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华抗战风云录 第四卷 根据地的建设  第六十章 日本战俘

漫步云端风云大陆 收藏 16 12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15/


第六十章日本战俘



漫步云端


“轰!轰!轰!”的大炮声不绝与耳,望着远处中国阵地上不断冒起的黑烟和腾空而起的尘土,自己的耳边又回响起山室宗武的那翻话。如今自己面对的不再是那个可以任人宰割、装备落后的支那旧军队了,而是一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可以与帝国军队拼死一战的猛虎之师。虽然自己手握重兵,然而自己的心里还是没有底,毕竟仅仅凭不到5万的军队能在短短不到两天的时间里就歼灭了帝国3个精锐的步兵师团,光是这份战斗力和实力就是不可以被忽视的,否则自己还会重蹈覆辙,重走20师团的老路,因此自己必须要小心才行事。


与此同时,就在坂垣征四郎调兵遣将进攻的时候,我却带领警卫营驱车来到了设在后方关押日本战俘的集中营里。


“报告司令,暂编步兵第一师二团独立营营长兼战俘营守备队队长王世强向您报道!”一个黑黝黝的五尺高的大汉快步跑过来想我敬礼报告道。


“王营长,前线已经打响了,我怕小鬼子的战俘们闹事,于是特意跑过来看看,顺便给你带来一个营加强你这里的守备力量,防止小鬼子趁乱闹事,你这里情况怎么样啊?有什么困难和要求没有?”


“回司令的话!没有任何情况!”


“哦?是吗?现在战俘营里一共关押了多少日军战俘啊?而你们看守战俘营的部队又有多少啊?兵力够不够用啊?”


“回司令的话,我们战俘营守备队属于暂编步兵第一师二团独立营,下辖三个满编步兵连,一个迫击炮排、一个特务排(直属队)、一个通讯班、一个炊事班共596人。看押战俘一共是3898人,其中男性战俘3852人,女性战俘46人。”


“什么?怎么还有女人?”当我听到战俘营里还有日本人时,就用疑惑不解的眼神看着王世强。意思就是很明显了,就是你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回司令!情况这样的!我们在上次的战斗中在敌人的后方俘获了日本人的一个医疗运输队,当时他们正在往前线运送医疗药品和器械,同时还有46名日本护士和医生随行。我们干掉了负责押运的一个小队的鬼子,就把鬼子整个医疗队俘获过来,不光是药品,连运送药品器械的的40辆卡车也被我们缴获了。为了防止这些物资被破坏和别敌人夺回去,我们营就地展开防御。可是还没有等我们安排好呢,大部队把鬼子的主力包了饺子,战斗就结束了,还俘虏了3000多鬼子,于是后来这些女医生和护士就按照战俘送到我这里来了!”


“这样啊!那你们缴获的那批药品和医疗器械呢?我在战报里怎么没有看到呢?”当我听到他们竟然缴获了40辆卡车的医疗物资时,我的感觉自己都要高兴得窒息了,因为经过上次奉天战役的消耗,从21世纪带来的先进的药品和器械用掉了八分之一,别看是八分之一,就是十分之一三十分之一我也舍不得用啊!因为这些药品和器械是有一个就少一个,消耗了了根本不知道上那里补充。而且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21世纪的药品疗效特别好,可以很大程度上的减少部队的伤亡,因此我想把这些药品留着,用在最关键的时刻,用来抢救一些重伤员。而平常的用药就采用这个时代可以大量采购的普通药品。可是由于技术资金的问题,药品不足一直困绕着我,如今我听说部队竟然缴获了40多辆的医疗药品和器械,我能不高兴吗!


“那40车药品和器械,我们还没有来得及上报交公,就全被负责救护的张宁香张院长以药品不足的理由给征用了!而且还警告我们不要上报,否则就给我们好看,所以我们……”王世强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因为他知道我军的规定,就是缴获一切要归公,如今自己缴获了那么多的药品竟然没有上报,虽然不是自己衷褒私囊了,但是也是犯了错误。


“好了!我知道了!你就不用多想了!张院长这个人我还是比较了解的,她的性格就那样,也许真的是药品供应不足了,所以才临时征用了你们缴获的药品。至于因为这样而没有上报交公,我就给你们写个收条好了,就当我已经收到了这40车的战利品。另外鉴于你们的战果挽救了众多战士的生命,同时现在又处在非常时期,庆功会我就不给你们办了,但是奖励还是一定要给的。鉴于你们的贡献,我觉得给你们独立营每个步兵连额外增加十五挺捷克式轻机枪、三十支冲锋枪和一个装备三门迫击炮的迫击炮班,机枪每挺配备子弹5000发,冲锋枪每支配备子弹1000发。另外独立营在增加一个山炮连的编制,你看怎么样啊?”


“是!谢谢司令员的奖励,我王世强代表全营官兵谢谢司令的厚爱!”当听到司令员一开口给自己的部队这么多的武器,王世强的心里别提有多美了。“乖乖!”那可是四十五挺捷克式轻机枪、九十支冲锋枪和三个迫击炮班、一个山炮连啊。王世强在心里默默的盘算了一下,这么一来,自己独立营的火力及配备都赶上一个团了,即便是中央军的主力团的部队一个连才最多装备了八挺轻机枪,而自己的一个营就快赶上对方的团级部队了!在这个枪杆子说话的年代,武器决定了一切。还有山炮连,那是什么概念,在自己东北军里,炮兵都是宝贝疙瘩,金贵着呢,而且自己也知道大炮的厉害,早在直奉战争的时候,自己随张少帅进关,与冯玉祥的西北军作战,当西北军开始冲锋时,自己部队的炮兵开始开炮了,一炮下去,就把西北军密集的冲锋阵型炸开了一个大缺口,每一炮下去都能炸死个七、八个。所以对于炮兵的厉害,王世强还是身有体会的。现在自己的一个小小的独立营竟然也了一个山炮连。虽然自己的独立营原来也有一个迫击炮排,可是说出来都可怜,名为迫击炮排,可是却只装备了两门东北兵工厂10年前生产的60毫米老式迫击炮,由于时间比较久远,这两门迫击炮已经严重老化,不但射程近,射速慢,而且误差也大,而更可气的是,由于东北兵工厂早就已经停止生产种迫击炮了,因此炮弹的供应就成了大问题,现在自己的两门迫击炮,每门配炮弹才一个基数12发。在战场上自己几乎把炮弹当宝贝来用,每用一发自己都要合计一下,看看划算不划算。没有想到,因为上次战斗自己缴获的那40车药品,今天司令一句话竟然就给自己增加了一个炮兵连,怎么能不让自己高兴呢。


“现在我们已经日本人开战了,部队在后方比较空虚,你们独立营一定要把鬼子战俘看管好,不要让他们闹事。为了防止出现意外,我把我的警卫营给你调过来听你指挥,加强一下集中营的防卫。另外你有什么要求和困难可以说出来,看看我有什么能解决的。”


“请司令放心,我一定会把鬼子的战俘看管的严严实实的,保证他们不闹事,不捣乱!至于警卫营还是请司令带回去,因为司令您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至于困难到是没有?可是要求却有一个!”王世强立正敬礼说道。


“哦?什么要求,说出来让我听听!”对于眼前这个性格憨厚而又朴实、喜欢直来直去的东北军军官,我是打心眼里喜欢。这样的人没有过多的想法和花花肠子,办事干净利落。


“司令!我代表弟兄们向您提个要求,或者也可以说是请求!”


“什么事?王营长你就说吧,如果我能办倒的话我一定办,如果办不了,我也会尽量帮你解决的!”


“司令,弟兄们曾经敲敲的和我说,想上前线去打鬼子,不想猫在后方看管这些小鬼子的战俘!弟兄们说了,男子汉大丈夫面对外族入侵,我们就应该拿起武器抵抗,那怕战死沙场也决不做孬种!希望司令你还能批准,批准我和弟兄们上前线杀鬼子,保卫家园,尽自己的一份微薄之力!”王世强恳求道。


“好!既然弟兄们杀敌心切,我英某人也不是那么不通情理之人,更何况弟兄们是要求上前线打鬼子,我就更没有理由拒绝你们了!否则弟兄们还不挫着我的脊梁骨骂我卖国投敌啊!”


“那能啊!司令员,我王世强向您保证,如果谁要是说司令员您不坚决抗日的,我王世强第一个战出来和他拼命!”王世强拍着胸脯向我保证道。


“好!既然这样,我就特批你们到前沿一线阵地去,集中营的警卫工作就由警卫营负责!另外在交接之前,你要把集中营里一些情况向接替你们的警卫营交代一下。比如说战俘中有不服从管教和拒绝执行命令的,带头闹事的,不知悔改的,继续支持日本侵略中国的。还有就是应该这一段时间的思想教育和说服,已经有悔改的意思和愿意接受我军领导的日军战俘,你也给我统计一下,我不希望有任何的差错,明白吗!”没有想到这么容易就把守卫集中营的部队支走了,本来我还打算多费些口舌,想一些借口,没想到最后全都没有用上。


半个小时后,部队交接完毕,王世强带着他的独立营拿着我的批条去后勤装备部领取装备去了,而集中营则交给我的警卫营负责。


“张营长,马上带领你的人把集中营给我包围起来,立刻按照名单上的标号把人集中起来,然后开始我们的计划!天快亮了,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抓紧时间行动!”我把王世强临走时交给我的愿意接受我军领导,并加入到反战同盟的日军战俘名单递给警卫营的营长张海涛。


“明白!我马上带部队行动!”


“嘟!嘟!嘟!”哨子声伴随着军号声响彻整个集中营,不少日军战俘在睡梦中被叫醒,叫骂声不断的从帐篷里传出来。然而更多的战俘却是异常的兴奋,因为从凌晨开始,远处就不断的传来炮弹爆炸的声音,这些声音对于在集中营里苦苦等待的某些日军战俘来说,无益于天籁之音,兴奋的他们知道自己的部队已经打回来,中国军队这么早就把他们叫起来一定是有所企图。难道自己的部队已经突破了中国军队的防线,正在向这里推进,还是中国军队要撤退了?马上要他们这些战俘枪毙?怀着各种忐忑不安的心里,顶着刺骨的北风,近4000人的战俘队伍乱哄哄的集中在集中营中央的空地上。


然而很快,骚动的日军战俘就安静下来,并排好了队伍,直挺挺的战立着。日本士兵优良的战斗素质很快就显现出来,从他们的动作和队列来看,他们无一不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士兵,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指挥官下令投降,恐怕我们要想俘获他们也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或者根本就没有人投降。但是在怕死的第20师团的副师团长丰田一郎少将的带领下,向我军投降了。丰田一郎原以为进攻自己的是苏联军队,可是最后却发现自己的对手竟然还是中国军队,这让做出投降决定的他后悔不以。没有想到,自己优秀的大和民族竟然会败给劣等的中华民族,甚至向劣等的支那人投降了。因此,丰田一郎对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一直在事机暴动。


然而,到达战俘集中营之后,结果却令自己大失所望,没有想到支那人在战俘集中营的布置是那样的严密。集中营四周是用铁丝网围成三道围墙,围墙的外边是雷区和一条宽两米,深两米的壕沟。而集中营里的火力配置更是夸张,丰田一郎大概数了数,中国军队光是在四周的制高点上布置的轻重机枪就不下20挺。更离谱的是,集中营的大门口竟然停放着整整一个小队(四辆)的帝国制造的坦克。面对防守如此严密的集中营,丰田一郎彻底的绝望了,面对防守这样严密的战俘集中营,逃跑无意于自杀,所以,丰田一郎在战俘集中营里一直没有什么行动。一方面是震慑于中国军队严密的防守和火力配备,自己不到4000多手无寸铁的士兵,根本无法通过中国军队构筑的火力网。另一方面,他知道帝国对各种资源富饶的中国早就垂涎三尺了,对中国发动大规模军事行动只是一个时间问题。现在帝国因为奉天战役的缘故,已经不得不对华有所行动,那么结果帝国将会大规模的派遣军队进入中国境内作战。自己原以为这个时间的到来会晚一些,可是没有想到来的这么快,当今天凌晨,在睡梦中的自己被远处隐隐约约传来的炮击声吵醒,通过声音,自己惊喜的发现,自己的部队正在向中国军队防守的阵地发起攻击,可是还没有等自己把这个好消息传达给其他的军官时,刺耳的铃声和号声就传遍了集中营,自己与其他士兵一样,带着三分紧张,七分欣喜的心情来到了集中营的空地上排好队。


“不错!小鬼子对士兵的训练真有一套!没有想到过了一个多月时间了,他们的士兵还可以这样有素质,光是这份意志力和手段就不得不让我们佩服!张营长,你说呢?”望着台下站得整齐的日军战俘队伍,对于日军士兵的素质和军事涵养,我不得不承认,我们中国的军队在这方面还是远远落后与日本军队!难怪小鬼子可以这么嚣张,原来他们有那个资本。不过很不幸,因为他们遇到了我,遇到了我这个从未来回来这个年代并且异常了解日本人性格的中国军人。对于日本人,我的答案就是绝对不能手软,否则一旦让他们有机会翻身,那么后果就是极其严重的。对于日本这个民族,要么你就成为他的主人,接受他的供奉,要么就成为他的奴隶,任其奴役。除了这两种选择外,没有其他的选择。和他们是永远也成为不了朋友的,唯一可以说服他们的就只有武力。因此,对于如何处理这些战俘的问题上,我是坚决的要把这些战俘处理掉,一个不留。一方面部队没有那么多的粮食和药品来提供给他们,另一方面,小日本的性格异常顽强,只要你不杀死他,那么放走他之后,他拿起枪来还是一个合格的战士。所以,为了一劳永逸,唯一的办法就是干掉他们,一个不留,让他们永远也威胁不到我们自身的安全。


“恩!从小鬼子列队的情况来看,他们都是经过严格军事训练的老兵了,别看现在他们是战俘,如果现在给他们一支枪,那么他们立刻就是一个合格的士兵。”


“你也看明白了!所以我们更不能放他们活着回去了!按照计划马上行动!”同时我又在心中默默的加了一句:“不过我想他们恐怕永远也没有那个机会了!这里将会是他们最后归宿!”


“是!”不一会儿张海涛拿着王世强交给他的名单,按照标号,把名单上的近200多人的战俘单独集中起来。


“司令员,名单上的人员都已经到齐了,我们是不是可以行动了!”警卫营的营长张海涛那着名单看着我问道。


我的头微微的点了一下表示同意。


“唰!”张海涛手臂一挥,几十条水管突然从各个角落里伸出来,对着站在正中央的日军就是一阵喷洒。冰凉的井水加上刺骨的寒风,很快就使得场中央的日本战俘浑身都湿淋淋的。刺骨的北风一吹,使得湿淋淋的军装立刻贴在了身上,有的甚至开始结冰了。这时日本战俘再也不顾不得队中军官的叫骂声,也顾不得站列的队型了,纷纷双臂紧紧的环饶在胸前,哆哆嗦嗦的小跑起来,以此来驱赶身外不断入侵的寒气。


“师团长阁下,可恶的支那人究竟想要干什么?这么冷的天他们竟然用冷水冲我们?这些该死的支那人,他们都应该被拉去枪毙?”一个少佐哆哆嗦嗦的跑过来说道。


“混蛋!你跑过来问我有什么用?我怎么可能知道支那人想干什么?你自己不会想吗?”而此时的第20师团副师团长丰田一郎少将也是一头雾水看不明白,于是怒斥着把跑过来的一个少佐军官骂走了。虽然丰田一郎也很纳闷的看着看守战俘营的中国军队奇怪的举动,但是作为一个指挥官的直觉,他知道在自己的部队发动反攻的时候,在战俘集中营里却出现了大批装备精良,军装人员与原来看守自己的部队完全不一样,丰田一郎的心里就感到一阵恐惧。然而寒冷的北风吹着自己已经湿淋淋的军装,让自己暂时忘掉了危险,只是考虑该如何解决眼前的湿军装。


望着冻得有些僵硬的日本战俘,我才一挥手命令停止喷水,并命令张营长将停在外面的运送军装的两辆卡车放进来。


见没有中国军人持枪站岗阻止自己,已经被冻得浑身发抖的日本战俘纷纷爬上车去,从车上拿下一件件土蓝色的军装,并立刻脱掉身上的湿衣服,换上从车上那下来的干衣服穿上。于是不大一会儿,除了单独挑出来的200多名日军战俘外,其余的3000多名日军战俘在都换上了东北军特有的蓝色的粗布军装。


转眼间,3000多名身着土黄色军装的日本兵立刻摇身一变,变成了3000多身穿深蓝色军装的东北军。


看着底下清一色的东北军装束的日本战俘,我的嘴角不由得往上一翘。


很快,在寒风刺骨的早晨,由90多辆卡车组成的车队在履带装甲车、步兵战车的护送下,浩浩荡荡的向前线开进。与其他车队不同的是,别的车队都在不停的往后方转移,只有这支车队在漆黑的早晨向前线开进。


“师团长阁下,支那人这是把我们往拿押送啊?”一个中尉军官看着卡车外漆黑的夜空担忧的问道。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可恶的支那人究竟想干什么?究竟要把我们押送到那里去?这些问题我都无法从支那人那里等到答案,但是从支那人刚才的表现和我们现在所前进的方向,我感到有一丝的不安!现在我们正在往炮击最凶狠的前线前进!”丰田一郎望着远处还是漆黑一片的夜空缓缓的说道。


“是不是我们的人马上就要打来了,支那人抵挡不住,想用我们来危险帝国军队停止进攻?”一个少尉小声的说道。


“不可能的!支那人的防线不会那么轻易就会被帝国军队突破的!否则我们也不会待在这里成为战俘了!”丰田一郎马上打断了部下的猜测。


“可是怎么支那人这奇怪的举动呢?”那个少尉继续好奇的问道。


“八嘎!你问怎么多干什么?想要知道,自己去找答案!”


“嗨!师团长阁下,非常的对不起!恕我多嘴了!”那个鬼子少尉一见丰田一郎发火了,立刻识趣的闭嘴不说了。


“可恶的支那人,你们究竟想要干什么?想要把我们带到那里去?”丰田一郎望着后面宛如长龙的汽车灯光,知道集中营里的战俘都被押送在卡车上了。


“司令员,我们现在已经距离前沿一线阵地还有不到15分钟的路程!炮兵请示是否开炮对鬼子的炮火进行压制?”张海涛拿着步话机的话筒问我。


我眼睛定着前方不断被炮火映红的天空,耳中听着日军炮弹爆炸的声音,我知道,自己的押运车队已经离前线不远了。鬼子的炮火从凌晨4点开始到现在已经整整炮击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了,然而炮击了这么长时间,鬼子却没有按照以往趁着夜色发起攻击,看来鬼子已经吸取了前一次的教训,准备用大量的炮火来摧毁我军阵地表面的防御工事和雷场,再加上现在天色还没有放亮,对部队的大规模进攻极为不利,因此鬼子采取了炮火攻击为主,步兵攻击为辅的作战计划。


“司令官阁下,为什么还不让步兵和装甲兵出击?这样让炮兵打下去要打到什么时候?”


21旅团旅团长三浦敏事少将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问道。


“怎么了?三浦君,有些等不急了吗?还是你对我的战略部署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坂垣征四郎有些不悦的说道。


“请司令官赎罪!我没有冒犯阁下您的意思!也不是反对您什么!我只是觉得我们现在这样不计较代价的炮击是不是真的值得?难道我们真的能光靠炮兵就可以独立完成最好的占领任务吗?”21旅团旅团长三浦敏事少将快速的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中将坐在正中央的椅子上扫视着在坐的大小军官,这其中不乏出现了很多年轻的面孔。由于上次部队遭到支那军队的空袭和偷袭,部队虽然遭受到了一点的损失,但是总体上来说伤亡不是很大,普通士兵和基层军官根本没有什么损伤,然而让自己郁闷和恼火的是,高层军官却是伤亡惨重,好象支那军队的行动专门是针对自己的高级军官似的。坂垣征四郎一直奇怪,支那人怎么可能知道自己属下的高级军官的行踪那么了解呢?想来想去,自己还是找不到答案,最后自己不得不把它们归咎于巧合,相信这一切都是一种巧合,虽然这个答案比较牵强,但是这是目前现在最合理的一个解释了。现在自己为了突破中国军队在奉天外围修建的工事,一边命令炮兵开始不间断的向中国军队的防守阵地倾泻炮弹,一边召开了战前军事会议进行军事部署!望着这些年轻的而有朝气的面孔,坂垣征四郎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失望,没想到支那人的一次偷袭和轰炸就把自己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高级军官报销了一大半,其中一半战死,另外一半到现在还躺在病床上呢!但是中国有句俗话说的好“国不可一日无君,军不可一日无将!”为了尽快恢复部队的战斗力,坂垣征四郎不得不破格提拔上来一批年轻的基层甚至是低级军官来担任中、高级的职务,虽然自己知道这样很不妥当,但是这也是现如今唯一的选择了。


“看来诸君对于我的战术安排还是有些不了解啊!对于我为什么到现在还迟迟不肯命令步兵进攻,而是单一的依靠炮兵的攻击的战略有些疑问,对不对?”


听到坂垣征四郎这么一问,在会议室的大小军官全都保持沉默不说话了。


“我知道诸君都是我大和民族的精英,帝国优秀的战士,但是面对狡猾的支那人,一群不敢堂堂正正决战的支那人,我们必须学会用头脑打战,而不是靠勇猛。”


“可是司令官阁下,我们现在这么多是不是真的有意义,支那军队并没有向我们想象中的发起炮火的反击,到现在他们连一发炮弹都没有向我们回击过。所以我个人认为司令官应该停止这种没有任何意义的、毫无目的的消耗炮弹的战斗!应该马上派我们步兵对支那军队的阵地进行攻击!”第43步兵联队联队长大场四平大佐站起来说道。


“哦?大场君,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吗?认为我这么做无非是在浪费帝国的炮弹吗?难道你们步兵一冲锋,支那人就会放弃阵地让你占领吗?”坂垣征四郎不温不火的问道。


“那当然!支那人的那些杂牌军怎么能我们大日本帝国优秀的陆军相比拟呢!他们的士兵战术低下,士气低落,装备落后,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所以,只要司令官阁下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会向你证明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士兵是最优秀的!”第43步兵联队联队长大场四平大佐拍着胸脯说道。



“怎么证明?难道用我们士兵宝贵的生命去证明吗?去证明你那个根本无法证明和成立的假设?难道就因为你的一句话,我就要牺牲几十乃至上百名帝国军人的生命?你以为我们面前的支那军队还是以前的支那军队了吗?现在摆在我们面前是一支曾经打败过三个帝国精锐师团的新式支那军队,难道你希望我们也走第20师团同样的道路吗?我看你根本不用脑子去想问题,我真的怀疑陆军总部怎么放心把一个联队几千士兵的生命交到你的手里?”


“大场君,你先听司令官解释一下,看看司令官阁下的战略意图究竟是怎么样的?你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请你一定要相信司令官阁下的决策和战略眼光!相信他一定不会做出不利于帝国利益的事情来!”第16师团师团长中岛今朝吾中将赶忙呵斥道。虽然中岛今朝吾也对坂垣征四郎的战略和战术表示不解,但是司令官的威信还是要维护的,因此他赶忙制止了大场四平大佐的提问。


“嗨咿!司令官阁下,非常的对不起,我刚才失礼了!还请司令官阁下惩罚!”大场四平也意识到刚才自己失礼了,自己竟然怀疑上司的决策和战略意图,这在等级制度森严的日本军队中来说,无意于以下犯上,是要受到军法处置的。


“中岛君,你也不太过与责备大场君了!大场君说的很对,我这么做属实不符合用兵的标准,也不符合我们大日本帝国作战的一惯风格,而且我也没有把我的全盘计划说出来,难免会让诸君产生怀疑了!现在我就把整个作战计划和实施步骤讲出来,希望诸君可以指挥各自的部队按照计划配合行动,为了我们天皇和大日本帝国的利益奋勇作战!”


“为了天皇!为了大日本帝国前进!前进!”大小军官异口同声的狂叫道。


“首先,不知道诸君注意到没有,为什么我军现在一直在向支那军队阵地开炮射击的

的都只是一些山炮、野炮、轻型榴弹炮等轻型火炮呢?而我军配属的重型火炮为什么却迟迟没有开火呢?诸君想知道这其中的道理吗?”


看到在座的大小军官都露出迷茫的神色,坂垣征四郎知道自己有必须详细的介绍一下自己的作战计划……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