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15/


第五十二章巡洋舰之间的对决


漫步云端


“混蛋!你还站这里干什么?马上把石川中佐找来!要快!”加藤友三郎大声的对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作战参谋喊到。


“嗨!”本以为会被表扬一番的参谋此时却被无援无辜的骂了出来。


不一会儿,舰队参谋石川中佐急急忙忙的赶来问道:“司令官阁下,究竟出了什么大事?”


“你看看这个!”加藤友三郎将从昨天半夜开始就接到的求救电报和失踪船只的名单交给石川。


“然后你再仔细看看这个!”加藤友三郎又将刚刚收到的潜伏在江防舰队内部特工发来的电报让石川阅读。


“司令官阁下!这是……”石川看着手中的两份电报有些迟疑的问道。虽然他的心中已经猜到这是怎么回事了,但是经验丰富的他还是决定把这个机会留给自己的上司。


“这两张电报没有让你联想到什么吗?”加藤友三郎盯着石川问道。


“请述下属愚笨,从这两封电报里我并没有看出什么问题来!还请司令官明示!”石川小声的说道。


“你在好好的想一想!你作为舰队的作战参谋,如果连这一点洞察的能力都没有的话,那么我想你也没有必要留在这个职位继续做下去了!”加藤友三郎用冰冷的目光盯着石川井上的眼睛。石川明白,这一次自己不能在隐瞒实力了,因为司令官加藤友三郎的话已经很明显了,如果自己在有所保留装糊涂,那么自己今天的地位就有可能不报了,于是思索之后,石川决定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


“司令官阁下!虽然这两件事看似没有任何的联系,但是实际上仔细琢磨和分析之后,两者之间的联系却是密不可分!而且我还敢断言,这些船只全部是被水雷击沉的。”


“哦!这话是怎么讲?”加藤友三郎面色不善的问道。


“司令观您请看!这是第一封电报!是我帝国海军如月号驱逐舰临沉没的时候发回来的电报!电报上说他们遭到水下不明物体的攻击,而且又陆续有船只发来电报说他们遭到了水下不明物体的攻击而沉没。因此我可以大胆的推测,这些船都是遭到了潜水艇或者水雷的攻击才不幸沉没的。虽然我这样猜测,但是我却不敢肯定这些船只究竟是被什么击沉的!然而随后的这封电报却让我更加肯定了我的猜测!”石川轻声的解释道。


“哦?为什么啊?”加藤友三郎有些兴奋的问道。


“司令官阁下您请看!这第二封电报上说的是支那东北军的江防舰队突然消失了,而且江防舰队原来存放的当初为了防止苏联海军入侵而从帝国海军购买的34颗重型水雷也一道不见了!再加上从昨天晚上开始我军的船只受到那些不名水下物体的攻击而沉没,所以我更肯定了对方是在我军船只必经的航道上布置了水雷以达到封锁航道的目的!”


“八嘎!可恶的支那人!竟然用这样见不得人的手段,简直有违武士道的精神。”加藤友三郎有些不悦的说道。


“司令官阁下!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我们必须马上做出反映!”石川赶紧说道。


“怎么了?”加藤友三郎有些不解的问道。


“司令官阁下,你想想,这些支那人之所以这么大费周折的布置水雷封锁航道的目的是什么呢?你也知道,就凭支那人的那几艘破军舰,是不决不敢将他们的舰队开到我们的眼皮底下进行行动的!但是现在不但来了,而且还深入我们帝国的海域来布置水雷封锁,那么他们的目的就已经很清楚了!”


“你说他们的目标是……”加藤友三郎用有些颤抖的声音喊道。


“是的!他们的目标应该是今天凌晨刚刚从港口出发的运输舰队!”石川终于丢出了这个足以让加藤友三郎目瞪口呆的消息。


“什么?你是说支那人的目标是运输舰队?”加藤友三郎有些暴跳如雷的喊到。


“从目前的总总迹象来看,恐怕是这样的!支那人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先用水雷封锁航道,然后用军舰偷袭运输舰队!”


“八格亚鲁!支那人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就凭他们手中的那几艘破炮舰,还敢打我们大日本帝国海军运输舰的主义?更何况运输舰队还有叶号重巡洋舰,两艘吹雪级驱逐舰深雪号和东云号驱逐舰担任护航,安全问题绝对没有问题。”加藤友三郎听到这就有些火冒三丈。


“可是司令官阁下,你有没有想过,单单以火力来看,支那人的舰队很明显不是我们帝国海军的对手,可是阁下您不要忘了,护航舰队的战斗力虽然强,但是他们的任务主要是为运输舰队护航。如果支那人的舰队在水雷的帮助下突然发起进攻,虽然护航舰队的战斗力异常强大,但是他们不但要与支那舰队战斗,同时又要保护运输舰队不受损失,那么他们的战斗力能否发挥到最大战力就可想而知了!”石川摇摇头轻声的说道。


听到石川的解释,加藤友三郎才明白自己派出去的护航舰队实力强大,但是舰队还要保护运输舰队,所以到一旦发生战斗,三艘军舰还是无法很好的保护运输舰的安全。


“我们在运输舰队附近海域有没有其他军舰在巡逻!”加藤友三郎走到挂在墙上的海图扭头问着站在自己身后的石川。


“恩!我看看!好象离运输舰队最近的就只有夕张号轻巡洋舰在那片海域巡逻!”石川看完地图说道。


“马上给夕张号发电报,命令他火速与护航舰队汇合,不得有误!违着军法从事!另外命令谷口智彦少将立刻率领加古号、衣笠号重巡洋舰及金胜号、喜久丸号扫雷舰立刻拔锚起航,前往斧山海域与运输舰队汇合!同时命令运输舰队原地待命,防止触雷!等待增援部队的到达!”加藤友三郎毫不犹豫的下达了作战命令。


“嗨!”石川立刻转身离开传达加藤友三郎的命令。


接到命令的谷口智彦大佐,当即率领加古号、衣笠号两艘重巡洋舰及金胜号、喜久丸号扫雷舰拔锚起航,以高速25.5节赶往增援。


同样,接到加藤友三郎电报的夕张号轻巡洋舰也立刻全速赶往斧山海域与运输舰队汇合。夕张号轻巡洋舰的舰长福井晴敏站在舰桥上,望着船头的太阳旗随风哗啦啦的飘扬,心中说不出来的兴奋。自己脚下的夕张号轻巡洋舰完成于1923年,而且只是建成一艘。为了适应华盛顿条约的限制,各国都开始尝试在条约限制范围内最大限度发挥战舰潜力。因此自己脚下的夕张号轻巡洋舰作为帝国建造新型舰的实验舰,它的出现也标志着帝国建造“现代”巡洋舰的开始。由于是新型巡洋舰,因此主炮采用了全新而独特的配置,采用了新型轮机轴,作战能力相对其排水量显得突出,所以当夕张号轻巡洋舰出现在世人面前时,使各国海军为之一惊。虽然自己的夕张号轻巡洋舰的排水量只有3,587吨,虽然排水量也仅仅是相当于驱逐舰的排水量,但是火力却是一点也不逊色于重巡洋舰。两座双联装5.5英寸(140mm)主炮,两座5.5英寸(140mm)单装副炮,两座双联装24英寸鱼雷发射管,12座25mm高炮,21挺机枪设计航速35.5节的超高航速,使得夕张号轻巡洋舰具备较强的战斗力。但是由于舰小航程较近,多用作近海防卫,福井晴敏根本不敢奢望可以参加战斗,但是没有想到一封电报发现中国舰队的战斗警报让自己异常兴奋起来。于是自己一边命令军舰高速行驶,一边作好战斗准备。


斧山海域


朝霞映红了海平面,十四艘日本军舰排成三路纵队昂首西行,海风吹得桅杆上的太阳旗哗啦啦直响。近藤英次郎大佐站在舰桥上拿起望远镜眺望着。前面不远就是斧山海域了,但是在望远镜里原本繁忙的航道此时却没有出现任何的船影。对次近藤英次郎没有太过在意,因为大日本帝国的海军在亚洲海上的霸主地位自从中日甲午海战结束后,就确立了起来。在亚洲,能和帝国海军抗衡的海军还没有出现呢。


想到这里,他一阵得意。“全速前进!”他指挥着自己的运输舰队首舰乘风破浪。


时针指向7时50分,勤务兵送来茶和早点。近藤英次郎放下望远镜,坐到铺着洁白台布的餐桌前,美滋滋地抿了一口茶。


突然,轰隆隆一声巨响,中部的轮机猛地一震动,接着就传来呛人的火药味。


实在是太意外了,近藤英次郎压根没有把这次出航看成打仗。爆炸最初的一刹那,他惊的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我们撞上水雷了!”一群在甲板上溜达的水兵大声的喊叫。


“镇静,要镇静!”面对乱成一窝蜂的水兵,近藤英次郎冲到甲板上大声吆喝。


“大佐阁下!我们的军舰撞上水雷了!”刚刚清醒过来的水手长跑过来向着近藤英次郎报告。


“混蛋!这里是货运航道,怎么会有水雷?谁布的水雷?”近藤英次郎向水手长投去一丝疑惑的目光。


“这……这个……”水手长有点语无伦次。


“巴格亚鲁!连水雷是从地方冒出来的都不知道,你还能干什么?马上通知水手赶快抢救!修补损毁的舰体!”


“嗨!”水手长急急忙忙的跑去指挥水手抢救去了!由于爆炸是在吃水线一下,而且水雷的威力非常的大,船体被炸开了一个直径3米的大洞,在爆炸点附近休息的四十几个陆军第16师团第33联队的步兵被当场炸死。紧接着冰冷的海水大量涌进船舱,舰尾在逐渐下沉。


“弃舰!”近藤英次郎见抢救无望,沉痛的下达了命令,随后向后方两海里的青叶号重巡洋舰发出呼叫信号。


青叶号重巡洋接到求救信号后立刻快速向正在下沉的运输舰靠近。此时的运输舰半沉半浮,舰上的水兵及运输舰上的陆军士兵套着救生圈,争先恐后的往冰冷的海水里跳。爆炸使得海面上漂浮着一曾浮油,大火同时也在海面上燃烧,跳到海水里的水手和士兵扑腾着向青叶号重巡洋求救。冰冷的海水及燃烧的大火,不停的夺走海水里水手及士兵的生命。一时间惨叫声,呼叫声不断。见此情节的青叶号重巡洋舰长坂桥新二大佐立刻停船并放下救生艇下令救人。


“大佐阁下!加藤司令官发来紧急电报说,我舰队前方的航道已经被偷袭的支那舰队前方布置了威力巨大的水雷,加藤司令官命令我们就地停泊,等待谷口智彦少将的重巡洋舰分队和扫雷舰分队的到来。同时舰队要注意警戒,防止支那海军的偷袭,因为支那海军的目标很有可能就是运输舰队,因此护航舰队必须做好战斗准备!”


“哎!怎么会这样的呢?这个情况为什么不早几分钟发过来呢?”坂桥新二大佐有些无奈的望着正在冰冷的海中挣扎求生的水兵及士兵。


“命令东云号、深雪号驱逐舰担任警戒,其余各运输舰立刻放下救生艇救援落水官兵!”思考之后,坂桥新二大佐下命令开始营救落水官兵。


其余八艘运输舰纷纷向沉没的运输舰靠拢,并放小船和救生艇救援。突然,在外围担任警戒的深雪号驱逐舰发来旗语,让正在忙着救援的坂桥新二大佐大吃一惊。


“西南方向发现不明国籍军舰三艘!现在正在高速向我舰队驶来!距离22海里!重复,西南方向发现不明国籍军舰三艘!现在正在高速向我舰队驶来!距离22海里!”深雪号驱逐舰的报告使得坂桥新二异常紧张。


“立刻停止救援!所有人员立刻回归战位,各炮位准备战斗!通知东云号、深雪号两舰随我前进,摆开战斗队型,并向对方发报,以确认对方发身份!”坂桥新二立刻走上舰桥并快速的下达了一系列的作战指令。


“叮铃铃”作战警报的铃声顷刻间响彻青叶号重巡洋舰,水手们在甲板上快速的跑动着,拉开炮衣,转动炮口,搬运炮弹。


“右满舵!全速前进!一字战斗队型!”坂桥新二站在舰桥上,手里举着望远镜的命令道。


“报告大佐阁下!深雪号再一次发来信号,确认对方不是帝国海军的巡逻舰艇,而是中国海军的巡洋舰战队!”


“马上给加藤司令官发电报!”坂桥新二手握望远镜,望着远处天边出现的黑烟柱说道。


“司令官阁下!我护航舰队于9时21分与中国海军巡洋舰分队遭遇,现正在接敌中!同时也请司令官下放心,下官一定会全歼来犯之中国舰队,以扬我大日本帝国之军威!坂桥新二愿率全体将士誓死作战,为天皇陛下效忠!”发完电报之后,坂桥新二带领着三艘军舰呈一字队型向我军靠近。


“报告!西南方向30度发现日本军舰3艘,其中重型巡洋舰一艘,驱逐舰两艘!敌舰正在排成一字战队向我方高速驶来!”作为巡洋舰分队的先导舰,肇和号轻巡洋舰的了望哨率先发现了高速向舰队开来的日本舰队。


“马上向海圻号和海琛号两舰通报,前方发现日本舰队!其中重型巡洋舰一艘,驱逐舰两艘!请舰队长凌霄指示行动!”原肇和号副舰长现任肇和号舰长的杨振声放下手中的望远镜之后对着身后的参谋说道。


原来在乔清晨奉命接管海防第一舰队的时候,为了防止在接收海圻号、海琛号、肇和号三艘巡洋舰的时遇到反抗,因此,乔清晨在东北海军舰队司令沈鸿烈的陪同下,采用突击软禁的方式,将三艘军舰的上至舰长下至水兵的800多人全部控制起来,并顺利的接受了三艘海防巡洋舰。为了防止舰队在出海作战之后,三艘舰队的舰长不服从指挥,于是沈鸿烈将三艘巡洋舰的决大部分军官都留在青岛。最后只派出了少量经过严格审查和考核的海军军官,继续留在舰上服役。杨振声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由原来的副舰长被破格提拔上来的少壮派海军军官。


接到杨振声发出的发现日本舰队的消息后,旗舰海圻号轻型巡洋舰立刻通知前方的肇和号和后方的海琛号呈一字队型战斗准备。刺耳的警报声在三艘巡洋舰上响起,这三艘代表现今中国海军最强大的海军舰艇,义无返顾的向拍名世界第三的海军强国日本舰队冲去。


与此同时,日军护航舰队也发现了正在高速向他们逼近的的海圻号、海琛号、肇和号三艘巡洋舰,护航舰队司令青叶号重巡洋舰长坂桥新二也下达了战斗的命令。三艘军舰从青岛秘密出发并经过改装的海圻号、海琛号、肇和号三艘巡洋舰与日本海军青叶号重巡洋及东云号、深雪号驱逐舰在黄海上遭遇了。相同的情节,不一样的历史,上一次甲午海战以北洋舰队失败而告终,不知道这一次历史会不会在一次重写呢?