、75毫米24管火箭炮、122毫米迫击炮各一个排(每排3门)立刻向四行仓库前进,3营担任团预备队负责掩护炮兵部队和控制清理虹桥机场跑道,准备迎接后续部队的抵达!”


“弟兄们!我们是什么人?”王长时站在伞兵战车上大声的喊着话。


“中国人!”士兵们异口同声的大到。


“那我们面前的又是什么人?”


“小日本鬼子!”


“他们不远万里跑到我们中国来干什么?”


“想灭亡我们中国!”


“没错!日本人在我们的土地上,枪杀我们的同胞和我们的亲人,放火烧我们的房子,烧、杀、抢、掠无恶不做!那到时我们成了什么人了?”


“亡国奴!”


“那大家想当亡国奴吗?”王长时的声音越喊越大,而战士们回答的声音也越来越大,整个空地上回荡着那洪亮的声音。


“不想!”


“既然不想!那我们该怎么办!”


“打小鬼子!打小鬼子!打小鬼子!”战士们的情绪被完全点燃了,现在站在空地上的是一支对敌人充满了


“好!现在我就命令你们开赴前线打鬼子!记住,这是你们参军以来的第一仗,你们的父母、妻儿还有根据地的1000万人民在看着你们,上海的几十万市民也在关注着你们,能不能打好这一仗,就全看你们的啦!你们的亲人在等着你们立功的喜报!记住!我们是什么?”


“我们是人民解放军!我们是人民的队伍!”


“好!全体都有了!向前!向前!向前!我们地队伍象太阳......”


士兵们排着整齐的队伍,唱着嘹亮的歌声,迈着整齐的步伐向前线开去。面对此时此景,蔡廷凯感觉自己的激情仿佛被点燃了,浑身有使不完的劲,自己现在恨不得立刻扛枪上前线去打日本鬼子,同时也领教到了为什么这样的军队会打败装备精良的日军了!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