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华抗战风云录 第三卷 海上出击 第五十章 夺舰

漫步云端风云大陆 收藏 17 29
导读:新中华抗战风云录 第三卷 海上出击 第五十章 夺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15/


第五十章夺舰


漫步云端


“舰长!右侧的敌舰已经距离我们不足20米了!他们已经准备开始向我们抛出缆绳了!要怎么办?”一个军官跑过来向施杰伟小声的说道。


施杰伟(读者暗龙4058160)从帆布的缝隙上观察了一下左侧的日本巡洋舰,虽然那艘军舰距离自己的利捷舰已经很近了,但是自己还想让这艘日本军舰再靠过来一点,因为那样自己突袭的效果才会更好一点。可是右侧的敌舰已经距离自己的军舰很近了,马上敌人就要跳邦登舰了。看来自己不能左侧那艘鬼子军舰完全靠近了,虽然自己这侧的鬼子西洋景距离自己还有40多米的距离,但是施杰伟已经可以从缝隙中清晰的看到对面鬼子军舰上水兵的面孔。看来在隐藏就会失去突然性了,于是施杰伟果断的决定开火。


“命令部队!给我打!”施杰伟说完一把揭开自己隐藏处的帆布,操纵37毫米高射炮对着北上号电台室的部位“咚咚咚”就是一排炮弹。在一片爆炸声中,北上号的电台室化为灰烬。


滕见良见壮,大惊失色,大声的命令道:“战斗警报!战斗警报!敌袭!马上进入战斗刺 ?


可是迎接滕见良的只是铺天盖地的子弹和炮弹。


“报告!前方利川舰已经向日军巡洋舰开火了!利绥舰舰长陈海涛、利捷舰舰长伊祖乾(读者暗龙4058160)发来旗语,询问是否出击!”旗语兵站在信号灯旁向杨朝阳报告道。


“出击!通知各舰全速前进,包围鬼子军舰!”杨朝阳听着远处密集的枪炮声,内心恨不得立刻飞到那里去参加战斗。


“哒哒哒……”


“日!日!日!”


“轰!轰!轰!”


“趴下!”


“迫击炮?巴嘎!海盗怎么还把迫击炮搬到船上了!这是怎么回事?”


“日!日!日!”几发迫击炮的炮弹呼啸的落入军舰旁边的海里,炮弹爆炸击起的水注让在甲板上等待救援的日本水兵吃惊不小。


“长官!敌人的迫击炮正在进行校正射击!”电报曹长信田武生一大声的喊道。


还没有等信田武生一喊完,更精确的炮弹就落在了船上!



“巴格牙鲁!”滕见良拿着自己的指挥刀站在舰桥上,身上白色的海军礼服已经被炮火熏黑了。刚才电台室被击中后产生的爆炸差一点就要了自己的命,要不是站在自己身边的田中知生反映快,及时的把自己扑倒,那么恐怕自己现在已经效忠天皇了。但是即便是这样,滕见良中佐还是被飞起的弹片划破了胳臂,鲜血顺着伤口流了出来,并沾在洁白的海军军服上。


“秃死咯咯!”滕见良抽出指挥刀想命令部队反击,可是此时的情节却让他大吃一惊。滕见良没有想到自己面前的这艘小炮舰竟然装备了数量如此众多的自动武器,在如此近的距离上,自己的军舰虽然永远强大的令人生畏的火力,可是滕见良却悲哀的发现,自己的军舰在如此近的距离上竟然无法对自己面前的这艘小炮舰进行攻击。更让滕见良震惊的是,自己舰上的水兵全部被对面那艘不名舰艇射来的子弹打倒,水兵们的尸体就像是一曾白色地毯,将甲板的上层已经铺满了,而且越靠近炮位的地方,水兵的尸体就越多。


“轮机室!轮机室!加大马力,左满舵!全速!赶快开船!赶快开船!”滕见良站在舰桥上大声的对着话筒喊道。可是滕见良喊了半天也没有人回话,这时滕见良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传令筒已经被炮弹打断了。


“长官!在我舰后方出现三艘不明国籍的武装船只正在高速向我舰靠近!”一个水手跌跌撞撞的爬上来向滕见良报告道。


此时滕见良也顾不得面前的敌人了,连忙举起胸前的望远镜观察起来。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就吓了滕见良一大跳。因为从望远镜里,滕见良看到这三艘不明国籍的武装船只竟然是三艘打着骷髅海盗旗的海盗船。


“长官!东南方向也发现4艘海盗船!正全速向我方使来!”了望哨惊恐的声音也从上面传来,但是接着迎接他的却是一排机枪子弹,了望哨惨叫着从了望塔上摔下来。


“命令部队赶快……赶快上炮位反击!给北上号发电报!命令他马上对敌人进行反击!”滕见良有些慌张的下着命令。


“长官!我们的通信室已经被对面敌人的炮火摧毁了!已经无法联络北上号了!而且北上号现在也和我们一样,遭到了敌人的偷袭!”田中知生靠在栏杆旁边有气无力的回答道,刚才的爆炸,他为了保护滕见良,自己的背部被弹片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什么?”这时滕见良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北上号也陷入了一片火海当中。


“八阁牙鲁!你们这群胆小鬼!赶快给我上炮位反击!赶快上炮位反击!把敌人给我打沉!”滕见良大声的叫喊道。


“长……长官!敌人的火力太猛了!而且完全把上炮位的道路给封死了!我们根本靠近不了炮位!”一个浑身是血的水兵曹长战战兢兢的说道。


“八嘎!胆小鬼!”滕见良上去就给这个水兵两个耳光!


“混蛋!不要忘了,你是大日本帝国忠勇的水兵,怎么可能给一群海盗给打败了!我命令你马上上炮位反击!否则军法处置!”


“嗨!”那个被打了两个耳光的水兵曹长立刻立正敬礼达到。


“秃死咯咯!”水兵曹长立刻拔出自己的指挥刀,指挥躲在自己身后的水兵冲锋。


“日!”


“咚!”一发57毫米高射炮的炮弹平行飞了过来,落在了人群中,包括滕见良在内的10多名水兵及军官全部阵亡。


很快,从两翼包抄上来的其他七艘军舰,将甲板上残余的日军全部消灭了,并将准备逃跑的两艘日本巡洋舰控制了起来。


随后杨朝阳带领假想敌中队的特种兵,携带准备进入军舰内部清理残存的日军,经过20分钟的清剿,两艘日军巡洋舰上的水兵全部被杨朝阳带领的突击队消灭了。此次伏击共击毙日本水兵478人,没有俘虏,而我军则阵亡13人,轻伤25人。


“老施!你可真行啊!一艘军舰就把小鬼子的两艘巡洋舰给解决了!你也太厉害了点吧?一点也不给弟兄我留点!我来了却成了打扫战场的了!”杨朝阳有些懊恼的说道。


“杨舰长,你就不要取笑了我!要不是你们来的及时,这两艘鬼子巡洋舰就要逃跑了,一旦他们开到远离我们轻武器的射程之外,他那140毫米的舰炮还不把我的利捷舰撕成两半?”施杰伟望着原处静静停泊在江亨号两旁的已经是自己舰队战利品的两艘日本巡洋舰心有余悸的说道。

“是啊!我也没有预料到这此鬼子会派巡洋舰出来当巡逻艇,我最初以为鬼子顶多派一艘驱逐舰巡逻就好不错了!谁知道竟然是两艘轻型巡洋舰。还好我们伪装成鬼子的军舰,让敌人放松了警备,使得敌人空有强大的舰炮和火力,却无法对我们构成严重威胁。否则就凭我们手中这几艘破军舰,还不够人家塞牙缝呢!险胜险胜!”杨朝阳看着结后余生的施杰伟及正在清理残骸打扫战场运送伤员的利捷舰舰上的水兵。现在利捷舰已经完全没有了原来的样子,甲板上到处是散落的炮弹壳和子弹壳,舰艇上的玻璃已经差不多都被炮火震碎了,虽然清凉的海风吹散了弥漫在军舰上的硝烟,但是浓重的火药味还是让杨朝阳感到不适应。从满地的弹壳及船上的弹孔,杨朝阳可以想象得到当时战斗的一定很激烈,鬼子巡洋舰吃亏就吃亏在他们的舰炮设定的射击诸元太高,下射角度比较低,再加上巡洋舰距离海平面的垂直距离比较高,无法攻击到比他高度还要低的利捷舰上。另外鬼子还吃亏在事先毫无准备,巡洋舰上的武器都处于闲置状态,没有人会想象到,一艘受了重创的军舰会突然冒出来那么多强大的自动武器,所以鬼子在甲板上的水兵没有任何的反映就都被解决了。


“现在好了!一切都解决了!”施杰伟和把冲锋枪撮着放在甲板上,自己则靠着船舷拿出一根烟抽了起来。


“是啊!看来计划进行的很顺利!没有想到让我们先碰上了这两条大鱼,还差一点阴沟里面翻船了!幸好司令员在我们出发前做好了完全的计划及应对方案,否则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杨朝阳也靠着船舷点燃一根烟跟着抽起来。


“没有想到,司令员竟然这么厉害,连这样的办法都能想出来!我以前从来都不敢想象,就凭几艘炮舰,竟然可以把两艘5000多吨的轻型巡洋舰完整的俘获了!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没有想到却真实的发生了!”施杰伟看着远处正在清理和打扫的两艘日本巡洋舰感慨的说道。


“呵呵!那是当然了的!我们司令员是什么人!那是无所不能的!这次行动只能说是九牛一毛,司令员希奇古怪的战术和想法有的事,以后你会一一领教的!”杨朝阳有些自豪的说道。


“不知道这两艘巡洋舰对我的这顿子弹招待后还能不能用了!真想上去好好看看,并能亲自指挥这艘军舰作战!”施杰伟看着不远处的北上号轻巡洋舰流线型的与高大的舰身羡慕的说道。


“怎么?难道你们在日本留学学习海军的时候没有上过巡洋舰吗?”杨朝阳有些疑惑的问道。因为就他的了解,伊祖乾早年曾经东渡留学日本,并且专门进入日本海军学校进行学习。所以对于这种日本人建造的巡洋舰应该是很熟悉,甚至应该在这上面实习过的啊!可是杨朝阳看伊祖乾看着远处的巡洋舰的眼神,仿佛是从来看过巡洋舰似的。


“没有!我们当年在日本留学的时候是没有机会登上这种军舰去参观和实习的!”施杰伟叹了一口气说道。


“什么?这怎么可能?你们在日本海军当局学习海军,怎么可能没有机会上日本军舰实习呢?”杨朝阳看着望洋兴叹的施杰伟有些好奇的说道。


“当年我们跟随沈鸿烈司令等留日学生初到日本时,日本海军当局拒绝我们中国学生学习海军。中国驻日公使多次交涉,都未能成功。因此这些学生在失望之余,有不少人气愤回国,如福建的陈绍宽,就是其中的一个(陈回国后,改派赴英国学习海军)。后来,日本商船学校换了一个从海军退伍的校长,他到中国公使馆欢迎这批留学生,改学商船。他说:“学习商船和学习海军是差不多的,因基本课程总不过是航海和轮机,仅仅缺少军事学科,将来有机会,我们还可以添些军事科目。”这样,我们这些留学生才在日本安定下来。”施杰伟缓缓的回忆道。


“后来呢?”杨朝阳着急的问道。


“由于日本商船学校只有驾驶和轮机两科。驾驶科主要课程有:天文航海、测量航海、船艺学等课目。由于当时的船只,尚在机帆两用时期,所以驶风仍为学习的主要内容。轮机科有往复式机、透宾机、锅炉、造船学等科目。透宾机学在当时是新的学科,日本还保守一定秘密,在讲授透宾机的时候,勒令中国学生退席,使中国学生非常气愤,经多次抗议,也得不到什么结果。”


“妈的!看来狗日小鬼子还挺聪明啊!这么早就对我们有了防备,看来他们存心希望我们国家的海防永远都是空白,这样他们以后行动起来就更加的方便了!否则狗日的小鬼子也不会拒绝你们学习海军的请求了!”听到施杰伟的介绍,杨朝阳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


“是啊!狗日的小鬼子算的可真是好!他们以为这样就可以阻止我们学习海军,发展海军,以到达长期侵略我们国家的目的,我们当然不能让他得逞了!我们留学生本来去日本就是学海军的,转习商船也不过是权宜之计。所以我们一方面学习商船;一方面推沈鸿烈司令为代表,向中国公使馆请求转习海军,公使馆也同意他们的请求,几次向日本海军省交涉,但都得不到同意,后来留学生在无可奈何中,乃直接推选代表向日本海军省交涉。正当1909年日本的海军大臣换上斋藤(或谓伊藤),据说比较开明,他接见了这些中国留学生的代表们,并且批准了他们的请求,转学到日本海军兵学校、海军炮术学校、海军鱼雷学校,各自的肄业期为一年。我们这些中国留学生们,这才皆大欢喜。但是日本海军省对我们这些中国留学生还是很抵触,同时也很防备我们。他们并没有把最先进的战术和技术交给我们,就连实习的时候都只是在驱逐舰或者炮舰上实习的,5000多吨以上的军舰更是不让我们靠近,美其名曰是说还没有达到上舰的程度,可是实际上是怕我们上舰之后偷学他们的造舰技术,了解性能之后再反过来对付他们!”施杰伟有些无奈的说道。


“是啊!毕竟我们的国家被外敌入侵,都是从海上进入的!没有强大的海军,在强大的帝国也无法阻止敌人从海上登陆!”杨朝阳望着湛蓝的海水,轻轻的说道。


“海洋!一个多么美丽的名字!可是谁能想到在现在和将来它会关系到一个国家乃至一个民族的命运,它的美丽太让人的着迷,同时也正是因为它的美丽与神秘,才让人感到可怕!它就好比一把锋利无比的双刃剑,对敌人对我们都是锋利无比啊!”施杰伟感慨的说道。因为了解中国近代历史的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国家由强盛走向衰落,海洋和海军在这当中起当了一个至观重要的角色。


“是啊!她的美丽,她的神秘,她的温柔,她的愤怒都是那么美丽!那么让你着迷!”杨朝阳接着施杰伟的话说道。


“朝阳!我发现你很有当诗人的潜力啊!这么美丽的意境你都可以想象得出来!这很难让我把你和军人联系在一起,我想如果没有战争,你应该是一个很好的诗人。对吗?”施杰伟很意外的听到从杨朝阳口中说出来的这几句话。


“也许吧!这个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如果没有战争自己会去干什么?但是我绝对不会去当诗人的!”


“为什么?难道你没有亲人吗?你可以很亲人一起过日子啊!”施杰伟继续说道。


“没有!我和所有的加入解放军的弟兄们一样,都是孤儿,是司令员的父亲收留了我们,并让我们和司令员一起长大,一起训练,这让有了今天的解放军!所以我没有亲人,即使有,也是我这些生死相随的弟兄们!”


“哎!说到底,还是我们自己的国家不争气啊!”杨朝阳也有些气馁的附和道。


“是啊!虽然我们的国家政府太软弱、太无能了!以至于让小鬼子都打到家门口了,可是中央政府呢?一道不抵抗命令,我们东北军几十万人的部队就不战而逃!要不是英司令的部队突然出现,杀鬼子夺奉天,现在可能整个东三省都飘着小鬼子的膏药旗了!”施杰伟有些无奈的说道。

“是啊!现在政府的做法太让我们失望了!好在我不属于中央军,没有这样的限制!否则让我看着鬼子白白占领自己的国家,而自己作为军人却什么也做不了,我就感到有些惭愧。”杨朝阳有些高兴的说道。


“恩!我也同意!作为军人,我们理当保家卫国战死沙场,那样才是我们军人最后的归宿!”施杰伟感慨的说道。


“报告!司令部急电!”通讯兵的报告声打断了两个人之间的谈话。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